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外面因為造成的動靜太大,越來越多的喪屍沖了出來,開始追著還在外面的同學們。

眼看外面的喪屍越來越多,且還有匯聚成群的意思,而此時我已經不敢將感知能力徹底放開了,因為匯聚起來的喪屍群形成的光斑實在是太耀眼了,我的精神感知都會感覺到刺痛感。

而且我們待的那棟教學樓,因為比較的靠近學校的邊緣,因此可以清晰的看見外面街道上也有一隻只遊盪的喪屍,且那些喪屍還在慢慢向著學校周圍匯聚而來。

當機立斷之下,我們乘著喪屍群還沒有過來,直接離開教學樓來到了學校圍牆那邊翻了出去,也就在我們翻上去站在圍牆上時,我看見那些喪屍群衝進了一棟樓裡面,而另一邊有些同學也有樣學樣翻越了出來,躲開了這個最初的血肉磨盤。

我們最開始從宿舍樓裡面跑出來有四十幾人,後來不斷的有同學加入進來又有人組團離去,但人數還是在慢慢的增加著,等我們離開學校周圍時,任姐身邊已經聚集了一兩百人。

但人數多起來的時候,任姐作為女生的劣勢就顯現了出來,一些男生開始有目的性的挑刺,開始質疑任姐離開這片區域的決定,然後在其中的幾位高年級學長的帶領下,大家又開始向著學校周邊的開闊區域跑去。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同意的,有不同想法的人很多,任姐就是這樣的人,她一直堅持自己的意見不妥協,可卻沒有人採納,畢竟大家都是同學,這時候都想著抱團,無奈之下任姐又跟著一起走了。

這或許和任姐平常的處事風格有關吧,因為她可以說在我們那一級,基本上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對吧秦大哥?』說到這裡小娟將話題轉到了秦思宇這邊。

『那個怎麼說呢,她那人就是有點隨意,直性子有時候說話可以把人噎死的那種,偏偏她小主意還多,再加上一群同樣作的閨蜜團,基本上是身邊人沒人敢招惹她!』秦思宇乾笑兩下說出了任憶曦的老底。

『你說這話實在,我相信,而且我剛才也見識了!』劉勝在旁邊抽空突然插了一句嘴。

『接下來的事應該就是和你們一樣了,在各種艱難環境中求生存,與喪屍斗,經歷過變異獸,也見識過各種各樣的人心。

最後我們那批逃出來的同學死的沒剩多少,任姐也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在一次危機時她終於暴露了自己的能力,那就是她的瞬間速度,就在那一次她將我從喪屍的嘴下救了出來!

剛開始她還覺得自己有點自卑,覺得自己是電影中的變異人,意志消沉了好長時間,只是後來隨著生存難度的加劇,她才接受了現實。並且我們聽從她的建議,改又向南邊而去,好尋找那邊軍隊的幫助!』

『那批軍隊的情況怎麼樣,你們怎麼沒有和他們在一起?』

『軍隊的情況也不是很好!』

小娟先是說了一句,接著不知想到了什麼,眼睛紅紅的又道;『當時大部分的士兵,犧牲在了災難爆發的那個夜晚,至於剩餘的人在清理了駐地之後,就在那邊開始接受周邊的倖存者。

可那邊的營地太小了,再加上地理位置不好,背靠大海轉圜的餘地不是很大,軍隊領導沒多久就決定,帶著裝備與救援下的人員一路北上,計劃和駐守在城市北部的一部分駐軍會合后再決定。

但城市周圍肯定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因為就算是匯合后,他們的力量也不足以應對數百萬數量喪屍的衝擊。

這一路上他們收容了太多的倖存者隊伍,很快就因為傷員以及人員數量的問題,爆發了食物以及藥品危機,在這中間這隻倖存者隊伍,還遭遇了好幾撥喪屍群的衝擊,以及大量變異獸的偷襲。

戰士們一直戰鬥在第一線,可傷亡實在是太大了,槍械那些對喪屍群的殺傷性根本就不足,因為在隨時會死亡的壓迫下,就算訓練再充足的士兵,也不能保證自己打出的每一槍都爆頭。

