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李晚秋的回答,衆人都是眼神一變,神色各異。

誰都沒想到,這死傷慘重的遠古遺址一行,最大得益者居然是這樣一個女子。

“既然如此,那我便先行離開了!”

一陣沉默以後,卻是凌肅率先開口,出聲告辭。

“告辭!”

凌肅離開以後,柳汾和劉鐵也是先後離去,隨後陸仙仙也是離開。

申狂雖是心有不甘,自己賭上了修行之路,本來這是他勢在必得的東西,但如今除了一把半仙兵,卻是什麼都沒有得到,但如今他也只得離開。

杜笙也是深深地看了一眼顧不凡以後轉身離去。

明日便是遠古遺址重新開啓之時,他們都要回到自己來的節點之處。

凌肅等人之所以如此爽快的離開,主要是他們都想通了一件事。

那就是爲何如此之久未有在外界行走的九重天祕境會突然派出李晚秋前來這遠古遺址,這一切,不過都在那位九重天祕境主人的掌控之中罷了。

他們,都只是前來陪襯的。

“不凡哥哥,我去中州尋你吧!”

衆人離開,柳月兒等人自然也要與顧不凡分離了。

“月兒,放心,我會盡快趕回南部州的,等着我便好!”

顧不凡微微搖頭,輕聲說道,同時伸手將柳月兒攬入懷中。

柳月兒面色微紅,卻也並未掙扎,只是靜靜地感受着顧不凡溫暖的胸膛。

“江兄,莫要偷看!”

“孟兄不要亂說,我哪有偷看!”

遠處,孟凡等人都是自覺地爲兩人留下了些許空間與時間,只是某個人一直有些不老實地偷看而已。 遠古遺址,中州雲上城虛空節點所處山脈之中。

“可惜啊,可惜,可惜那些噬靈蟲了啊!”

顧不凡靈臺之中,顧不凡的神魂小人一臉痛心地對着均小寧說道。

那日出了流沙之後,因爲李晚秋被賈真所傷,顧不凡惱怒之下,倒是忘了讓均小寧將那些噬靈蟲一起帶走。

不然與縹緲仙主惡念一戰,那些噬靈蟲應該能夠對縹緲仙主惡念造成不小的麻煩。

這次返回虛空節點處,路經流沙之地時,顧不凡卻發現那些噬靈蟲全都翹了辮子了。

按照均小寧的說法,便是那些噬靈蟲無法離開她太久,不然便會因爲無主而導致混亂,互相殘殺,最後靈氣消亡而盡。

“呵呵,公子不必如此痛心,如今連我都被你得到了,還怕沒有噬靈蟲嗎?”

均小寧嫵媚一笑,一隻手掌就要貼上顧不凡神魂小人的胸膛,嚇的顧不凡連忙後退幾步,一臉警惕地看着她。

顧不凡連忙一個否認三連道:

“你別瞎說啊,我不是,我沒有啊,誰得到你了?你不過是暫居,暫居在我靈臺裏好嗎?”

顧不凡仍記得那日與柳月兒分別的情形,出於一個好男人的責任心,顧不凡最後還是將均小寧的存在告訴了柳月兒。

結果柳月兒先是笑着說不打緊,還要讓均小寧出來見個面。

作爲老直男的顧不凡自然是一口答應了,結果當均小寧出來的那一刻。

顧不凡明顯感覺到了現場的溫度瞬間下降到了絕對的零度,顧不凡那時候才知道,女人說不打緊,那就是很打緊。

特別是江慎那一句:“喲,顧兄還會金屋藏嬌啊!”

更是瞬間逼出了柳月兒的兩道劍氣。

當時那道劍氣,距離顧不凡的二弟只有零點零零一公分,那一刻,顧不凡決定撒一個謊。

一口大鍋直接就毫無保留地扣在了王之雲的頭上。

在顧不凡的再三保證之下,柳月兒才冷意然然地收起了那把半仙兵。

而後又是支開顧不凡笑着與均小寧聊了近半個時辰,那場面,雖然表面看似和諧,但看的顧不凡那是一陣心驚肉跳,生怕下一秒柳月兒就是一劍向着均小寧砍去。

同時顧不凡也不得不在心中感嘆一句:這就是女人嗎,真是有夠可怕的呢!

“咯咯咯,公子就這麼怕月兒妹妹嗎?她如今又不在你身邊,公子便是對人家做了什麼,她也不知道嘛!我又不會告訴她的!”

均小寧看的顧不凡模樣,又是響起一陣嬌媚笑聲,這兩日裏,她最有趣的一件事,就是這樣逗弄顧不凡的神魂小人了。

“胡說,我顧某人人前人後一個樣,絕非那樣的僞君子!”

顧不凡神魂小人一揮神識凝成的袖袍,一臉正氣地說道。

同時心中卻是嘀咕道:

“我信你個鬼!那天你們兩個最後手挽手地走回來,怕不是暗中達成了某種不爲人知的祕密,我纔不會上你的當!”


“好了,不與你扯這些了,說,你是不是見過我師尊了?她對你說了什麼?”

顧不凡不願再被這個狐媚子調戲,他顧不凡可是一個正常的男人,血氣方剛的一個好青年。

再被均小寧這麼魅惑下去,咳咳,他也不會做出什麼事的。

“公子,你猜呀!”

