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這條火蛇並沒有死,在半空中凌空翻身,而是速度極快的再度朝林楠飈射而來,如同一支利箭。

林楠色變。

「滾開!」林楠怒斥一聲,手中長劍接連斬出,這段時間在異境林楠也沒有閑著,幾部戰法神通他也在修鍊,而是威能不錯,而今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然而就在再度一擊將這條火蛇劈飛出去的瞬間,林楠臉色徹底大變。

周圍,其他幾個方向,竟然也各自冒出一條條火蛇,直奔林楠而來。

「不好!」

剎那間,林楠直接動用遁符,更是一張金剛罩護體,快速朝前面趕去。

然而此刻的林楠卻如同捅了馬蜂窩一般,一條條的火蛇追擊,超過十條之多。

甚至,在極速逃竄的瞬間,林楠更是感覺到一股驚人的危險感。

隨即,林楠轉身,改變之前的逃遁路線。

「蓬!」瞬間,一隻火紅色的巨掌落下,將林楠原本所在的位置覆蓋,一頭火紅色巨獸出現,渾身依舊有著細小火焰出現,絕對尊者境的存在。

可想而知這一刻林楠的臉色是何等的精彩。

「出!」毫不猶豫,虛影守護出現,庇護在林楠周圍,這裡當真是有些恐怖,這才剛剛進入這片火焰世界而已。

甚至,一口氣的林楠動用了兩道虛影守護,直接一左一右的守護,林楠則抱著有些被嚇到的小美快速朝前方奔去。

千里的距離,不近,看這架勢,越是耽擱,越是危險。

兩位尊者境中期的虛影守護,頓時讓林楠壓力大減,哪怕是那頭尊者境的大傢伙也被擋住,讓林楠和小美快速前進。

然而隨著林楠的深入,他臉色卻是越發的難看了。

兩張虛影守護竟然都要擋不住了。

此刻遇到的尊者境火焰妖獸越來也多了,也越來越強了,甚至林楠身上的金剛罩都被打碎了兩個,若非林楠關鍵時刻躲避,甚至不惜用身子來給小美抵擋,只怕真就危險了。

「卧槽,這裡怎麼那麼危險?」好不容易強闖了百里的位置,林楠有些無奈了,要爆粗罵人了。

此刻,他被十幾隻火焰妖獸追擊,有宗師境的,也有很多尊者境的,虛影守護都被打爆了一張,林楠再度招呼兩張虛影守護才勉強擋住一些。

一想到這剩下的數百里路,林楠真快要絕望了。

但眼下,林楠沒有別的辦法,也好在眼下財大氣粗,否則還真用不起,只能一路闖過去。

炎谷,屬於天國的一大禁地,平日間根本沒有什麼人出來,想要找到,只能來這了。

不過有一點是林楠自己不了解的,長生小店老頭和小飛仙他們估計也沒有想到林楠會如此暴力強闖,這可是禁地,哪怕是尊者境高手強闖也是九死一生……

而實際上,可以不用這樣的。 火焰世界,林楠一路狂逃,不斷深入。

動靜,也越來越大,玩命的進行著,此刻是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當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唯有靠他自己!

一張張符咒,好像不要錢的一般瘋狂打出。

也好在林楠此刻有錢,韌性,否則幾億點靈氣值的東西,有幾個能拿的出來的。

一路狂奔,林楠身後的火焰妖獸多達數十頭,一個個看向林楠和小美都好像絕世美味一般,甩都甩不掉。

遁符,林楠根本就沒有停過,一直在使用。

憑藉著財大氣粗,林楠抱著小美,一路橫衝直撞,硬是穿過了五六百里,完全深入到火焰世界最深處。

這裡,已然有尊者境巔峰的妖獸出現,若非虛影守護根本無懼死亡,而只怕早就不行了。

亂!

