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幾下機器發出的響聲,宋先生隨後便把那張卡片遞迴給了李帥。“李先生,我已經先行在你的這張卡片裏劃出了一千萬仙幣供您使用。這張卡片也已經經過特殊處理,今後您就是我們仙器交易聯盟的貴賓了。只要是在我們聯盟旗下的產業,當您取出卡片後都會受到我們最高級別的接待。”

“聯盟,這麼說你們這裏還有其他的產業了?”李帥隨口問道。

宋先生說道:“這個自然,我們的聯盟也是這個星域中最大的仙器交易機構。除了買賣仙器以外,還有許多其他項目的產業。您可以取出卡片看一下,那個上面已經印有我們聯盟的特殊標記,除了您以外的其他人,都是不能夠使用的。”

щшш ●тt kán ●C 〇

看了一下卡片上多出的星雲模樣的花紋,李帥隨手便將這個東西扔進了儲物空間裏面。

宋先生眼中精光一閃,他雖然一直都在揣測面前人物的身份,可是卻又一直不敢肯定是誰。不過看他對自己送予卡片毫不在意的樣子,宋先生對李帥的身份再次提高了許多。

仙界很大,隱匿的不知其姓名的高手多不勝數。能夠隨意甩手出售神器的人物,如果不是這人極度無知,那便就是這人具有特殊非凡的身份能力。

此人既然對手中神器知之甚詳,而且身上具有一種自己也無法看穿的氣勢。宋先生認定,李帥就是一個隱世修煉的高手。

不過就是幾分鐘的時間,屋外走廊處傳來的若有若無的腳步聲。如果不是李帥細心傾聽,恐怕還是真的不能聽出那人的走路聲音。

房門被敲動了幾下,一個美麗女子隨後匆忙走了進來。

她在進屋以後,視線在屋中掃視了一番,當她看到李帥以後,目光頓時停留在了他的身上。

“李先生是嗎?”

看到李微一點頭後,那名女子自我介紹起來。“您好,我是這裏的老闆邢蘭。”

李帥仔細的打量起剛剛走進屋內的女性。這個女子非常漂亮,一眼看去給人立時給人一種出水芙蓉般的感覺。

雖然很美麗,可是邢蘭的臉上卻始終帶着冰冰的寒意。李帥注意到,只有她往向宋先生的時候臉上的寒意纔會稍有化解。

這個女子身材高挑,身材也是凹凸有質。披散的長髮垂在肩上,白玉一般的耳墜上佩戴有一個閃着藍白光芒的細長耳環。

她的眼神中銳氣十足,靈動的雙眼中透露出來智慧的光芒。

“能夠見到您是我的榮幸,邢老闆。”李帥頗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宋先生。他在那個男人的眼神中也看到了愛慕的神采,可是不知道當中有些什麼原因,所以這兩個天造地設的一對居然不是以戀人的身份表示關係。

“你太客氣了,李先生。”邢蘭的臉上帶出職業式的笑容,雖然仍舊滿是寒意,可是卻也發出別樣動人的風采。“對於您準備在我們這裏出售的神器,我已經吩咐手下準備拍賣的事宜了,只要幾天功夫,所有籌備的事宜都能辦妥。鑑於這樣東西的珍貴性,我已經派人通知了上層有能力的人士,相信不久以後舉行的拍賣,將會使的您獲得滿意的收益。”

“這個就交給你們安排,具體的事情您就不必告訴我了,宋先生已經給我安排的住所,到時候你們通知我一下就可以了。”李帥隨口對着邢蘭說道。

邢蘭沒有推脫,她也只是例行公事的將這些事宜說了一遍,一般人也是沒有能力插手這樣的事情安排。如果不是因爲面前這人出售的東西太過驚人,她也不會這麼認真的把所有事項都交代清楚。

取出一個大概硬幣大小的金屬墜子,邢蘭遞給了李帥說道:“這個東西還請李先生拿好,只要您還在這個星球上,我們就能通過它通知到您。不過您也可以放心,這樣東西只是具有通訊功能,並不能夠跟蹤佩戴者的行蹤。不過當您遇見危險需要幫忙的時候,您也可以捏隨這個金屬墜子,我們這邊就會派出專門的幫手替您解決一些問題。”她的眼裏明顯沒有宋先生來的高明,居然沒有發現李帥也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李帥接手那個金屬墜子,他知道這對方也是出於好意,畢竟擁有一樣這麼珍貴的東西,自然會受到多方人士的惦記。只要他待在這個星球上一天時間,難免還是會招惹到一些麻煩。俗話說財不露白,通常家財萬貫的人都是會很好隱藏自己的財富,可惜李帥現在的情況,許多人都已知道自己擁有神器的事實。即便改換一個面孔,出現在別人眼前的時候仍就避免不了有心人士。

