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飛甩了甩已經痠麻得不行的右臂,臉上充滿了欣喜。這一次他的右臂沒有被攪成粉碎,儘管整條手臂都痠麻得擡不起來,但右臂還是好端端的留在肩膀上不是?總比每次都要消耗大量的陽壽來讓右臂重生的好吧!

而且聶飛能夠堅持的時間也達到了一秒,這在之前是他壓根無法想象的。

“蕭鍋這一掌,漚是在不知道怎麼評價的好。”老白在一旁看到聶飛這威力驚人的一掌後,咋舌道。

老白也無法想象如果這一掌落到他身上會怎麼樣,總之見識過聶飛的這一掌後,他絕對不願意和聶飛交手!

“走吧,咱們這一下暴力破拆估計已經打草驚蛇了——如果裏面還有人或者鬼的話!”聶飛回頭看了老白一眼,聳聳肩膀說道。

沒有了這扇符文大門的阻擋,老白立刻就溜進去偵查情況了。比起聶飛,身爲鬼的老白明顯更適合這項工作。畢竟不是東西都可以輕易攔住靈體的。

在大門後面同樣是一個巨大的空洞,只不過現在裏面伸手不見五指。原本的鬼火球已經熄滅,聶飛重新燃起兩個火球投射了進去,出現在他面前的是巨大無比彷彿現代化工廠一樣的地方。

頂上和牆壁上到處佈滿了管線和各式的管道,平滑的地面上彷彿被野獸撓過一般佈滿了爪痕。

聶飛被這個地方的規模給嚇了一跳,這個空洞看起來比他在雙慶市見過的那個還要大。放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半透明的圓柱體,裏面注滿了不知名的液體。隨着鬼火球的飄過,這些圓柱體裏似乎還有什麼東西在活動。

老白很快就回到了聶飛的身邊,他的表情很難看,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老白前輩發現什麼東西了?”聶飛看出老白的不對勁,連忙問道。

“這些東西里面全部都是屍體!漚當鬼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知道活屍能用這樣的方式煉製出來!”老白回身看着這些密密麻麻的圓柱體,震驚的說道。

“你是說這些全部都是活屍?!”聽了老白的話,聶飛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這些圓柱體初步估計能有數千臺,如果裏面全部都是活屍的話,一旦釋放出來將會是何等恐怖的一種力量!

“看樣子這裏應該就是李君昊的大本營了。可是爲什麼這些東西像是完全沒有人管理的樣子,難道他放棄了這個地方?”聶飛走到一隻圓柱體的面前。右手輕輕一搓,一枚鬼火球冉冉升起。

‘咚’的一聲巨響,圓柱體內一張扭曲的人臉猛的趴到半透明玻璃上,眼神猙獰的盯着圓柱體外的聶飛。

聶飛被這忽如起來的變故嚇了一跳,他震驚的指着這隻圓柱體顫抖着聲音說道:“這裏面的活屍居然已經煉製成功了?!”

“就漚觀察的結果,並不是所有的活屍都成功了,漚看到有好些煉製失敗的活屍。”老白搖搖頭說道。

“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煉製成功,這也是一股極其恐怖的力量了!李君昊居然捨得放棄這個地方?!”聶飛咋舌道。

他現在愈發肯定那個所謂的輪迴之約組織肯定和李君昊有關係了。畢竟這裏面的設備都是極其現代化的,僅憑李君昊一人是無法瞞過政府的眼睛在雙慶市的郊區搞到這些東西的。這涉及到了太多的方面,無論是技術還是金錢都絕對是一個難以克服的問題。

“我在裏面發現了一條通道。不過我進不去,不知道里面通往什麼地方。”老白飄到聶飛的身邊說道。

“去看看吧。我估計李君昊是真的把這裏放棄了。但這些活屍不能任憑他們留在這裏,我必須通知特查局的人來處理掉!”聶飛轉頭示意老白在前方帶路,跟上了他的腳步。

這個立滿圓柱體的地方給了聶飛很大的心理壓力。他對於李君昊的實力終於有了一個大概的估計,這根本就不是他一個人能夠對付的人物!

在老白的帶領下,聶飛走到了空洞的盡頭,那裏有一扇看上去就很複雜的大門,起碼不是用簡單人力能夠打開的東西。

雖然比先前那扇大門要小上許多,但那上面同樣刻滿了符文。聶飛無奈的吸了一口氣,右臂再次膨脹。

每當這個時候,他總是覺得自己像是一個破拆工人!