整個火焰世界好像都因為林楠的到來而亂了起來,一些更為強大的妖獸也紛紛睜眼看了過來,大有出手的意思。

另一處,火焰世界的盡頭,一座被漫天火焰包裹,但卻美輪美奐的特殊火紅色山谷內,有人看向火焰世界露出意外之色。

一座座宮殿坐落,呈現暗紅色。

不止如此,山石,草木等,全部是如此。

帝宮策:鳳搖直上 整個山谷方圓十餘里大小,環境異常的不錯,哪怕是周圍漫天的火焰,也沒能對這個特殊的山谷造成任何影響。

這裡,便是炎谷所在,天國一大禁地之所在。

外面的火焰世界,實則也是炎谷的一座天然屏障。

但是此刻,有高數感覺到了其中的變故。

「怎麼回事,外面那些妖獸怎麼好像在暴動?」一座宮殿外,幾道身影站立,遠遠眺望,一名中年那種眉頭微皺開口說道。

「莫不是有人闖入其中了?」

此言一出,周圍幾名年輕男女皆是微微一笑。

「師叔說笑了,誰敢不要命的來闖?」

被稱為師叔的中年男子聞言,倒也是微微點點頭。

火焰世界,也屬於炎谷,誰敢如此強闖,雖然其中好像有些變故,但他也懶得理會,也就是一些看門的妖獸而已。

「你們最近出去一趟,看看能否尋到可造之材,百年過去了,我們炎谷需要炎體來繼承,否則禁地之名何以延續?」中年師叔開口吩咐道。

炎谷,雖然號稱禁地,每一代幾乎都有炎體出世,但到了他們這一代,卻斷層了,之前的一位炎體弟子出現了意外。

而今,炎谷需要新的炎體弟子出世。

幾人被吩咐的人皆是帶著苦笑。

「師叔,這種體質可遇而不可求,上哪能遇到啊,真若是有人覺醒了炎體,根本不用咱們去尋找,估計自己就找來了。」

整個天國,也就他們炎谷有著這個底氣,其他人哪怕是擁有炎體,也無法使用,甚至百分百會被炎體害死。

想要活命,唯有炎谷。

中年師叔聞言微微嘆息了一聲,這個問題他也清楚,但眼下無奈,一旦出現斷層,對整個炎谷而言都是一種危險。

傳承,不可斷的。

「全憑天命了,這次你們出去,切莫惹事,早去早回!」

「是!」幾位先前苦笑之人雖然覺得這個任務有些艱巨,但還是很高興,因為他們可以出門了。

禁地為何這麼稱呼,其中還有一個原因是禁地屬於封閉的,哪怕是禁地弟子也是多少年不出世一次。

大都真正與世隔絕的那種。

此刻幾人被外派出去,實際上對他們而言也是一種紅塵歷練。

中年男子師叔隨即沒有多說,不過依舊眉頭微皺的看了一眼火焰世界,這人極強,哪怕是數百裡外的動靜,他也能稍微感覺到一些。

「順帶你們去看看,別讓它們瞎折騰。」

幾人再度應了一聲,隨即便準備離去了。

一個小時后,幾名年輕男女結伴而行,一個個顯得頗為高興,終於要外出了。

一群人都是炎谷年輕一代弟子,最大的也就四十歲左右,小的不過二十多歲,顯得都極為年輕,一身火焰色長袍,男的顯得丰神如玉,女的則妖嬈多姿,在火焰色的映襯下,更顯得多了一種嫵媚。

不過,哪怕年紀不大,但禁地出來的弟子,絕對沒有弱者。

在天谷,五十歲的高手,其實還只能稱為年輕人……

只要前期修鍊夠快,哪怕是五十歲,看上去也和二十多歲的人並無差別。

兩女三男,一位宗師境巔峰,四位尊者境高手,為首一人更是尊者境巔峰。

而且在他們身後,更有一位老者暗中隱藏,悄然護道,更是超然存在的高手。

「諸位師弟師妹,咱們先去看看外面的情況吧,然後各地好好逛逛,看看有沒有機會找到炎體。」為首年輕男子笑道,很是顯得得意。

以前,他拍第二,有一位炎體壓制了他,但是眼下,他是大師兄!

