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林浩峰本來也是擔心韓楉樰,見沒有什麼大事,而且她也說了,以後告訴自己,他也意識到了,這個時候,確實不適合談事情,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

到了第二天下午,李時忠也在約定的時間到了這裡,林浩峰就安排了他的工作,和青墨一起,去將韓楉樰列出來的藥材都給買回來。

而韓楉樰,也開始了緊鑼密鼓的工作,為了益生堂開張的事情,忙的不可開交。

而在這天,益生堂還來了一個特殊的人,憨厚的小廝,遠林,看著眼前這個穿著一身華服,俊美無儔的男人,一時間有些呆住了。

他原本以為,這世界上,他們家姑娘,就是最美的了,沒有想到,有一天,竟然會見到一個男子,但是他的容貌,和自己的姑娘,竟然不相上下。

「哎,哎,這位公子,那個,我們這醫館還沒有開張呢,你要是想看病的話,請等幾日再來吧,若是等不及,也可以先去別家看看的。」

遠林也知道,這生病的事情,可是拖不得的,所以也沒有讓眼前的人,一定要等著自己家的醫館開門了再來。

容初璟聽了這小廝的話,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不過他還是沒有怪罪這個小廝,畢竟,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嗎。

「我不是來看病的,我是來找你們家掌柜的,她在嗎?」

一聽說眼前的這個俊美的公子,是來找他們姑娘的,遠林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又仔細的打量了他一眼,見他不像是個壞人,這才點了點頭。

「在的,不過我們姑娘現在有點忙,公子先在這裡稍等一下,容小的進去稟告一聲。」

這裡是韓楉樰的地盤,容初璟當然不會說什麼,當即就同意了,等遠林走了之後,自己在大堂里找了一個地方,就走下來等著了。

雖然,容初璟很想現在就進去看到韓楉樰,一刻鐘也不想等,但是,他也不想和她這裡的小廝發生什麼衝突,這樣一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而這個時候,韓楉樰正在和半夏一起整理青墨他們買回來的那些藥材,不得不說,半夏不愧是鬼手毒醫的徒弟。

就算是性格單純,但是在藥材和醫術這方面,還是造詣很深的,至少,韓楉樰和他一起做事的這兩天,就已經見識過了。

這些藥材的名稱,和用處,他幾乎是張口就來,而且一點也沒有錯處,這樣一來,倒是讓韓楉樰輕鬆了許多。

「姑娘,外面的大堂里,來了一位公子,說是要找你的。」

聽到遠林的話,韓楉樰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轉頭看著他,心下有些疑惑。

「公子,可知道他姓甚名誰?為什麼來找我?」

韓楉樰覺得,自己在這上京,可並不認識什麼公子,所以對這個突然出現,來找她的公子,還是感到很奇怪的。

而聽到韓楉樰這樣問,遠林一時間就傻眼了,自己剛剛因為那位公子,長得太好了,而且看起來也不像是壞人,自己就忘了問這些問題了,現在想來,還真是失職啊。

「姑娘,小的,小的,······」

一時間,遠林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韓楉樰見到他這一副漲紅了臉的樣子,就差不多知道原因了,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一寵成婚:總裁老公壞壞愛 「算了,還是我自己去看看吧。」

韓楉樰說著,就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見並沒喲亂,也可以見客,也沒有必要再換,就這樣穿著去見客了。

而走在她身後的遠林,也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碰上這麼一個寬容大度的東家,真是太幸運了,同時,也在心中告誡自己,下次,這樣的事情,一定要問個清楚明白。

韓楉樰一到大堂,就看到了一身紫色錦袍,氣質不俗的容初璟,坐在那裡,雖然只是一個側臉,但是她也能一眼就認出了他來。

就像是有所感應似的,在韓楉樰看向他的時候,容初璟也轉頭看向了她,然後視線就止住了。

只見今天的韓楉樰,只穿了一件簡單的白色的絲綢的月華裙,一條水色的腰帶束在腰上,更加的顯得腰身不盈一握了。

而頭上,也是有一根簡單的白玉的簪子,但是更加的襯得那張臉白玉無瑕,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裡面有些驚喜,一張水潤飽滿的唇,也微微的張著。

