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在這裏,那股呼喚的聲音越來越強烈。

君臨天不甘心,他雙眸犀利的看着周圍,不弄清楚心裏的這股感覺,他會不甘心的。

君臨天身影一閃,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一道黑光閃過,君臨天的身影出現在伏魔山山頂上。

“我的主人,你終於來了,你終於來了………。”

腦海裏突然傳來的聲音,讓君臨天皺了皺眉頭。

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在呼喚他?

突然,君臨天進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君臨天升犀利眼眸裏,瞬間變得血紅,在黑暗中尤其明顯,黑暗的空間裏伸手不見五指,只見兩個血紅的亮點在移動着。

“是誰?出來,給朕出來。”

君臨天大吼,雙眸嗜血的盯着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裏。

“主人,我們在這裏,就在你的身邊,主人一直往前走,只要打破封印,我們就能從歸主人的身邊了。”

暗啞的聲音充滿了誘惑與期待。

君臨天一聽,只感覺身體一震,下意識的,他的腳步開始加快。

可是他走了好一會,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

“怎麼回事?你們到底在什麼地方?”

君臨天神色疑惑,一雙血紅的眼睛,不斷的四處搜索着。

“主人,往前走,一直往前走,我們已經等你很久,很久,很久了……。”

暗啞的聲音,似是痛苦得撕心裂肺。

君臨天一聽,再次聚精會神的往前走。

一雙能夜視的紅眸,透着無情的冷傲。

君臨天似乎是失去了耐心,他猛的停下腳步。

手中快速的凝聚出一道黑芒,運用全身玄氣,猛的擊向前方。

一道如強大火焰般翻滾的黑忙散去。

君臨天才發現,自己居然在一個山洞裏。

這時,山洞裏變得不在黑暗,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空間。

一塊巨石上刻着三個血紅的大字,伏魔洞。

“伏魔洞……?”

君臨天看着三個血紅的大字,若有所思。

看到不遠處的一道石門,君臨天一雙紅眸變得有些狐疑不決。

“主人,還在等什麼?魔軍離你近在遲遲,只要我們能出來,主人就能掌控整個天下了。”

幽幽的聲音裏,充滿了興奮和期待,但更多是透着一股強烈的誘惑感。

君臨天緊握着雙手,紅眸緊盯着石門,屏息凝神,腳步又開始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

在離石門三尺之處,君臨天才停了下來。

君臨天輕輕閉上眼眸,在腦海裏搜索着有關魔軍的信息。

猛的,一幕幕場景在君臨天的腦海裏閃過,魔軍,魔靈統治的部下,用上萬怨魂組成的,暴力恣睢,狼子獸心,殘民害理,滅絕人性到令人髮指,百年前天下大亂,被幾位天尊收服封印在此。 猛的,君臨天睜開眼眸,他猛的甩了甩頭,這次他沒有在猶豫。

快速的擡擡起雙手,凝聚全身的力量,狠狠的擊向石門。

“砰!”的一聲,如天崩地裂一樣,石門被震碎了一地。

裏邊又是一片黑暗,君臨天慢悠悠的踱步進去。

周圍密密麻麻的黑氣圍繞在君臨天的身邊。

在君臨天行了幾步以後,一團黑氣落入君臨天的身邊。

瞬間化成一個身穿黑衣,全身充滿戾氣的男子。

恭恭敬敬的站在君臨天身邊,拱手道:“黑羽參見主人。”

君臨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嗯!”

君臨天冷漠的點了點頭。

“主人,魔軍全部再此,隨時聽候主人差遣。”

黑羽指了指洞中不斷飛來飛去的黑氣。

“嗯,你們都隨朕下山,明天準備攻打星月國。”

君臨天脣角邊嗜着一抹殘忍的冷笑,血紅的眼眸裏,除了殘忍還是殘忍。

“黑羽一定帶領千萬魔軍,助主人奪得天下。”

黑羽非常的激動,就連身子都微微顫抖着,就爲了這一刻的自由。

穿越在吸血鬼身邊 “有你這句話,朕一定能很快拿下星月國的,走吧!隨朕下山?你以後就做朕的貼身侍衛。”

君臨天一身大氣凌然,雙眸裏的紅色漸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見底的寒潭。

沒想到他機關算盡,卻巧不可接,居然在到達邊境的有一天遇到了魔靈的魔軍,真是天助他也。

“主人,黑羽遵命!”