均小寧卻是笑眼盈盈,沒有回答顧不凡的問題,只是那笑眼之中,也是深深隱藏着一絲顧不凡看不到的羨慕之色。

顧不凡:“……你還是變成蛋去戮仙劍邊待着吧!”

顧不凡也是一陣無奈,這均小寧明顯與王之雲見過了,不然這些天裏自己問這均小寧一些關於戮仙劍與上古時代的問題她怎麼都會轉移話題,閉口不言。

這明顯是王之雲授意的,不過顧不凡也明白王之雲的用意。

自己差點被心魔吞噬,心井中也是黑暗叢生,王之雲這也是不想過早地給予自己太大壓力,怕自己道心再次出現裂縫罷了。

但越是如此,顧不凡就越是心癢難耐,大概這就是好奇心害死貓吧。

外界,李晚秋見顧不凡表情突然變了一變,出聲問道:


“顧大哥,你是不是又在和那個狐狸精說話?”

相比於柳月兒天生的那股正宮氣息與交際能力,心思相對單純的李晚秋便是更爲直接了。

在初次見到均小寧的那一刻,李晚秋便是眉頭一皺,絞盡了腦汁才搜索到平日裏李家村裏那些村婦常說的狐狸精三個字來形容均小寧。

“怎麼會,她早就變成一顆蛋沉睡過去了!”

顧不凡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

“真的嗎?”

聽到顧不凡如此說,李晚秋歪着小腦袋再次追問了一句。

那日顧不凡甩鍋給王之雲,說均小寧乃是王之雲叫他進來救出去的,均小寧極其孱弱,因此用王之雲教他的方法在他靈臺之中溫養一段時間,柳月兒這才半信半疑,好在均小寧也沒有拆臺,這才混了過去。

其實途中,顧不凡最怕的就是李晚秋這個小妮子亂說話,但好在李晚秋醒來之後還是有些傻傻乎乎的,並沒有注意和拆穿到一些細節性的東西。

“真的!”

顧不凡再次認真回道。

“還是這妮子好糊弄,這要是月兒在這裏,那不得來個當場對峙?”

顧不凡看着李晚秋那有些犯規表情與動作,突然玩兒性大起,生出了想要逗逗她的想法。

“咳咳,晚秋啊,如今月兒你也見了,想幣師尊你也早就見過了,怎麼還在叫顧大哥,你可是師尊和李老給我訂下的未婚妻,你應該叫我什麼?”

顧不凡伸出一手放在嘴邊假裝咳嗽兩聲,裝作一本正經地說道。

“叫……叫……”

李晚秋被顧不凡這突然的一問問的是臉色通紅,小鹿亂撞,叫了半天也沒有叫出來那兩個字。

“哈哈哈……”

顧不凡看着李晚秋那嬌羞的模樣,頓時笑的出了聲,同時顧不凡手上也沒閒着,兩手捧住李晚秋那滑嫩微燙臉蛋,輕輕揉了揉,但是越揉顧不凡就越停不下來,那股觸感,實在是太美好了。

李晚秋何時被顧不凡如此對待過,以往最多不過是一個摸頭殺而已。

如今顧不凡更進一步,她雖是心中欣喜,但如同李晚秋這般心性的女孩子,更多的還是一種嬌羞。

因此李晚秋稍稍用力從顧不凡的魔爪之中掙脫而出,開口說道:

“我要告訴月兒姐姐,你欺負我!”

隨後李晚秋便是跑到不遠處的一顆樹下,偷偷摸摸伸出小手揉了揉自己被顧不凡搓的發燙的臉蛋,眼神之中,卻滿是愛意。

“這……我似乎能夠感覺到做壞人的感覺了!”

顧不凡搓了搓自己的雙手,那上面似乎還殘留着那份滑嫩的觸感。

“這要是晚秋以那日的狀態被我這樣搓臉,我會不會被一拳打死?”

驀然,顧不凡渾身打了一個激靈,想起了李晚秋那日的冷意。

顧不凡轉眼望了望李晚秋,正好發展她在偷看自己,被自己發現後,又是紅着臉別過身去,顧不凡這才放下心來,應該不會摸着摸着就變成那樣吧。

冰冷御姐與單純蘿莉,居然能如此完美的融合在一個人身上,顧不凡瞬間覺得自己賺大了,當然,這要建立在冰冷御姐也喜歡他的基礎上。

“嗡!嗡!嗡!”

顧不凡意淫之際,卻是突然聽得空中某處傳來一陣震動之聲。

顧不凡擡頭看去,只見高空之上,一道空間波紋散開而來,隨後便是出現了一道空間裂縫。

“晚秋,走吧!”

顧不凡來到李晚秋身邊,主動牽起她的小手,向着那虛空裂縫而去。

而山脈各處,也是有着幾道氣息顯現而出,其中一道,正是消失了有些時日的賈真。

“損失慘重啊!”

顧不凡感受到那爲數不多的十多道氣息,心中也是不免一嘆,難免有些兔死狐悲的傷感,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殘酷,他顧不凡也不不過是這個世界中的滄海一粟罷了。

待的顧不凡帶着李晚秋第一個踏入虛空裂縫以後,賈真等人這才顯出身形,向着那虛空裂縫趕去。

顧不凡給予他們的震撼,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因此,在這最後關頭,他們也是不敢大意。

雖然顧不凡不一定看得上他們所得,但萬一呢,畢竟寶物,誰都不會嫌多的!


經過一陣短暫的眩暈感之後,眼前便是出現了不少修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