後面大量的青壯年男性倖存者,被吸收進了民兵的隊伍,而此時強化者與能力者的數量也開始大量出現,而這些人也慢慢成為了,抗擊那些怪物的主要力量。

在一些同樣是強化者,或能力者的軍人的帶領下,進化者們擔負起了保護這些脆弱的倖存者的任務,我和任姐他們幾個,就屬於物資隊下的一個小隊,這次出來,主要是因為隊伍里的藥品快要見底了,我們打算搜集點藥品帶回去。

而且因為考慮到軍隊子彈數量的問題,現在大部分戰鬥都是盡量的不開槍,這樣一來受傷的人數直接增加了許多,可不管是被喪屍咬到還是抓出傷口,我們必須在第一時間將周圍的組織剔除,這樣一來不管帶回去多少藥品,隊伍里卻總是不夠用的。

擁有快速恢復能力的強化者與能力者還好說,就怕那些參加戰鬥的普通人,他們才是藥品的主要使用者,有的人傷的地方會比較要命,往往為了節省下不必要的藥品損耗,乾脆抱著必死的決心就重新沖了上去!』

『你們計劃在哪裡匯合?』秦思宇計劃也加入大隊伍,這樣獨自生存的壓力能小一點,再者也必須為這些人找一個比較安全的環境。

『找夠物資之後,我們將帶著物資向著申城郊區的huang翔高速靠近,大隊伍他們是計劃沿著這條高速一路向北的,畢竟在郊區外面,周圍存在的喪屍數量能少一點,就現在在隊伍後面還跟著大規模的喪屍群,戰鬥每天都在發生!』

『勝哥改變我們的路線,在前面高速口那邊轉到huang翔高速上去,早點將這批藥物送過去!』秦思宇腦海將申城周邊的交通樞紐回憶了一下,直接就提出了路線變更。

早就被小娟說的情況感動的劉勝,直接無聲的點了一下頭,就將車速再度提高了一點,立刻悍馬車屁股噴出一股青煙,使勁的向前衝去。

算上時間車隊離開醫院已經兩個小時左右了,而此時車裡也漸漸地熱了起來,從昨日晚間吃過東西后,秦思宇還沒有吃過任何東西,終於在經過一家服務區時,秦思宇示意劉勝將車開了進去。

幾輛車魚貫停在了停車場上,示意小娟感知了一下後秦思宇走下了車,此時任憶曦已經下車奔了過來,在看過車上的小娟蘇醒后,確認沒什麼大礙才將眼神轉了過來。

『你剛才瘋了,那麼危險的情況你下去幹什麼,明知道自己身體還沒有恢復逞什麼強,萬一發生點什麼意外怎麼辦,最後那一分鐘我都能被你嚇死!』任憶曦說著說著眼睛都紅了起來。

『好了好了,多大的姑娘了還以為你像從前啊,告訴你我現在可不會哄你的!』秦思宇嘗試著轉移開話題,因為剛才確實比較的兇險,差一點他可能就交待在那裡,而且也沒有人有能力救他出來。

此時那被秦思宇扎破大腿的青年也跳下了車,腳下一跛一跛的向著這邊走來,他臉上雖然掛著笑,可眼裡的神色卻是冰冷冷的恨意。 第六十七章匯合

任憶曦還打算對秦思宇說什麼,眼神掃到走過來的男子,立刻就停住了話頭,並將眼神直接懟了過去,可青年只是笑了一下,還是堅持走了過來。

看見任憶曦眼神焦點突然移走,秦思宇一愣,接著就察覺到了身後那一輕一重的腳步聲,轉過身來正好對上了青年掛著笑意的臉龐,再一看他跛動的左腿,秦思宇明白了他是誰。

等明白後秦思宇就對他的來意好奇了起來,他可沒忘記剛才在自己身後有什麼情況,更不會忘記這青年剛才的舉動,而且按照這種情況,他應該是不會輕易下車才是。

『秦隊長我叫蘇偉,剛才謝謝秦隊長的救命之恩了,要不是你想辦法叫醒了我,我可能現在已經成了那些老鼠的食物了,我特意來感謝一下秦隊長,真的謝謝你!』說完彎下腰鞠了一躬。