黑羽脣邊斂起一抹詭異的笑意,重獲自由,他又可以爲所欲爲了,被關在這裏快一百年了,這次出去以後,一定要殺了那幾個老頭給自己報仇雪恨。

望橫嶺的峽谷中,慕容邵峯的人馬有兩裏多長,浩浩蕩蕩的,氣場非常強大。

朱巖騎馬往慕容邵峯的馬車邊走去。

“皇上,還有半天的路程我們就能到達軍中了,據探子稟報,君臨天也還有半日就能到達軍中。”

朱巖騎着馬在慕容邵峯的馬車邊稟報。

“那就好!”

馬車裏,慕容邵峯淡淡的回答道。

胭脂亂:風(蟹)月棲情 在浩浩蕩蕩的士兵中,又出現了一抹嬌小的身影。

納蘭黎昕在迷暈了兩名黑衣人以後,又隱到了慕容邵峯的軍隊裏,只是這一次她很謹慎,朱巖會出現的地方,她一律避開,沒想到還真讓她僥倖和躲過去了,朱巖一直沒有發現她。

傍晚,斜陽餘暉返照山光水色,交織成一幅飄動着的畫面,瑰麗無比。

慕容邵峯到達邊境的行宮裏時,天色已晚。

鎮守邊境的士兵們知道御駕親征以後,更是士氣高漲,個個都是信心滿滿的等待着明天的大戰。

星月國邊境,也有慕容邵峯的行宮,慕容邵峯是一個追求完美和享受的人,就是打仗,他住的地方也宛如皇宮一樣好!

慕容邵峯剛剛沐浴出來。朱巖就進來稟報,王將軍過來稟報邊境的情況。

“讓王將軍進來。”

慕容邵峯坐在軟榻上,身旁的丫鬟快速的奉上茶水。

慕容邵峯一身白色衣服,是一身上好絲綢,一身的雪白,上邊沒有一點刺繡。

三千青絲隨意的披在腦後,髮梢還在滴着晶瑩的水珠,給人一種非常美好的感覺。

慕容邵峯表情淡淡,一雙星河燦爛的璀璨眸子裏,波瀾不驚。

“末將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王將軍一身銀色的盔甲,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五官好看立體,一雙墨黑的眸子裏,沉着穩重,讓人驚訝的是,他最多隻有二十六七歲上下的年紀。

“王將軍不必多禮!”

慕容邵峯放下手中的羊脂玉茶杯,語氣平緩的說道。

“多謝吾皇!”

王將軍起身站直,修長的身影精壯修長。

“皇上,我軍一百萬大軍已經待定,隨時準備迎戰,援兵一百萬,三天以後就到,敵方雖然有三百萬大軍,但有一百萬左右是修爲極低的人,只不過是湊人數而已。”

“不可輕敵,傳令下去,今晚嚴加防守,以防敵軍夜襲,明天一早,準備迎戰。”

慕容邵峯依然語氣平和,就像是這場大戰,在他眼裏什麼都不是。

“是,皇上!”

王將軍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

對於皇上的淡定,王將軍一點都不意外,將軍最重要的是忠,勇敢的利用自己的智慧纔是破敵之道,而他們王家一直是孝忠慕容邵峯,對慕容邵峯,他也是略知一二的,城府極深,對於這次的戰爭,他也是很有信心的。

王將軍退下以後,有四名穿着粉紅色衣服的宮女端着膳食進來。

慕容邵峯低着頭想事情,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送膳食的丫鬟。

納蘭黎昕端着一碗粥,有些忐忑不安的把粥放到桌子上。

然後和四名丫鬟恭恭敬敬的退到一邊。

納蘭黎昕已經易容,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來。

她着迷的看着一身清新淡雅的慕容邵峯,這樣優雅如天人一般的男子,她怎麼可能會放棄。

看到慕容邵峯優雅的吃粥,納蘭黎昕緊張得雙手死死的攥緊在一起。

同時心裏也非常的激動,只要邵峯喝下這碗粥以後,邵峯就永遠的屬於她了。

只是吃了幾口,慕容邵峯便沒有胃口,他剛剛放下手中的勺子。

突然,腹中的絞痛讓慕容邵峯不禁皺眉。

看着慕容邵峯痛楚的表情,納蘭黎昕瞬間懵了,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這只是絕情丹而已,邵峯吃了怎麼看起來就像中毒一樣。

“噗!”