…… 隨着一聲巨響,聶飛面前的那扇鋼製大門再次被扭曲破碎。一股新鮮的空氣撲面而來,讓聶飛不由精神一振。

與先前這個煉製活屍的黑暗空間不同,在聶飛眼前的這個空間不算特別大,但卻明亮異常。頭頂的光源柔和而不刺眼,並且還有鼓風機工作的聲響。這也是爲什麼聶飛會覺得這裏的空氣比較新鮮。

踏入這明亮的空間,聶飛發現這裏更像是一個生活的區域。這裏到處放置着現代人生活的各種家電,聶飛甚至還看到了一個小型的廚房。

這個空間大概只有一個學校操場那般大小,高度估計有五六米,地面上同樣佈滿了野獸一般的爪痕。

聶飛和老白警惕的觀察着四周的一切,這個空間和外面那個明顯不一樣。這是有人居住的空間!

老白很快的將這片空間的情況轉了一遍,仍舊沒發現任何人也沒有鬼。雖然有過人類居住的痕跡,但至少現在這個地方空無一人。

“我們來晚了。看樣子李君昊已經放棄了這個地方。”聶飛看着老白回來搖了搖頭說道。

“估計這裏跟胡家一樣,已經不會有什麼線索給我們留下了。不過真的很好奇李君昊究竟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覺的弄出這麼大的地方!”聶飛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搖頭說道。

李君昊明顯在這個地方居住不短的時間,否則外面那些東西是弄不出來的。見到那些東西以後,聶飛也明白了爲什麼那麼難以煉製的活屍在李君昊手下就跟不要錢似的,隨時都能抓出一大把來。

數千臺機器,就算成品率只有百分之一,一次也能煉製出數十頭活屍,唯一值得讓人深思的是他究竟從哪弄來這麼多失蹤人口。畢竟現在社會不比以前,數千人口的失蹤一定會引來國家層面的追查。

“咱們走吧,這裏已經沒什麼值得我們查看的了。不過外面那些東西必須通知特查局的人來處理才行。”聶飛看着老白說道。

“漚沒什麼意見。把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處理掉也好。”老白深以爲然的點點頭說道。

聶飛和老白轉身準備離開,外面忽然傳來一連串沉悶的爆炸聲。一人一鬼臉色齊齊一變。外面那數千臺圓柱體裏面可全都是活屍,萬一出了什麼差錯。老白還沒啥,聶飛恐怕就要交代在這裏了!

聶飛和老白飛快的衝向入口處。這片空間暫時還沒發現出口,因此聶飛只能從原路返回去!

只不過當聶飛衝到入口處的時候,臉色頓時變得鐵青。只見在他們來時經過的那片立滿了圓柱體的空間現在一片狼藉,所有的圓柱體都已經碎裂掉,裏面正在煉製或者說已經煉製成功的活屍全部從裏面滾了出來!而那些已經煉製成功的活屍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兩隻猩紅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站在光亮入口處的聶飛!

聶飛一眼望去,只看到一片和狼眼一樣的紅光!這些煉製成功的活屍起碼有上百頭!

“退!”聶飛大喊一聲,飛快的連退數步。他擡頭往上一看,咬咬牙一掌狠狠的衝着洞頂擊出:“襲風!”

旋轉的靈力如同鑽頭一樣鑽進洞頂的岩石中,大塊大塊的土石從洞頂上掉落下來。老白立即就明白了聶飛的意圖,右手一展,五指指甲立刻變長:“鬼爪,裂幽冥!”

堅硬的洞頂立刻又多出了五道深深的痕跡,老白連續幾爪將整個洞頂抓得橫七豎八的,聶飛再次一掌擊出,已經被抓得結構不穩的洞頂土石成批掉落,瞬間就將那個入口處堵了起來。

聶飛看到整個入口都被土石掩埋了起來,暫時鬆了一口氣。上百頭活屍分分鐘能把現在的聶飛撕成碎片,就是老白也不可能護得了他周全——畢竟老白只有一雙手。而活屍有上百頭!

忽然間,聶飛臉色一變,急忙說道:“老白前輩,你趕緊出去通知雅婧和紅姐離開。然後想辦法從外面先將這個洞封堵起來。萬一被那些活屍跑了出去,後果不堪設想!”