『不要客氣,大家都是倖存者,有能力該幫的時候我絕對會幫一把,所以不必這樣的!』秦思宇見此伸手扶了一下。

『我也活下來這麼多天了,其他一些倖存者也見過,也見識了末世的悲涼,可沒想到現在遇到了任隊長與秦隊長這樣的好人,你們放心今後有什麼事需要一定告訴我,我一定竭盡全力報答你們!』蘇偉唏噓不已的說道,再度表達自己的感激之心。

『好說,今後有需要的地方我一定不客氣,趕緊進去吃點東西吧,一會我們還要繼續趕路呢!』秦思宇想著對方的傷腿不耐久站,便示意對方進去坐下吃點東西。

『我們今天是要趕到那裡去啊秦隊長,對了我是蘇偉他們的隊長,我叫姜宇!』那老大姜宇也下車走了過來,看見這男子秦思宇莫名的感覺反感,但還是將計劃說了出來。

『那就是說順利的話,我們今天就可以加入軍方的倖存者隊伍,如果那樣可就太好了,你們的能力可真強,對了軍方會順利接收我們嗎?』姜宇問出了自己最擔心的問題。

『會的,只要我們誠心接受軍方的領導,畢竟只有軍隊是系統的反抗力量,雖然最尖端的武器肯定不能使用,但一些常規的大威力武器,我相信軍方應該還是可以掌握的!』聽了姜宇的話秦思宇眼神閃了一閃。

『那就好,我還擔心軍方不會接受我們呢,畢竟他們現在的負擔太重了!』姜宇先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接著感慨了一下軍方的不容易,希望給兩人留下個好印象。

『正因為我們擔心軍方負擔重,才更要加入進去,這樣我們才可以幫助軍方承擔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任憶曦如是說。

『對對對,任隊長說的對,你們還要商量事對吧,那你們就先聊,咱之後在討論,我先扶蘇偉進去了!』姜宇說完扶著一旁的蘇偉就向著服務區大廳走去,而此時杜淳劉勝一行早已進去了。

『看那笑容假的,噁心!』等姜宇走遠,任憶曦終於發出了自己的牢騷,心裡滿滿都是對二人的不順眼。

『他確實有點問題,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另外他的話里有意思,可惜社會秩序崩潰了,也查不出來他以前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了,對了你在哪認識的他?』秦思宇看著姜宇的背影說道。

『什麼在哪認識他啊,就昨天我們過來這邊時被一夥喪屍追趕,本來我們都不在意的,可他們卻突然衝出來救了我們,我過意不去之後就讓他們跟在了我們身後。

哎你這話幾個意思,來咱倆說道說道!』任憶曦本還是隨意的解釋,卻突然感覺不對味,什麼在哪認識啊。

『沒啥,趕緊進去吧!』

秦思宇自覺說錯話趕緊撒腳就跑,不然誰知道這小魔女會怎麼對付他,現在他可是傷員,到時候根本就反抗不了。

『別走,你把話給我說清楚!』任憶曦不依不饒,說完直接就追了過去。

別看任憶曦嘴上說的兇狠,可到了秦思宇身邊,也只是扶著他向裡面走去,至於嘴上說著數落的話,秦思宇已經習以為常了,雖然心中完全不以為意,但臉上卻不表露絲毫。

一行人抓緊時間休息了一下,又隨便的吃了點東西,期間秦思宇拗不過任憶曦的好奇心,將自己這一路是怎麼過來的簡單的講了一下,加上劉勝在一邊添油加醋,聽得任憶曦是一愣一愣的,完了滿臉都是心疼。

服務區雖然比較小,裡面的設施倒是很全面,在聽說軍隊那邊缺食物后,幾人直接在超市補充了一下自己車上的空間,簡直沒留下一處的空餘。

等裝的差不多了,任憶曦將秦思宇拉到一旁低聲道;『思宇哥,看你的意思,下午你就想和軍隊直接匯合是吧?』

『我是這樣想的,怎麼有什麼問題嗎?』秦思宇皺眉,想著究竟是什麼問題,如果比較厲害可能眾人還得直奔北方。

『雖然先期軍隊損失比較大,遺失了好些槍械,可那些槍械大部分都是一些突擊步槍,被倖存者撿到后軍隊那邊也只是看著,因為暫時情況緊急也就當做默認了。

但你這邊手槍佔了多數跟那不沾邊,且跟警槍也不是一回事,而且制式國內也不常見,可能進去檢查的時候會有些麻煩,你這邊得提前準備一下,到時出來搜集物資時可以用,但在隊伍裡面還是盡量別露出來!』

