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定那個釣魚的人心裏也不是很高興,他心想現在的年輕人啊,騙人的手段都到了這麼無恥的地步了,真的是“後生可畏”啊,那個畏字,應該改成危字,後生可危,可危險了,還是小心點好。

不是還是小心點好,而是一定要小心啊,不然,騙你沒商量,本來,本文章應該是不能出現幽默的,之前想的是一路恐怖、黑、到底,但是,有時候內心也有點奇怪,就好像李肅一樣。

哎,李肅在心裏嘆氣道:“原來大哥還以爲是自己要騙他半桶魚,嗯,自己有這麼壞嗎,好像也不像是壞人的樣子啊,長得也不像是壞人啊,怎麼就會這樣,嗯,搞不懂。”

如果現在有一面鏡子的話,李肅一定想好好的照一下自己的樣子,倒看是不是長得很像壞人。

對了,鏡子,那麼可以這樣啊,給他開陰陽眼,讓他看看真相,李肅想到之後,就馬上做到。

“大哥,你不要害怕,我讓你看一下東西,或許你能會相信我了,人命關天,我已經沒有時間再去考慮太多了”,李肅知道,時間最多還有幾十分鐘,也許是四十分鐘,也許是三十分鐘。

又或許是更少,時間已經不能再耽誤了,“左屬陰,右屬陽,開陰眼,見陽人”,李肅趕緊給那個釣魚的人開了陰陽眼,然後指着自己的身上說,“大哥你看,人有三把火。”

“頭頂一把,兩肩各一把,如果火很大的話,那麼就證明這個人的身體很好,運氣也很好,而如果火很小的話,甚至是快透明瞭的話,也就是說,那個人他快要死了,或者是身體極差。”

看到李肅的身上突然出現了三把火,那個釣魚的人也覺得李肅好像說的是真的,不是騙人的,也不是爲了騙自己那半桶魚,因爲,像這種情況,又不是變魔術,所以,可信度很高。

開了陰陽眼之後,那個釣魚的人甚至看到整個魚塘都有點不一樣了,水面上黑黑的,彷彿有妖氣一樣,只不過他不懂什麼陰氣啊,妖氣啊,魔氣啊,所以,只是覺得黑黑的,好像不對勁。 周雨晴看著秦穆然那一臉不相信的樣子,認真地說道:「現在的手段不知道有多高超,可謂是防不勝防,不說其他的,就最近,咱們臨近的幾個市就發生了好幾起劫機事件。」

「有嗎?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也沒聽過啊!」

秦穆然一愣。

「有你也不知道啊,你看過新聞嗎?再說了,這種事情能放出來嗎?這不是造成市民恐慌嗎?早就在第一時間就封鎖了。」

周雨晴白了他一眼道。

秦穆然聽著周雨晴這麼說也是點了點頭,對於這個他也是深有體會。

龍鱗對青龍幫出手,那一晚也可以說是血流成河,可是有報道嗎?

沒有!

都在第一時間被封鎖起來,那就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

所有的人都覺得現在的世界很是安逸,可是秦穆然比誰都清楚,表面看起來很是和平的世界,戰爭卻是從來沒有停止過,無數次,在國家的邊境省份,秦穆然率領著炎黃特種部隊的人狙擊了多少妄圖偷偷潛入夏國國境的傭兵。

多少次,他們以雷霆之勢,主動出擊,擊殺了多少跨國販毒的毒梟!

多少次,他們被敵人包圍,浴血奮戰,為國犧牲,最後卻只能夠成為一個無名英雄!

哪怕他們犧牲了,英勇的事迹也沒有辦法報道出來,家人也不能享受烈士家人的榮光!

昭雪 而他們,都是為了這個安逸的國家!