四十多歲的年紀,尊者境巔峰,可以說是極為妖孽了,也是被寄予厚望的,自然而然的也極為自傲。

當然,這也正常,哪怕不算這點,能成為炎谷這種禁地的弟子出門之外,那也是一種榮耀。

看到他們,哪怕是比他們更強的高手也不敢得罪。

炎谷,就是金字型大小招牌。

自傲,自然正常,對於普通的修士高手,他們根本也不在意。

「這次還是託了大師兄的福,否則還真不一定有機會出去呢。」幾人說說笑笑,顯得極為輕鬆。

尋找炎體,那根本不存在的,更多的是出去逛逛罷了,否則都是年輕人圈在這個地方數十年,會瘋的。

隨即,一行五人直接御空而行,快速朝火焰世界飛去,強大的氣息展露而出,火焰色的長袍,再加上他們身上的氣息,哪怕是火焰世界有更強大的妖獸也根本不敢襲擊他們。

對於火焰世界而言,炎谷之人便等同於主人般的存在。

至於這裡的炎熱感,對於他們而言更是不算事。

炎谷弟子,本就是擅長玩火的人,甚至不乏一些火屬性體質的人,雖然比不上炎體,但也極強了,這點炎熱之感,完全可以無視,在火焰世界內,宛若遊玩一般。 火焰世界內,林楠此刻很糟糕!

四張虛影守護此刻都要擋不住了,金剛罩,遁符,還有一些強大的攻擊符咒,都好似不要錢的一般瘋狂打出。

莫說是此刻的小美,連林楠這個時候都要扛不住了,渾身通紅,被烤的,感覺肉都快要熟了。

若非先前僥倖尋到一處躲避之地,讓一些火焰妖獸找不到,此刻只怕四面八方都要被諸多火焰妖獸給包圍了。

林楠身上,有些殘破,若非火焰之力的燒烤,定然能看到林楠臉上的蒼白與血跡。

甚至就連小美,也受傷了,被不小心擦中,而今昏迷過去。

不過好不容易避過一大批,但此刻還是很多。

眼看著已然深入了近七百里的位置,林楠那是真的不願意放棄,強行提了一口氣,抱著昏迷的小美,一路狂奔。

不僅身後有四張虛影守護,就連身前也有兩張開道。

林楠,那是豁出去了!

前後,十張虛影守護打出去了!

耗費的,這可都是靈氣值,是錢啊。

但是眼下,後退不得,否則重頭再來,林楠還真沒有勇氣了,耗費太大了,只能一拼到底。

「蓬!」林楠被一頭尊者境妖獸拍中,金剛罩破碎,林楠也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隨手一劍劈了過去,身上也隨即再度出現金剛罩守護。

「特么的,變態,怎麼那麼多的妖獸。」林楠咒罵一聲,這種情況下尊者境巔峰前來估計也要完蛋。

太多了!

也就林楠財大氣粗,否則早就完蛋了。

拚命繼續,一張張符咒依舊不要錢的一般狂砸而出,速度更是極快,遁符不間斷的使用,只要再給林楠半個小時,他保證能衝出去。

終於,眼看著一路上再度耗費了兩張虛影守護,林楠終於再度前行兩百里左右,距離盡頭不過數十里之遙,這對宗師境高手而言,已然很近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林楠好不容易擊飛一頭擋路的尊者境初期的妖獸,正準備極速逃亡之際,陡然間一擊從天而降,瞬間擊中林楠後背,讓林楠一個踉蹌,口中噴血。

「艹!」林楠直接怒罵一聲,還以為又出現一尊強大的妖獸。

然而就在這句話剛一罵出,頓時林楠聽到一句冷哼聲加大罵聲。

「哼,大膽,擅闖炎谷,還敢口出不遜,找死嗎?」

是人的聲音,這讓林楠一怔之下,頓時大喜過望。

有人就好,炎谷的人出現了!

