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遙還真被對方給唬住了,

心頭暗忖:“瑪了個蛋!這老頭還真夠強的,尼瑪老子該不會得動用一氣陰陽棍才能將他擺平吧?就爲了這麼一個老頭,耗費五萬點陽氣值,想想好像有點不值啊。有種殺雞用牛刀的感覺。”

他心裏正犯嘀咕,忽然傳來一聲震耳咆哮。

這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是阿祁化身巨猿發出的咆哮聲。

什麼情況?

難道這畜生居然化身成無支祁了!?

他立刻循聲望去,只見一個龐大的身軀出現在前方,擋住了正緩緩往後倒的貨櫃車。

原本閉眼端坐的白髮老頭聽到身後動靜,下意識地轉頭一看,頓時驚得瞠目結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無支祁伸出一雙大手,抓住了貨櫃車,輕易便將幾十噸重的貨櫃車拿到了半空之中,看上去就像是拿了一個玩具一般。

貨櫃車駕駛室內還有兩個人,這兩人當中有一個是古武高手,他立刻鑽出車外,跳上車頂,居然沿着無支祁的手臂快速衝向它的肩膀。

不過剛跑到一半,便被無支祁用另一隻大手一把抓住了。

他奮力掙扎,想要掙脫,但即使他已經使出了最大的力氣,也是無濟於事。

他用拳頭奮力捶打着無支祁的手指,畢竟是古武高手,每一拳少說也得有數千斤的力量,無支祁感覺到了疼痛,張開血盆大口,對着他發出一聲震耳怒吼,隨即將他往山崖下一扔,伴隨着一聲絕望的慘叫,他的身體消失在了深淵之中。

見無支祁輕易便殺死了一名古武高手,白髮老頭汗如雨下,

本來還有一名古武高手舉起一臺小車,欲扔向無支祁,看到這一幕,哪裏還敢扔出手,又悄然將小車慢慢地放下,甚至不敢弄出絲毫聲響,生怕一不小心,就惹怒了眼前這頭巨獸。

無支祁輕易便將貨櫃箱拆開,將裏面的東西取了出來,肖遙一眼便瞧見,那正是封印着犼之獸魂的巨石!

肖遙立刻飛身而起,朝無支祁飛了過去。

他落到了無支祁肩膀上,在他耳畔說道:“我們走!”

無支祁發出一聲震耳怒吼,大步離去。它每一步踩在地上,整座天齊山彷彿都在顫動。

……

二十分鐘後,肖遙與無支祁來到了距離天齊山不遠的一處山谷之中,跟着他倆一塊的,還有被南宮正一以及幾名陰兵鬼將附體的那七八名保安。

無支祁將巨石放在一塊空曠的地上,又變化成了阿祁模樣,轉頭衝肖遙問道:“主人,現在該怎麼辦?”

“我哪知道該怎麼辦。”

望着眼前的巨石,肖遙有些犯難,他原本的計劃,可不是這樣。尼瑪誰會想過搶這麼一大塊幾十噸重的巨石呢! 肖遙看着眼前的巨石,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時被南宮正一附身的保安開口說道:“主公,如若不然,我和兄弟們現在立刻挖一個深坑,將這巨石埋入深坑之中。”

“得了吧,這裏離天齊山這麼近,你坑還沒挖好,那幫傢伙就找來了。 國民男神一妻二寶 他們要是知道咱把石頭埋在地下,正求之不得,咱們前腳埋好,他們後腳就會把它給挖出來。”

阿祁說:“那乾脆,本大聖現在去一趟,直搗他們的老巢,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肖遙瞪它一眼,沒好氣地說:“別總想着打打殺殺,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那主人你說該怎麼辦?”

肖遙眯着眼睛看了巨石一會,說:“無論如何,不能將這塊巨石留在這兒,它在散發邪氣呢,勢必對周圍環境產生影響,所以,我們還是得找個地方,將它藏起來。”

“可是,這麼大一塊石頭,能藏在哪兒呢?”

