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在門口處停下,大概間隔了半分多鐘,才輕敲了兩下門。

2022 年 9 月 15 日
未分類
0 0

「請進。」

話音剛落,賈米亞便推門進來,在見到韋恩的瞬間,他便露出了笑臉。

經過半分多鐘的調整,賈米亞的呼吸已經比較平穩。

看着堆滿肥肉的賈米亞,韋恩也露出輕笑,指著一側的沙發道:「請坐。」

賈米亞微微鞠躬,隨後坐下,傭人也端來一壺茶水,為兩個人各倒一杯后,退出了房間。

「賈米亞先生,這次過來又是推銷房子嗎?您在我這兒拿到的錢也不少了。就算是薅羊毛,嗯……是不是應該再換一個人?」

賈米亞連忙擺手,「韋恩先生說笑了,我哪敢薅您的『羊毛』?我推薦的房子是同價位最好的,找的工匠也是,雖然價錢有些貴,但房子的質量,還有工匠的工藝,真的沒得挑。」

韋恩聽着賈米亞一臉緊張地做着解釋,有些意外。

儘管他一直很儘力,但與地球的那些推銷員相比,還是弱了很多,韋恩就當是聽一檔脫口秀,看着賈米亞的表演。

等到賈米亞感到了口乾,喝了口水,韋恩這才笑看着賈米亞:「你說你不是來薅羊毛,那你來是做什麼?」

「啊?」

賈米亞的臉色微變,瞄向韋恩的眼神有些飄渺不定。

「過來的原因……咳咳,我想問一下韋恩先生,貴公會還接任務嗎?」

「哈?」

韋恩有些疑惑,「這要看您怎麼想了。如果是在哈羅格,嗯……我們的公會還在裝修,也就不存在開不開業。但我們的總店,也就是在維澤樹海附近的那家公會,還是接任務的。」

「真的?」賈米亞欣喜道。

「那當然,冒險者公會是以盈利為目的,只要您的價錢給的合適,我們為什麼不接?」韋恩反問道。

「那就好……」賈米亞緩了口氣,「我還以為你們和托亞公會、哀之怒嚎一樣呢?」

「他們怎麼了?」韋恩問道。

「這兩家公會的一多半冒險者都有事做,而剩餘的冒險者又面臨太多的任務,分身乏術。我已經等了兩個月,一直沒有得到適合的冒險者。」賈米亞嘆了口氣,「你的公會該不會,沒有厲害的冒險者吧?」

「說什麼呢?火煉還閑着呢?你該不會不知道吧?」韋恩眯起眼睛。

賈米亞嘴巴微張,但明亮的眼睛卻告訴韋恩,賈米亞對這個信息很激動。

「請一定讓火煉幫我做一個任務,價錢好說。」賈米亞不停搓手,不假思索地說道。

韋恩看到激動的賈米亞,感到了疑惑:「你想要委託什麼任務?」

「珍寶!」賈米亞迫不及待地說道,「我想要一個珍寶,越稀奇、越珍貴越好。」

「什麼?」

韋恩炸了眨眼。

沒有具體的任務,只給出一個結果,嗯……他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任務。 蕭越的表情變化,鳳憐箏看在眼中,自然猜出了他的想法:「想以三花突破先天境,困難程度是你無法想象的。」

「再困難我都不放棄,與其成為平庸的先天境,我寧可在化靈境多磨一段時間,修為不能夠完全代表實力。」

蕭越對此很有發言權,一直以來他便是越階而戰如吃飯喝水。

究其原因,便是他修鍊的諸天星辰體其為高明,在武道前期佔據了極大的優勢。

後來獲得不朽之錘,肉身連續蛻變,更是讓他實力大境,在越階而戰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然則到了如今,諸天星辰體功法殘缺,不再是他的優勢,若是不在其它地方拔高自身,他的優勢將越來越小,最終淪為平庸。