看著自己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就在自己的眼前,還是這樣迷人的樣子,容初璟再也按捺不住了,急急地站起身。

幾步就走到了韓楉樰的身邊,一把將她抱在了自己的懷裡,輕輕的在她的耳邊呢喃著。

「楉樰,楉樰,我來了,我好想你!」

韓楉樰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看到容初璟,而且是在這樣突然的時候,所以一時間有些怔愣了,直到被他抱在了懷裡,這才回過神來。

可是聽到容初璟那樣溫柔纏綿的話,她突然覺得自己的耳朵有些發燙,心跳也有些不正常,跳的太快了。

「嗯。」

韓楉樰沒有辦法,這個時候,她卻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了,只能輕輕的應了一聲。

難得看到韓楉樰這樣羞澀的時候,容初璟低沉的笑聲傳來,讓韓楉樰都感覺到了他胸膛的震動,一時間有些羞惱,想要掙開他的懷抱,沒有想到,他卻抱得更緊了。

「楉樰,別動,在讓我抱一會兒!」 方逸天與劉勁松他們離開了古武流派的總堂返回到了劉家中。

劉振與方海也是回到了劉家內,劉振一張老臉上滿是欣喜激動之色,笑呵呵不止,畢竟在這次的古武比試大賽中劉勁松能夠戰勝曹天星相當於是帶給了他極大的驚喜。

要知道曹天星可是三年前那次古武比試大賽中名列第三的強者,而經過這三年來的修鍊,他一身的實力更是精湛強橫。

然而,在曹天星與劉勁松的一戰中,劉勁松卻是近乎完美的獲勝了!

劉勁松一開始可以說是完全的牽制住了曹天星,最後憑著劉家的二十四破手中破殺手的攻勢擊中了曹天星的身體,宣告了曹天星的戰敗!

劉振記得劉勁松在三年前的比試中都沒能進入前十名,也正是從三年前未能進入前十,才徹底的激發出了劉勁松的好勝心,因此這三年來劉勁松可謂是將劉家的二十四破手都融會貫通,修鍊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當然,這大半個月來,劉勁松與方逸天每次去那片荒野山林中的苦練對他本身也是有著極大的進步,這期間方逸天將方家的八極拳傳授給了劉勁松,促使劉勁松本身的力量變得更加的雄渾強橫,爆發而出的攻勢也更加的剛猛威烈。

所以,綜合這次古武與天武這兩個流派弟子的實力,方逸天才會認為劉勁松是一匹最讓人出乎意料的黑馬。

…………

「勁松,表現不錯。二十四破手已經是達到了隨心所欲的嫻熟地步。而更重要的,你剛修鍊我方家的八極拳,卻是能夠如此熟練強橫的施展出來,已經是初步掌握了八極拳的拳道奧義,這點更是難能可貴。」在劉家的大廳上,方海對著劉勁鬆開口說著,「因此,憑著你本身的二十四破手配合著八極拳的攻勢,我想這一次你有很大的機會可以問鼎第一!」

「方叔叔誇獎了。勁松只會儘力的去完成每一場的比試,將古武流派的聲譽放在第一位。至於最終能夠排名多少我倒是不那麼迫切的去想著。」劉勁鬆開口說著。

方海呵呵一笑,說道:「勁松不必謙虛,在這樣的比試中就是需要有著一股霸氣才行。」

「對,老頭子說得對。方兄,你的確是需要一股霸氣,一股勇往直前的霸氣。雖說天武流派那邊有著那麼一兩個實力不俗的弟子,但是憑著你目前的實力跟他們也是在伯仲之間,這時候就該以氣勢取勝了。」方逸天沉吟了聲,開口說道。

劉振目光一沉,說道:「勁松,相比三年前,你的實力長進得很快。不過依然還有不足的地方,不管這次比試你最終排名第幾,但日後的修鍊還是必不可少。比試的輸贏雖說很重要,但是也要懂得從每一場的比試中提高自己,挖掘自身的不足,這才能夠不斷的取得進步。接下來的比試更是艱難困難,你要做好一切的準備,以著輕鬆的心態上陣,此外,也要有著十足的信心來面對每一個對手,為我古武流派以及我們劉家增光。」