作爲一個外來者,李帥不管什麼打扮,去到這裏任何地方都會顯得格格不入,這些事情是根本無法避免的。


宋先生這個時候走到了邢蘭說道:“邢老闆,你也有看走眼的時候了,我們面前的這位李先生可是一個真正的高手,恐怕我們兩人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對手。”

聽到宋先生的說話以後,邢蘭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她再仔細的打量了李帥一番後,最終還是沒有在他身上發現到不同地方。

李帥笑着說道:“宋先生,你也不要這麼妄自菲薄,你們兩個都可是天君級別的高手,我可沒有那個能力同時對付你們兩人。”

雖然李帥說的客氣,但是邢蘭二人仍舊吃了一驚。他們身上都佩戴有隱藏功力的法寶,能夠一眼看穿兩人的那份實力就已經非同小可了。根據李帥表現他們一致判斷,李帥就算不能同時擊敗兩人,但是絕對擁有能力使得兩人伸手重傷。按照兩人的功力計算,這麼說來李帥至少也擁有了突破天君境界的實力。甚至還有可能,李帥就是一個擁有帝君實力的高手。

宋先生突然對着李帥嚴肅的說到:“李先生,可以冒昧的問你一件私人事情嗎?”


“儘管說,只要可以回答的我都會知無不言。”李帥沒有拒絕他的問話。

就當宋先生準備提問的時候,邢蘭好像想起了什麼,突然之間她的眼中不再平靜。李帥立刻注意到她的神情變化,不過李帥沒有在意這些,畢竟他來這裏並沒有什麼目的性,如果硬要拉出一個理由,李帥在這裏停留也不過爲了瞭解仙界現今的局勢罷了。

“您來到這裏是修行的原因嗎?”

仙人的生命漫長,爲了提高自身境界,或者也是爲了收集那些稀有的天材異寶,許多擁有超凡力量的仙人都會不是往返在不同星域之中。

李帥聽了他的問話後,知道宋先生肯定有感而發,這裏最近必然發生了事情,所以他纔會有如此一問。

“也算是吧,我現在想要收集一些材料煉製法寶,順便也是在仙界裏面四處走走。提升功力的事情可不是一躍而就的,作爲仙人可也不能總是待在同樣一處地方。修行是要在遊歷中才會有所增長,如果能夠遇到富有挑戰性的仙獸那就好了。”李帥言語中雖然不盡屬實,可是卻也有些是他真實的想法。

提升功力,李帥知道只有自己具有超強功力後,才能夠在仙界擁有立足的資本。更何況他是想要回去修真界,沒有一定強大的勢力,也是無法輕易擺脫其他人的干擾。

邢蘭和宋先生聽出李帥對強大力量的追求,這樣的修仙者不再少數,他們身邊也擁有許多。李帥的理由他們可以接受,雖然感覺出來李帥說出並不是全部,甚至有些地方稍有隱瞞,可是這畢竟屬於李帥的個人私事,他能夠在自己這方冒昧提問後仍舊給予答覆,宋先生兩人也已經非常滿足了。

看出兩個人同時鬆了一口氣,李帥好奇的問道:“怎麼,最近這裏有大事發生嗎?”

邢蘭見到李帥毫不之情,隨即也便解釋說道:“我們這個星域當中的幾大家族發生了矛盾,當中死傷了不少高手。雖然還沒有爆發大規模的戰爭,可是目前局勢卻也很不穩定。一不小心這裏就有可能成爲衆方交手的場地,我們這些仙人自然無所謂,可是居住在附近的居民就要遭殃。因而近段時間我們還是非常注意來到這裏的高手。”

“原來你們是把我當成其中一個世家的成員了,放心吧,我可不是這個星域的修仙者,我來自一個很遠的地方,現在不過暫時留在這裏一段時間罷了。”李帥隨口接了一句,他的心裏感覺,這樣的事情還是撇開關係爲好,自己可不想剛到這邊就立刻惹出麻煩。

