羅剎虎吼叫着。

“大哥,我們殺向東海吧,殺了那個人吧!”

羅剎豹也大叫:“殺了那些混蛋!”

“讓他們爲自己的罪過付出代價吧!”

吳天霸還是什麼也沒說。

他蹲下身子,將吳一帆扶起來,抱在他的懷裏。

他手臂的溫度,讓吳一帆體會到溫度,希望能夠睜開眼睛,活過來。

吳一帆的手臂,冰涼,吳天霸很清楚,他兒子死了!

“大哥!”

羅剎虎吼道,“報仇!”

吳天霸沉默了一會兒,聲音變得有些嘶啞。

“準備葬禮。”

他擡頭看着羅剎虎和羅剎豹。

“去東海準備!”

“滅掉東海地下勢力,給他們陪葬。”

消息很快就傳開了。

黎明前的兩個小時內,所有人都得到了消息。

吳天霸的獨生子命喪東海。

還有羅剎龍!

東海這個地方,成了所有人心中最可怕的地方!

令人遺憾的是,吳天霸、羅剎虎和羅剎豹並沒有死。

東海市地下圈子……很快就會消失。

吳天霸要給吳一帆送葬,還要在東海舉行,要取整個東海地下圈的人頭,來祭奠他的兒子!

省城。

楊雲飛正在養傷,一臉憂愁。


他點了一根香菸,抽完,丟在地上,眼裏滿是血,複雜的情緒。

“大哥,凌羽楓……”

陳大錘一臉憂愁,更加震驚。

“他真的敢對吳家的人動手!”

“他真的敢!”

“連八爺都不放在眼裏,吳天霸又算個什麼?”

想想以前他的囂張氣焰,也想分東海一塊蛋糕,現在還心有餘悸。

實在是因爲凌羽楓不屑跟他這樣的小蝦米計較,不然的話,他早就屍骨無存了。

省城的八爺歲數那麼大了,實力早已不復當年,他也比不上凌羽楓。

尤其是這一次,吳天霸一進攻,八爺就趕緊逃跑了,而凌羽楓直接動手!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誰還能撼動凌羽楓的地位?

這種威嚴,一旦矗立,就沒有人能打破!

香菸都快燒完了,燙到了楊雲飛的手,楊雲飛纔在恐慌中扔掉。

“大哥,咱們怎麼辦?”

他們在等,等着吳天霸來結束他們,但吳天霸早已不能分心,只想殺死凌羽楓。

如果凌羽楓能承受的住,那麼江南省就會安然無恙。


如果凌羽楓失敗,江南省也會被洗劫一空。

“去找凌羽楓!”

楊雲飛的牟子有一絲瘋癲。

“去找凌羽楓?”

陳大錘的心抽搐了一下。

“現在所有人都試圖與東海保持距離。我們…”

“是的!去找凌羽楓!”

楊雲飛做了個更歇斯底里的表情,他似乎瘋狂了。

“打賭!贏下我們生活的賭注!”

輸了,不過頭點地。

贏了,那我們就賺了。

“大哥,可是,這次的輸贏賭注實在是太大了,而且吳天霸可不是那麼好惹的,我們這是以卵擊石啊。”

陳大錘依然有一些擔憂,他擔心吳天霸的實力太過於強大,他們根本就抵抗不了。

楊雲飛淡淡笑了笑,說道:“我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我們是選擇站在凌羽楓那一邊,我相信凌羽楓,他絕不會讓人動東海市的,也絕不會讓東海有人出差池的。”

楊雲飛的表情很堅定,從他跟凌羽楓接觸的幾次,他就已經斷定,凌羽楓這個人絕對是做大事的人。


“大哥,我聽說吳天霸可是動用了整個省的實力,這次是下定決心,要一舉拿下東海,咱們真的要去雞蛋碰石頭嗎?”

陳大錘這個人一向都是很謹慎,很小心的,總是會把事情想得很全面。

也是因爲他這樣的小心思,才阻礙了陳大錘成爲一個梟雄,只能做別人的小弟。

“你怕死嗎?”楊雲飛突然問道。

陳大錘一愣,隨即搖了搖頭,說道:“不怕。”

“那我們就賭命了。” 這個消息就像瘟疫一樣,很快就傳遍了地下圈。

吳天霸只生了一個兒子,很是嬌生慣養。

現在他這個獨子,已經死了!

死在凌羽楓手上!

羅剎龍也死在了凌羽楓手上。

吳天霸最近頻頻有大動作,趕走佔據江南省二十幾年的八爺,誰敢惹他?

地下圈的人,不斷地遠離東海的關係,即使這與他無關。

而吳家那邊的人,憤憤不平,叫囂着要跟着吳天霸,一起去東海。

東海的地下圈將要產生動盪!

此時的楊雲飛,卻放出話來,誰去鬧事,就從他的身上踩過去!

在別人眼中,楊雲飛是自我挫敗的。


居然還敢這麼招惹陸嘉,簡直嫌自己命長。

可惜吳天霸沒時間管楊雲飛,他只想殺了凌羽楓。

還有東海地下圈,全部都要給他兒子陪葬!

清晨,葬禮隊用巨大的聲勢從鄰近的地方向東海移動。

十幾輛車,渾身都是白布,陰沉的讓人窒息!

吳天霸如此光明正大!

沒有偷偷報復的跡象。

他只想讓大家知道他在這裏!

不管是誰,殺了他的兒子,都要付出慘痛代價!

一時間,東海地下圈還沒慌張起來,圈上的人先慌張了。

李志強領導不管自己還有很多事沒有解決,趕緊找凌羽楓。

“凌先生,東海現在太危險,你要馬上離開!等風頭過了,再回來。”

李志強臉色難看,他可以擋住明面的威脅,在暗處,他真的無能爲力。

殘忍的地下圈,他知道其中的一些東西,不是說笑話的!

瘋子瘋狂起來,誰也受不了!

他已經做了安排和部署,不會讓吳天霸的人公然進入東海。

但他不知道,到底能撐多久。

畢竟在陸氏身後有更強大的勢力。

“爲什麼離開?”

凌羽楓喝茶,坐在沙發上,擡頭看了李志強一眼,“你最近很閒嗎?”

“不,很多事情都很忙,投資,審批檢查……但這些都不重要。”

李志強急忙道,“凌先生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住口!”

凌羽楓怒道,“這些纔是最重要的,你要分清主次,做好分內的事情。”

“但是……”

“你還想不想幹?”

凌羽楓眯起了眼睛。

“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