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這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性格,到底像誰?

看來,得儘快,讓木小寶跟費亦行和好,讓費亦行照顧這個臭小子才行。

見紀澌鈞過來了,木小寶伸出自己的小手,趕緊握住紀澌鈞的手,生怕遲了紀澌鈞會被木兮搶回去,看著還站在衣櫃前的木兮,「媽咪,我沒有要跟你搶老紀哦,你不要誤會。」

嗯,確認過了,木小寶這嘚瑟的樣子,特別像紀澌鈞,木兮手背在身後,微微一笑,「還沒洗澡吧,那就快點去洗澡吧,待會還要休息呢。」

李小姐微博的1500天 揚起一抹燦爛笑容的木小寶跟木兮揮手,「媽咪晚安,妹妹晚安。」

轉身後,走在前面的木小寶就像是拖著紀澌鈞離開主卧的。

太好了,今天晚上,爹地是屬於他的了。

他要好好計劃下,待會洗完澡,穿了親子套裝,還要一起做什麼事情。

是講故事,還是玩枕頭大戰呢?

嗯,好像都有點幼稚。

那就,跟老紀一起看他最喜歡看的電影吧。

紀澌鈞走後,聽到敲門聲的木兮,從更衣室出來,「進來。」

萊恩端著一杯剛熱好的牛奶進來,「二少奶奶,這是紀總讓我送來的。」

「謝謝。」她剛剛吃飯的時候好像沒看到夏明義,平時都是夏明義跟進這些事情的,今天怎麼換了萊恩了?「明義呢?」

「他調休,說要回去照顧未婚妻,今天都不會再過來。」

差點忘記了,夏明義現在得把周彩妹穩住,明天就要開庭了,「那夫人呢,她忙完了嗎?」

萊恩拿出懷錶,看了眼時間,「現在應該有空,如果現在不去的話,只能等到十點開完會才有空了。」

有件事,木兮還得跟萊恩打聲招呼,「萊恩。」

「是?」

「我待會要跟夫人提明義合同解約的事情。」

按現在的發展形勢來看,紀家的主要財力都是在木兮那邊,如果夏明義解約了,但是會繼續跟在木兮身邊,其實也沒什麼關係,「不管,您做任何決定,我都會支持你的。」

豪門掠奪:強婚 本想提醒木兮什麼,可是木兮應該會找江別辭幫忙談解約的事情,江別辭熟知合約,應該會避重就輕處理這件事,況且,駱知秋知道夏明義是木兮的人,應該不會按照正常程序走,讓夏明義的人生履歷有不良信用,所以,也不需要多心提醒什麼。

都市之崛起從零開始 萊恩眼裡,一絲遺憾和可惜都沒有,那肯定是把她的意思理解錯誤了,「我的意思是,明義不止會離開紀家,也會離開我這裡,他會自己選擇以後要做的工作。」

原來是這樣……

他們都把夏明義當做紀家未來的總管培養,花了不少時間和心血,可現在夏明義要離開這裡了,這是一件十分可惜的事情,他知道夏明義的底細,以夏明義的能力,離開這裡以後,恐怕難以找到福利待遇那麼好,工作又相對輕鬆薪酬也高的工作,「他是要回到梁先生身邊嗎?」

「這個,我不太清楚,不管他要去哪兒,我都會尊重他的意思,萊恩,很抱歉。」 葉一朵抬頭,看到約翰鼓勵期待的目光,她自言自語:"我真的是太壓抑了,沒有自信了嗎?約翰,你可能不懂,我是真的怕了,我怕他再次因為我消失,這樣的打擊,我不想再來一次了,我害怕自己承受不了,你懂嗎?"

約翰點點頭:"我懂,其實,我一直覺得,你是個堅強的姑娘,但是,聽完你的故事和心病,我突然覺得,過剛易折,不是沒有道理的,你的性子太強,沒有遇到過太大的挫折,這個感情問題,給了你太大的打擊,偏偏你這人,看起來聰明,其實是個慢性子的人,無論什麼事情,都有點後知後覺,我怕你以後才能想通,你現在的做法是錯誤的,所以,我直接指出來,你能不能按照我說的去做,就看你自己了!"

約翰這次的說法啊,有些極端。

他沒有像以往一樣,低聲安慰開解葉一朵,他直接了當的說,你是錯的,你要按照我說的去做,解開心結。

葉一朵的神色有些恍惚:"我真的錯了嗎?"

