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周若香異樣、着急的喊聲,南宮輝突然的把餘小曼拉出了懷裏,擡起了她的下巴,卻沒見餘小曼嘴角掛起絲絲幸福的笑容,只是他心裏卻有些不安了,總覺得那絲笑容好奇怪,好牽強,卻又不知牽強在哪裏。

陳果和李卓聽周若香的喊聲,也趕緊的望過來,可是,除了嘴角的笑意,她們什麼也沒看見。然而,周若香卻看清楚了,餘小曼在那一瞬間僞裝了自己。

可是,她卻不以戮破餘小曼的僞裝,因爲,她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如何。

“總裁!”周若香再次的提醒了南宮輝。

“走吧!”南宮輝用指腹爲餘小曼抹乾臉頰上的淚珠,然後環着她先行的走了出去。

發佈會的開場已由公關部的樑冰梅開了場。

她見南宮輝攜夫人走了出來,立即把話鋒一轉,“本公司,對圖片已做技術分析,經覈實,實屬造謠。現我司總裁南宮總裁將會此事件做出迴應,總裁,請!”樑冰梅嚴肅的退了一步。

沒有震天的掌聲,只有不斷閃爍的燈光,連竊竊私語都沒有,因爲誰都沒那空閒。

南宮輝摟着餘小曼上臺了,此時,餘小曼又帶上了輕微笑容,無論南宮輝心裏怎麼想,無論他愛或是不愛,她都會盡力的不讓南宮輝難堪。

南宮輝帶着隸然的眸光覷了現場一眼,連喉都沒清一下的開口了,“想必大家,如蜂似傭的趕到‘輝煌集團’,無非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想知道今天下午網絡媒體和各大報社得到的消息是否如實。其實,當時,我也不知道是否屬實。”南宮輝微頓了一下,嘴角微勾的看了一眼心神坦蕩的看着下面人山人海的餘小曼,“但不管那屬不屬實,我都會給大家一個交代,所以,在第一時間,我通知了各大媒體,五點鐘召開新聞發佈會。照片我找了專家進行了技術分析,經覈實,確實爲對方的惡意中傷。首先,這個男人從來沒有在我妻子的生活中出現過,再其次,今天下午,我妻子就與她的閨蜜逛街去了。或許,有人說,我說的誰信,那麼我們就用事實說話,事件因圖片而起,那麼也由圖片結束。”

南宮輝話意剛落,周若香就把投影打開了,一張張餘小曼跟陳果和李卓巧笑嫣兮的逛着商鋪的畫面活鮮鮮的躍入所有的視線。

咋呼聲,彼此彼落的響起,畫面放完了,還是不斷了存在。

南宮輝輕揚了一下手,“這此畫面是我們從我妻子逛過的每一家商鋪裏的臨控取出來的,不信大家可以去求證。這些畫面只證明了一點,今天下午突然爆發出來的圖片上的人物跟我妻子一點也沒有。我不知道到底是誰要這樣中傷和妻子的清譽,毀我南宮輝的名聲。對於這件事,我會對源頭媒體提起訴訟,要求賠償我妻子的精神損失會,再有如果因爲這造成我司的負面影響,我將向法院起訴全額賠償。對於惡意中傷事件,我南宮輝絕不怙息!”

不斷閃爍的燈光漸漸的隕落,有的媒體怕受到牽連已經慢慢的撤退了,以南宮輝的實力,把整個S城的媒體傳播公司都收購了都不成問題。

至始至終,餘小曼就帶着輕微的笑容,站在南宮輝的旁邊,任由南宮輝摟着她的腰,雙眸也只是盯着南宮輝那處變不驚的英俊面容,心思卻飄遠了。

她此時,心裏揚起一個個的疑問,南宮輝爲什麼可能說得那麼的坦蕩,那麼的鏗鏘,那麼的理直氣壯?明明就有的事,他爲什麼說得像沒有發生過似的?

他太能裝了,他到底有幾副面孔,幾副心思?

