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秦巖的話,殭屍皇帝欣喜無。他拍了拍手,站起來高興的說:“太好了!我現在給你發兵。”

秦巖裝出不好意思的樣子詢問:“陛下,請問您準備派什麼人去?這一次事關重大,必須是屍皇級別的高手帶隊,否則沒有任何勝算。”

秦巖早計算好了,殭屍皇帝派出一個屍皇,而且秦巖又有蔣婉兒這個鬼皇,兩個加在一起絕對可以幫助清朝皇帝滅掉福王。

然後再聯合清朝皇帝將邪皇幹掉,到時候可以將馬嬌救出來了。

“你居然想讓我派屍皇去,你不會是想將九窈帶出去吧?”

殭屍皇帝擰起眉頭臉色不善的問,同時眯起眼睛緊緊的盯着秦巖,似乎想從秦巖的眼看出秦巖是不是在說謊。

秦巖一直以爲這個宮殿之內只有唐朝皇帝一個人達到了屍皇,原來九窈也達到了屍皇。

否則唐朝皇帝不可能這麼說。

一想到九窈居然達到了屍皇,秦岩心十分激動。

婚色動人:早安,小甜妻 “什麼?九窈公主居然達到了屍皇?”秦巖驚訝的問。

“哦,你居然不知道?”殭屍皇帝一邊說一邊審視着秦巖。

當他發現秦巖不像在說謊後,立即點了點頭:“好吧,我可以將九窈派出去,不過你千萬不要癡心妄想,九窈的三魂七魄都握在我的手,你是不可能將她帶出去的。”

秦巖點了點頭:“好的,我明白了。”

秦巖嘴面雖然這麼說,但是心裏面卻不這樣想。

他想趁這個機會將九窈帶走,讓他脫離唐朝皇帝的掌控。

其實,秦巖之前沒有想到這樣做,這還是唐朝皇帝提醒了他。

幾分鐘後,殭屍皇帝將九窈招來,並且將事情告訴了九窈。

九窈特別願意幫秦巖,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九窈帶着四個將軍,跟着秦巖離開了古墓。

這四個將軍和李天霸、宇天成都認識,他們正是那十八個將軍的四個。

“九窈,我沒有想到你居然是屍皇,我以前怎麼不知道。”

來古墓那麼多次,秦巖一直以爲九窈是被壓迫的對象,因爲她的魂魄不是被封印在了壁畫裏,是被封印在了大門。

“哦,我的魂魄受到了父皇的禁制,所以十分的孱弱,但是我的肉身經過千年的滋養,早和父皇一樣變成了屍皇。”

秦巖“哦”了一聲,終於明白了其的原委。

秦巖看了一眼九窈帶出來的四大將軍,壓低聲音問:“我能把你的魂魄救出來嗎?”

如果把九窈的魂魄救出來,九窈有可能會死而復生變成人,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魂魄和肉體分離。

九窈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對秦巖說:“你別癡心妄想了,我父皇在我的三魂下了特別厲害的禁制,你是不可能打開的,除非……”

說到最後,九窈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秦巖知道這肯定是一個辦法。

不過這個辦法絕對十分兇險,所以九窈纔沒有繼續說下去。

“可是什麼?”秦巖向九窈望去,特別渴望得到這個答案。

九窈搖了搖頭,對秦巖擺了擺手:“算了,不要談論這個話題了,我們還是趕快去救馬嬌吧,她現在非常危險。”

停頓了一下,九窈接着對秦巖說:“其實我現在沒有什麼危險,我畢竟是我父皇的女兒,他是不可能加害我的,他把我留下只是爲了讓我幫他鎮守古墓。”

秦巖覺得九窈說的沒有錯,他們畢竟是父女,唐朝皇帝肯定不會對九窈下手。

這樣,秦巖也放心了。

“好吧,那先救馬嬌。”秦巖點了點頭。

四個多小時後,秦巖他們開着大客車來到了度假村外面。

這一刻正好是傍晚時分,原本九窈要進去,她想速戰速決,但是秦巖將九窈攔下。

度假村太詭異了,晚的時候千萬不能進去。

恰在這時,一個穿着清朝服飾的殭屍從度假村裏走了出來。

他對秦巖招了招手,示意秦巖走過去。

在度假村裏面看到穿着清朝服飾的殭屍,這顯然是清朝皇帝的人。

不過爲了謹慎起見,秦巖並沒有走進去,而是對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出來。

清朝殭屍想了想,從度假村裏走出來,站到了秦巖的面前。

“提督大人,你怎麼不進去?陛下正在等着你呢!”