約翰很平靜,語氣很堅定:"是的,你錯了,無論如何,你不該捨棄原來的自己,更不應該畏手畏腳,不管什麼情況,都要勇敢面對,最糟糕的情況,也不過是他再次消失,我覺得,這種情況應該不會太大,對方是個大男人,因為這麼一點事情,就突然消失,我感覺,應該不可能!"

葉一朵看了一眼約翰:"我似乎有些明白了,你是想讓我做好最壞的打算,去面對一切,這樣的話,無論發生什麼,我都不會被打擊的太厲害,對嗎?"

約翰笑了:"對,我就是這個意思!"

"我晚上請你吃飯吧,約翰!"葉一朵說。

約翰笑眯眯的看著葉一朵:"心情好了?"

葉一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感覺跟朋友聊聊天,心裡豁然開朗了!"

約翰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可不是跟朋友聊聊天,我還是你的醫生呢!"

葉一朵臉上的笑容也大了:"是啊,你是我的朋友兼醫生,認識你,我簡直是三生有幸呢!"

約翰笑著看向他:"三生有幸,我可不敢當啊,我覺得,還是你那個心心念念的人,才稱得上這幾個字!"

約翰雖然笑著說,但是,臉上卻有一絲一閃而過的落寞。

他今年二十五,他二十歲的時候,本碩博連讀,已經出來了,有人說他是天才醫生。

可是,他自己卻清楚,比起神醫藍清風,他還差得遠。

重生之總有家人想害我 但也因為他早早就讀完書,有一定的本事,所以,他才能自己開醫院。

開醫院的錢,是家裡資助的,可是,醫術水平,卻是自己的真實水平。

畢業這幾年,他身邊的女人,來來往往,也沒有幾個能看上眼的。

可是,自從跟葉一朵認識之後,他卻被這個緣分不淺的小丫頭吸引了。

他不知道,葉一朵身上的這種對另一個男人的深情,是不是吸引了他。

反正,對於這個女孩,他的感情很複雜。

這個女孩,長相驚艷,是那種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心裡的人,她瀟洒不羈,性格張揚,卻因為另一個男人,內心深沉壓抑。

約翰一開始只是把她當朋友,後來是被她的這種氣質吸引,慢慢的,開始心疼她。

他都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居然希望,那個消失在葉一朵生活中的男人,不要再出現。

每當出現這種想法的時候,他都開始唾棄自己,他明明知道,那個男人是葉一朵抑鬱症的源頭,居然為了自己的私慾,生出這樣的念想。

現在,終於聽到那個男人出現了,他的內心苦澀複雜,難以言明。

約翰看著葉一朵,神情帶著苦澀。

葉一朵有些沒心沒肺,她伸手敲了敲桌子:"誒誒誒,約翰,你想什麼呢,不管你是不是那個三生有幸,我請你吃飯,你到底是去,還是不去啊?"

約翰無奈的挑眉:"當然……"

他剛要說當然去,結果電話響了起來。

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不好意思的看著葉一朵:"朵朵,不好意思啊,我一個朋友的電話,我接聽一下!"

葉一朵指了指外面,那意思是,用我避一避嗎?

約翰搖頭:"不用!"

葉一朵隱約看見,約翰的電話上,似乎一閃而過一個琛字。

她皺了皺眉,也沒有在意。

約翰一邊接電話,一邊看著葉一朵:"喂!"

電話那頭,路彥琛沉聲道:"約翰,我近期的情況,有點複雜,你有時間嗎?我想跟你約個時間談談!"

約翰看了一眼表:"我距離下班還有一個多小時,你要不然過來,晚上正好一起吃飯,有什麼情況,慢慢跟我說!"

路彥琛點點頭:"行,我現在過來找你!"

約翰看著葉一朵,點點頭:"行,你過來吧!"

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葉一朵挑眉看了一眼約翰:"朋友?"

約翰笑了笑:"對啊,一個朋友,我們晚上一起吃飯吧!"

葉一朵卻搖了搖頭:"算了吧,不一起了,我就不耽誤你跟朋友聚了,我先走了,我們改天再聚!"