“小曼!我們走吧!”南宮輝說完,沒再看那還有少數有膽拍照的媒體,也沒去聽那麼無關緊要的竊竊竊私語,大手輕帶的想把餘小曼帶下臺。

“等一下!”餘小曼卻不沒動的說了一句。

南宮輝微愣了一秒,就連樑冰梅是在跨出半步之後,退了回去。

“各大媒體,今天的突發事件,實在抱歉!讓你們久候無果!對於對方的惡意中傷,我表示鄙視!我餘小曼做人內心無愧,坦坦蕩蕩的,也喜歡真小人,憎恨僞君子。我餘小曼,活了二十年,還沒有一個讓我真正恨的,可是,就在今天,就在他中傷誣陷我之時,有了!我老公說了,對於惡意誣陷我的人,絕不怙息! 總裁夫人要離婚 我會一查到底,一定揪出那個在背後對我陰謀使用壞的傢伙!到時,我一定要她公開對我道歉,賠償我的精神損失!”餘小曼說完,把牽起南宮輝的手下臺了。

下面微頓了幾秒,在南宮輝和們小曼已經走到電梯門口了,掌聲才響起!

弱女子,卻勇氣可嘉!

原以爲,餘小曼會哭哭啼啼的縮在南宮輝的懷裏,卻沒想她能那麼坦然的站在媒體大衆面前,要求討回公道。如若真有此事,她怎麼會如此的慷慨激昂的要求正義呢?

媒體的筆尖有了轉變之色。

“我相信大家都明白了總裁和總裁夫人的態度了,相信不出十分種,有些網絡終端已經收到了由我司的起訴信,對於此次的中傷事件,我們將嚴懲不怠!絕不怙息!再有,我再次奉勸大家一句,在事件沒得到落實之後,請不要隨便的捕風捉影,在S城,沒有幾家能擔得起,失敗的後果!今天的發佈會就到此結束了!我代表公司真心希望大家今天的收穫都是豐盛的,而不是白忙活!再見!”樑冰梅不愧是公關部的部長,說話強勢有理,有進有退,以退爲進很好的把握了媒體衆人的心理,以模棱結果摧毀對方的心理防線,最終讓自己的主觀意識模糊了對方的心態。

南宮輝也正是因爲考慮到這一點,纔沒有立即的趕往現場去接餘小曼,那時,他已經是風雲人物,他一去就真的落入了媒體的口實,再後來的新聞發佈會就事倍功半了。

電梯內,南宮輝把只看着電梯門的餘小曼轉了過來,他微低下了眸光。

“小曼!”

餘小曼不得不擡眸看向南宮輝。

“小曼!別擔心!我已經讓朋友幫忙把所有的貼都攔了下來,再也沒有人能看到那些……”南宮輝本想一口說出那些不堪入目的圖片,然看餘小曼那僵硬的表情,他微頓了一下,“圖片的!”

餘小曼突然心冷的笑了,這麼久了,南宮輝還是那麼的不瞭解她,他現在還不明白,她心裏真正在乎的是什麼?

餘小曼突然嘴角帶着嘲諷的笑容,淚卻溼了眼眶,讓她有些看不清她面前站的這個男人到底是不是她的最愛?

妖孽邪王,廢材小姐太兇猛 看餘小曼那含着淚的笑容,南宮輝突然的慌了,他從來沒餘小曼的這種表情,他不知道那代表什麼?

“小曼!你……”

“我沒事!”餘小曼把嘴角的笑意擴大了些,眼淚卻因爲笑得更甚而滑了出來。

“沒事,會哭嗎?”南宮輝重重的呼了一口氣。

“輝,對不起!給你造成了困擾!” 買個世界做游戲 餘小曼把自己的心底最深處的心思藏了起來。

“小曼!這不是你的錯!是我的錯,招惹了周子惠!”南宮輝鬆了一口氣的把餘小曼輕輕的摟在了懷裏,原來她的心裏只是覺得愧疚。

餘小曼順勢的藏起了不斷滑落的淚痕。

他心裏相信了吧? 活着爲了什麼 要不然爲什麼隻字不提呢?怕知道得多,傷害得深?還是他真的根本就不在乎?她不敢問出口,怕那不是好怕能接受的結果。

“周子惠,也只是一個可憐人!”餘小曼想到周子惠跟她話,她微微的退開了南宮輝那寬熱的厚實胸膛,沒有愛國胸膛再溫柔也不能留戀。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南宮輝沒讓餘小曼見他陡利的眸光。