“泥一個人在這沒事吧?”老白正準備動身又停住了,看着聶飛有些猶豫的問道。

“現在這裏面有沒什麼危險,那些活屍一時半會的也衝不進來,你先趕緊去通知他們吧!”聶飛着急的說道。

“那泥自己小心點!”老白一想也是,因此也不在磨蹭,直接穿透土石飛了出去。如今這種情況也只有老白這種完全無視物理攻擊的靈體能夠出去報信。從進入山洞百米以後聶飛就發現自己的手機已經完全沒有信號了,所以就算想打電話通知也做不到。

老白離開後,這片白色的空間陷入一片完全的寂靜之中。隨着外面那片停放着活屍的空間被毀,這裏面的鼓風機也停止了運行,只有頂上的燈光還沒有熄滅。

在這片完全寂靜的空間裏,聶飛似乎都能夠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入口處土石忽然傳來瘋狂的抓撓聲,聶飛凝神一聽,立刻猜到是外面的活屍想要挖通這個洞口。不過從剛纔掉落的那一片土石來推測,就算是上百頭活屍想要挖通這裏也沒那麼容易。畢竟入口處的那一面可是用精鋼打造的,想要挖通這個洞口,只有入口處那扇寬約兩米的大門可以挖,爲此聶飛短時間內倒是不必爲自己的安全擔心。

只要老白去通知葉紅和方雅婧將洞口封堵起來後,葉紅和老白完全可以進來幫自己,到時候那上百頭活屍也不難以對付了。

聶飛開始在這個空間裏四處轉悠起來,他很想了解李君昊這個人,很想知道爲什麼他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和財力!就連蘇小小這種被譽爲最天才的討債人堪稱逆天的存在都會死在他的算計之下!

一聲清脆的輕笑忽然在這片寂靜的空間裏響起,聶飛渾身一震,立即將警戒提升到最高。在這種敵人曾經的地盤裏,就算出現任何意外情況都不奇怪!

“小鬼,你的膽子還真不小。明知道這裏是敵人的地盤還敢把自己最強的助力派出去,我是說你傻好呢,還是說你無知好呢?” 總裁騙妻枕上 一團拳頭大小的幽藍色火球突兀的在這個空間中出現,隨後就彷彿是打開了某個開關一樣,數百枚火球一一的浮現在聶飛的面前。

一個狐媚的身影從地下鑽了出來,而她的身後九隻顏色各異毛茸茸的大尾巴正輕輕的擺動着。

“狐鬼!”這一刻,聶飛的臉色鐵青!

…… “我們又見面了哦!”狐鬼站在聶飛前方十米處,笑意盈盈的看着聶飛說道。

“沒想到你居然沒跟着李君昊跑路啊!”聶飛冷笑道。

“本來主上的意思是把這個地方留下來坑人一把的,沒想到居然是你這個小鬼先來了。用這麼大的陣仗對付你一個新任的討債人,你應該覺得驕傲纔是。” 蓋世雙諧 狐鬼微笑道。

“李君昊準備坑誰呢!”聶飛全身已經調整到了最佳戰鬥姿態,全神貫注的問道。

“坑誰不行啊!反正不會是爲你這個小傢伙準備的。不過既然你已經發現了這個地方,那這埋伏不發動也不行了。”狐鬼攤着手,顯得有些無奈的說道:“真是浪費了啊!”

“上一次僥倖有人救了你,就不是知道這一回還有人救你不?你的那個幫手出去通知人家再回來,最少也得需要三分鐘左右。你這討債人的身份最多還能保持三分鐘,有什麼遺言想說嗎?”狐鬼的臉上帶着狐媚的笑容說道。

“李君昊爲什麼要殺小小姐!”聶飛臉色一凝,問出了他迫切想要知道的問題。他知道現在自己完全不是狐鬼的對手,如果狐鬼有心要殺他的話,根本就不需要三分鐘的時間!因此他只能儘量的拖延時間,只要等到老白和葉紅回來,落荒而逃人立刻會對調一個位置!

“蘇小小的存在太礙事了。”狐鬼哈哈笑道:“主上還有很多計劃要實施呢!只要有討債人存在就很礙事,不光是蘇小小,剩下的三大討債人一個都跑不掉!”