劉勁松點了點頭,說道:「爸,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竭盡所能的去戰勝每一個對手,一定要為流派爭一口氣。」

劉振點了點頭,而後說道:「嗯。今天你比試一場也是有點累了吧,先去休息一番吧。」

劉勁松應了聲,便是站起身走出了大廳,而方逸天也陪著劉勁松走了出去。

安碧如與劉詩蘭回來之後呆了一會兒她們兩人便是出去外面逛街去了,她們可是不會呆在大廳上聽著劉振方海與劉勁松說著的話。

方逸天與劉勁松走了到了庭院上邊抽煙邊閑聊著,都在討論著這次古武比試大賽中對方天武流派的弟子情況。

「這次天武流派入圍的那五個弟子中,一個是十二潭腿的高手,一個是五行通背拳的高手,那個名為南宮雲的,目前還看不出他具體的實力,但我想應該逃脫不出南宮世家一派的武道拳術。」方逸天抽了口煙,徐徐吐出了一口煙氣,接著繼續說道,「至於那個名為狄天武的狂傲傢伙,他本身修鍊的就是鐵布衫一類的外面硬功夫,倒是有點火候,但在我眼中還真的是拿不上檯面。除此之外,此人修鍊的拳道應該是硬門拳!」

「硬門拳?」劉勁松聞言后忍不住問著,在對於各個派系的武道拳術方面的他遠不及方逸天博大精通。

「對,就是硬門拳。也唯有硬門拳才能與他的鐵布衫這一類外門硬功夫配合起來。」方逸天語氣肯定的說著,繼續說道,「硬門拳的特點自然就是發力兇猛,剛硬強橫。不過,卻是少了一絲的柔韌與綿長。這點上硬門拳與八極拳相去甚遠,遠不及八極拳的變化多端以及爆發力強、綿長的特點。」

「方兄的意思是倘若我在後天的比試中碰到了狄天武,那麼足以用八極拳來克制住他的硬門拳?」劉勁鬆開口問道。

方逸天目光一沉,沉吟了聲,才緩緩說道:「面對狄天武這樣的對手,只能是以硬碰硬!他既然修鍊硬門拳,那麼就用八極拳去破他。盡量貼著他的身體,他自持有鐵布衫的護體想必都不會防著你近身作戰。屆時,你的二十四破手破殺他的鐵布衫,八極拳破殺他的硬門拳。那麼,你自然是可以戰勝他。」

劉勁松目光一沉,而後點了點頭,說道:「方兄,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儘力。倘若有機會遇到這個對手,我一定要將他打倒在地上,省得他一副囂張不已的神態。」

方逸天一笑,伸手拍了拍劉勁松的肩頭,說道:「劉兄,你要記住,有時候兩方交戰,不一定非要實力高出對手才能制勝。有時候氣勢以及那股血性狠勁更是能夠激發出你的鬥志以及戰意,而這些內在的意志力才是最關鍵的。」

「方兄的意思是讓我在比試中更狠一下對吧?」劉勁松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古武流派的弟子實力再強也不過是溫室中培育出來的花朵,沒有歷經生死廝殺自然是沒有那股一往直前的狠勁。而你,只要足夠狠,足夠血性廝殺,那麼他們在氣勢中都會遜你幾分,他們的自信心也會急劇而下,一旦露出破綻,就是你制勝的時刻!」

劉勁松聞言後點了點頭,眼中閃動著絲絲尖銳的精芒。

方逸天抽了最後一口煙,而後將煙頭丟下,正想說什麼,突然間,他的手機一響——

方逸天將手機拿出來一看,竟然是劉詩蘭撥打過來的電話,他接了電話,還沒出聲問什麼事,電話中便是傳來了劉詩蘭急促的聲音:

「方、方逸天,你快出來,快點出來啊,天武流派中的那幾個混蛋圍著我們,太可惡了……」 方逸天接了劉詩蘭撥打過來的電話,聽著劉詩蘭電話中那急促的語氣他臉色禁不住一怔,皺天了皺眉,沉聲問道:「詩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天武流派的人怎麼了?」

