羨慕不來啊!

早飯時,胡浩天把昨天白七口中的‘明天再去查探’詢問了一遍。

“小白,現在白天了,我們該如何進實驗室查探?”

這個也是現在衆人所關心的內容,用什麼藉口把曹敏拉走,然後讓他們進入內部。

白七喝了口豆漿,擡首道:“讓會議室中的人找個藉口尋了曹敏去做報告,實驗室不是就空了?”

衆人:“……”

對啊,這麼簡單的理由居然又沒有想到。

果然都是關心則亂。

末世後,看來智商一直還在線的,全團中只有白七!

做報告的藉口也是很簡單的,因爲自己等人有錢金鑫,讓他隨便找個什麼藉口召集曹敏就正好!

唐若想了想,提議說:“我覺得提純晶核就是一個很好的藉口,上面的衆人應該很有興趣知道爲何周樹光可以與衛嵐打成平手。”

“不錯,我也覺得這是個找曹敏做報告的好藉口。”胡浩天也承認。

之前,周樹光與衛嵐打成平手,相信很多基地大佬都會收到一點風聲,只要有實力之人,誰人不會對這個提煉的晶核有興趣?!

現在已經早上十點左右,劉兵還在房中晉級沒有出來。

於是衆人分工合作,讓白七與唐若尋找方青藍,讓那份聯合聲明的影響力擴到最大,胡浩天則去尋找錢將,讓他組織理由找曹敏在下午的會議上做報告,拖延時間。

一寸光陰一寸金,片刻耽誤不得。

白七拉唐若出門時,遇到從外正往回走的顧鬱澤。

三個人迎面走來,一步一步……

顧鬱澤在走近一些時候,看着他們十指交握的手,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那拉手的方式,都不是大手包小手,而是十指交扣呢。

但是白七與唐若都沒有迴應他的笑,唐若還只是一眼,就垂下了眸子。

三人擦身而過。

最終誰都沒有說話,各自朝兩個方向走掉。

顧鬱澤一到別墅,小衣就迎上去道:“隊長,我們得快一些,等下就要出門換班了,今天可是我們的任務日。”

“是嗎?那等我一下,我們就走。”顧鬱澤應了一聲,上樓去了。

小衣覺得他在準備去外頭打喪屍的東西,也就不再注意。

顧鬱澤回到房間,纔在口袋中掏出一支玻璃管,在兩指之間晃了一下。

黯然一笑,他看着玻璃管自語道:“哀莫過於心不死。” 白七與唐若速度很快,一路沒逗留,直奔方青藍的所在處。

最近方青藍跟張力等人混的好,直接搬到了他們的別墅中,不過現在人都已經去了店中幫忙了。兩人所去的地方也是二號大街。

早上的烤麪店生意清淡,有也只是在這裏買了包子就匆匆出門的人,還有就是那些打獵的異能者過來用昆蟲肉換購一些麪粉或者晶核的。

隨便團隊之前去l市任務,足足兩個月都沒有打理店鋪,就算留下了許多的晶核,但是面對這個店鋪的物資支出肯定不夠,很多東西只能從異能者手中收購,循環的久了,這裏變成一個雙程店,收購一些昆蟲肉的原料,再出售饅頭和肉餅之類的成品食物。

就跟早餐包子或者飯店從菜市場收購材料是一樣的道理。

一羣人看見白七與唐若自然很高興,聽說昨天出門他們帶領的團隊是任務中唯一一支無人員傷亡的隊伍,更加驕傲了,紛紛涌過去。

白七手一揮讓衆人讓開路,要求方青藍來見。

當然,爲了這件事,他可是連澡都沒有洗,吃了兩個包子就過來的,哪裏浪費得起時間!