他已經不想再借別人的手了,他要親自處理掉她。

餘小曼沒有回答他,心裏卻想,心狠的人看事物都看得多一面。他對自己的妻子,都可以狠心如此,對周子浩呢?他一定也不會放過吧! 張靈雪走後,「萬事屋」又恢復了原來的平靜,柯望繼續過著苦逼的攢功德的日子。之前他與張靈雪達成的交易也只是保證政府不會來找他的麻煩,並沒有改善柯望的生活。

這天,「萬事屋」又迎來了老熟人。

「哎,話說,你又有什麼麻煩事兒?快點兒說吧!」柯望怒視雷顯,臉色都有點變黑了。這廝有著與外表一點兒也不相符的精明,與他打交道,一不留神就會被賣了。無事不登三寶殿,這次上門肯定又沒好事。

「話不能這麼說。前輩,沒事兒我就不能來轉轉了。」雷顯舔著一張臉,堆滿諂媚的笑容,「不過,如果前輩您有空兒的話……」

「我沒空!」柯望立馬拒絕道,「朱兒,送客!」

「哎哎哎!別呀!好好好,前輩,我老實交代,是有那麼件小事需要您的幫忙?非常簡單,只要您去轉轉就成,絕對不會耽誤您的功夫的!」雷顯見朱兒真的要來趕人了,馬上急了,匆匆將自己來的目的大致講給柯望聽。

「什麼!又鬧鬼!」柯望的語氣帶著一絲暴躁。不是說帝都是天子腳下嗎?怎麼老是不安穩,什麼魑魅魍魎都冒出來了!

雷顯裝作苦惱,嘆了一口氣,道:「我有個客戶,最近從我新開的一家古董商行買了一件古董掛飾,佩戴在身上還沒兩天就跑過來退貨。硬說是戴上之總是聽到有人在哭,說這掛飾不幹凈。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把這掛飾帶來讓我看嘍。」柯望沒好氣地搶斷道。真是的,一點兒小事都要來勞煩他,又麻煩又沒有功德賺的事兒柯望從來都是不屑一顧的。

「哪裡,那客戶聽我說了前輩您擅長驅鬼,很感興趣,所以就親自把掛飾帶來了,現在正等在門外呢。」雷顯卻給出了一個不一樣的答案。

擅長驅鬼?我什麼時候說過擅長驅鬼了!客戶很感興趣?喂喂,你確定這個莫名其妙的客戶感興趣的東西是鬼嗎?話說說了那麼久,那個膽子大的對鬼都有興趣的客戶,到底是誰啊?

「不就是我嘍!」隨著一聲嬌嗔,腹黑小惡魔,京城一大禍害,我們的胡蘭蘭同學登場了,聖光撒花!(你夠了啊!不是主角,也不是女主角的人出場方式比我這個正統的主角還要騷包,這樣真的好嗎!柯望在怒吼,反被胡蘭蘭一腳踹翻:「你閉嘴!老娘等了十章,終於再次出場了,出場方式不霸氣一點兒怎麼能彰顯出我京城一霸的氣勢!」)

「咳,事情就是這個樣子了,前輩您有什麼辦法找出原因嗎?啊,我還有事兒,先走一步了!」雷顯無奈得攤著手,裝作事不關己的樣子將問題拋給了柯望就開溜了。

柯望托著微微作痛的額頭,連吐槽的心情都沒了。搞什麼,這擺明了坑我的架勢,什麼時候成我的責任了,而且還有胡蘭蘭這個麻煩的存在。雷顯,果然是張飛的外表曹操的心腸,一點兒都不能大意啊!

柯望暗中打定了主意,下次就在雷顯開口說話前讓朱兒把他趕出去,不然又會被他給坑了!