秦巖離開清朝皇宮的時候,清朝皇帝爲了收買人心,封了秦巖九門提督的官職。

雖然秦巖不知道九門提督到底是幹什麼的,但是他在電視裏面經常聽人提到,似乎這個九門提督是非常牛的一個官職。

秦巖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了,不過度假村裏面不是非常邪乎嗎?特別是在晚的時候。”

清朝殭屍搖了搖頭:“沒有的事,那都是外界在胡亂傳聞,提督大人還是趕快隨我進宮吧,福王最近有異動。”

秦巖當然不可能答應他:“你先在這裏等着,我去撒泡尿回來。”

秦巖走到遠處的一個小樹林,拿出傳密符,給清朝皇帝發去了信息,問他福王是不是真的有異動。

晚的度假村即便很危險,但是如果福王要對清朝皇帝動手,秦巖也只能硬着頭皮進去了。

因爲他不能看着清朝皇帝被福王打敗,那樣的話,他不能順利的將馬嬌救下。而且馬澤洪還在清朝皇宮。

那時候,馬澤洪的性命也難以保證。 不一會兒,清朝皇帝給秦巖傳來了信息,面說福王已經動手了,讓秦巖趕快去支援。

看到這裏,秦巖當即轉過身回到衆人面前,對慕容雪菡他們說:“我們走,裏面打起來了。”

慕容雪菡他們跟着秦巖在清朝殭屍的帶領下,走到了清朝皇宮的入口處。

清朝殭屍打開大門後,秦巖他們魚貫而入,直奔皇宮而去。

只是他們剛剛走到皇宮門口,皇宮的大殿突然開始顫抖起來,在他們四周升起了一片片濃霧。

這些濃霧遮天蔽日,將秦巖他們罩在其。

站在濃霧,能見度特別低,三米之外根本看不清其他任何東西。

“哈哈哈!”一個陰沉的聲音肆無忌憚的哈哈大笑起來。

這聲音秦巖知道,這是福王的聲音。

錯惹豪門冷少 剎那間,秦巖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他們被福王包圍了。

福王爲他們設下了一個陷阱。

秦巖十分詫異,剛纔福王還與清朝皇帝在爭奪皇位,現在怎麼打敗了清朝皇帝。這間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

即便福王打敗了福王皇帝,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佈下陣法。

第一傻 秦巖看得出,他們陷入的這個陣法是一個非常厲害的陣法,別說是天師,是天尊也不能在陣法討得好處。

通過分析,秦巖得出一個結論,他被坑了。

不過不是被清朝皇帝坑的,因爲清朝皇帝已經被福王做掉了,他是被福王坑了。

“福王,是你嗎?”秦巖擡起頭,看向層層迷霧,似乎想將迷霧看透一樣。

“沒錯!是我!哈哈哈!”福王心情很好,他現在已經變成了心的皇帝。

“剛纔是你用傳密符在和我說話嗎?”

“那是!否則你怎麼可能進來!”福王毫不避諱。

“咱們講和怎麼樣?”秦巖不想大動干戈。

如果他們雙方打起來,肯定會兩敗俱傷,最好的辦法是保存實力,因爲秦巖要去救馬嬌。

他不能將有限的實力,消耗在這種事情。

“講和?哈哈哈!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嘛?一個投靠了我敵人的人,我是不會和他講和的!”

福王憤怒無地說。

“你這樣做,我們只會兩敗俱傷!而且說不定你會丟掉你剛剛得到的皇位!”

現在這個陣法雖然厲害,但是福王也只能困住一個天尊級別的高手。

而秦巖這裏有兩個天尊級別的高手。

“哼!你以爲你找來一個鬼皇了不起了嗎?我告訴你,有我主持天炎忘語迷幻陣,鬼皇也不是我的對手。”

福王在清朝皇帝臨死的時候,得到了大量清朝皇帝和秦巖的大部分信息,所以他知道秦巖都帶了什麼人來。

其實當初秦巖爲了以防萬一,並沒有告訴清朝皇帝實情。

他只是告清朝皇帝能請來一個鬼皇,並沒有告訴清朝皇帝他有可能還能請來另外一個天尊級別的高手。

“哦!是嗎?我告訴你,我這裏不但有鬼皇,還有屍皇!”

秦巖直接攤牌,他不想和福王交戰。

“哈哈哈!秦巖,你是在哄小孩子嗎?”

福王根本不相信秦巖的話,他覺得秦巖在吹牛。

秦巖無奈地嘆了口氣,轉過頭對蔣婉兒和九窈說:“你們兩個給福王展現一下實力!”