慕容邵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皇上。”

剛剛進門的朱巖正好看到了這一幕。

健步如飛的走到慕容邵峯身邊。

慕容邵峯深知自己中毒了,這毒非常的霸道,這粥他只喝了幾口就毒發,他快速的拿出堯煌天尊給他的丹藥服下。

“來人。”

朱巖對着殿外喊道。

四名官兵快速的走了進來。

看到慕容邵峯的神情,他們也是大驚失色。

除了納蘭黎昕以外,丫鬟們快速的跪到地上,個個害怕的全身顫抖。

“快傳煉丹師!”

朱巖大喊道,回眸之時,看到呆愣的納蘭黎昕。

“是。”

一名護衛快速的轉身離去,其它三個控制住了殿裏的丫鬟。 朱巖一臉震驚,雖然納蘭黎昕易過容,但是還是一眼就被朱巖認了出來。

“納蘭郡主,你怎麼會在這裏?”

可是納蘭黎昕沒有時間理會朱巖,只能滿臉着急的看着中毒的慕容邵峯。

“邵峯,對,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讓你忘記紫陌姐姐,一心一意的對我,纔會讓你吃絕情丹的,可是我不知道這絕丹上有毒,我真的不知道。”

納蘭黎昕看着慕容邵峯發青的俊臉抽泣着說,清麗的小臉上梨花帶雨,急得不知所措。

慕容邵峯抽動了幾下,又吐出一口黑血。

“皇上。”

朱巖着急的看着慕容邵峯青黑的臉色,心裏無比的擔心,他從來沒有見過皇上這樣弱過。

慕容邵峯想說話,可是身體裏的疼痛讓他無法開口,他看都沒有看納蘭黎昕一眼,痛苦的閉上雙眼,他死了不要緊,可眼下他還不能死,希望師父給他的丹藥能讓他挺過這次難關。

“我當時不應該讓人送你回去,就應該殺了你。”

朱巖勃然大怒,對着納蘭黎昕大吼!心裏很後悔當時放過了納蘭黎昕。

“要是皇上有事,我一定會把你碎屍萬段。”

朱巖再次咬牙切齒的吼道。

納蘭黎昕着,急得不知所措的跌坐到地上,搖頭痛苦的說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寶貝,你再跑試試! 大顆大顆的眼淚被搖到黑得發亮的地板上,卻灼得她的心生疼。

這時,王將軍帶着一名軍營中的煉丹師急急的走了進來。

“皇上。”

看到慕容邵峯虛弱的樣子,王將軍也是大吃一驚,他剛剛離開的時候,他還好好的,轉眼就……?

“快過來給皇上解毒。”

朱巖看着要跪到地上行禮的煉丹師,快速的喊道。

“是,是。”

煉丹師看起來四五十歲的樣子,顫顫巍巍的走到慕容邵峯和身邊,拉起慕容邵峯的手認真的把脈。

把完脈以後,煉丹師快速的趴到地上。

顫顫巍巍的說道:“皇上,恕老夫無能,沒有辦法解皇上的毒。”

“下去,知道該怎麼做吧?”

朱巖表情冷漠的說道。

行醫多年,煉丹師也算是見慣了各種事情。

“是,老夫知道。”

煉丹師顫顫巍巍的起身,快速的離開。

“朱巖,快點想辦法,不能讓皇上有事。”

王將軍也是一臉着急,皇上可不能在這個脊骨眼上出事?

“王將軍,你立刻派人去伏魔山請黎前輩和秦前輩回來,他們去伏魔山了。”

“好!”

王將軍轉身,在殿外招手讓暗處的暗衛出來,一名黑衣人非常的出現在王將軍身邊,王將軍低語了幾句,那暗衛快的的往伏魔山的方向飛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