約翰的神情有些失落,他解釋了一下:"他跟你和我……差不多吧,是病人,也是朋友,他最近情緒也不好,估計想找我談談他的身體狀況!怎麼?你不想見見,多交一個朋友!"

葉一朵笑了笑:"不了!"

她並不想跟陌生人見面,她也不想讓約翰的朋友知道,她又抑鬱症。

雖然,她知道約翰很有醫德,可是,萬一對方猜出來怎麼辦。

葉一朵委婉拒絕了約翰說跟他朋友,一起吃晚飯的提議,她起身跟約翰告辭:"好了,你朋友待會就過來了,我就先走了!"

約翰無奈的點點頭,起身送他離開。

約翰將葉一朵送到樓下,葉一朵打車離開。

約翰看著那輛車,一個勁的發獃。

車子都走遠了,看不見了,他一個人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麼。

暗夜組織的總部,距離約翰的醫院,特別近。

路彥琛過來的時候,就看見約翰傻站在醫院門口,一副望眼欲穿的表情。

路彥琛走過去,順著約翰的目光看了看,什麼也沒看到。

他皺眉道:"你看什麼呢?"

約翰猛地回過神來,他的臉上,立馬露出職業化的笑容:"當然是看美女呢,怎麼了?要不是你小子過來,我今天晚餐,可是跟美女相約呢!"

路彥琛冷哼了一聲:"想跟我吃飯的人,還要排隊呢!"

約翰白了他一眼:"這麼說,我還要感謝你給我這個機會,跟你一起吃飯了!"

路彥琛不以為然的聳聳肩:"你以為呢!"

約翰不知道還能跟這個人說什麼,他無語的翻了翻眼珠子:"好了,上樓吧,我們去辦公室談一談,然後,一起去吃你那個排隊的晚飯!"

路彥琛被約翰的話逗樂了。

他雖然心情不好,嘴角也微微揚起一抹弧度。

兩個人上了樓,到了約翰辦公室。

約翰主動給路彥琛倒茶:"好了,琛,說說你的情況吧!"

路彥琛點點頭:"今天來找你,就是為了說我的問題,你不是讓我去接近那個女孩,說她可能是我的葯嘛,但是,我跟她見了一面,感覺……很複雜!"

約翰皺了皺眉:"怎麼個複雜法,我不就是說,讓你們多相處相處嗎,你就跟平時的朋友差不多就行啊,又整出什麼幺蛾子了!"

路彥琛無奈的嘆口氣:"約翰,我總覺得,她害怕我,我不知道是我的問題,還是她的問題,她看見我,似乎很不自在,看起來小心翼翼的,我又不會打她,她這個樣子,看的我也不舒服,我那天見了她一面,一起吃了飯,這幾天,我都盡量避著,沒見她。可是,那個夢,又纏上我了,我每天做夢,夢到的都是她小心翼翼的模樣,你說我這是作的什麼孽!怎麼會弄成這樣呢!"

約翰吃驚的張了張嘴:"你的夢,翻來覆去,都是她,還有變化?"

路彥琛點了點頭:"可以這麼說!"

約翰頓時拍了一把桌子:"那就沒的說了,琛,你絕對要相信我,那姑娘,肯定是你的良藥,你現在可能感覺不到,以後你就會明白我這話的意思了,如果那姑娘對你不那麼重要,你肯定不會對她有那麼強烈的反應,你才見了幾次啊,就見天的夢見人家姑娘,這說明,你雖然腦子沒了記憶,心裡還是有記憶的,只是你想不起來了而已,那個姑娘在你心裡,絕非一般,你千萬別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情,而且,你這幾天的行為,有點傻了,躲什麼躲,你一個大男人,她害怕你,你就不能讓她覺得自在些么!"

路彥琛被約翰說的一愣一愣的。

他的神情破天荒的有些獃滯:"那你的意思,就是我這幾天的行為,像個傻子唄!"

約翰笑了:"可不就是個傻子嘛,你以為自己有多精明,你就是能力強,情商低的可怕,看上你的人,最多就是看上你的臉和能力,最終都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被你的低情商嚇跑!" 路彥琛黑了黑:"我跟她又不是你說的那種關係!"

約翰無辜的聳肩:"你們兩個陌生男女,不是那種關係,你的心裡,她怎麼會這麼重要呢?"