「哎,那個柯什麼望,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胡蘭蘭顯然不甘心自己的這次出場只是來打醬油的,非常積極的開始找存在感。

柯望感動得恨不得拿個膠布封住她的嘴:「我說,大小姐,你把中間的那個「什麼」去掉就是我的名字了。還有,沒事兒的話,請出門右拐,我很忙,沒時間陪你玩兒!」

「什麼玩兒,我是有事找你的,有事兒!」胡蘭蘭很顯然不滿意柯望對她的態度,對他發起強烈的不滿,「你這是對待顧客的態度嗎!「萬事屋」不應該是什麼事兒都能辦到的嗎!就像《銀*》里那樣!」

「哎呦,看不出來,大小姐還是一個宅女,連《銀*》都知道!喂喂!這不是重點!重點我的這間「萬事屋」可不是開給活人的,等你死了也許還能做我的客戶,不過現在對你來說還是太早了!」

「哦,是嗎?可惡啊,我還很期待這間「萬事屋」的說阿魯,來之前連衣服都換成了神樂的說阿魯,結果你竟然不是COS《銀*》的說阿魯,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的說阿魯!」

「難怪你今天的打扮那麼古怪!「的說阿魯」是什麼梗!用的太多了啊喂!話說你原來是這種性格的嗎,總感覺是作者寫著寫著寫偏了啊!」

「不要在意細節的說阿魯,作者說作為一個配角要有性格和口頭禪,不然會被人忘記的說阿魯,你不覺得經過這麼一大段對話之後我的形象開始變得立體起來了嗎?的說阿魯!」

「剛才你強行說口頭禪了吧,剛才你強行說口頭禪了吧,說不好就不要勉強自己,老老實實做一個大眾臉的配角不就好了嗎?一定要給自己的人設添加什麼東西才能被人記住的配角是沒有前途的!還有你那個口頭禪是抄襲吧,肯定是抄襲吧!不要覺得別人說的好聽就自己拿來用啊喂,《銀*》的神樂不是你想當,想當就能當的。這樣怎麼會有屬於自己的性格呢!來,喚醒你的心靈,恢復你的本性。」

「啊!別人的口頭禪是比較難說!我也不太喜歡拿別人的東西,還是做我自己比較好。」

「你能夠想通那就最好了。」

「你這個廢柴大叔,快幫我解決那隻噁心的鬼,不然我就讓你在京城混不下去!」

「情況更糟糕了啊,混蛋!原來只是一個裝可愛的中二少女,現在直接變身成不良少女了啊!」

「啰嗦!這才是本小姐的真面目,怎麼樣,知道怕了吧!」

「這句話槽點滿滿,我都不知道該從哪兒吐起才好。」

「廢話少說,快點開始幹活了!」

「不行啊?」

「為什麼不行,是看不起我嗎,混蛋!」

「不是,是因為……」

「是因為?」

「因為這一章結束了……」 那是一塊漢朝時的古玉,通體晶瑩,是上好的羊脂白玉。老實說,柯望對於古董那是一竅不通,拿著那塊古玉上下翻了個遍,也沒看出什麼來它有多值錢。而柯望也沒有感覺到這塊古玉上面有什麼不好的氣息,他懷疑地瞅了一眼正襟危坐著的胡蘭蘭,相比而言,他更懷疑是這位大小姐閑著沒事在逗人玩兒。

胡蘭蘭不滿地瞪了一眼柯望,怒氣沖沖地說道:「你那是什麼眼神啊!我像是會胡攪蠻纏的冤枉好人的人嗎?我說有鬼,肯定就有鬼!總之你要把那隻鬼找出來,不然我讓你在京城混不下去!」

柯望無奈地扶著額頭,這位大小姐又在發小姐脾氣了,他從哪兒給她找一隻鬼出來。這塊玉佩的氣息乾淨地像是剛做出來一樣,怎麼可能有鬼……等等,乾淨?

柯望開始感覺到了一絲不對頭。一般來說,一件東西在生產出來以後或多或少都會沾染上使用者的精氣,這也是為什麼會有死物成精的由來,而古董在長久的使用和收藏中更加容易沾染上這種精氣才對,怎麼會有如此乾淨的氣息呢?