“意思是說李君昊害怕小小姐?!”聶飛眉毛一揚冷笑道。

“一個數百年來最天才的討債人,如果她活着的話會很麻煩呢!不過投胎也不是沒好處。討債人的福利還是挺不錯的,下輩子不是能過得很舒服麼!”狐鬼依舊帶着笑意道。

聽到這句話,聶飛的心頭頓時一動,這個狐鬼似乎對於討債人的情況知道得太多了?討債人的福利這種東西,相信他們本人是不會到處去宣揚的,既然如此狐鬼又是如何知道討債人的福利呢?

“聽你這話的意思,似乎你對討債人的事情很瞭解啊!”聶飛不動聲色的開始套狐鬼的話。

“那可不,我好歹也是活了上千年的鬼。更何況……”狐鬼說到這裏忽然停住,聽得聶飛的心猛的一跳。

“哎呀呀,差點就被你套話了呢,真是人小鬼大!”狐鬼忽然捂着嘴嬌笑起來,眼中似乎閃過一絲絲懊惱。

“既然你這麼聰明,那就更加不能讓你活下去了。否則日後肯定又是個大麻煩。去死吧!狐火焚天!”狐鬼身後那隻火紅色的大尾巴猛的豎起,數百枚幽藍色彷彿接到指令般全部向聶飛衝了過去。

“八面襲風!”聶飛知道自己拖延不下去了。見到數百枚狐火飛來,身體飛速的旋轉,雙掌飛快的向四處擊出。

飛近聶飛的狐火被他四面八方的掌風擊碎爆炸,而聶飛旋轉的掌風又將火焰席捲向上,瞬間彷彿出現了一道火焰龍捲風。

聶飛被包圍在火焰龍捲之中,但警戒並未放鬆。經過上次一戰,他知道狐鬼的真正殺招可不是這漫天的火焰,而是藉助這火焰的掩蓋而釋放的另一項靈術!

在火焰的包圍中忽然閃過一道寒芒,聶飛的眼睛頓時眯成一條縫。寒芒從斜刺裏插了進來。聶飛早有準備,貼着寒芒一個旋身,被刺破衣服而裸露出來的皮膚感覺到一陣冰寒。

火焰忽的散開,聶飛看到了狐鬼那張充滿了驚愕的臉孔。

“六道,地獄!”聶飛寒着嗓子狠狠一掌衝着狐鬼的胸口上襲去,掌心被壓縮到極致的輪迴通道在瘋狂的旋轉着。

狐鬼突然感覺到遍體生寒,這是她死後就再也沒有的感覺,那是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本能告訴狐鬼,如果被聶飛的這一掌擊中,後果不堪設想!

狐鬼急退,她那隻雪白的大尾巴尖上還帶着一根冰棱,那是用來襲擊聶飛的武器。

聶飛豈能讓她如此輕易的躲開,雙足發力,整個身子如影隨形的跟上狐鬼,右掌始終不離她的胸口三寸之遠。

“極寒地獄!”狐鬼那種不安的感覺愈發的濃烈。可是她卻沒有辦法擺脫聶飛的如影隨形,她仰頭髮出一聲淒厲的吼叫,聶飛瞬間感覺到四周的溫度下降了。

只不過一個呼吸的時間,整個空間內的溫度似乎降到了絕對零度,以狐鬼爲圓心方圓數十米內,一切物體都以極快的速度籠上一層冰霜。聶飛的頭髮和眉毛立刻變白,那是溫度驟降凝結出來的霜花。

聶飛沒有辦法繼續追擊狐鬼了,因爲他發現自己的腳步越來越慢,他的褲子被完全凍結了起來,這讓他沒有辦法繼續邁步。

‘砰’的一聲輕響,聶飛無奈的散去了掌心中被壓縮到極致的輪迴通道,如果繼續壓縮下去,他的右臂根本承受不住。聶飛擡頭看着已經躲出數十米開外的狐鬼,眼神中充滿了不甘。下一秒,聶飛整個人都被凍結了起來。

遠遠的看着聶飛被凍結成冰塊,狐鬼終於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剛纔的聶飛竟然讓她嗅到了死亡的味道,他那一掌絕對不是那麼容易接下來的。

“沒想到才短短几天的時間,你竟然又成長了。真是令人吃驚的速度!”狐鬼慢悠悠的飄到了被凍成冰塊的聶飛面前,心有餘悸的說道。

聶飛被凍成一大坨冰塊,整個人都沒有了任何反應,他也聽不見狐鬼在說什麼。現在狐鬼只要將冰塊打碎,就算討債人擁有能夠瞬療的術法也無力迴天。

“如果再讓你多活一些日子,恐怕主上也會因爲你而頭疼呢!”狐鬼圍着聶飛繞了一圈,嘴上嘖嘖有聲的說道。

“你死了可別怪我。要怪,就怪在你的實力太弱吧!”狐鬼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光芒,身後一條黑色的大尾巴猛的舉起,對着被凍結成冰塊的聶飛狠狠揮落!