「我跟碧如姐在逛街碰上了天武流派的幾個弟子,他們就跟我們搭訕,我們不理他們,可他們卻是不依不饒的,太可惡了!」劉詩蘭電話中語氣顯得忿忿不平的開口說著。

方逸天眼中精芒閃動,低沉問道:「你跟碧如現在在哪裡?」

「就在鎮上的那條古街上啊,現在他們還在纏著我們呢……」劉詩蘭說道。

「你跟碧如不用理會他們,走回來吧。我過去接你們。」方逸天開口說著,而後便是掛了電話。

「方兄,出什麼事了?詩蘭跟碧如她們遇到麻煩了?」劉勁鬆開口問道。

方逸天臉色平淡,開口說道:「也沒什麼事,不過是天武流派的一些弟子纏著她們罷了。我過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吧。」劉勁鬆開口說著。

而後他們兩人便是一起走了出去,朝著古武鎮上的那條古街直奔而去。

一路上方逸天與劉勁松的步伐速度極快,五六分后沿著古街一直朝前走著,遠遠地便是看到天武流派中的四五個弟子跟在了劉詩蘭與安碧如的身後,他們口中兀自還在說著些什麼。

「美女,走這麼快乾嘛?我們初來乍到,你們帶著我們去逛逛街豈不是很好?」

「是啊,美女,說起來我們還是遠道而來的客人呢。帶著我們去逛一圈,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這位美女,你真的是很漂亮,要不我請你去喝喝茶?」

………

這幾個天武流派的弟子不斷的開口說著,口中還時不時的發出陣陣笑聲,一雙雙目光注視在了安碧如與劉詩蘭那妙曼動人的嬌軀玉體上。

「你們說話注意點,別以為你們是天武流派的弟子就多麼了不起。」劉詩蘭忍不住便是回了句,而後又說道,「你們要是再這樣纏著我們那麼我可就不客氣了!」

「不客氣?哎喲,這位水靈美女,你想怎麼著啊?怎麼個不客氣法?」跟在劉詩蘭身邊的一個天武流派的弟子開口笑著說道。

寶貝計劃:囂張媽咪壞爹地 劉詩蘭霍然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這個弟子,那雙美麗的鳳眼盯著這個天武流派的弟子,說道:「就憑你也配跟我說這樣的話?不想出醜那麼給我滾遠點!」

「滾?」這個天武流派的弟子臉色一怔,而後便是哈哈大聲了聲,對著身邊的同伴說道,「你們聽到了嗎?她竟然讓我滾,我沒聽錯吧?」

「哈哈,謝強,這個美女身上的刺可是多著呢,明顯就是對你不待見啊。」另一個天武流派的弟子笑著說道。

「我說美女,你要是說跟你在床上滾著我或許很感興趣,可要我在大街上滾著我還真的是不樂意啊。」那個名為謝強的天武流派的弟子爽眼一眯,笑著說道。

「你、你簡直是欺人太甚!」

劉詩蘭聽著謝強那肆無忌憚的話,早已經是隱忍不住,口中嬌斥了聲,隨後她眼中閃動著憤怒之色,妙曼的嬌軀一動,直接朝著謝強出手!

劉詩蘭一出手便是劉家的二十四破手,憑著破力手的攻勢朝著謝強轟擊了過去。

謝強臉色一怔,沒想到劉詩蘭這個看上去水靈嬌嫩的美女竟然還會武道拳術,然而他倒也是不慌不忙,一個側身閃避,緊接著他的手腕一動,便是施展出擒拿手的攻勢朝著劉詩蘭抓了過去。

「詩蘭小心!」

一旁的安碧如見狀后忍不住驚呼而起,開口說道。

劉詩蘭美眸一沉,面對著謝強施展而來的擒拿手她腦海中靈光一閃,便是想起了方逸天教授給她的十二擒龍手!