見方青藍,說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只用了短短十幾分鍾就把這件事從頭到尾講解了個清楚,唐若的這個異能祕密他們就不透露了,只要求對方把這個聯合聲明擴散到人盡皆知即可。

方青藍明白人,知道了前後原因,也不再多問,說了句:“白老大,你放心,我一定給你辦妥。”

有消息去透露,他也是很勤快的人。

做這些,不僅能幫白七辦事,他自己也能從中得到不少好處,錢財是一方面,還有更重要的一方面就是,白七透露的許多消息才讓他成爲當之無愧的基地消息第一人。

胡浩天的速度沒有比白七慢下多少,亦是很快的就到了錢金鑫的別墅內,前後左右,完美無缺得把自己等人的計劃給講了。

“曹敏手上果然有晶核的提純物?”錢金鑫一聽就直接過濾掉其他的,進到重點處,“周樹光還真是靠這個提純物與衛嵐打的平手?”

他們也一直懷疑過周樹光的異能強大問題,但是周家隱藏的很好,他們這樣的高位之人,又不能像無賴流氓一樣,死纏不要臉的去套,

所以就算有猜測也只是猜測一直沒有證據而已。

胡浩天肯定不隱瞞:“千真萬確,那時候在h市海濱救林博士時,小唐就給過她幾個二級晶核,之後她就親口跟小唐說她稀釋了二級晶核的能量,讓自己晉級了,如果這個二級晶核能稀釋,那麼這個晶核也能提純!”

錢金鑫站了起來,朝祕書道:“備車,我們去大院走一趟。”

如果晶核提純能直接讓人提高異能,基地這項實驗成果絕不能讓人私藏。

這個異能的晉級關係到基地的強大,一個人私藏,如何能基地強大?

兩個月前三級喪屍就出來了,如今兩個月過去,市區的人間地獄還不知道已經演化成什麼模樣,若有提高人類異能的方法,他肯定要讓曹博士把方法拿出來。

三人回到大院中,迎來潘曉萱高興的聲音:“成功了成功了,劉兵的異能三級了!”

擡頭望去,劉兵正在向院中展示“凌波微步”那速度已經只讓人看到模糊的身影而已。

唐若見他跑得快速,直接向他飛射出一個大型水球。

劉兵看着那個水球過來,往前一閃,然而這個水球更快的,直接一撞,撞了劉兵一身溼。

“哈哈,看來三級也不是什麼多了不起的事情嘛。”

“小劉你還得練練啊。”

“速度還是不夠呢。”

衆人一道笑起來,倒是爲昨晚一直到今早的凝重氣氛消散不少。

“變態,大變態!”劉兵翻着的自己的衣服罵道,“精神力就是個變態的異能啊,比速度異能還快!”

“承讓承讓。”唐若也笑。

其實還是劉兵的異能剛晉級,還不夠熟悉緣故,不然應該是可以躲得過去這個水球。

既然劉兵已經晉級,大家又在一起討論了下午的具體計劃,就是午探實驗室了!

“錢將已經去了軍大院,估計等下就有人過來讓我們過去了。”胡浩天說,“所以到時就是任務開始的時候!”

至於人選,除開朱明賢與何保鏢還有潘曉萱楊黎幾人,其他人統統決定過去。

算起來,參加查探任務的就是唐若,劉兵,田海,潘大偉,羅自強,餘萬里六個人了。

再把細節商定了一下,吃了個午飯之後,果然有大院的士兵匆匆過來請人:“胡隊,上頭有臨時的會議召開,請兩少尉都於半小時後集中18棟別墅會議室。”

說到底,基地之中,還是錢大將這一脈最爲勢大。因爲白七l市共患難而效忠的幾千異能者也都歸在錢將那邊了。

他若說了曹敏手中祕密,上層的大佬們肯定爲之動容,尤其是葉家,如今比試是他們的心頭痛,肯定想異能強大,自然此刻也就站了錢將這邊,要求曹敏過來彙報提純的晶核作用。

幾人走出大院那一刻,白七擁着唐若不管不顧,一口親下,緩緩道:“自己小心一點,裏面的答案沒有你重要。今天找不到可以下次,不可拿自己冒險……”