畢竟,能夠突破到先天的武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牌。

若是蕭越還以為憑著一朵極限之花突破先天,依舊如往昔那般越階而戰的話,就太自以為是了。

「你要想好了,起源之地有許多武者,突破先天前表現的無比耀眼,跟你相比毫不遜色,但他們心氣太高,一心想以極限三花突破,最終卻失敗了。」

鳳憐箏似在打擊蕭越的自信,一雙動人的眸子盯著他的臉龐,想要看看他有什麼反應。

蕭越沉默一陣,開口問道:「結果呢?」

鳳憐箏笑道:「真正成功者很少很少,大部分堅持三花突破的武者止步化靈,最終被原本天資弱於他們的武者超越,以更高階的實力碾壓,武道的根本還是境界。」

蕭越自然知道,同階無敵的路不好走。

許多武者的信念便是不求同階無敵,但求高你一階。

往往一階之差,實力便是天壤之別。

儘管如此,蕭越依舊沒有放棄三花突破的想法。

論到修鍊速度,其實蕭越比其他武者要快了太多。

擁有武道之心,武技方面幾乎不用浪費時間,只要看一眼便可瞬間達至武技圓滿。

這一點是其他武者無法相比的,一名武者的實力,除了修為之外,還要有強大的武技襯托。

武者花在武技上的時間,甚至與提升修為的時間相當,否則空有境界沒有發揮的手段,同樣是一個繡花枕頭,這便是蕭越的優勢之一。

他擁有遠超其他武者的時間,慢慢凝聚極限三花。

「憐箏公主說了這麼多,是想勸我放棄嗎?我這人脾氣有點倔,既然認定了就不會輕易放棄。」

鳳憐箏微微一笑:「既然你決定了,做為你的護道人自然會支持,不過你要知道凝聚極限之花的困難,第一朵極限之花,幾乎擋住了七成想要突破先天的武者。

凝聚第二朵極限之花的困難度,至少是先前的十倍,九成九成的武者都不可能成功,至於第三朵極限之花,強大的資質不過是最起碼的條件……」

鳳憐箏的表情陡然鄭重起來:「哪怕以起源之地的廣大,三花突破的先天武者都是鳳毛麟角,但只要順利成長起來,至少是一方霸主。」

蕭越眼睛一亮,正待說話,鳳憐箏卻擺了擺手。

「你聽本公主說完,三花先天固然逆天,卻也成為同輩中的眼中釘,曾經起源之地便有三花先天沒有成長起來,被更強者提前抹除的先例,而且不是一次兩次。」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太優秀了自然要遭人忌。