當即,劉詩蘭毅然而然的將十二擒龍手的招式施展而出,那雙如藕玉臂猶如靈蛇般的超前一探,便是要憑著十二擒龍手那巧妙奧秘的招式來破解對方的擒拿手。

之間劉詩蘭憑著十二擒龍手中空手入白刃的招式直接穿透而上,緊接著手上的招式再度一變,直接破解了對方的擒拿手並且她那曲成龍爪的五指直接搭上了謝強的右臂,隨後,劉詩蘭口中怒叱了聲,行雲流水般的施展出了二十四破手中的破殺手的攻勢!

面對這一切的變故謝強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十二擒龍手的巧妙奧秘還真的是不是他所能夠想象的,竟是直接破解了他的攻勢並且還做出了如此凌厲的反擊。

當即——

砰!

劉詩蘭一記破殺手轟在了謝強的身上,謝強口中悶哼一聲,而這時,劉詩蘭早已經是欺身而上,修長的雙腿竟是直接施展出了連環鴛鴦步的攻勢!

連環鴛鴦步的攻勢連綿不斷,謝強一開始本就是輕敵之下吃了個虧,身體連續倒退之下面對劉詩蘭這套腿法根本就是無法招架,最後,更是被劉詩蘭一腳直接踢中了胸口!

砰的一聲,謝強的身體倒退不已,臉上的神色真情真白,眼中滿是恥辱之色。

畢竟他一開始調侃劉詩蘭,最後卻是被劉詩蘭打得連連後退,這還真的是一種諷刺之極的恥辱。

按理說來謝強的實力並不弱,能夠來參加這次的古武比試大賽他自身的實力以及力量自然是稍勝劉詩蘭一籌,可他前面輕敵以及猝不及防之下被劉詩蘭搶佔了先機,因此才會如此吃虧。

「你簡直是不知死活,敬酒不喝喝罰酒,看我怎麼收拾你!」

謝強目光一沉,在這麼多人面前丟面子他還真的是無法接受,穩下了腳步之後他目光一冷,整個人便是朝著劉詩蘭疾沖而去。

呼!

這時,一道銳利的風聲驟然傳來,謝強本是朝著劉詩蘭衝過去的,然而剛衝到半途,眼前冷不防的卻是多出了一個目光陰冷的挺拔身影,而後,這個半途殺出來的人直接一拳朝著他轟殺了過來!

那猛烈至極而又強橫無匹的力量刮帶起了一陣銳利的風聲,謝強臉色一變,匆忙中卻只能是橫臂招架,瞬間——

轟!

對方一拳轟擊而來,那強大的力量竟是讓謝強整個人身體連連朝後踉蹌倒退,最後更是直接倒在了地面之上。

「到底是誰不知死活?」

這道挺拔偉岸的身影緩緩收拳,一張線條剛硬的臉閃動著冷冷的殺機,犀利的目光盯著前面五六米倒在地上的謝強,一字一頓的開口說著!

「逸天……」

劉詩蘭與安碧如看到前面站著的這道猶如一座山般魁梧高大的身影,口中禁不住欣喜激動的嬌呼而出,美麗的臉上寫滿了欣喜與高興之色。 趕過來的人正是方逸天無疑。

接到劉詩蘭的電話之後他與劉勁松已經是沖了過來,遠遠地正好看到劉詩蘭與謝強之間的動手,當時看著劉詩蘭將謝強擊退,方逸天心中還真的是挺高興的。畢竟劉詩蘭一開始可是用他傳授的十二擒龍手搶佔了先機。

不過他也能看出謝強前面是由於過於輕敵以及猝不及防之下才被劉詩蘭打了個措手不及,看著謝強調整了自身準備朝著劉詩蘭殺氣騰騰而去的時候方逸天便是直接沖了過來。

饒是謝強身為天武流派排名前十的弟子,但是在方逸天的眼中仍是一個不入流的傢伙,方逸天直接出手一拳,無需爆發出多重力勁,憑著他一身強橫的力量便是將謝強轟倒在了地上。

「逸天……」

劉詩蘭與安碧如看到方逸天現身,臉上的神色自然是欣喜激動之極,口中嬌呼而出。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在她們看來,方逸天絕對是帶給她們十足安全感的男人,此刻更是猶如一座大山般的聳立在她們的面前,帶給了她們無盡的庇護與溫暖,讓她們心中泛起了陣陣溫暖的暖流。