戲子家事天下聞,將軍枯骨無人知。

兩個人聊著,秦穆然便是開著車來到了機場,將車停在停車場后,秦穆然和周雨晴便是過了安檢,隨後換了登機牌,等候登機。

期間,周雨晴還打了個電話,好像是安排什麼人在機場接他們。

候機這段時間,秦穆然也是有這沒這地跟周雨晴閑聊著。

「雨晴,周老將軍現在是什麼個情況?」

秦穆然想到自己要給周雨晴的爺爺看病,還是有些沒底的,所以先提前大約知道點老爺子的病情。

提前知道一點,總比什麼都不清楚要好上許多,老爺子為國為民,浴血奮戰一輩子,秦穆然作為軍人出身,對他很是尊重,他們這一代的人,總是這麼的偉大,所以能夠挽救老爺子的性命,秦穆然絕對會盡最大的力量去救!

「一直都昏迷不醒,專家都來看過了,沒有任何的辦法,現在只能靠營養液維持著基本的身體機理。」

提到周老爺子,周雨晴的臉上便是布滿了擔心,因為在整個周家,最疼她的就是這個爺爺!

也正是因為有著周老爺子的疼愛,周雨晴才能夠拒絕與韋家的政治聯姻,這要是換成其他家族的子弟,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讓你去,就必須得去,根本沒有半點的商量。

秦穆然點了點頭,周家的周老爺子在夏國也是赫赫有名,他與韋家的韋老爺子並稱「夏國雙驕」,一個攻於計謀,一個攻於武力,兩個人配合起來,當年在戰場上可是殺得敵人聞風喪膽,名噪一時。

周家的第二代,總共兄弟三人,除了老三,也就是周雨晴的父親從商之外,其他的兩人一人走政,一人走軍,全面發展,而且發展的都還不錯。

正是因為周家一代二代的出色,才使周家屹立在京城七大家族之一的位置。

可以說,整個周家的實力放眼夏國都是不容小覷的。

二十分鐘后,兩人開始登機。

「我說周隊長,咱們都不是缺錢的人,怎麼就弄個經濟艙啊!不會是因為我讓你包我飛機票,你就這麼摳吧!」

秦穆然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整個人有些鬱悶地說道。

怎麼說自己也是去京城幫你爺爺治病的,雖然說只是順便,但是哥輕易不給人治病的好不好!

咱可是神醫,神醫哪能這樣啊!

可是,有你這麼對待神醫的嘛!

關鍵老子給你家人去看病,還特么不收錢!真的,想想都是淚。

周雨晴聽到秦穆然的抱怨,並沒有多在意,反而是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道:「你以為我是土豪啊!我一個月工資才多少錢?」

「……」

秦穆然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是,你的工資是沒有多少錢,但是大姐,好歹你也是京城七大家族之一周家的大小姐啊!

你家裡的錢可都是用卡車來衡量的好不好,連個商務艙都坐不起,是不是有些太掉你超級富二代的價了?

當然,這些話秦穆然也只敢在心裡抱怨抱怨,要是真的說出來的話,恐怕以周雨晴的性格,能夠直接一腳把他從經濟艙給踢出去,直接讓他待在空運物品的地方。

算了,經濟艙就經濟艙吧,除了美女會少點以外,跟頭等艙,商務艙相比,他們也不會比自己先飛到哪裡去。

兩人登上飛機后,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

秦穆然的一雙眼睛在四周打望,看了一圈之後,有些失望,哎,竟然經濟艙里一個美女都沒有看到,看來美女都去頭等艙和商務艙去了。

「你一雙眼睛跟賊一樣的,在看什麼呢?」

周雨晴注意到秦穆然的目光在四處打量,有些好奇地問道。

「啊?沒什麼!剛才你不是說有可能會遇上劫機嗎?我這不是看看誰像是劫機分子嘛。」

秦穆然睜著眼睛說瞎話道。

「額……」

周雨晴忍不住給了秦穆然一個大大的白眼,心裡鄙視了他無數次,看誰劫機分子?還會用色眯眯的眼神?你那個眼睛就差直接把眼睛貼到人家女的身上了!

突然,秦穆然的目光之中綻放出一道光芒,我去!走大運了啊!還真的有美女啊!