秦思宇眼睛一閃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國內畢竟對槍械這些東西管理比較嚴格,且曹輝這些也大多是一些黑貨,平時沒見識的人看看自然沒事,但在軍隊這些懂行的面前就麻煩了。

點了點頭秦思宇表示知道了,就挨個車的通知過去,示意將槍藏起來,就連郭瑞也沒有放過,因為他現在就拿著一把秦思宇給的手槍。

『你是擔心麻煩吧,也對暫時還是低調點吧,等去了北面等那邊情況穩定下來,我安排著給你換幾把吧,別說我占你便宜啊你這槍勁不錯,把其它的也拿過來我替你擔著!』

郭瑞說完,就將座位邊上的槍大刺刺的藏在了衣服下,看的秦思宇眼皮跳了好幾下,一瞬間秦思宇心裡敞亮了。

『就是思宇,我倆替你擔了,去把那些槍全拿過來!』馮楠的臉上全是笑意,好像完全不當一回事。

『不了,我擔心是肉包子出去回不來了!』

開玩笑秦思宇之前也玩過槍,如何不知這些槍的好壞,剛才是被任憶曦的說法給唬住了,現在反應過來直接開始護食了,就憑著郭瑞和馮楠怎麼會有麻煩,有麻煩也是他倆看上了這幾把槍。

被任憶曦耍了后,秦思宇整個黑著張臉,提著一個小包向著她坐著的車走去,車上劉歡小娟看著走過來的秦思宇低聲問道;『任姐你說的事靠譜嗎,我咋感覺你那秦哥有點氣勢洶洶啊,看著不像是來送槍的?』

『放心,本小姐出馬什麼時候失過手,他一定會乖乖的將他那些違禁槍給我送來的!』任憶曦信心滿滿,看著走過來的秦思宇,笑的眼睛都是彎的。

『可那袋子怎麼看也不像能裝下那麼些槍啊?』劉歡不相通道

『你傻啊,沒看見他隊伍里還有兩尉官嗎,就憑他們那幾天過命的交情,說什麼那兩人也會幫忙藏幾把搶的!』任憶曦瞥了一眼貪心的劉歡。

『那任姐一會得手可不可以賞我一把啊,我看著也眼熱啊,那槍可比我的這把強上太多了!』一聽有戲劉歡立刻精神大漲。

『等會看情況,你們兩也使使勁,再炸幾把出來!』任憶曦給兩人出著小主意。

等秦思宇來到車邊,任憶曦裝作好奇的降下車玻璃道;『思宇哥,什麼事啊,嗯你手上提的是什麼?』完全裝作一副不明白的樣子。

『這不是你說那邊查得嚴嗎,我這邊沒法藏就來看看你這邊,不行就藏在你這邊怎麼樣?』

看任憶曦還裝作不知道情況,秦思宇決定直接陪她演演戲,看她究竟打算演到什麼時候。

『你那邊不是有兩個軍官嗎,他們的身份很方便啊,讓他們幫你藏一下!』任憶曦有點警覺,常年跟秦思宇相處,直覺覺的有什麼不對。

『他們啊!沒認識沒幾天,我跟他們剛才說了,可他們不願幫忙!』秦思宇憤憤道。

『可思宇哥我也幫不了你啊,我們只是物資隊下面的一個小隊,每次回去也會接受檢查的!』瞪著一雙大眼睛,任憶曦裝起無能為力。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活話劇,劉歡和小娟也發現了一絲不對勁,都躲遠了一點兒避免誤傷,車上的其他幾人也都綳著一張臉,想笑不敢笑的樣子,覺得以前從沒發現任姐還有這麼厲害的一面啊。