方逸天目光一轉,看向了劉詩蘭與安碧如,開口問道:「你們沒事吧?」

劉詩蘭與安碧如搖了搖頭,劉詩蘭臉色一嗔,說道:「這些人真是太可惡了,糾纏不清的,真以為他們自己在古武鎮可以為所欲為了嗎?」

這時,劉勁松也走了過來,目光冷冷的從那幾個天武流派的弟子身上掃視而過,轉眼看向了劉詩蘭與安碧如,發覺她們都沒事之後臉色才稍稍一緩。

謝強倒在地上臉色慘白不已,兩隻手臂都發麻僵硬,剛才他雙臂一橫,擋住方逸天那一拳,然而卻也是被方逸天身上那股強橫無匹的力量轟擊得雙臂麻木不已,隱隱生疼。

與此相應的,他心中簡直是泛起了驚天駭浪,他難以相信眼前的這個年輕男子身上的力量會如此的強橫與霸道,震得他大半個身體都麻木僵硬起來,更是能夠一拳將他給轟倒,這股力量足以讓人為之震驚駭然!

同樣的,謝強身邊的那幾個古武流派的弟子臉色也是一陣震驚之色,他們都不是傻子,明白一個人能夠在出手一拳中將謝強給擊退轟倒那麼代表著的是什麼,那絕對不是他們所能夠抗衡的。

因此他們站著,心中已經是泛起了一股寒意,看向方逸天的目光古怪不已,帶著無盡的敬畏驚恐之色。

「就憑你們這些小貓小狗也配在這裡滋事生非?」方逸天目光一掃,冷冷的看著謝強以及那幾個天武流派的弟子,最後語氣一冷,說道,「如果不想死那麼就給我滾!否則休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謝強在一個同伴的攙扶之下站起身來,一張臉陣青陣紅,面對方逸天的叱喝聲他心中就算是感覺到恥辱萬分卻也是不敢出口反駁什麼。

從方逸天剛才那一擊中,他能夠感覺得到方逸天那一身實力以及力量的恐怖,絕對不是他所能夠抗衡得了的,甚至在他看來,他們天武流派中最強的南宮雲與狄天武都沒能帶給他如此震撼人心的威勢。

「雖說你們是天武流派的人,雖說你們此番下來古武鎮算是我古武流派的客人,但是也希望你們能夠自重!這樣的事情如果再發生,那麼就不會跟今天這樣的好說話了!給我滾吧!」劉勁松目光一瞪,看向了謝強他們,說道。

謝強他們幾個天武流派的人聞言后灰頭土臉的,卻也是不敢再多說什麼,扶起了謝強之後更是目光驚恐不安的看著方逸天他們一眼,便是一言不發的轉身灰溜溜的走了。

方逸天看著他們的背影,冷哼了聲,隨即看向劉詩蘭,笑了笑,說道:「詩蘭,剛才你跟那個傢伙的交手不錯啊,十二擒龍手都能夠運用得如此嫻熟,看來真的是朽木可雕啊。」

「你這是什麼話,我才不是朽木呢,我是秀木,當然一學就會了!」劉詩蘭哼了聲,美麗的小臉蛋上滿是自豪得意之色。

方逸天笑了笑,隨後目光一轉,看向了一旁的安碧如。

安碧如美麗動人,身材高挑,妙曼婀娜,那越發成熟水嫩的嬌軀更是引人注目,讓人為之心動。

她接觸到方逸天的目光后美麗的臉蛋微微一紅,那泛著盈盈波光的美眸更是稍稍避開了方逸天的目光,她自己也不希望被別人看出她跟方逸天之間的關係來。

「沒事,我們先回去吧。 我在非洲有塊地 那幾個人是天武流派的傢伙,饒是如此,第一警告之後他們還不開竅,那麼下一次絕不會再手軟!」方逸天開口說道。

劉勁松點了點頭,說道:「這幾天兩派弟子都在比試,先比試完了再說。」

說著,方逸天他們便是一起朝著劉家方向走了回去。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