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欺欺人!”

撒旦撇嘴,當先朝比魯姆走去。

整個機場只停着一架小型客機,再就一個人影也沒有。到處充滿詭異的氣息,這也是我爲什麼要直升機飛走的原因。

“好像所有人都藏起來了。”我說道。

“哼,那些蠢貨,只會當鴕鳥!”撒旦不屑。

邊走邊說,我們已經順着小機場的公路,進入比魯姆的範圍。

路邊的草,不再像機場旁的那麼高了,但看樣子也沒人去修剪。

比魯姆街道內,還橫七豎八堵着幾輛微型車,疊落着大批自行車。

嗯?

怎麼像是突然逃荒似的。

我心裏暗忖,目光掃視小鎮,左手掐堪鬼印,開始尋找木氣。

“汽車後面?旁邊的小店裏?樹後?”我瞭然於胸,喃喃道:“這是在躲我們嗎?”

撒旦切了一聲,說道:“這些蠢貨是想殺掉我們!”

突然,撒旦小手一翻,從地面撿起一塊磚頭大小的石塊,一呲大板牙,照着最前面的一輛小車就砸過了過去。

嗖——砰!

那小車就算小了些,可好歹叫一個車,在撒旦扔出去的石頭下,竟然直接報廢,就好像鼓鼓囊囊的報紙,一下子就被拍扁了。

“啊!”躲在車後,手裏拿着大扳子的眼鏡男嚇得啪嘰一聲,癱軟到地上,嘴裏哆哆嗦嗦地叫着什麼。

順着他的褲管,一股騷臭流出。

我旁邊的撒旦冷笑道:“哈哈,這點兒膽子,也敢找老子的麻煩?”

緩緩地,撒旦擡起手指,就要對準那個嚇破膽的眼睛男。

“蛋蛋,放過他吧,不過是個普通人!”我心有不忍,攔住撒旦。

撒旦跟我暗較了一下勁兒,最終放手,罵道:“老子不用你教!”

說完,走到那個眼睛男前,一腳踢了幾米遠,“滾!”

那眼睛男根本站不起來,乾脆用爬的,想要離開這裏。

撒旦不去管他,掃視四周一眼,哼道:“都給老子聽着,三個數之內,誰要是不走,就留下來被我殺了吧!”

嗡——

一輛小車發動,打了一個大彎,匆匆離去。

轟!

可是沒跑出多遠,那車子突然爆炸,頓時火光竄天,骨碌碌,一個帶着火的車軲轆滾了回來。

又是幾聲驚叫,那些躲在建築物,樹木後面的人們紛紛衝出來,男女老少都有,手裏拿的東西更是五花八門。

有鐵鍬,有棒球棒,有菜刀,有柺杖——

相同的是,所有人都戰戰兢兢。

“果然是蠢貨,拿的都是些什麼啊!”撒旦撓了撓自己的塌鼻樑,嘲笑起來。

我這時,正後悔沒把那個上校留下來,媽蛋的,也沒想到這島上的居民竟然對我們這麼大的仇恨。

“冥王,這些人要是都撲上來,你打算怎麼辦?”撒旦突然問道。

“全抓起來!”

“爲啥不直接殺了,所省事!”撒旦繼續攛掇我。

“你也不許殺!”我不爲所動,反而教導撒旦。

撒旦又一臉厭煩,哼道:“老子用你管?”

“我是你監護人,就有權管你!”

“他麼的,老子不用你當了!”

“太好了!”

“呃——”撒旦突然打住,狠狠瞪我一眼,說道:“老子還他麼不換了!”

“那你就聽我的!”我說道,“不許殺人!”

撒旦冷哼,卻不再說話。

眼見這些人哆哆嗦嗦地衝進來,我直接放出鬼門,立在路上。

突然降臨一扇陰氣森森的巨門,換做是誰,都要嚇一跳,那些人也不例外,有些老人婦女直接嚇跪在地上,口中喃喃地說着什麼,手指來回在身前畫着十字。

有些年輕的,左右互視幾眼,緊咬牙關衝了出來。

“哼,開!”