「謝天謝地!」林楠激動不已,也管不得先前被打一掌的愁,救命要緊。

「抱歉,並非無心強闖。」 淮枳行 林楠轉身,連忙道歉,想要解釋清楚,他之前了解過炎體對炎谷的重要性,正常而言他是來送炎體過來的,是不會責怪的。

然而,這句話才剛一說出,頓時其中一人冷笑不已。

「哼,亂闖也是一個死字。」

這是他們炎谷之地,是私人之地,而且還是禁地,人類修士的禁地,但凡敢強闖,便代表著是對禁地的冒犯。

禁地,在天國代表著禁絕生命之地,闖入者基本上沒有活著的。

林楠帶著小美不管是強闖還是誤闖,正常而言都是一個死字而已,沒什麼區別。

至於小美此刻的特殊體質,他們倒是沒有看出來,畢竟在這種情況下,哪怕是林楠也和小美一樣,被這濃郁的火炎之力燒烤的不輕,渾身都紅通通的,看不出什麼特殊來。

這幾人也根本沒有想過什麼炎體。

尤其是,他們有人看上了林楠身邊的足足六道虛影守護,更是讓有些人心動不已。

天國之人,幾乎人人都有通天店鋪。

但是,能過千萬就算是富豪了。

他們炎谷屬於禁地,寶物眾多,但也不是誰都能有著巨富的,在場之人沒有一位超過億點靈氣值的存在。

但是林楠這身前的虛影守護,足足七道!

單單這些,就價值兩個多億點靈氣值了。

這代表著什麼,代表著巨富!

為此,此刻有心人很心動,反正一個誤闖之人,死了也正好,他們師兄弟說不得還能分得一份豐厚的財富。

「別廢話,殺了他們了事,禁地不可闖,既然來了,那就別走了,一起動手!」其中一人冷笑,隨即朝周圍一招手,頓時足足數十頭火焰妖獸齊齊沖了過來,尊者境的都有著一大群。

這一刻,林楠真是臉黑了。

不僅僅是這些妖獸,而是這群混蛋,太特么的沒點人性了吧,見死不救就算了,直接要殺。

「混蛋!」林楠咒罵了一聲。

然而,周圍數十頭妖獸沖了過來,一旦真被殺到這裡,林楠也扛不住。

「炎谷諸位前輩,晚輩特帶炎體後人前來,若有得罪,還請見諒,懇請諸位前輩收留!」管不得那麼多了,林楠直接開口/爆喝一聲。

宗師境高手的怒聲高喝,絕對夠響亮,尤其是這種絕境情況下,更是瞬間傳出方圓數十里遠。

一瞬間,哪怕是數十裡外的炎谷之中也聽到了,頓時接連五六道身影接連飛出,速度之快,絕對讓人咋舌。

火焰世界之中,數十頭妖獸即將將林楠二人淹沒其中,濃郁的火炎之力已然包裹在林楠二人周圍,林楠此刻也做出了最壞的打算,心中已然溝通了通天店鋪,隨時開啟超級傳送通道逃命。

然而就在這時,陡然間一道身影突然間出現在林楠身側,一股強大之氣瞬間散發而出。

下一刻,一道火焰色光罩將林楠二人籠罩其中,周圍漫天的攻擊陡然間被這道籠罩攔住。

再然後,一頭頭火焰妖獸看到這道身影后,眼中帶著恐懼之意,而後猖狂而退,顯得極為畏懼。

林楠原本要出手,要逃命,但陡然間也停了下來,隨即轉頭看向身旁這人。

同樣是火焰色長袍的炎谷之人,一名老者,連長發鬍鬚等都是火紅色,此刻爆發的瞬間,林楠瞬間感覺到整個人都好似無法動彈,被牢牢的壓制,這老者身上更是好似有陣陣火苗滲出一般,儼然一個火人,超級恐怖。

「前輩!」林楠掙扎著開口叫了一聲。

然而老者根本沒有理會林楠,而是直接在他懷中的小美身上打量著,隨即臉色帶著濃濃的喜色。 一旁,五名炎谷年輕男女此刻臉色顯得精彩起來。

在林楠喊出炎體之後,他們就愣住了,再看到這位老者,他們就徹底懵了。

炎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