“可以找九爺幫忙,讓他找一處倉庫。我再在倉庫裏設置好封印結界,然後將這塊石頭放進倉庫裏。”

肖遙說着,掏出了手機,正準備給陳武打個電話,讓他弄一臺貨櫃車來,耳畔忽然傳來系統的聲音:“此乃封印了上古魔獸犼的獸靈的封魔石,建議宿主將封魔石收入送往九幽冥地。”

九幽冥地?

肖遙微微一怔。

“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九幽冥地,那尼瑪不是死人待的地方嘛!”

“九幽冥地乃三界至陰之地,封魔石中封印着上古魔獸犼的獸靈,九龍會的人爲了喚醒獸靈,將大量僵血注入封魔石中,如今獸靈已經有了反應,一旦衝破封魔石,必將生靈塗炭。只有將封魔石送往九幽冥地,懇求冥帝代爲保管,方能保萬無一失。”

聽了系統所說,肖遙皺緊眉頭,陷入了深思,他心裏正琢磨着,系統忽然又道:

“Duang!開啓一項20級任務,將封魔石送往九幽冥地。宿主請注意,該項任務爲必須執行並在規定時間內完成的任務。”

“什麼意思?”肖遙連忙追問。

“意思就是,如果宿主你未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該項任務,身體將會自爆。”

“臥槽!又是自爆!尼瑪玩我吧。不是說3級以上任務都不限時了嗎!現在20級任務吶,怎麼限時啦!?”

肖遙嚷了起來。

“因爲該項任務較爲特殊,若不盡快完成,將有導致生靈塗炭的危險。所以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完成。”

“行!行!那你說,規定時間是多久?一年?兩年?”

“七日。”

“臥槽!多少?”肖遙以爲自己聽錯了。

系統又重複道:“七日!”

“尼瑪哦,20級任務吶!你讓老子七日內完成,開什麼玩笑!?”

“本系統從不開玩笑,根據本系統測算,若是七日內不將此封魔石封印,犼的獸靈將會衝破封魔石,屆時,恐怕沒有人能夠阻止它,以包括宿主你在內。”

“老子就不信了,大不了,老子就用一氣陰陽棍,一棍子打死它!”

“犼乃先天神獸,一氣陰陽棍是後天神器,宿主你應該知道,後天神器,無法壓制先天神獸。不但一氣陰陽棍對付不了它,玄天鎖妖圈也無法將其困住,也只有先天神石,才能將它封印。”

尼瑪……

又是該死的先天后天,這搞個毛啊!

肖遙定了定神,衝系統問道:“那我TM怎麼去九幽冥地呢?那地方可是比陰曹地府還深的地獄,該不會讓老子抹脖子吧?”

“宿主忘了,你手裏有一件來自於冥界的仙家法寶——歸墟螺,只要你用心吹響歸墟螺,就能打開通往九幽冥地的九幽之門。”

肖遙一聽,不由得心頭一怔。

咦?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他立刻打開系統物品欄,將歸墟螺從系統欄中取了出來。

此物是冥帝之女月隱公主送給他的,他以爲再不需要使用,沒想到現在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見他忽然取出了歸墟螺,阿祁不免有些驚訝,

“主人,你將此物拿出來做什麼?”

肖遙看了阿祁一眼,反問道:“你說,如果我們將這塊石頭送到九幽冥地去,怎麼樣?”

誰知阿祁一聽,立刻擺手道:“本大聖可不去九幽冥地!”

肖遙微微一怔,

“爲什麼不去?”

“主人,本大聖現在尚未完全恢復法力,若是去了九幽冥地,碰到那東嶽帝君,肯定沒本大聖什麼好果子吃,弄得不好,又得用什麼法子把本大聖囚禁起來。說不定還連累了主人你。”

聽阿祁這麼一說,肖遙一想也是,畢竟幫阿祁摘下脖子上的玄天鎖妖圈摘下來,是他擅作主張,並未得到某位大神的同意。

一千多年前,東嶽大帝因爲月隱公主私放了阿祁,居然將月隱公主囚禁在了森然寺。

瑪了個蛋!