“舌槍!”

“水龍襲!”

老白和葉紅的聲音忽然在這片寂靜的空間裏響起,讓狐鬼的臉上充滿了驚慌!

一道紅影直襲狐鬼向着聶飛揮落的黑色大尾巴,在那條尾巴即將落到聶飛頭上的時候準確的將其洞穿。

狐鬼立刻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而在她的正前方,一條水桶粗細的水龍正向她咆哮着飛過來。

“冰幕!”狐鬼厲喝一聲,一道一米多厚的冰牆立刻出現在身前。葉紅的水龍襲擊在冰牆撞出了一個大洞。但撞出這個洞以後,葉紅的水龍襲也失去了威力,化成一團大水球無力的落在地上。

“哼!”狐鬼看到二鬼趕來,知道自己再也沒有機會殺掉聶飛了。她神色複雜的又掃了一眼被凍在冰塊內的聶飛,宛如跳水般往地面一躍,立刻消失在這個空間內。

…… 見狐鬼逃走,葉紅衝老白大喊一聲:“你去追!”

老白二話不說,立即也鑽進地底去追趕狐鬼。而葉紅則是留了下來,畢竟聶飛還凍成個大冰塊杵在那呢。

冰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水的凝固體,而葉紅本身就是溺水而死的水鬼,這種程度的靈術對她來說不要太簡單!

葉紅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包裹着聶飛的外層冰塊立刻開始溶解。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聶飛冰雕就完全的化成了水。

聶飛一屁股坐到地上,神智顯得有些模糊。畢竟剛剛從冰塊裏解封出來,讓他立即清醒根本是強人所難。

葉紅看到聶飛已經恢復了呼吸,於是警惕的打量着四周。如果方纔他們再晚來一刻的話,恐怕聶飛就真的要變成碎冰雕了!

聶飛使勁的晃了晃腦袋,看到葉紅站在自己身旁警戒,苦笑了一下:“你們來多久了?狐鬼呢?”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你的小命算是保下了!”葉紅看着聶飛輕笑道:“那個狐狸精被我們兩個打跑了。老白已經追上去,但是不知道能不能追得到。”

聶飛聽了沒有做出評價,只是輕輕的搖搖頭。

李君昊那麼一個會算計的人怎麼可能會留下線索讓人追查。就算是狐鬼留在這也只不過是爲了發動埋伏罷了。聶飛可不指望老白能夠追得上狐鬼。

果不其然,約莫只是過了兩分鐘便見到老白一臉悻悻的從地底鑽了出來。

“沒追上吧?!”葉紅看着他那副模樣問道。

“那個狐狸精在下面設了一大堆符陣,漚一頭撞進去差點就出不來了!”老白有些難堪的說道。好歹也是個地鬼王,差點中人埋伏魂飛魄散這種事情說出去怕是能夠讓一大堆鬼笑破肚皮。

“算了,還是另想辦法追查吧!現在最要緊的是不是應該想辦法讓我出去才行?” 空間田園醫妃 聶飛終於恢復了一絲精神,站起來苦笑着說道。

目前這個空間只發現那一個出口,而外面被上百頭活屍團團包圍。葉紅和老白當然可以來去自如,但聶飛就不行了——他還沒打算把自己變成靈體呢。

“我們兩個對物理攻擊效果都不佳,一人勉強能夠對付個十幾頭活屍,那剩下的怎麼辦?”葉紅看着聶飛聳了聳肩膀說道。

入口處活屍抓撓的聲音愈發的明顯,由此看來距離他們挖通洞口的時間也不長了。

“我們再仔細找找吧。肯定會有另一個出口的!”聶飛咬咬牙說道:“這地方如果沒猜錯應該是李君昊住過的,我就不信像他這樣的人不會給自己多留一條後路!”