蔣婉兒和九窈點了點頭,同時展現實力。

主持陣法的福王看到蔣婉兒和九窈的實力後,心裏面頓時翻起了驚濤巨浪。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秦巖居然真的請來了兩個天尊級別的高手。

“陛下,我們怎麼辦?”福王的親信苦笑起來。

“我們恐怕只能將錯錯了!”福王不敢撤掉陣法,他怕秦巖在誆騙他。

如果他撤掉了陣法,在蔣婉兒和九窈的圍攻下,絕對支撐不了多長時間。

現在有天炎忘語迷幻陣,福王覺得他可以堅持一下。

如果效果好,說不定還能將秦巖他們擊殺在陣法。

“啊?那我們……”

“別廢話了!趕快去準備吧!我現在先拖住他們!”福王打斷手下的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現在福王是皇帝了,他不容許別人對他的命令有任何質疑,這叫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

如果現在讓這些手下養成了習慣,那以後他登基了,肯定不太好管理。

所以這種情況現在要杜絕。

看到福王殺人的眼神,手下嚇得打了一個寒顫,轉過身趕快走了。

“福王,考慮的怎麼樣了?”

福王這麼長時間都沒有說話了,秦巖覺得他肯定在做思想鬥爭,爲了迫使福王同意,秦巖故意大聲說,給福王施加壓力。

“秦巖,你容我再考慮一下!”

福王自然明白秦巖的意思,立即使用了拖字訣。

秦巖現在身在陣,也只能無奈地等下去了。

其實這主要是因爲秦巖不想兵戈相見,否則他早下令破陣了。

可是等了一會兒,福王依舊什麼也沒有說。

這個老東西不會是誆騙我吧?應該不會吧!他應該知道誆騙我的後果。

到時候我破開陣法,他絕對吃不了兜着走。

“秦巖,我想好了,咱們講和吧!我現在將馬澤洪送給你!”福王的聲音突然從層層迷霧響起。

剛聽到福王的話,秦岩心裏面非常高興。

但是緊接着秦巖覺得事情有些不正常了。

如果是講和,福王應該和他談條件,或者是將陣法撤掉,不可能將馬澤洪送進來。

這絕對不符合情理。

獨家婚寵:腹黑總裁暖萌妻 莫非這個老東西真的要和我兵戎相見?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一定要殺的他屁滾尿流。

想到最後,秦巖忍不住攥緊了拳頭。

原本他爲了大局着想,一再忍讓,可是福王居然不識好歹。

秦巖給蔣婉兒他們使了一個眼色,蔣婉兒他們跟了秦巖這麼長時間,早知道秦巖的意思了,紛紛對着秦巖微微點頭,表示知道了。

當馬澤洪被送進來的時候,李天霸和宇天成立即躥了出去,同時向押着馬澤洪的兩個殭屍殺去。

與此同時,蔣婉兒和九窈對視了一眼,同時大喝一聲,向天炎忘語迷幻陣發起了進攻。 李天霸和宇天成將押送馬澤洪的兩個殭屍當場殺掉,並且將馬澤洪搶了回來。

此刻的馬澤洪耷拉着腦袋,一看知道昏迷過去了。

“主人,吾們把馬澤洪帶回來了。”李天霸大聲說。

秦巖點了點頭,擡起馬澤洪的下巴,向馬澤洪的臉望去,同時內疚的說:“師傅,弟子不孝,來……”

秦巖的話剛剛說到一半,他突然看到馬澤洪睜開了雙眼。

馬澤洪的雙眼血紅無,像受到了什麼侵蝕一樣。

與此同時,馬澤洪揮掌向秦巖的胸口拍下。

秦巖大驚失色,立即向後退去。

秦巖意識到現在的馬澤洪有可能被福王控制了。所以纔會偷襲他。

李天霸和宇天成看到這裏,紛紛大喝一聲,伸出手分別抓住了馬澤洪的雙肩,並且將馬澤洪按在了地。

李天霸揮起左手向馬澤洪的後腦勺拍去,嘴裏面罵罵咧咧的說:“奶奶的熊,居然敢傷吾家主人,吾殺了你。”

馬澤洪雖然是我的師傅,但是李天霸卻不這樣認爲。

在李天霸的心,他只認我。所以任何敢危害我性命的人都是他的敵人。

秦巖立即趕前攔住了李天霸:“天霸,住手。他是我師傅。”

李天霸鬱悶的轉過頭,看向了別處。

秦巖念動咒語拿出一張符紙,拍在馬澤洪的頭頂。

“轟”的一聲,符紙在秦巖的驅動下燃燒起來。

幽藍的符火在秦巖的指揮下順着馬澤洪的天靈蓋鑽進了他的體內。

秦巖準備利用符火將馬澤洪體內的屍氣逼出來。

在這時,半空響起了福王的冷笑聲:“秦巖,你不要癡心妄想了,我給他種下的乃是萬年屍毒,別說你一個小小的道尊,是天尊來了也不一定能救得了他。”

秦巖擡起頭咬牙切齒的對着迷霧的福王說:“福王,你這個卑鄙小人,等我破掉了你的咒法,絕對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到馬澤洪變成這個樣子,秦岩心恨透了福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