憑什麼大家都是普普通通的先天武者,你就要如此優秀,頂著三花先天的頭銜跑出來晃蕩,無形中就像一面鏡子,彰顯同輩武者的平庸。

人心最難測,嫉妒更是每一個生命與生俱來的原罪。

三花先天若有強大背景還好,像蕭越這種在起源之地沒有根基的武者,說不定就成為別人獵殺的對象。

三花又如何,再強也只是先天,一旦遭人忌恨派出更強者,隨手一擊就讓他化灰。

以蕭越的性子,未來進入起源,招惹強敵的可能性很大。

起源不是地球,那裡的武道強者太多了。

「多謝提醒,我既然決定了就不會更改,請告訴我如何凝聚極限之花。」

「辦法只有兩種,一種是苦修,靠時間慢慢打熬將精氣神三者淬鍊到極限,第二種方法便是依靠天材地寶,某些特別的神物,可以省去大量時間。」

蕭越默然,天材地寶與神物需要碰運氣,想必能讓武者凝出極限之花的東西,在起源世界都很珍貴,地球上出現的可能十分渺茫。

苦修,若是蕭越時間充足倒沒什麼,眼下他恰恰沒有時間。

如此一想,似乎兩條路都走不通,除非再遇上類似崑崙墟那樣的機緣。

「事實上無論是凡胎,聚氣還是化靈,在起源之地都有一個統一的稱謂,便是後天三境,但是中間跨度太大,才分成了三個小境界,實則本質上就是對精神氣三者的修鍊。」

蕭越點頭,鳳憐箏的話倒是沒錯。

所謂的精氣神,分別是指肉身,真氣以及精神力,正好對應凡胎,聚氣以及化靈,這三大境界本身就是力量,真氣和精神力的變化。

極限三花,分別是精之花,氣之花與神之花。

凝聚三花的武者,代表了在後天境已經升無可升,以這種方式進行生命躍遷步入先天,自然強大到不可思議。

「本公主感覺你的神之花快要凝聚了,此前你在崑崙墟的機緣不錯,為你節省了大量的時間。」

蕭越眼睛一亮,他的猜測果然沒錯,識海中包裹著元靈的晶體,果然是極限之花的雛形。

就在他興奮之際,鳳憐箏玉臂輕舒,一堆閃爍著各色霞光的靈藥與神秘寶物出現在眼前。

「這裡的東西,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能不能成功,便看你的造化了。」

「多謝憐箏公主。」

蕭越抱拳拜謝,鳳憐箏重新端起所謂的忘情茶喝了起來。

唰。

收起地上的天材地寶,蕭越閃身到了樓頂露台,重新將一堆天材地寶放出。

這些東西,大多都是靈藥,正是此前鳳憐箏在東海域那座海島古廟中尋獲,有一部分屬於她原本所有。

「羅漢草,金木花,千疾果……憐箏公主好大的手筆。」

看著地上一堆奇果異草,蕭越眼睛發亮。

如今神之花已在孕育,不需要再操心,剩下的便是精之花與氣之花。

其中精之花,便是不斷的打熬淬鍊肉身,讓肉身達到化靈境的極限。

肉身強度,在某個境界都是擁有強度上限的。

就比如化靈境,肉身強度不可能無限蛻變,一旦達至某個臨界點,除非修為與精神力做出近一步的突破,否則肉身太強只會力量失控。

同樣的,修為亦如此。

每個武者體內,容納的能量擁有極限,更強的肉身才能承載更多的能量,更強的精神力,才在更精確的掌控每一分能量。

精氣神三者,彼此不同,卻又互相關聯,密不可分。

「先打熬肉身。」

做出決定后,蕭越直接運轉不朽之錘,頓時體內滂沱的氣血之力如江河泛濫般發出嘩嘩聲響,一枚金色錘影凝聚而出,轟然落下。

嘭。

看似虛無的一錘落在身上,蕭越強橫的肌體頓時起伏顫動,肌肉如浪涌一樣起起起伏伏,回來震蕩了許久才平復下去。

感受著酥酥麻麻的身體,他深吸口氣,不朽之錘再度落下。

要凝聚精之花,肉身強度必須達到化靈境的極限,半點不可取巧。

隨著不朽之錘不斷落下,蕭越感覺全身從內而外都在得到淬鍊。

大到全身肌肉骨骼,小到每一顆看不到的細胞,都在慢慢強化著。

同時,體內滂沱的氣血之力,因為不朽之錘的施展正在快速消耗。

對此他早有準備,隨手撈起身前一株靈藥吞服下去,頓時滂沱藥力化做洶湧的氣血力量,使的不朽之錘得以繼續摧動。

鐺,鐺,鐺~~

不朽之錘每一次對肉身的錘鍊,都如煉器師錘擊一塊普通的材料,於無形中將體內的雜質分離出來,洪鐘大呂般的聲音響徹整個御景園,甚至慢慢的向園外傳遞出去。

此刻,距離御景園附近的烽煙居民,聽到陣陣聲響不約而同的抬頭望向御景園的方向。

時間慢慢流轉,蕭越感覺肉身強度再次有所提升。

他的肉身已經有過兩次蛻變,本就強至不可以思議的程度,能夠明顯感覺到提升,進步必定大的驚人。

即便如此,蕭越依舊沒有感到肉身極限有到來,似乎他的肉身上限比起尋常的化靈武者更高。

這是好事,越是如此,一旦凝聚精之花,他的實力必定更強。

但同時,對於各種修鍊資源的消耗,也是成倍的提升。

修鍊三個小時之後。

蕭越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憐箏公主贈送的各種資源,已經徹底消耗一空。

不僅如此,就連當初在京城寶藏得到的大量凶獸晶核,都消耗了大半。

即使如此離第三次肉身蛻變依舊有很長一段距離。

「肉身蛻變的次數越多,所要消耗的資源都在成倍的提升。」蕭越輕嘆著搖頭。

若非兩天後要前往米帝與起源武者匯合,蕭越恨不得一頭扎進秘境雷池,那裡有著無窮雷液,才是淬鍊肉身的最佳寶地。

不可雷池身在秘境中心處,即便他施展星空之翼的速度,一來一回至少浪費幾個小時。

有這個時間,不如將一身真氣好好淬鍊一番。

與起源武者見面之前,必須抓緊提升自身實力,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真的嗎?那麼姐姐,你說現在應該怎麼辦?」

魏小賢也很開心,能夠得到林小可的讚賞和認可,這也就是屬於他最開心的事情了。

於是在這會兒,他也就此是馬上興奮地嚷嚷了起來。

「我的意思還是一句話,聽你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