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不講一點情面的人,必定鐵面無私,老子若是帶着阿祁前去,豈不是自投羅網!?可若是阿祁不跟着一塊去,這麼大一塊石頭,老子也扛不動啊!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宿主你多心了,東嶽大帝並非鐵面無私之人,當初他之所以囚禁愛女,也是被逼無奈,月隱公主犯了天條,他若不自行施以懲罰,天界也會懲罰月隱公主,若是天界的懲罰,可就不是囚禁這麼簡單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不會爲難我和阿祁?”

“非但不會爲難,而且因爲是你幫助月隱公主逃離了封印之地,他謝你還來不及呢。”

系統說到這,又話鋒一轉:“至於無支祁,它雖犯下天條,但你幫它解脫封印,也是宿命。這也就意味着他的懲罰已滿,只要不再惹出大禍,也就不必再受懲罰。不但如此,此次它若將封魔石送往九幽冥地,也算是大功一件,說不定對它恢復法力,有很大的幫助。”

瑪了個蛋!

系統既然都這麼說了,那還有什麼好想的呢!

肖遙立刻轉頭,對阿祁說道:“不必擔心,東嶽大帝不會爲難我們。” 阿祁擡頭看着肖遙,怔怔地問道:“主人,你確定?”

肖遙點了點頭,

“確定!不但如此,你若幫我將封魔石送到九幽冥地去,還算是立下大功,說不定對你恢復法力有幫助。”

“主人,你不是在忽悠我吧?”阿祁仍然心有疑慮。

肖遙瞪它一眼,沒好氣地說:“我什麼時候忽悠過你!何況這種事我要是沒把握,能亂說嘛!”

他隨即有拍着胸脯表示:“你放心,如果真有什麼事,我跟你一塊扛!總之,我絕不會丟下你。”

聽肖遙這麼一說,阿祁不免有些感動,它立刻說道:

“好!本大聖就隨主人你一塊,去一趟九幽冥地!”

肖遙又轉頭對被南宮正一等陰兵鬼將附身的一衆保安說道:“既然是去九幽冥地,那種地方也正是你們施展能力之力,你們也一塊去吧。”

“吾等願意追隨主公。”

南宮正一說完,從保安身體之中飛出,那名保安立刻癱倒在地。

其餘陰兵鬼將也都紛紛從所附體的保安身體裏飛出來,七八名保安陸續倒地,一個個趴在那兒,一點動靜都沒有,就像是已經掛了一般。

肖遙不免有些擔心,開口問道:“我說哥幾個,你們該不會弄出人命來了吧?”

南宮正一回答:“主人不必擔心,他們只是因爲剛被我們附體,所以魂氣不穩,用不了兩三個時辰,便會甦醒過來。”

聽了南宮正一所說,肖遙又蹲下身子,爲其中一名保安把了把脈,其脈象雖然有些紊亂,但還算正常,至少沒有性命之憂,他心裏這才鬆了口氣。

現在,是時候開啓九幽之門了。

肖遙用雙手捧着歸墟螺,將嘴巴湊近螺尾,深吸了一口氣,吹響了海螺。

歸墟螺立刻傳出婉轉悠揚的聲音,霎時間狂風大作,飛沙走石。

不過片刻工夫,一個仿若漩渦般的無盡黑洞便憑空出現在了肖遙與阿祁以及衆陰兵鬼將的面前。

陣陣陰風從黑洞之中吹出,肖遙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本能地往後退了一步。

瑪了個蛋!