轟隆一聲,鬱壘門開,頓時陰風席捲,那些聚衆的人都被裹進了鬼門。

“婦人之仁!”撒旦說道。

我成了玄幻世界祖師爺 “你行啊,這句也知道。”

阿克萌德 撒旦白我一眼,隨即神色一正,說道:“他們來了!”

我擡頭看,果然,有一個斗篷人緩緩走來,從火焰中走出來,手裏還抓着什麼。

遠遠的,那人停下,左腿往前一踏,右手猛然甩出手中的東西。

“哼!”我冷哼一聲,一拳打出去。

“你大爺!”我看見那東西正是半顆焦黑的人頭時,大罵一聲,陰氣一衝,將其攪碎。

這人頭無疑就是剛纔爆炸中那個司機的。

“你就是冥王吧,我是十號!”斗篷人陰森森笑。

十號嗎?

“剛纔是你在脅迫那些人對付我的?”

十號沉默。

我雙眼微眯,放出十二號,狼人阿卡迪亞。

“阿卡迪亞,能行嗎?”我有意檢驗狼人實力。

狼人點頭,說道:“冥王大人,我沒有問題!”

擦,果然是狼人,有性格!

“去吧,殺掉他!”我一指斗篷人,阿卡迪亞狼嚎一聲,彈出狼爪,衝出! “阿卡迪亞!你竟然沒死?”十號驚訝道。

狼人也不說話,貓着腰衝上去,雙爪瘋狂地撲殺十號。

“該死!”

十號見狼人瘋狂,避其鋒芒,連退數步,與此同時,丟出好幾團火焰。

狼人雙爪一分,頓時,那幾團火焰分裂。

“該死的瘋子!”十號又大罵一聲,隨即手中出現一把火焰凝聚而成的弓箭。

“阿卡迪亞,你去死吧!”

話音未落,兩隻火箭頓時攢射而出。

狼人突然停下,屈腿彈開,狼爪護在身前。

轟隆隆一聲巨響,火箭爆炸開,其中蘊含的力量直接把狼人轟退了十幾步。

敗了嗎?

我心一提,正要支援,就聽阿卡迪亞嚎叫一聲,重新撲向十號。

“洛基,你的火箭也不過如此!”

阿卡迪亞沙啞着嗓子哼道。

“怎麼可能!”被狼人叫作洛基的十號詫異道,“就算是十一號,也不能這麼輕鬆抵擋下我的火箭,你一個十二號——”

狼人不語,只顧躬身狂奔。

洛基接連射出火箭。

這一次,狼人躲避速度變得奇快,偶爾打掉幾根避無可避的火箭,基本算是暢通無堵。

“怎麼可能!”洛基驚訝之餘,趕緊甩出火焰弓箭,而後雙手虛託,口中唸唸有詞。

狼人奔馳如風,似乎早就預判了一切,靈活地避開飛來的弓箭,身子又猛地一竄,飛快地伸出狼爪——

噗呲!

洛基的肚皮被狼人切開。

他那手掌上剛剛生出的火焰噗的一聲湮滅。

哐噹一聲,洛基兩段身子落地。

臉上流露出一絲不甘,“這到底是,是爲什麼——?”

狼人一腳踩爆洛基的腦袋,低聲道:“排名而已,不是說你一定比我強!”

我的異界這一生 擦,撿到寶了,這狼人阿卡迪亞的實力,早就超越了十號!

轉回身,我才瞧見狼人的前胸已然被火焰燒得焦黑,但看樣子,應該是沒有大礙。

“辛苦了!”我微笑道。

“職責所在!”狼人說道。

我嘿嘿一笑,不再客套。

www_ тт kǎn_ c○

“蛋蛋,還有人嗎?”