邢蘭說道:“李先生,既然您只是暫時留在這裏,那麼如果出現有其他方面人手跟蹤您的事情,最好還是能夠通知一下我們。只要我們接手後,就可以解決掉那些麻煩。畢竟這段時間的局勢不太穩定,許多勢力都會派人彙集到這個星球。”

李帥考慮了一下說道:“那麼就多麻煩你們了。”

“那裏的話,您是我們的客人,作爲接受這件物品的我們勢力而言,如果不能保證您的安全,那也枉費我們數萬年來積攢的名聲了。”

“李先生,如果你現在沒有其他問題的話,我便先行帶你去看一下特意爲您準備的住所。”邢蘭見到事情說完,這才向着李帥提出建議。

李帥起身站了起來,“那麼就有勞邢小姐了。”

宋先生看到李帥即將離去,連忙湊到李帥身邊,他遞出一個玉簡送到李帥面前,“李先生,你是來自其他星域的修仙者,如果有機會我還要多向你請教一番。這裏記錄着我的聯絡方式,在這裏如果遇見什麼小麻煩儘可以來找我,只要您開口了我都會盡力爲您解決。”

李帥接過了玉簡,“稱你宋兄不介意吧?”

“當然可以,這樣稱呼也顯得親近一些。能夠與李兄結識,本人可是榮幸之至。”

“我還是剛到這裏,你找我也要方便許多,等到我清楚這裏使用的通訊器後,第一時間就會把聯絡方式遞到你的手裏。”

宋先生連忙說道:“李兄不用這樣,通訊器的事情好解決,我現在就去幫你弄來一個。”

李帥突然笑了一下,他盯着宋先生看了半天,直看的對方有些莫名其妙。過了半響,李帥終於開口道出了原因,“李兄,到了現在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是不是應該自我介紹一下。”

宋先生尷尬的苦笑說道:“呵呵,都是剛纔忙的,一時之間居然忘記了最重要的事情。真是抱歉啊。”

“不打緊,”李帥擺擺手表現出毫不在意模樣,剛纔的情況他也清楚,任何一個鑑別仙器的專家,當他們手裏擁有一件神器的時候,都會出現宋先生那般失神的景象。

神器並不多見,因爲煉製神器必須要擁有神力。仙界之中的修神者,無一不是具備莫大神通的傢伙,他們自然不屑使用自己的能力煉製神器用來出售。仙界中流傳下來的神器,都是過去一些仙人自遠古神人遺蹟中發現的,所以神器在仙界來說是非常珍貴的法寶。

擁有神器並不僅僅因爲它的能力,仙人們更加註重的是神器煉製時候的手法以及疊加再神器上面的神陣。

每件法寶它的自身等級都是由兩個方面組成的,其一是法寶煉製時候使用的天火級別,修真者使用的是真力激發出來的火焰,仙人就是仙氣激發出來的仙火,而修神者使用的則是等級最高的神焰。三者雖然同樣都屬於天火,可是這個當中的級別卻差了許多。一樣的材料,使用當中任何一種不同能量都會出現不同的效果,這個就是境界的差距。

另外一個決定法寶級別的因素,那便是疊加到法寶本體的陣法。每件法寶的能力都是用過陣法體現出來的,當然這個之中也有例外,那就是使用生魂煉製的法器。不過因爲那種手法過於殘忍,被煉製成爲法寶的生魂大多都會遭受無法言語的痛苦。這種手法是仙界的一種忌諱,一般來說沒有那個仙人會明目張膽的使用這樣的辦法煉製法寶。

“我的名字叫做宋楚羽。”

李帥說道:“我的名字不用介紹了吧。”

宋楚羽訕笑了一下,不過他也是一個性情豁達的傢伙,雖然多少有點尷尬,可是他仍舊熱情的說道:“李兄有空就來找我便是,我通常都是很閒的,真正能夠使喚到我的事情很少。”

“留在這裏還會有很長一段時間,有空的話自然就會過來找你。”李帥作出了承諾。

告別宋楚羽後,邢蘭帶着李帥走出了房間。不過邢蘭帶路的方向卻不是來時的走廊,她領着李帥去到了這所建築更高的樓層。

這裏的建築沒有電梯,可是卻有小型的傳送陣替代。李帥跟着邢蘭進到一個二十多米大小的傳送陣中,她隨手使用仙力調整了一下傳送方位,接着李帥和她同時被轉移到了另外一個房間。