路彥琛的面色有些不好看:"我怎麼會知道,她在我心裡怎麼能那麼重要,我都跟你說了,我忘了,我都不知道,我們以前是什麼關係,而且,她也沒有說,我們之前在一起過,她只是說,我們倆之前關係很好而已!"

聽著路彥琛冷著臉,嘴硬的話,約翰笑的有些無語:"我說你啊你啊,情商真低,女孩子主動跟你說,你們之前在一起過,按照你這個性子,八成不相信人家,還會把人當騙子,我估計,這姑娘就是因為太了解你了,所以,才不敢輕易說,你可以問問你家裡人,看看他們知不知道你們之前是什麼關係!"

路彥琛沉著臉,他的確想問問雲夢恬,他跟葉一朵,之前他們是什麼關係。

可是,雲夢恬現在在訓練,他也不想把她從熱帶雨林里揪出來,讓她中斷訓練。

路彥琛真心不想費腦子去想這些事情,他看著約翰:"你是我的主治醫生,你說我應該怎麼辦?"

約翰扶額看著路彥琛:"我感覺,我現在不是你的主治醫生,而是你的情感專家!"

路彥琛反覆重複:"我們倆之間不是那個關係!"

約翰已經無語了:"好吧,我服了,你們倆不是那個關係,行了吧!"

路彥琛涼涼的看了他一眼:"不要廢話,究竟怎麼辦?"

約翰無奈的嘆口氣:"你別躲人家姑娘了,就正常相處,順其自然,懂了嗎?"

路彥琛黑著臉看著他:"懂了,我又不是白痴!"

約翰翻白眼:"我看也差不多了,當然了,我跟你也差不多,推了美女的飯局,跟你這個傻子一起吃飯!"

路彥琛看了他一眼:"為了順其自然,我今晚要早點回去,我們現在去吃飯吧!"

約翰挑了挑眉:"你又不跟人住一起,還要早點回家?"

路彥琛涼涼的看著他:"到底要不要吃飯?"

約翰立馬慫了:"走走走,吃飯,我可不敢不給你面子!"

路彥琛沒有再廢話,跟約翰一起去吃了飯。

兩個大男人,吃飯從來都是速戰速決。

他們吃了飯,出了門就各回各家了。

路彥琛往常都是晚上兩點左右回家,從餐廳出來,坐在車上,他看了看錶,現在才八點多。

他坐在車裡,想了想,最後還是開車,向著葉一朵公寓那邊開去。

他停了車,上樓。

他剛上樓,就看見葉一朵的門開了。

他並不知道,他剛才停車的時候,葉一朵就在陽台上看到了。

葉一朵看著路彥琛一步一步走過來,她笑了笑:"你回來了?"

路彥琛看著葉一朵的笑容,神色有些恍惚。

葉一朵的笑容,似乎讓他的腦子裡,閃現過許多相似的片段,好像,她經常對著自己這樣笑。

他的神色微微一動:"嗯!"

葉一朵想到約翰說的話,讓她有什麼問題,不要憋在心裡,主動去問問。

她想到這裡,開口問:"你吃飯了嗎?要不要……來我們家吃點,我準備了點夜宵!"

面對葉一朵的主動邀請,路彥琛搖搖頭:"不去了,我吃了……改天吧!"

路彥琛說完,又想了想:"還是等到明天,我帶烈風請你吃飯吧,謝謝你上次在家裡請我吃飯!"

葉一朵本來還有些失落,下一秒,聽到路彥琛說明天一起吃飯,她立馬覺得雀躍起來。

她本來覺得,路彥琛一直躲著自己,可是,路彥琛今天卻回來這麼早。

不管之前他是怎麼想的,現在他肯這個點回來,肯定不存在那個想法了。

她本來還想問問,路彥琛到底是怎麼想的,結果,路彥琛今天回來這麼早,她倒是不好意思主動問了。

她看了一眼路彥琛:"你這幾天,是不是特別忙?我都沒見你回來!"

葉一朵知道,路彥琛是晚上兩點多回來的,可是,她卻不能說她知道。

畢竟,人家晚上回來那麼遲,她總不能說,她不睡覺,專門等著人回來吧。

路彥琛伸手開門的手頓了頓,轉身看了一眼葉一朵:"我這幾天還好,就是有點事情需要緊急處理!"

葉一朵點了點頭,依舊站在門口。

路彥琛打開門,倒是不知道該不該再說點什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