曹敏的實驗室既然有人體研究,其中肯定有異能者。

之前的董琴琴他都已經看到,不排除有更多董琴琴這樣的人存在那裏。

所以白七覺得自己的擔心不無多餘,如果不是在會上先拖住曹博士,以防她撕票,他還真不願意讓唐若離開自己過去。

唐若反手抱了他一下,安慰道:“我們這麼多人過去,那邊就算有異能者,也不會全是三級以上的,我們不會有事情的,你放心。”

幾人到18棟別墅時,分道揚鑣。

唐若等人親眼看着曹博士遠遠的走過,才往她的實驗室而去。

實驗室門口有士兵把手。

現在是闖,明晃晃的擅闖,因此根本不用什麼先禮後兵了。直接錯開基地的巡邏人員,過去就打暈那門口把手的士兵。 劉兵一躍而上,跳了屋頂,觀察了一下,又朝着衆人做了個全安的手勢。

潘大偉看着無語:“有小唐在這裏掃描一下就行了,裝什麼裝,非要來個跳躍顯示一下。”

實驗室的門都已經被換過,這個門看着就堅固無比,不過他們也帶了開門小能手,朱明賢。

朱明賢不用開鎖,是直接拿着工具卸鎖的。

他在六人的掩護下,卸完鎖之後,朝他們道:“我先走了,不再這裏拖累你們了,但是你們還是要小心啊。”

“去吧。”潘大偉朝他揮手,“你自己也要小心一些。”

唐若精神力在之前已經掃過,別墅內有六個人,而且都在二樓,似乎是各自待在自己的房間內。

六對六,他們的勝機是相當大的,只因他們在異能者中都是佼佼者了,不可能連這六人都對付不了。

而且,也許其中還有一個是劉兵的二舅,如此就是六對五。

“那我推門了?”衆人站在門外,餘萬里伸手道。

衆人點頭。

巡邏兵有時間到此地,要錯開他們的巡查無聲無息把人帶走,也確實要加快速度。

餘萬里貓腰推開門,不再猶豫邁了進去。

衆人緊跟在後頭。

然而,才進門,走到大廳中還未來得及細看什麼,就聽得唐若大聲道:“趴下!”

衆人來不及思考,紛紛往地下撲去。

緊隨聲音而來得是“砰!”一聲巨響,,然後別墅內的樓梯口瞬間就爆炸開來。

火星四濺,熱浪如火!

實驗室中的玻璃爆破,乒乒乓乓碎了一地。

爆炸產生的氣流是一股巨大的衝擊力,源源不斷的涌過來,就算有精神力的隔閡,那股氣流還是涌進口鼻涌進心中,使人燠熱難耐,硫磺的氣味更加讓人臉色發白。

六個人還未來得及在地上查探一遍自己的夥伴,突然,所有人身上只感覺到身上電流閃過,手腳瞬間麻痹掉。

“地上有電流!”這樣毫無徵兆的觸電感讓地上的六人全都翻身而起,身體如同彈琵琶般抖了起來。

此刻,每人腦中只有一個念頭:三十六着,走爲上策。

因爲很明顯,這裏已經是個大陷阱!

不過,還未來得及站立穩當,“砰……砰……砰……”周邊的小型爆炸聲繼續響起,一直不斷。

這是煙霧彈!

瞬間,白色濃霧充斥整間別墅,讓人雙眼難張。

能見度連小半米都沒有。

曹博士到底是如何知道自己等人要來闖實驗室的?

唐若腦中快速閃過這個念頭,咬咬牙再次用精神力將隊友裹住,如果在被動下去,等待他們的只有被捕甚至死亡。

“潘叔!”唐若在煙霧中喊出聲音,“我們全部都要退出去!”

她的精神力能感覺到對方在哪裏,但是其他隊友不行,她的隊友不能走散,要一個不留的退出這裏。

“呵呵,既然來了,爲何要退出去,我等了你們很久了呢。”樓上突然響起一道聲音,隨着聲音而來的是各種的——繡花針?