“有,正往這兒趕來!”撒旦說得雲清風淡。

“殺掉十號,還有一號,五號,八號,九號——”

轟隆隆!

小島幾乎都在震動一般,這條街道的拐角處,突然冒出一大批假靈。

這些,我望了狼人阿卡迪亞一眼,問道:“你大約算一下,這些假靈是不是差不多齊了?”

阿卡迪亞聞言瞪圓了狼眼,半晌兒說道:“是的!”

說話間,四個斗篷人帶着一衆假靈已然把我們攔住。

“阿卡迪亞,你沒死?”又一個斗篷人驚呼,“剛纔跟洛基戰鬥的是你!”

“就是我,提爾,你要是不服,可以來試一試!”狼人朝那個身材魁梧的斗篷人勾了勾鋒利的狼爪。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那個叫作提爾的傢伙呸了一口,“我排名九號,豈會不如你一個十二號!”

狼人指着地上的死屍說道:“洛基排名也在我之前,不還是被我殺死?”

“你——”

“提爾,我來!”另一個身材相對弱小,但語氣卻不小的斗篷人站了出來。

提爾轉頭看了一眼出來的斗篷人,哼道:“弗雷,我還不至於那麼廢物!”

“哦,是嗎?那我們拭目以待了!”

提爾鼻子一哼,從身後取下一把長劍。

那長劍上的護手,是一頭猙獰的野獸,野獸的嘴裏咬着一顆人頭。

“阿卡迪亞,你能死在我的嘆息劍下,也算是榮耀了!”

“那你倒黴了,死在我的狼爪之下,似乎並不舒服,更會被人嘲笑!”

提爾突然扯去斗篷,露出一頭黃色長髮,兩條倒豎的眉毛一挑,罵道:“你還真是自信啊,畜生一般的東西——”

“你找死!”

阿卡迪亞狼嚎一聲,撲向提爾。

乒乒乓乓!

狼爪與嘆息之劍劈砍在一起,發出金鐵交鳴聲。

此時,那個站出來的小個子陰森森笑了一聲,說道:“一號,一個東方人,一個黑小孩,怎麼分?”

“弗雷,你不要輕敵,據說帕納托克就是死在這個東方小子的手裏!”

“哼,帕納托克本來就是個廢物!我早就不看好他!”弗雷話題突然一轉,說道,“聽說帕納托克千方百計想要把這小子收到麾下,我猜他是想幹掉咱們!”

另外一個身材高大的斗篷人說道:“我們五個都是上一代假靈國王制造出來的,並不是他的嫡系。他野心膨脹,容不下我們!這點,我早就知道了,所以纔會跟他分開行動——”

“本來我想跟這位冥王重新談判,可是,洛基被他們所殺,那就無話可說了!”

身材高大的斗篷人話一說完,弗雷就嚷道:“那還等什麼?大家一起上,殺了這兩個小子!”

說話間,這貨扔掉斗篷,露出乾癟的身軀,猛然吸一口氣,渾身閃爍光芒,彷彿一個小太陽。

我頓時眼前一花,趕緊閉眼。

可這時候,聽聞耳邊風雷之聲起。

好像變天了!

我連忙催動大五行堪鬼術,堪堪避開那駭人的風雷。

就在這時,撒旦的聲音傳來,“雕蟲小技,去死!”

耳邊聽到慘叫一聲,我豁然睜眼,隱約瞧見一道人影倒飛出去,而後那刺眼的白光也消失了。

這時,風雷聲又起。

我猛然擡頭,只見一個長着褐色頭髮,留着絡腮鬍的傢伙手裏舉着一個大錘子,正朝我頭頂砸下來。

那風雷聲,就來自那錘子上。

我甚至瞧見了藍色電弧。

“看我的雷神錘!”

我急忙祭出麒麟印,撞向那面大鐵錘。

轟一聲巨響!

巨大的能力波紋一樣從兩件法器中間震盪而出。

我與那個絡腮鬍幾乎同時被震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