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遙話剛說到一半,忽然注意到,中年男子手裏竟然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

臥槽!

這傢伙難道是要持刀行兇麼?

別說,看他的神色,真像這麼回事。

肖遙不動聲色,悄然跟在了中年男子身後。

中年男子上樓後,居然走向了蘭靜美所在的那間包房。

瑪了個蛋!

這傢伙居然是衝沈夫人來的。

肖遙正欲出手奪下男子手裏的尖刀,忽然腦子一轉,

等等!

我要是當着沈夫人的面來個英雄救美,不就能跟沈夫人說上話了麼?

想到這,肖遙忍住沒有動手,只是跟在中年男子身後,耐心等待時機。

蘭靜美所在的包房門口站着兩名保鏢,見中年男子手裏拿着尖刀,立刻上前制止,

“站住!你是什麼人?”

誰知中年男子忽然像是發狂了一般,揮舞着手裏的尖刀朝兩名保鏢砍去,兩名兩名保鏢立刻往後退卻。

中年男子雖然沒什麼招數,但看得出來,他力氣不小,大聲吼叫着,將手裏的尖刀一通亂舞。

兩名保鏢雖然訓練有素,但手裏沒拿傢伙什,一時之間不敢靠近,被中年男子逼得往後連連退卻。

樓下傳來了陣陣驚呼聲,店裏所有的顧客都往樓上張望,張咪與冷若冰也不例外。

肖遙衝她倆使了個眼神,依然站在中年男子身後,沒有出手。

中年男子用手裏的尖刀逼退兩名保鏢後,猛地一腳,踹開了包房的門。

包房內傳出一聲女人的尖叫,中年男子持刀衝進包房,怒喝道:

“蘭靜美!你這個心腸歹毒的女人,害得我們沈家家破人亡,我要殺了你!”

肖遙一聽,不由得心頭一怔。

什麼情況?

這名中年男子居然是沈家人!?沈家人不感激沈夫人對沈老爺子的不離不棄,居然還對她痛下殺手,看來這事真有內情啊。 陣陣尖叫聲從包房內傳來,並伴隨着砸東西的聲音,兩名保鏢剛衝進包房,又被中年男子揮舞尖刀逼了出來。

現在包房內只有蘭靜美一人,要是再不救她,只怕真要鬧出人命。

不管了,先救人再說!

肖遙一個箭步跨入包房,中年男子正好揮刀朝他的面門砍來。

在他眼裏,中年男子的攻擊速度簡直無異於慢動作重播,他迅速出手,一把抓住中年男子的手腕,再稍稍用力一擰,中年男子發出一聲殺豬般的嚎叫。

“鐺!”

男子手裏尖刀的尖刀掉落在地,

兩名保鏢迅速上前,將男子擒住。

蘭靜美早已嚇得花容失色,她從震驚的情緒中回過神來,忙向肖遙道謝:

“謝……謝謝……”

“沈夫人不必客氣,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你……,認識我?”

“嘿嘿,像沈夫人這麼美麗的女人,我怎麼能不認得呢。”

蘭靜美聽了,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被保鏢擒住的男子破口罵道:“你這賤人!到處勾搭男人,害我大伯,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男子歇斯底里地叫喊着,

肖遙扭頭看了一眼,只見男子臉色憋得通紅,身體還微微顫抖,一雙眼睛死死盯住蘭靜美,眼中滿是殺氣,似乎恨極了她。

蘭靜美揮了揮手,對兩名保鏢說道:“把他押下去,報警,就說有人想要謀殺我。”

“是!沈夫人。”

兩名保鏢押着男子退了下去,一名保鏢還專門撿走了男子掉地上的尖刀。

華神殿一名經理模樣的人領着幾名服務員匆匆趕來,

經理關切地衝蘭靜美問道:“沈夫人,您沒事吧?”

蘭靜美瞪了那名經理一眼,冷冷地說:“我懶得來你這裏吃頓飯,竟然發生這種事,要不是這位小帥哥,我今天可能就沒命了!”