看著任憶曦習慣的瞪起眼睛裝表情,秦思宇手一動,直接一個腦崩彈了上去,立刻任憶曦潔白的額頭上出現了一片小紅印。

『啊,你幹什麼,好痛!』任憶曦收回身子捂住了自己的額頭。

『我說沒說過,你撒謊的時候會習慣性的瞪起眼睛,還有下回想個複雜點的點子,這個太遜了!』秦思宇說完將手上的包裹從車玻璃口扔了進去,轉身就向著自己車走去。

『我撒謊時會瞪眼睛嗎?』任憶曦轉頭疑惑的看著車內的幾人。

『沒有,沒發現過!』車內幾人立刻瞪著一雙眼睛集體搖頭。

『炸我,再說也不記得他說過這話啊!』任憶曦嘴上自言自語的說著,手上也不閑直接打開了包裹,等看見包裹里的東西,立刻驚呼一聲,高興的忘記了腦門上的疼。

等一行人再度啟程時,時間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此時太陽也已經來到了高天上,從天空向下望去,兩條長龍一大一小正向著一個拐點奔去,而按照雙方的速度,再過三四個小時就可以匯合了。

此時在北面,一群螞蟻也向著面前的那座圍牆衝過去,圍牆內也有一群螞蟻同樣沖了出來,雙方直接兇狠的纏鬥在了一起。

當南邊的兩條長龍匯合在一起時,出來的那群螞蟻已經所剩不多,正步履蹣跚的向身後的圍牆走去,而在遠處還有更多的小蟻群匯聚而來,雙方在路上也是一直纏鬥,只在經過的小徑上留下大量的螞蟻屍體。

再遠點的情況也一樣,一群群的螞蟻在大地上相互撕咬爭鬥著,都在為自己的群體爭奪生存空間,只不過有的是圍牆外面的螞蟻衝進了圍牆裡面,有的是圍牆裡面的螞蟻消滅來敵。

但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都是給大地上留下無數屍骸,卻多了更多的前仆後繼的身影。 第六十八章殘酷的車隊

當看見面前的那條蜿蜒長龍時,秦思宇才真正見識到了真實的人間慘劇,那是任何影視劇上都表現不出來的東西,此時他看著眼前這一幕,才明白究竟什麼是末世。

在災難爆發前的大洋彼岸,那些好萊塢的著名大導演們,通過各種大場面進行災難電影的演繹,在南H也是同樣的手段,似乎這些年災難電影特別的吸引眼球。

各種豪華大片各種陣容各種投資,無論劇情多麼的轉折,無論情況多麼的危機,似乎主人公們都會有手段化險為夷,最後圓滿結局,賺足觀眾的淚點。

眼前的這些倖存者們,他們可能沒有影視劇里那麼的狼狽凄慘,沒有那樣的歇斯底里,可他們有的只是無神的眼睛,沒有焦點的瞳孔。

擁擠著坐在車廂里,彷彿任何事物都提不起他們的精神一樣,就連他們從秦思宇的車頭旁邊駛過,動都不帶動的,也只有那些負責車隊安全的人,才會用懷疑的眼光看著秦思宇一行,直至自己遠去。

一輛步戰車從後面向著秦思宇他們這邊快速駛來,看見動靜秦思宇推門走了下來,身後劉歡郭瑞他們也都下來站在車旁,任憶曦也下車走上前來,向著秦思宇笑笑就站在一起。

『你們是哪個隊伍的,還是說打算加入隊伍?』步戰車停在秦思宇車前,裡面人打開視窗喊道。

『我們是物資隊下的第九小隊,旁邊這位是我以前的好朋友,我們搜集了一批物資現在打算歸隊,我朋友也要加入隊伍!』任憶曦看著對面來人說道。

『有什麼證明?』裡面的人十分警惕,不輕易相信任憶曦的話。

『我有物資隊開的證明!』早有準備的任憶曦,遞上了從兜里掏出來的一張紙。

秦思宇眼尖,看見那張紙上有物資隊三個字,另外還有就是一個大紅章,大紅章的中心是一個五角星,然後旁邊有一圈的小字,至於哪些小字寫的是什麼,秦思宇估計無非也就是一些單位的說明文吧。