“李先生,這裏就是我們爲您安排的房間。這裏已經被劃歸給您所有,今後這份產業就是屬於您的了。這裏的傳送陣也經過安排,任何不經過您允許的人都是無法進入到這裏的。”邢蘭對着李帥解釋說道。

李帥倒是不在意邢蘭的說話,不久以後他就會離開這裏,誰知道還會不會回來這個地方。可是他仍舊非常客氣的感謝了邢蘭的安排,“那麼就多謝邢小姐的安排了。”

其實他們這些人心裏都有數,這樣的產業對於修仙者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任何一個仙人,只要他擁有到達一定級別的力量,擁有行星或者更大的星系都不是再什麼稀奇的事情。

相比起這樣一個浩大的空間來說,仙人的數量始終只是一個非常小的概念和範疇。仙界和修真界一樣,都是擁有幾近無限的空間,任何人也都清楚,就算他擁有無盡的生命,也未必能夠遊歷過到所有地方。

邢蘭點動了牆壁上面的一個紅色的按鍵,一個銀白色的機械球從牆壁中彈了出來。“這個小傢伙就是房間裏配置的智能機械人,屋子裏面的一切佈置它都掌握的一清二楚,如果有些疑問,李先生儘可以向它問詢。”

李帥微微點頭,“邢小姐,如果有事情我需要如果聯繫你呢?”

邢蘭說出了一個長長的數字號碼,“李先生,等會宋大哥就會把你的通訊器送來,你知道將這組數字輸入到通訊器就可以了,只要你需要的時候,隨時都可以使用那個通訊器找到我的。”

等到邢蘭離開後,李帥這才仔細的將這套屋子看了一遍。他發現到這裏的建築材料非常特別,牆壁可以自然調整光度,周圍的氣溫也可以控制改變。不僅如此,這套房屋還配有控制重力的設備,甚至連呼吸的空氣的成分都可以調整。

總而言之,這裏就像是一個超級版本的科技房屋,比起地球上的居民住宅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那個銀白色的機械小球擁有一定初級智能,它可以幫助處理簡單的事情。按照李帥的判斷,這裏的科技完全能夠製作科幻電影中的超級智能,對於那種東西,李帥確實產生了好奇的感覺。他在心裏好奇,這個地方究竟有沒有發生過如同電影中的那種人與科技的戰爭。 雷羅巴是一個最優秀的消息販子,可是今天他卻爲消息的來源非常痛苦。因爲這裏找他詢問消息的都是一些無法得罪的大人物,就是爲了突然出現在這裏的一件價值連城的可能的神器。

手底下可以派出的人手全部調派出去,誰要他是這附近星域當中販賣情報最大的勢力,衆多勢力紛紛找來也是有原因的。

以往雷羅巴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打出更大的名聲,可是這次的事情卻讓他非常擔憂。一下牽扯到太多強大勢力,而這些勢力每一個都能夠輕易將自己的組織摧毀。

販賣情報這類組織,就算規模再大充其量也不過就是一個附庸勢力而已。他的自身條件侷限了發展的規模,當中最重要因素還是由於自己手下的力量太弱。

面前在屏幕上不斷出現收集過來的資料,可是這些全部都沒有大用。雷羅巴清楚,現在最重要的兩件事情分別是,那個神器賣主的真實身份,還有就是他現在的居所。

能夠擁有神器,那就應該不是寂寂無名之輩,只要以往神器出現時候,都只有那些擁有強大力量的仙人才能獲取。

雷羅巴認爲,既然那個傢伙可以將手裏神器出售,這點可能說明,在他的身上還具有更強力量的法寶。這個情報是許多勢力想要知道的,可是除了那個傢伙本人,誰又能夠知道他究竟隱藏了多少祕密。

信息欄裏多半都是一些毫無價值的情報,可是難保會有一些重要的信息被忽略掉。這次的事情關係重大,所以雷羅巴只要自己親自動手。要是換做以前,恐怕沒有那件事情能夠勞煩他的大駕。

“嘟嘟”的聲音響了一下,雷羅巴立刻接通了手裏的通訊水晶。雖然看似普通,可是這個手裏通訊使用的小東西花費了他數額驚人的財產。出自宗師級別煉器大家的手筆,這樣東西在性能和質量上都遠非其他通訊器可以比擬。至少在信息保密上,沒有那個傢伙能夠從他的身上竊取到任何信息。