葉紅和老白對此都表示沒什麼意見。一人二鬼立即貼着這個空間的牆壁仔細觀察起來,以期望能夠發現什麼門之類的出口。

不過在將這方圓近千平米大小的地方全部繞過一圈後,聶飛和二鬼都無奈的表示,完全沒有發現任何有類似出口的地方。

聶飛無奈的在這片空間裏四處遊蕩起來,目光一直在地面上掃個不停,希望能夠發現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葉紅和老白仍舊沒有放棄,仗着自己是靈體的身份鑽到牆壁裏去查看是否有空洞存在。

聶飛的目光飛快的閃爍着,他把自己代入到李君昊的身上,他在想如果是李君昊,他會將出口設置在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地面上一道爪痕忽然引起了聶飛的注意。

整個空間裏佔據了生活區域的只有部分,剩下的就是一大塊平整的地方,空間的中央位置擺放着一張巨大的實木椅。

實木椅面對的方向是一大片空地,那裏的地面佈滿了更多的爪痕。如果咋一看,吸引了聶飛目光的那道爪痕似乎並不起眼。但仔細一看就會發現其他的爪痕都有些歪曲,但只有這一道爪痕卻是筆直的向前,而且比其他爪痕都要長上許多。

聶飛順着爪痕看過去,發現這道爪痕筆直的對準了空洞中央的那張實木椅上!

聶飛靈機一動,立刻跑向那張巨大的實木椅上仔細觀察起來。

此時葉紅和老白一無所獲的回到聶飛身旁,臉上都掛滿了無奈。

“你發現什麼了嗎?”看到聶飛圍着這張實木椅轉來轉去,葉紅皺着眉頭問道。

“只是有些懷疑!”聶飛頭也不擡的在實木椅上摸索着說道。

這張實木椅足以讓一個人橫躺在上面,款式是仿造古時候皇帝坐的龍椅來打造的,上面雕龍畫鳳顯得很是精美。

終於當聶飛摸到龍椅靠背上那兩條龍嘴中的龍珠時,他的指尖忽然往下一陷。

整張龍椅猛的翻了過去,速度之快讓葉紅和老白都猝不及防。當他們驚呼一聲想要撲上去的時候,原本無視物理存在的靈體卻彷彿撞到牆壁之上。噹的一聲響,二人都是捂着腦袋一陣頭暈。

聶飛身在龍椅之上,龍椅倒翻過去自然也將他給帶進去了。他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呢。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然後自己就滾下了一個烏漆墨黑的地方了。

聶飛伸手在四處摸索了一番,發現自己現在身處的這個地方好像是一條通道,空間上雖然不是特別大,但足夠讓兩個人並肩通過了。

右手打了一個響指。一個拳頭大小的鬼火球燃燒了起來,慘白慘白的光線讓聶飛終於能夠看清楚自己現在身處的位置了。

這是一條只夠兩人通行的通道,通道的四壁都用青石板擋了起來,所有的青石板上都刻滿了符文。聶飛一看到這些符文就知道自己不能指望葉紅和老白來幫忙了,因爲那些是能夠阻擋靈體的符文——那扇精鋼大門上刻畫的就是這種符文!

聶飛擡頭往自己滾下來的地方看了一眼,發現那是一條極爲陡峭光滑的通道。如果想要從這裏爬上去恐怕十分困難,因此他只有繼續前進這個選項。

鬼火球漂浮在自己身前,聶飛保持高度警戒慢慢的往前進。這條通道起碼有數十米,在聶飛高度警戒的情況前進的速度並不快。但這一路上都沒有發生任何事情讓聶飛不免有些奇怪。

通道的盡頭是一扇同樣是款式古樸的實木大門,門上沒有門鎖,聶飛小心的推了一下這扇門,大門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緩緩打開了。

出現在聶飛面前的是一個數十平方大小,類似書房的地方!

這個發現讓聶飛欣喜若狂!

…… 聶飛小心翼翼的踏入這個房間,他不知道這裏是不是李君昊設下的陷阱。

這個房間並沒有什麼多餘的裝飾,除了地面鋪滿了木地板和兩邊的書架外,就只有一張書桌和一張椅子。

聶飛每一步都走得極其小心,面對李君昊這樣一個敵人,多留個心眼是絕對沒錯的。

聶飛首先看了一下兩邊的書架,上面的書封面全都是用古篆寫的,反正聶飛是一個字都沒看懂。他也不敢隨便動書架上面的書,誰知道這裏面還有什麼玄機沒有。

在書架上看不出什麼端倪,聶飛又走到了書桌旁,書桌上的一個類似記事本的東西進入了聶飛的視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