「胡小姐,現在請你好好回憶一下,你撞鬼的時候,發生了什麼特別的事兒嗎?」柯望嚴肅地看著胡蘭蘭提問道。

「特別的事兒?」胡蘭蘭低頭沉思,良久之後猛地跳了起來,「對了,我聽見那隻鬼的聲音之前,不小心傷了手,血滴到玉佩上面過了。」

「血?」柯望猛地反應過來,仔細觀察這塊玉,這是一整塊羊脂白玉雕刻成一把精緻的鎖的模樣,那是一條龍在張開大嘴,嘴巴中心正是鎖眼。

「根據那個賣我古玉的黑大個的說法,這叫玉鎖墜,是古時候的人給小孩子保平安用的。我見著好玩就買了,沒想到竟然還鬧鬼。」胡蘭蘭憤憤不平道。

柯望不去理睬胡蘭蘭的自言自語,像是發現了什麼,猶如捧著稀世珍寶般捧著那塊玉鎖墜,迫不及待的衝進廚房,拿起水果刀劃過手指,將血逼出來滴到玉鎖墜上。

胡蘭蘭被柯望的瘋狂行為給嚇壞了,目瞪口呆地看著柯望自殘。

一滴,兩滴,三滴……開始的時候,玉鎖墜毫無反應,及至柯望手指的傷口凝結,還是沒有反應。柯望毫不在意,又用刀劃開了另一根手指,繼續滴血。

等柯望劃破三根手指時,異變終於發生了。玉鎖墜上的龍好像活了過來,滴在上面的血液詭異得被吸入龍嘴慢慢消失,一絲陰寒之氣突兀地出現在「萬事屋」內。

柯望滿意地笑了起來,他料想的果然沒錯。這不是一塊玉鎖墜,而是一件法器,一件封印法器!剛才柯望有點懷疑胡蘭蘭而沒有認真查探,險些失了眼。煉製這件封印法器的是位行家,將法器煉製成功以後,又在外層罩了一件玉衣,雕刻成玉鎖墜的模樣,騙過了這件法器幾千年來的無數任主人,差點將柯望也瞞了過去。而如此大費周章的將法器隱藏的這麼深,看樣子封印的東西來頭不小啊!柯望開始對這件事產生了興趣。

隨著血液被龍嘴「吸干」,玉鎖墜表面開始出現裂痕,緊接著,裂痕慢慢擴大,終於發出「啪嘰」一聲脆響,整個外衣都碎成一團渣,露出了那件法器的真容。

柯望將那件法器托在手心,仔細端詳,那是一塊小巧玲瓏的八卦,黑黝黝的看不出是什麼材料,此時這塊八卦正向外面散發著強烈的鬼氣,室內的溫度瞬間就降了好幾度。

這個感覺是,不好!柯望急忙扔掉手中的小八卦,反身護著胡蘭蘭向屋外撤退。而那塊小八卦詭異地在空中突然停住,而後像是被什麼東西砸過一般,開始扭曲,室內忽然出現幾聲刺耳的尖叫,好像刀子劃在玻璃上所發出的噪音。一陣看不見的氣波從小八卦周圍散開,將室內的擺件弄得東倒西歪。喂喂,我放出來的到底是什麼無禮的怪物,還沒打招呼就急著拆房子,我剛買的《銀*》珍藏版DVD,還沒來得及收起來啊,可惡!

「在別人家,要懂得禮貌!」柯望大吼一聲,雙手快速結印,在空中撒下了一張看不見的網,口中念起了道家的九字真言:「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靈網猛地收緊,將那塊已經扭曲得看不清原來模樣的小八卦網在柯望的手中。

那塊小八卦里的東西還想掙扎,被柯望用雷擊符一激,立馬老實了下來。

胡蘭蘭見事情了結,跳了出來,睜著她那雙大眼睛,好奇的看著老實下來的那個東西。柯望覺得好笑,忽然很想逗逗這個被人寵壞的小姑娘,裝作控制不住的樣子,將握著那個東西的手猛地伸到胡蘭蘭面前。胡蘭蘭嚇了一跳,一步並作幾步,飛速逃離了柯望身邊,眨巴眨巴她那雙機靈的大眼睛,好像要哭出來似得。

柯望最見不得女孩子哭,一下子慌了手腳,不住的安慰她沒事了。

胡蘭蘭雙手捂臉,用手指縫兒偷看柯望驚慌失措的模樣,感覺十分有趣,剛才的恐怖畫面好像也被沖淡了許多。

解決了胡蘭蘭的突髮狀況,柯望開始審問被封印在法器中的那個東西。柯望沉下心,將意識投入到法器中,與他開始了交流。

「你是誰?」

「我,我也不知道。我有記憶以來就呆在這裡了。」

「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一點兒也想不起來,我只知道,這裡很黑,很暗,我不想待在這兒。」