經理連連鞠躬,惶恐不安道:“沈夫人息怒,是我的錯!我們今後一定加強保安措施,絕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

“行了!另外給我開個包房。”

蘭靜美說着,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愛馬仕包。

經理立刻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沈夫人,您這邊請。”

蘭靜美扭動着婀娜多姿的水蛇腰,緩步走到肖遙跟前,

她身上散發着一股獨特的香氣,肖遙聞到這股氣味,竟然難以自控的有了生理反應。

臥槽!

這女人的魅惑能力,可真夠強的啊!

肖遙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蘭靜美衝肖遙輕聲說道:“小帥哥,今天真是多虧了你,我請你吃頓飯,向你道謝。”

肖遙正想跟蘭靜美搭上話,這正是一個機會,立刻笑嘻嘻地說:“能和沈夫人一同進餐,是我的榮幸。”

在經理的引領下,肖遙與蘭靜美走向旁邊一間包房。

樓下,張咪與冷若冰正盯着肖遙,目光之中充滿怨恨的神色,肖遙忙衝她倆使了個眼神,示意她倆不要亂來。

走進那間包房後,蘭靜美對那名經理說:“你先出去吧,我要和這位小帥哥好好聊聊,待會端菜來的時候,記得敲門。”

“是!沈夫人。”

經理退出了包房,蘭靜美立刻關上了包房門。

堅持情緒,肖遙頓覺腦袋嗡的一下大了,

臥槽!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女人想要幹嘛?

他心裏正琢磨着,手機收到短信,他掏出手機一看,是張咪發來的:

“小老公,怎麼感覺你被女妖精捉進盤絲洞了呢,要不要我和妹妹上來救你?”

她倆要是上來,非得亂成一鍋粥不可。

肖遙忙回短信:“不用,我能應付得來。”

短信剛發出去,一旁的蘭靜美忽然身體打了個趔趄,居然撲進了他的懷裏。

“對……對不起,剛纔真是嚇到我了,現在還感覺腿軟,都有點兒站不住,小帥哥你能扶一下我麼?”

瑪了個蛋!

看來讓張咪說中了,還真是盤絲洞!

這尼瑪簡直就是明果果的誘惑嘛!

不過,只是扶一下而已,也沒什麼啦。

肖遙伸手扶住了蘭靜美,誰知對方立刻將柔軟的身體靠在了他身上,並故意讓傲挺的胸部貼在了他結實的胸膛上。

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子獨特香氣愈加濃烈,肖遙竟然有點難以自控。

蘭靜美湊近他耳畔,用輕柔的聲音說道:“小帥哥,你知道在古代,救命之恩當如何報答嗎?”

“呃……,不會是恩將仇報吧?”

“討厭!小帥哥你真會說笑,古訓有云: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小女子是一個傳統的女人,那就只能遵循祖訓了。”

臥槽!

有這麼一條古訓麼?

沒等肖遙回過神來,蘭靜美已經伸出舌頭,舔向他的耳垂。

本來蘭靜美身上散發出來的獨特氣味對肖遙就具有極強的誘惑力,再加上她如此大膽的舉動,肖遙哪裏受得了,霎時間大腦一片空白。

一扭頭,蘭靜美的舌頭親上了他的嘴脣,而她的一隻手,則直接伸手抓向他的襠部。

“哇!好大哦!”

蘭靜美眼中閃過一絲驚喜的神色。

臥槽!

這麼直接!

肖遙有點按耐不住,一把將蘭靜美攬入懷中,兩人的身體緊貼在了一塊,

蘭靜美面帶桃紅,柔聲說道:“沒有我的允許,沒有人會進來,我們有的是時間……”

這話的意思已經說得很明白了,

肖遙一直是拉開了蘭靜美后背的裙子拉鍊。

拉鍊拉到最低,肖遙剛將手伸進去,輕撫着蘭靜美光潔嫩滑的後背,耳畔卻忽然傳來系統警告:

“宿主正處於被魅惑狀態,損失陽氣值100點。”

肖遙一聽,頓覺腦子裏一激靈,彷彿一下子從迷糊的狀態清醒過來。

瑪了個蛋!

我這麼有定力的人居然被魅惑了!?