這煙霧彈爆發的時間,這兩句喊話的中間間隔時間實在很短,短到都不夠唐若等人全部站起來,迎面就飛來無數的繡花針。

重生之禍國妖后 那針,針針如雨,針針如風,針針狠毒……極爲犀利。

這樣的針中了體內也是不容忽視的傷痕!

全白的霧氣中,幾乎看不清這個是針從何處而來,要擦過自己等人的身體往哪裏而去。

進門的炸彈,讓衆人習慣性往地上撲,地上的電流網讓衆人手腳麻痹,煙霧彈的釋放讓他們的視線都減弱,頭頂的還有帶有金屬異能的繡花針!

一環套一環,一招套一招。

而且,這麼多的陷阱加起來前前後後連兩分鐘的時間都沒有!

這樣的精心設計,果然不愧是曹敏!

這次,實在是自己等人太大意,活活被算計了!

潘大偉直接往空中撒出一把的種子,種子爆發出翠綠藤蔓,藤蔓一出,把繡花針全數攏在裏面。

速度也是發揮到極致。

劉兵站起來之後,想一躍而起,卻發現自己身子發軟,簡直已站不住了。地上的電流一直在流竄,空氣中的煙霧似乎也是有毒的……

之後藤蔓迅速的織成網,迅速覆蓋在衆人的腳下。

衆人沒有耽擱一秒,全都跳上藤蔓。

這藤蔓至少能阻隔一下電流,好在這不是要把人電死的強高壓,站在藤蔓上之後,那種麻痹感就消失掉了。

衆人身子未動,上頭的金屬針再次飛射而來,這次隨着金屬針而來的還有冰晶與牙籤!

唐若感受了一下樓上那人的位置,釋放精神力,直接向力道最弱的那木系異能攻擊而去。

“阿海,帶他們走。”如今形勢危急,他們處於下風,不宜久留,誰能知道後面還有什麼機關與危險。

他們里門口不過也就三米的範圍,只要一撲就能撲出的!

精神力延伸而去,絲毫沒有客氣,直接破入人的腦中,那二樓的木系異能者只覺腦中有股力道刺了進來,深入大腦,劇痛無比。

“啊——”她捂上耳朵,大叫起來。

田海雙手一揮,空氣中噼裏啪啦嗎,滋滋滋響起,頓時二樓周圍都是雷電的聲音。

不知道對方已經被電倒,還是對方穿了絕電體衣物,反正衆人在樓下,除了那個女聲,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唐若與田海兩個人像是早已打好商量,此刻突然同時飛起。

兩人出手迅急,配合佳妙,水球雷系撥開這一波的攻擊,就再往上躍去。

“我們先走!”潘大偉藤蔓再次成網而出,裹上衆人,“劉兵!”

這樣下去,他們在這裏也只是唐若與田海的拖累而已,還不如先出去!

劉兵知道這聲的含義,這是讓自己的速度帶他們出去,他甩了下頭讓自己清醒了一下,伸手快速的拉起藤蔓,準備把速度發揮到極致往門口移去。

然而,還未移動,門口又是“砰!”一聲巨響,炸藥再次爆炸,樓下四人直接被炸飛出去。

這炸藥估計就是定時好的! 唐若與田海剛躍上二樓,聽得聲音,與滾過來的熱浪,不禁也蹲了一下身。

“劉哥……”熱浪用過之後,田海抓着欄杆又躍了下去。

劉兵離得門口最近,這一爆炸,他是第一個迎面就飛出去的。

“砰!”緊接其後的,又是樓下右邊的爆炸聲。

“轟!”樓梯都倒塌下去,實驗室中的玻璃落地聲不絕於耳。

田海在地上就勢翻滾幾圈,好在衆人身上都有精神力,不然地上的玻璃還不扎滿全身。

餘萬里等人連豎立個牆都沒有時間。

諸天次元聊天羣 “砰……砰……砰……”煙霧彈的聲音就沒有停下過。

情況越複雜,他們想要離開就更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