只見幾米之外,一個身材高挑,長發翩躚的美女背著個雙肩包走上了飛機,正在按照機票找尋著自己的位置。

雖然她帶著墨鏡,遮住了半邊瓜子臉,但是秦穆然這種花間老手,見過的女人何其的多,僅僅是一眼便是知道,這個小妞絕對也是個極品。

「阿彌陀佛,無量天尊,親愛的上帝,你們真的給力啊!一定要安排這個美女坐我附近。」秦穆然在心裡嘀咕祈禱著。

也不知道今天是哪個神仙在值班,似乎還真的聽到了秦穆然的禱告,真的就給了他這麼一個機會,只見那個美女來到近前,坐在了他左手邊的一個位置。

「嘶!」

還沒有等秦穆然的臉上閃過一抹欣喜,他的大腿上便是傳來了一陣劇痛,讓他忍不住倒吸冷氣。

「你掐我幹嘛!」

秦穆然瞪著周雨晴,問道。

「大庭廣眾下色眯眯地盯著人家女生,你不是想犯罪就是心懷不軌!」

周雨晴警告地說道。

「我看人家女孩子關你屁……」

秦穆然不甘地說道,但是說到一半,他有愣住了,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上下打量著周雨晴,說道:「我說周雨晴同志,你該不會是看我看人家美女吃醋了吧!要不,你就承認一下,想我盯著你看,這樣我就不看她,專門盯著你看,怎麼樣!」

「我吃你大爺的醋啊!我就是履行一個警察的職責,見到流氓就要好好教他做人!」

周雨晴被秦穆然這麼一說,心裡也有點發虛,生怕被他看出來什麼,連忙怒目而視。

「我又沒有對你流氓,你激動個球啊!」

秦穆然說完,便是很傲嬌地將頭扭了過去,然後繼續盯著那個極品的美女,心想著一會兒該怎麼搭訕才能夠獲得一段美好的艷遇。

搭訕,可是一個正兒八經的技術活。

有的人搭訕,話還沒說什麼呢,便是要聯繫方式,弄的跟調查戶口似的,很容易讓人反感。

有的人搭訕,則是用著八九十年代的老套路,這不是擺明了找鄙視嗎?

有的人搭訕,直接一言不合就約不約的,約你大爺啊!人家妹子這麼漂亮,要是想約,還看得上你?

所以,聯想到這些,秦穆然可是在好好的研究,一會兒該怎麼跟人家妹子勾搭,才能文雅而不至於讓人厭惡。 “好了,大哥你現在相信我了吧,人命關天,時間已經不多了,你看看你身上的那三把火,已經越來越小了,說明我說的都是真的啊,你現在真的很危險”,李肅再次強調的說着。

如果不把事情說得危險一點,恐怕他還不能全部相信,所以,李肅纔不得不這麼說,希望他能快點明白,相信自己。

“好,好,我相信你,那老弟啊,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終於看到他肯相信自己了,李肅心裏面也感到很高興,終於可以救一條人命了,還是一個比較好的人。

接下來,李肅立刻和那個釣魚的人一起,把魚開始平分,爭取儘快的分好,這之後也不用再去釣魚了,但是分了五分鐘之後,李肅發現,雖然說,魚的條數已經是一樣多了。

一邊二十條,但是魚的重量好像卻不是一樣重,不知道魔王會不會玩這個陰招,算重量。

對了,如果萬一魔王真的要算重量的話,那麼搞不好自己有可能會死,不行,那到底該怎麼辦,如果自己現在就死了的話,那麼也沒有人能夠對付得了魔王了,那麼以後不知道還有多少無辜的人要。