“小華,我等你好久了,怎麼樣,主控智腦那裏有沒有收穫。”雷羅巴剛一接通便匆忙的問說到。


“老闆,我出馬你還不放心嗎?”懶洋洋的聲音直接傳入雷羅巴的耳中。不過這種通訊可不是經過聲音傳遞,經過特殊加密的電波只有經過雷羅巴大腦中暗藏的仙器才能翻譯過來。

“不要廢話了,我現在很着急。”雷羅巴說話一點也不客氣,不過他的語氣好像和那人非常熟悉,所以對方的回答也不生氣。

“資料其實不多,可是侵入中央智腦的難度確實大了點,既然用到我出手,自然馬到成功。你吩咐那個傢伙叫做李帥,是經過我多翻排除後最後確定的人選。他是第一次到達我們這裏,根據信息得知,那個傢伙通過傳送陣之前的星球是一個廢棄的行星。我以通過資料調查了那個星球,居然已經幾千年沒有人出現在那裏了。”

頓了一頓,小華繼續說道:“據我所知,那個星球上並沒有其他的傳送陣可以使用,按照這點可以判斷,他應該是一個遊歷修行的仙人。只有那些遊歷的仙人,纔會出現在那麼偏僻的地方。”

“其他星域的仙人,”雷羅巴摸着下巴沉吟到,“這麼說來他在這裏就是沒有任何靠山了。”

“老闆,我感覺到那人的實力肯定非同一般,如果可能你最好還是不要與他發生衝突,既然那個傢伙敢於將一件神器級別的法寶顯露出來,恐怕自身就是擁有那份強大的實力。”小華不清楚雷羅巴的想法,爲了老闆的安危着想,他還是小心的提醒了一下。

“小華,這樣的事情可不是我能插手的,只是鑑於來自多方的壓力,所以我在考慮是否應該把他的消息透露出去。”雷羅巴解釋說道:“要知道除了你這個怪才之外,我還沒有聽說過那個傢伙擁有入侵中央智腦的能力。這點信息雖然僅僅幾句話而已,可是想要得到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好了老闆,如果你沒有其他事情我就關閉通訊了。”小華並沒有因爲雷羅巴的恭維表現出任何得意,這點事情對他來說不過小菜一碟罷了。

放開手裏的水晶仙石,小華結束了與老闆的通話。雖說入侵智腦對他來說比價容易,可是這個過程中卻必須要集中全部心神,萬一出現了任何偏差,最後都會導致嚴重的後果。

畢竟這種行爲違反了星域法令的,要是被抓住後麻煩會有許多。監禁其實並不算重要,小華最爲擔心的卻是被那些勢力所控制。

雷羅巴不算一個和善的傢伙,可是至少他的爲人非常守信,答應保守自己祕密後這個傢伙也從來沒有違反過兩人的契約。

檢查了一下自己帳戶的金錢,一筆數額不小的資金被轉移進去。大概十個仙幣的酬勞,相當於一般家庭十年的收入。

換了一身衣服,小華走出的家門。這個小窩是除了銀行帳戶外全部的財富,特別是那個手工製作的超級智腦,雖然樣式老舊性能卻極爲優秀。經過小華多番改裝後,他自認爲這臺智腦的性能遠遠超過市場上出最先進智腦十倍以上。

只要一有閒錢,小華都會淘出一些新的配件加載上去,所以他的智腦總是能夠保持一貫的高性能。

運轉身體裏面的仙力,小華縱身飛行起來。他的速度並不很快,僅僅達到一般人使用的水準。

小華今年不過二十多歲,可是他卻早已經獨立生活了七年之久。虛擬連通網絡上,他是一個超級黑客,不過這些都是他迫於無奈才作出的事情。修行是所有人的夢想,想要得到完整的修行法門卻非常困難。

修仙者們挑選門徒都是具有很多條件,一般能夠被選中的都是那些資質非常好的幸運傢伙。小華也曾經參加過許多仙人選拔的活動,可是每次一輪選拔下來,他是第一輪便被刷掉。

放棄了那種方法,想要得到修煉法門的途徑,那便只有在一般的學校裏面纔可以獲得。當然軍隊中也是能夠得到那些東西,可是小華卻討厭軍中的生活,真正的修仙者都是擁有自由可控的生活,在軍隊裏面卻要聽從上級的指揮調遣。這樣的生活太過拘束,小華可忍受不了那樣束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