『那行,你們辛苦了,至於你朋友就接受一下檢查吧!』步戰車裡面的人勘驗過文件說道,說完車頂蓋就從裡面打開了。

一個個子不高,膚色稍黑一點的士兵鑽了出來,等後面又連續跳出來三個人,車頂蓋立刻就關上了,而車前的機槍也慢慢轉了過來。

看見這一幕,秦思宇眼神立刻就是一變,任憶曦就握住了他的手,低聲說道;『別亂動,最近兩天可能出事了!』

秦思宇心中一動,果然前面走過來的四位士兵雖然面色自然,但手指都豎在扳機前,至於槍上的保險開關根本就是打開的狀態。

打開車門一輛輛車的檢查過去,當四人看見站在人群后的郭瑞馮楠時,當先出來的那個士兵先是一怔,遲疑了一下接著就雙腳並立敬了一個軍禮。

『連長好,我是海岸警備旅三團四營二連八班班長俞峰,你是屬於那部分?』

聽見小個子這聲,他身後的三人連忙也敬了一個軍禮,只不過那軍禮敬的有那麼點不規範。

『你好,我是三十二師師屬警衛營三連連長郭瑞,旁邊這是我的一班長』郭瑞與馮楠站直身體回了一禮,敬的標準而整齊。

『太好了,我們也是要去你們那邊,對了你們兩位怎麼在他們的隊伍里?』俞峰看著秦思宇幾人不解,這兩撥人咋沾上邊的,難道有什麼特殊的關係?

『我們出來執行一些任務,隊員大多犧牲了,是當時秦隊長帶人救出了我們兩個!』郭瑞本來要說出來,可看見秦思宇遞來的眼神,話到嘴邊就收了點回去。

『行那郭連長,我先執行任務,等會我會把你的事上報上去,我們旅長和政委可能會見你!』小個子俞峰說完又敬了一個禮,然後就打算繼續去後面檢查。

『等等俞班長,你們這局勢這麼緊張嗎,怎麼對倖存者這麼嚴格,將槍上的保險關了吧,小心走火!』郭瑞也看出不對直接就問了出來。

『是這樣的,昨天夜裡幾伙倖存者隊伍內外串聯,趁喪屍襲擊武裝突襲了車隊,並殺死了我們的一些守備隊員。

他們搶走了一輛輪式裝甲車還有一部分食物,最後在大隊趕來之前他們就撤離了,我們擔心後面的喪屍追擊只能放過了他們,但部隊領導因此下了嚴令,現在接受倖存者隊伍一定要嚴格審核清楚!』俞峰班長氣憤的說道。

『怎麼回事』郭瑞皺眉,心裡也有點惱怒那伙倖存者做下的事。

『之前他們仗著自己隊伍里的強化者不滿軍隊管理,也不服從命令調配,最後還因為食物分配的問題吵了一架,夥同其他民眾鬧事。而昨天夜裡,那位負責發放食物的隊長,就被他們趁亂擊殺了,裝食物的車也被他們搶走了!』

『行我們知道了,你們繼續檢查吧,他媽的那些人之後要犯到我手上,我直接斃了他們!』郭瑞聽后也有點氣憤。

檢查完畢裝甲車就開走了,不一會物資隊的負責人就得到消息向這邊趕來,幾輛車靠邊行駛停在了路邊,車門打開一個跟郭瑞級別一樣的尉官就走了下來。

那新來的尉官看見此時站出來的郭瑞先是一愣,接著快步走來站在眾人前方先是一個軍禮,等向所有人示意了一圈,這才走到了任憶曦面前重新敬了一禮。

『辛苦了任小姐,這次回來你們就先休息一下,等補充了消耗再出發,可能再有一次我們就到達北邊了,到時你們直接就向那邊靠攏,不用再大老遠的把物資送回來了。

每次這樣來回跑,平添了許多危險不說,還會可能錯過咱們的隊伍,對了這次帶回來的是什麼?』說完眼神就盯在車隊里的那輛廂貨車上了。

『沒事的,我們每次出去都是計算過時間的!』任憶曦回了一禮道。

到底不愧是軍人家庭出身的,敬的禮有模有樣,任憶曦這表情嚴肅回的一禮,看的身邊秦思宇眼睛都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