這九幽冥地真不愧是至陰至寒之地,這尼瑪都還沒進去呢,就感到寒氣逼人。

肖遙連忙轉頭提醒南宮正一等一衆陰兵鬼將:“你們幾個身子骨弱,可得……”

他話說到一半,卻頓住了,因爲他發現,這幫傢伙一個個眼睛裏放出綠光,非但沒有絲毫害怕,反而好像充滿了期待。

瑪了個蛋!

老子怎麼忘了這茬,他們可都是鬼靈,陰氣越重的地方,他們越能適應,又怎會害怕九幽冥地呢!

肖遙難得再管這些個陰兵鬼將,轉頭對阿祁說:“阿祁,快去把石頭扛上。”

“主人,待會到了九幽冥地,本大聖該不會得一直扛着這塊石頭吧?”

“那不然呢!除了你,也沒人扛得動啊。”

阿祁癟了癟嘴,雖然極不情願,但也不能違背肖遙的指令,只得再度變身,轉眼間的工夫,身高便達到了丈餘。

它這回沒變得太大,畢竟那黑洞也就那麼大,若是他體型變得太大了,只怕鑽不過去。

它上前扛起了那塊幾十噸重的巨石,肖遙將手一揮,道:“我們走!”

他話音剛落,南宮正一領着幾名陰兵鬼迅速鑽入了黑洞之中,

瑪了個蛋!

這尼瑪可真是有夠積極的。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也一頭鑽進了黑洞。

穿過黑洞,他擡眼一眼,頓時便被眼前的場景給震住了,

這裏,居然是九幽冥地?老子怎麼覺得是進入了魔幻世界呢。

他們幾個現在正處在一個直徑約摸二十米左右的圓形區域內,這個圓形區域的四周,全是聳立的巨石,形成了一片石林,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石頭,有些石頭矗立在那兒竟然有二三十米的高度。

一眼望去,幾乎望不到這片石林的盡頭,也不知這片區域究竟有多遼闊。

石林內瀰漫着薄薄的霧氣,顯得有幾分詭異。

有縱橫兩條約摸三米來寬,筆直的大道,穿過石林,呈十字形交叉在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

也就是說,這是一處交叉路口,那麼現在問題來了,他們該往哪兒走呢。

肖遙轉頭看了看周圍,嘴裏嘀咕道:

“這尼瑪該往哪走啊?連個問路的人都沒有。”

他正說着,忽然眼睛的餘光瞥見石林之中有一道黑影一閃而過。

石林里居然有人!

他立刻大聲問道:“誰在那兒?”

等了片刻,並沒有任何迴應,他又運用火眼金睛技能一番探查,也並未有任何發現。

瑪了個蛋!

該不會打算伏擊老子吧。

肖遙不敢怠慢,立刻將乾坤寶鏡從系統物品欄中取出來,拿在手中。

這裏可是九幽冥地,乾坤寶鏡的作用,或許比辟邪寶劍好使。

阿祁將巨大的封魔石重重地往地面上一放,衝肖遙問道:“主人,你瞧見什麼了?”

“剛纔看到一道黑影,不管轉眼間就不見了。”

阿祁不以爲然地說:“區區一道黑影而已,有何可懼。這裏是九幽之地,在這兒看到鬼魅不足爲奇啊。”

“誰知道是不是鬼魅。”

肖遙說着,轉頭對南宮正一說道:“南宮,你們幾個負責警戒。”

“是!主公。”

南宮正一立刻領着幾名陰兵鬼將,警覺地查看着四周。

肖遙又轉頭問阿祁:“阿祁,你認爲咱們應該往哪個方向走?”

煙花易冷:君惜否 “這我怎麼知道,九幽冥地本大聖也是第一次來。不過主人你不是要找東嶽大帝麼,那應該是往東邊走吧。”

咦?這畜生分析地好像有點兒道理。

肖遙立刻追問:“那……,哪邊是東邊呢?”

“不知道!我現在完全搞不清楚方向。”

瑪了個蛋!

問了等於沒問。 冰山女神寵夫成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