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遠處一直跟蹤著的那一些狗仔們,在看到王野從車上下來后,精神瞬間昂奮起來,紛紛都是將相機之類的東西給拿了出來。

只是。

就在他們剛剛將相機給拿出來,打算在接下來的時候,拍一些什麼出來的時候,只感覺到一道身影來到他們面前,再抬頭時,直接將他們給嚇了一跳。

只看到剛剛還在車那邊的王野,此時直接出現到他們面前,一邊朝他們笑著,一邊將他們手中的相機給爭奪了過去。

「你們就別胡亂拍攝了,什麼東西都沒有的。」

說完。

王野不等這一些人們反應過來,就直接將這一些狗仔們手中的相機、手機之類的拍攝工具給拿了過來,檢查了一下,見到沒有拍攝出來什麼東西之後,就直接還給了這些狗仔們。

而在碰到有一些狗仔們,手機上以及相機上,所拍攝到的東西時,就直接將這些東西給徹底刪除,再將這些東西給還給這些狗仔們。

而就在這些狗仔們,再度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王野開著的車裡,不管是王野,還是趙敏,都已經不見了。

被王野給帶到了樓上。

這些狗仔們發現這一點的時候,一群人都感覺到不好了,這他么是什麼鬼?

他們跟蹤過那麼多人,見過有讓保鏢過來要求他們刪除東西的,但如果他們跑得快的話,也能從這一些人們手中逃走。

從來都沒有遇到,這種跟王野一樣,只是轉眼之間,就直接來到他們面前,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直接將他們的東西給拿走,然後將他們拍攝出來的東西給全部刪除了。

真是一點都沒有反應過來。

而在他們東西被王野搶走後,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王野就直接帶著趙敏消失了,讓他們就算是想要拍攝,壓根都拍攝不了。

有蹲在一旁的狗仔開口提議道:「我們要不要在這裡守著?」

「守?守個屁啊!」

一名狗仔直接從地上站了出來,開口道:「我們就算是在這裡守著,也根本就沒有一點作用,就以他的速度,我們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將我們的東西給搶走了,那我們守著還有什麼意義?」

其他狗仔們聞言,也分分分都感覺,這名狗仔口中所說出來的這一句話有道理,所以這一些狗仔們,也沒有選擇在這裡繼續再守著,而是直接離開了。

……

王野將趙敏帶到房間,趙敏的房間裡面有一種淡雅的香味,那是屬於趙敏在自己房間中待久了,從而自然而然的產生的一種香味。

趙敏的房間,並沒有雜亂不堪,而是每一處都整齊的整整齊齊,看起來極其乾淨。

僅僅只是看著,就令人產生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這是趙敏經常收拾房間的緣故。 送走吳郎中師徒兩,林桃站在靈芝面前,久久沒有出聲。

昨兒她明明看到,行越看到這些靈芝時,臉上一閃而過的震驚。

這說明,他是認得靈芝的。

還有他與二妮之間的對話方式,足以見得,他對二妮很上心。

許氏走過來,小聲問:「娘?想什麼呢?」

回過神來,林桃笑了笑。

「我在想,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要是這人和這隻鳥,碰一塊了,誰會贏呢?」

「啊?」許氏不解。

婆婆這矛盾的話,啥意思?

林桃重新搖起蒲扇,對許氏道:「二妮沒事,你去把跟李家小子見面的事,安排起來。」

「啊?」這回許氏驚呼出來。

「娘!二妮才緩過來,您咋……」

「我說去就去!少廢話!」

見著婆婆態度強硬,許氏低眉答道:「明天我就去找李家。」

「別等明天了,今天就去!」說完,沖張大山喊:「大山啊!把牛車牽上,和芮娘去李家,把兩個娃娃見面的事,給定下來。要是二妮瞧得上李家小子,這親可以先定。」

張大山突的站起來,不解的吼:「娘!他家就出十二兩銀子禮金,您就要簽應了?」

他家大妮,上趟山就能掙五兩銀子。

十二兩就嫁給李家?那不便宜了李家嘛!

「您之前還說不嫁的!咋這會兒又改主意了?」

林桃沒好氣的要拔鞋。

「去!去!我這就去!」張大山連忙去牽牛。

送許氏和張大山離開的時候,林桃還衝前行的牛車大喊。

「記著啊!讓李家的人,帶著他家小子,到咱家來!」

也不知是林桃的嗓門大,還是屯子里的村民,尤其觀注老張家的事。

總之,張家林氏想要促成,與李家婚事的消息,傳進了王秋蘭的耳朵里。

「嫂子,你說林氏這又唱的哪出啊?」

王秋蘭沒好氣的回了妯娌一句:「關我啥事!」

說完,撇下妯娌,獨自從山上下來了。

「嫂子!等我一起啊!路上有個伴!」

妯娌越是喊,王秋蘭的腳步,就越是快了幾分。

進了村,她沒往自己家走,而是往吳郎中家去了。

看了眼吳郎中家的院子,和平日一樣,只有行越一人,在翻曬著藥草。

撿了顆小石頭,往行越那邊扔去。

行越抬頭見著來人,放下耙子。

瞅了瞅周圍,走出院子,往王秋蘭在的地方去。

遠處的樹下,張大海扯著母親的袖子。

「娘娘娘,你看。兩人真在一塊了!」

林桃笑笑,看來自己的猜想,八九不離十了。

可是有幾點,她想不明白。

那天送葯來之前,兩人明明見了面。

那葯怎麼會沒事?他們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呢?

行越又為什麼,幫助王秋蘭行兇呢?

不過林桃可沒打算上演偵探劇。

直接從樹後走了出來。

「娘?幹嘛呢?您……」

張大海伸手,想把母親拽回樹后,不想抓了把空。

張大海急得直拍腦門。

不遠處王秋蘭和行越的臉上,同樣無比詫異。

眼瞅著林桃向他們走來。

王秋蘭一把拽住要走的行越。

「我勸你趕緊把事辦好!不然,別怪嬸子不客氣!」

行越啪的一下,拍開王秋蘭的手。

「你不客氣試試!我告訴你,最好別再把我扯進去,不然,別怪我一不小心,說漏了嘴。張家林氏,可不是好惹的主!」

「你……」

林桃走近,王秋蘭的話堵在了嘴裡。

王秋蘭轉身離開,走到林桃面前,惡狠狠的瞪了林桃一眼,錯身要走。

林桃伸手將王秋蘭,攔了下來。

「你想幹嘛?」

「不幹嘛,就是來找你算算賬。」

「算賬?我和你有什麼賬?」

難道她和那小崽子說的話,林氏聽著了?

又或者……行越那臭小子,把她抖出來了?

王秋蘭心裡咯噔一下。

握緊的手心裡,瞬間一把冷汗。

林桃看著不遠處,回去院中晾曬藥草的行越。

追上來的張大海,在一旁小聲勸說。

「娘,咱又沒抓著啥,咱沒法說呀。」

都說抓賊要抓臟,捉姦要捉雙。

王氏和那小子是私底下,交談過幾回。

可那也不能說明,人家是合起伙來,推二妮掉崖吧!

王秋蘭忽然笑了。

林桃毫不客氣的,甩了王秋蘭一個大嘴巴子。

「二妮是你推下去的吧!」

眼前一片黑的王秋蘭,緩過勁來,一手捂著自己火辣辣的臉,一手捏拳,咯咯作響。

理智告訴她,打不過林氏,別衝動。

換作別人,她早跳上去了。

「張林氏,萬事都要講證據。你哪知眼睛看到,是我推你孫女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