要白白喪命,無辜的死去,並且在死之前,還得受盡恐怖的威脅,提心吊膽,到最後也難逃一死。

不行,真的不行,李肅在心裏反覆的想來想去,最後覺得這樣也不是很保險,但最後搞不好還是要有一個人死掉。

到底該怎麼辦,應該怎麼辦,李肅在心裏問自己,同時也希望有人能夠來回答自己這個問題,告訴自己應該怎麼辦,怎麼辦纔好,就在李肅一直很苦惱的時候,這個時候。

那個釣魚的人突然問道:“老弟,兩個桶裏的魚,條數是一樣多了,現在應該沒有問題了,接下來,我們就算是釣到魚了,也不把它們放進來,這樣應該就沒事了。”

對了,我之前怎麼沒想到,李肅聽那個釣魚的人說完之後,彷彿想起了什麼。

兩個桶,條數一樣多,重量也必須要一樣多,之後釣到的魚,不把它們再放進來了,沒錯,是了。

重點在於最後的那句話,之後釣到的魚,不把它們再放進來了,那麼也就是說,之前釣到的魚,也不把它們放進來,不就可以了嗎,兩個桶的魚全部倒掉。

等下,先整理一下,兩個桶的魚,數量和重量必須是一樣,那麼如果說,兩個桶裏都沒有一條魚,那麼不就是一樣多,一樣重了嗎,魔王它又沒說,沒有釣到魚會怎麼。

它只是說,誰少誰輸,然後輸的人被抹殺,如果大家都沒有釣到,那麼就不存在輸和贏,是平手,那麼就都不會死。

李肅很高興自己終於想到了一個最好的辦法,嗯,這應該就是真正的生路了,李肅在心裏又確認了一下。

想到,李肅就馬上說:“大哥,我想到了一個好辦法,那就是把兩個桶裏的魚全部倒掉,然後我們也可以不釣魚了,就假裝把釣具放在魚塘裏,然後來魚了,也不用去管它,這樣的話,應該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那個釣魚的人在聽完李肅說的話之後,覺得李肅說得很有道理,於是,二人立刻把兩個桶裏的魚全部倒進了魚塘,然後又認真的檢查了一遍,最後確認兩個桶裏面確實是乾乾淨淨的。

也沒有一條漏網之魚存在,最後二人便立刻再次坐好,然後假裝在釣魚,其實就是爲了耗時間,等到時間一過,應該就安全了,沒有死亡,沒有遺憾,沒有自責,沒有傷心。

“大哥,現在這樣,應該就安全了,這些魚下次還可以再釣,但生命只有一次,最重要的還是要保住生命啊”,李肅跟那個釣魚的人分析了一下,說明這些魚倒了,並不可惜。

能保住命,就值得了,下次有機會再釣吧,人生也並不是只有這一次釣魚,但恐怕像這種情況的,就真的只有這一次了,釣得少,就要死,試問一下,如果每次釣魚都能這麼刺激的話。

那是不是釣魚的人會更多,還是更少,答案由大家來說,李肅也不清楚,到底會是哪種情況。

時間過得很快,應該只有最後的十分鐘了,三個小時的釣魚時間,就該結束了。

這段時間裏,那個釣魚的人一直和李肅聊天,二人聊得也還算是比較開心,其實,對於李肅來說,還能夠在任務世界裏和別人聊聊天,說說心,那也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非常開心的一件事了。

畢竟,像這種情況,真的是不多,任務世界裏時時刻刻都是要保持着提心吊膽的狀態,像現在這種坐下來安安靜靜的釣魚,可謂算是一種福利了,對於任務參與者來說。

但是,魔王之所以這樣做,原因是因爲它懂得憐惜任務參與者們了嗎,不不不,不是的,這只是它的一種手段而已,其實真正的危險、恐怖,還在後面,先放鬆,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

神不知鬼不覺的讓任務參與者死在放鬆之中,只有這樣,只有在放鬆中,任務參與者才更容易死掉。

李肅和那個釣魚的人聊着聊着,也覺得聊得差不多了,時間肯定也不多了,隨後,李肅躺在了地上,想要好好的休息這最後的幾分鐘,讓自己真正的放鬆一下,休息一下。

畢竟連續過了三道門,體力和腦力都感覺到有點累,再不休息一下,等下到了下一道門,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了,到時候還不是直接被殺掉,所以,珍惜這最後幾分鐘吧。