「你想出去?」

腹黑老公嫁不得 「對,我不想再待著這個恐怖的地方,我要出去!放我出去!求你了!放我出去!」

……

柯望無語地退出法器,看著胡蘭蘭探究的眼神,幽幽的說了句:「是個可憐人啊!」

死後孤魂,喪失記憶,被人封印,忍受了千百年的黑暗孤寂,看樣子也有沒什麼破壞的能力了,要不要放了他?柯望的一顆心又開始有點軟化。

胡蘭蘭在知道了那隻鬼的慘狀后,心也開始有點變軟,就同意的柯望的提議。

柯望解開封印,那隻千年老鬼終於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結果卻是讓他們大吃一驚。

被封印的千年老鬼,剛才還那麼威武霸氣攪亂客廳的元兇,居然是那麼萌的一隻小正太!

只見他八九歲模樣,梳著兩個丸子髮髻,小小的一隻,因為脫困而出開心大笑,露出了兩隻尖尖的小虎牙,可愛得一塌糊塗。

這就是那隻被人封印千百年的倒霉鬼嗎? “你對此事有處理辦法嗎?”餘小曼擡眸問了一句她不該問的問題。

шшш.tt kan.c o

南宮輝沉了點心思,一股不知名的情緒在心裏迅速的成長,低沉的聲音也由剛纔的溫柔變得有些冷漠起來,“你是想問如何處置周子浩吧!”

餘小曼撇開了眼眸,表示沉默。

南宮輝突然心裏停擺了兩下,她真的很在乎周子浩,家裏的相冊裏,全是周子浩的影子。餘小曼那沉默心虛的眼神讓南宮輝藏在內心深處的嫉妒全都引發出來了。

他放開了餘小曼,把手插入了褲袋裏,緊緊的攥起,“我說了這件事,我會處理!”

南宮輝那突然變得遠在一邊的冷然的聲音,讓餘小曼更是沒了說話的興趣。

愛或不愛的反差就是那麼大。

餘小曼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望着從電梯壁上反射出的自己和南宮輝,心思卻紊亂了起來。

“叮”電梯響了,南宮輝甚至失了男士的風度先一步的踏出了電梯。

餘小曼心又開始的痛了起來,像沒剛結婚之時,或許,以後的每一天,都會那樣度過吧!餘小曼心裏沒底了,這樣的他,這樣的日子,她還能不能堅持下去。

餘小曼在電梯裏微頓了一下,才走出電梯,卻見南宮輝已然大步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餘小曼頭突然的感覺眩暈了,這又回到了起點,她還是隻能遠遠的望着他的背影。

“總裁夫人!”周若香不安的叫了一聲餘小曼,“你沒事吧?”

聽周若香的的問語,南宮輝大踏步的腳微頓了兩秒,再起步的向前了。

餘小曼就死盯着南宮輝那滑如流星的步伐,他們終是不能同路嗎?

“別總是叫總裁夫人,聽了總覺得有些彆扭,跟他們一樣叫我小曼吧!”此時,聽見‘總裁夫人’幾字,餘小曼心裏總覺得是無比的諷刺。

“好!小曼!”周若香倒是很爽快的應諾了。

餘小曼牽強一笑。

“小曼!”周若香帶着很是歉意的眼神望着餘小曼。

“有事?”餘小曼看了一眼,那還未關上的門。

“小曼,對不起!”周若香斯艾的開口了,這句話是她周家欠她的。

“爲什麼說對不起!你也參與了其中?”餘小曼不希望這句話由周若香的口裏說出來,這不關她的事,她是她,周子惠是周子惠,她恨周子惠,不會無理的把周家人都恨上的。

她餘小曼從來都是愛憎分明的。

“沒有!沒有!”聽餘小曼懷疑的語氣,周若香趕緊的說着,“我只是替我哥跟你說聲抱歉。”

“替你哥?你哥有錯嗎?”

“他……”周若香猛對上了餘小曼那有些木然的雙眸,“我哥沒錯!”

“那不就結了!”餘小曼不再跟周若香說,而是往另一部下項目部的電梯走去。

“等等!”周若香趕緊的喊住了欲進電梯的餘小曼。

“還有事?”

“我……”周若香有些難以啓口了。

“說吧!”餘小曼不用想也能猜到周若香想說些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