他急忙推開蘭靜美,並往後退了一步。 蘭靜美原本以爲肖遙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卻沒想到都到這一步了,他居然終止了進一步行爲。

她眼神迷離地看着肖遙,故意伸出舌頭舔着紅脣,嬌喘道:“小帥哥,怎麼了?”

她說着,任由拉鍊已經被完全拉開的長裙從肩膀滑落下來,胸前立刻一覽無遺地展現在肖遙面前。

瑪了個蛋!

桃花舞春風,果然名不虛傳!

這女人的慾望當真不是一般的強烈。

居然這麼直接,關鍵是,老子跟她好像還不怎麼熟啊!

這種女人,誰知道被多少男人上過,老子還是別招惹爲好,萬一染上什麼風流病,那麻煩可就大了。

肖遙定了定神,笑着說:

“沈夫人不愧是老司機,一言不合就開車,真是讓人猝不及防。”

見肖遙不爲所動,蘭靜美意識到,今天這眼看就要到嘴的“唐僧肉”恐怕是吃不成了。

她不免有些失望,不過她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從容地放下裙襬,整理了一下衣服,笑着說:“小帥哥的定力不錯嘛。”

“呵呵,我只是不喜歡在這種場合。”

“是嗎?”

蘭靜美立刻湊近肖遙,

“那……,我們可以換個地方。”

也就在這時,傳來了敲門聲,想必是火鍋鍋底送來了,肖遙立刻岔開話題道:“沈夫人,我們還是先吃火鍋吧,邊吃邊聊。”

“好啊!邊吃邊聊,我喜歡。”

蘭靜美衝肖遙拋了個意味深長的媚眼。

瑪了個蛋!

這女人說話,我怎麼感覺每個字都是在誘惑老子。

蘭靜美讓服務員將火鍋鍋底以及牛肉端進了包房,與肖遙坐下來,兩人開始吃火鍋。

其實剛纔在樓下的時候,肖遙已經同張咪、冷若冰吃了不少,現在肚子還有點發脹,

不過,蘭靜美身上散發出來的特殊香氣很可能是某種迷藥,吃火鍋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可以藉助火鍋的氣味,掩蓋住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特殊香氣。

這樣也就不至於再被她魅惑了。

兩人一邊吃着火鍋,一邊交談,肖遙趁機衝蘭靜美問道:

“沈夫人,剛纔要殺你的那個,是什麼人?”

“他呀,是我丈夫的侄子,叫沈儒清。”

“這麼說跟您是親戚啊!既然是親戚,他爲什麼要殺您呢?”

蘭靜美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道:“他以前吸過毒,這裏出了問題,據說是得了迫害妄想症,總覺得有人要害他們沈家人,總把我當做外人,還說是我害得他們沈家人家破人亡。所以要殺我。”

她說到這,嘆了口氣,

“唉!要不是看在我丈夫對我有恩的份上,我早就離開沈家了,又何必這麼提心吊膽地過日子。”

肖遙微微一怔,

“您是說,沈老爺子對您有恩?”

蘭靜美點了點頭,“老爺子救過我的命,我也是爲了報恩,才和他結婚,但我和他,有名無實,我跟他結婚的時候,他已經七十一了,那方面的功能早已喪失,所以,我名義上是他的妻子,其實就是他的貼身保姆。”

“難怪沈夫人剛纔……”

“對不起,剛纔是我失禮了。主要是壓抑得太久,而我畢竟是個女人,看到心儀的男人,就有點情不自禁……”

蘭靜美說着,身體又向肖遙靠近過來,

而她的眼睛一直看着肖遙,眼神之中充滿了曖昧。

肖遙忙說:“沈夫人,這實在是有點兒太突然了,我完全沒一點心理準備呢。”

“沒關係,我可以給你時間,慢慢準備。”

蘭靜美說着,又衝肖遙拋了一個深情的媚眼。

哎!

這女人飢/渴到這份上,也算是奇葩了。

爲避免再度被對方誘惑,肖遙趕緊岔開話題:“對了,沈夫人,我聽說沈老爺子得了邪症,而您懸賞重金,要救沈老爺子?”

蘭靜美嘆了口氣,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