“任務參與者現在立刻走出第三道門,然後走到第四道門面前,把門打開,走進去”,就在李肅覺得休息得差不多了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又出現了。

不過還好,李肅沒有死,那麼生路就應該是猜對了,李肅睜開眼睛之後,魚塘已經消失了,那個釣魚的人也不在了,而自己就是躺在地上,只是地上倒沒有感覺到很涼。 一陣轟鳴,只感覺身體猛然向後仰去,飛機便是起飛,沖入雲霄之中。

待到身體逐漸適應了飛機的起飛后,秦穆然則是再次不由自主地將目光看向了身旁的那個美麗小妞。

美女總是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啊!

只見這個小妞帶著一副墨鏡,剛好遮住了容顏,給人一種神神秘秘的感覺,但是細細看去,她的一頭秀髮卻是如此的順滑飄逸,還有那個身材,雖然沒怎麼打量,但是想必也是不會差的,還有身上由內而外散發的那一股氣質,怎麼都讓人有些著迷呢!

秦穆然目光打量著那個美女,心裡卻是在猜測著她可能的職業。

想要搭訕,就得有初步的了解,要是總是靠著那來來回回的幾句套路話搭訕,那就基本被判定了死刑了。

幾分鐘后,秦穆然也對這個美女有了大概的判斷,無論從氣質還是她的著裝,以及隨身攜帶的物品來看,這個美女,應該是從事模特或者演藝這個行當的。

不過當秦穆然再次注意到這個美女拿出了一本時裝周刊后,頓時便幾乎可以確定,這個美女是個模特。

因為時裝周刊除了一些專業人士或者模特以外,幾乎很少有人會看這麼無聊的東西。

而且從她的腿,她的臀,她的胸,嘖嘖等等。

最重要的是她的氣質,那種氣質不是學能夠學出來的,而是經受過專業訓練的。

「卧槽?莫非是個新晉模特?」

秦穆然腦海里瞬間便是冒出這麼一個想法。

可是,當這個想法出現以後,很快便是被秦穆然給否定掉了。

好好的一個大美人卻是要做一個嫩模,進了這麼一個地方,真的是。

在娛樂圈,可以說很是混亂的,尤其是他們這種有些姿色的,想要出名,不付出點代價是不可能的。

當然,有人罩著的那就不一樣了。

有人罩著的話,在圈子裡面,哪裡有人敢對她動什麼歪心思啊!

不過,既然這個美女是圈子裡的人,看樣子也挺不錯的,對於秦穆然來說,那就更加容易到手了。

美女,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喜歡的!

「你這是什麼神情?還笑的那麼猥瑣!」

秦穆然在關注著身旁的美女,而周雨晴何嘗不是在看他?

奇異人生之快穿之旅 「沒什麼。」

秦穆然連忙搖頭,他怎麼敢將自己心裡的真實想法告訴她,那豈不是壽星公上吊,嫌命長?

捉鬼日記 「滿腦子不知道在想什麼齷齪的東西!」周雨晴白了他一眼道。

「在想你!」

秦穆然笑道。

「你……」

被秦穆然這麼一撩,周雨晴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開心,這個傢伙,不知道怎麼回事,總是讓人對他有好感的時候又突然讓人對他厭惡!

旅途總是漫長的,再加上周雨晴不理他,秦穆然總是覺得少了點趣味。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坐在最前排的兩個年輕人站了起來,緊接著的一幕直接驚呆了眾人。

只見一個青年揚手便是給了身邊坐著的胖子一個耳光。

清脆的耳光聲瞬間便是驚動了經濟艙里的人,紛紛將目光投了過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突如其來的一巴掌,直接便是把胖子給整懵了,等他緩過神來后,便是起身要動手,可是卻被身上的安全帶給扯住了。

「你特么有病吧!憑什麼打老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