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崔翡為什麼是這裏的會員,她解釋道,「父親不放心阿玉,擔心她跟不上其他人的修為,所以就在這修仙一條街買了不少丹藥給她送過去,久而久之,我和父親都是會員了。」

兩個會員,最少也消費了200靈石,以1600兩一靈石計算,這就是32萬銀兩啊!

為了一個仙漂留學生,崔家也算是大出血了,反正蕭四海一個賣煙花的土財主是掏不出這些錢的。

街市盡頭有間當鋪,名字叫「有間」。

這裏已經很少有行人了,當鋪外更是門可羅雀,因為大家都說有間當鋪是黑店,經常見有人提着一袋子銀錢,最終就贖回一塊石頭出來。

「喲,崔大姑娘,又來換靈石了?今日算你便宜些,1600兩一塊,換的多有折扣喲。」當鋪掌柜笑呵呵。

崔翡看着蕭寒,「裏面的消費都是用靈石結算的,你要換嗎?」

蕭寒掂了掂自己的儲物袋,之前的,再加上竹鼠精的,足有將近800塊靈石,這可是一筆巨款。

他搖搖頭,於是崔翡取出自己身上的玉牌,兩人直接向當鋪裏面走去。

經過三道門,六個人把守,玉牌驗證了三次,蕭寒這個新人更是被仔細打量盤問了幾番,這才打開最後一扇門。

門開之後,豁然開朗,這裏像是一處獨立空間,隔絕於外面的紛擾世界,自成一片天地,明明距離鬧市不遠,卻絲毫聽不到,明明外面陰雲密佈,這裏卻藍天白雲晴空萬里。

他們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塊巨大的石頭,看樣子像是被無數人撫摸過,有着非常光滑的一面。

崔翡把手放上去,石頭毫無波動,然後她看了看蕭寒。

蕭寒伸出手,石頭亮了!

「這麼大一塊驗靈石!」蕭寒驚嘆,真有錢!

不過因為巨大,所以靈度極差,只能檢測有無靈根,蕭寒有靈根,所以亮了,卻測不出他火土雙靈根。

繞過驗靈石,目之所及,除了簡潔而不失仙氣的建築,還能看到仙鶴翩翩起舞,以及零星的行人。

見蕭寒盯着天空好奇的樣子,崔翡開口道,「這裏是一位金丹修士通過陣法打造的,跟外面是兩個天地,外面的人看不到也聽不到,很是隱蔽。」

蕭寒點頭,這片空間雖然沒有使用儲物袋的空間擴張技術,但看着有年頭了,還這麼穩定,八成是一位空間靈根的修士所為,真大手筆啊!

「這裏是誰主導的?」蕭寒又問。

崔翡,「明面上是楊家在操持,幕後真相就不得而知了。」

楊家和崔家一樣,是河東望族,甚至比崔家還旺,人家楊家不僅在朝堂上有宰相,還有一位很受寵的貴妃。

一定程度上,楊家可以視作朝廷在河東的代言人,說話比知府還好使,而且家中也有修行者。

崔家當然也有,但多的是蕭寒這種築基都難的雜靈根,崔玉在崔家可謂一枝獨秀。

修仙一條街就是一條筆直的街,路面寬闊,一眼就能看到頭。

兩邊是招牌各異的店鋪,只是開門的並不多,有的甚至都沒招牌。

崔翡告訴他,「這些店鋪的租金很貴,一年就要一百塊靈石,都是一些修真門派和修真家族才開得起的,別看租金那麼貴,有時候一顆丹藥就能賺回來。」

蕭寒粗略掃了一眼,大概有三分之一開了門,三分之一有招牌但沒開門,還有三分之一連招牌都沒,顯然就是「旺鋪待租」了。

「你看那裏~」崔翡拉了一下蕭寒的衣袖,結果拉到了手。

蕭寒心兒一顫,崔翡也是一拉即松,紅著臉道,「你看那家開顏坊。」

蕭寒看到了,是一家有招牌,但沒開門的店面。

崔翡道,「那裏只賣一種丹藥,叫做定顏丹,賣的極貴,通常要三百靈石起步,而且不是什麼時候都有的。」

三百,還真貴啊!利潤超過一百靈石也很有可能。

一般一階丹藥價格在一靈石左右,二階丹藥十靈石上下,三階靈石在一百靈石附近浮動,當然,浮動範圍極大。

蕭寒沒聽說過定顏丹,但他和仙葫心意相通,可以直接問它。

然後他知道了,定顏丹是三階丹藥,屬於這個層次里偏貴的,比化形丹貴,跟回血丹相當。

可回血丹關鍵時刻是可以救命的啊。

而定顏丹主要面向廣大築基修士的,通常是女修。

當築基期女修到了二十歲,就會開始容貌焦慮,心想,如果自己三十歲還沒金丹怎麼辦,如果四十歲呢。

哪怕四五十熬到了金丹,都已經是老姑娘了,就只能頂着一張老臉出門,哪還算什麼仙子。

最可怕的是,萬一沒機會達到元嬰期,無法改容換貌,豈不是到死都是一張老臉!

於是定顏丹應運而生,價格也一路被炒高,買定顏丹的基本都是年輕的築基期女修,那時候的她們通常負擔不起300靈石的高昂價格,所以難免走上歪路。

雖然定顏丹的存在在修真界颳起了一股歪風邪氣,但沒人制止。

畢竟,為了一張臉可以沒有底線的修士,心性可想而知,還能指望她將來有什麼作為呢,恐怕金丹都難。

這開顏坊只賣這一種丹藥就賺的盆滿缽滿,屬於修仙一條街的獨門生意。

蕭寒又問了一下仙葫,它有定顏丹的丹方嗎,然後蕭寒笑了,這開顏坊怕是做不了獨門生意了。

再問定顏丹的材料,蕭寒笑不出來了,算了,還是讓他們繼續吃獨食吧。

定顏丹的丹方在很多大勢力眼中並不是秘密,但有一味材料是極為難尋且難以取代的,這開顏坊顯然有獨家渠道。

買丹藥的門店很多,蕭寒崔翡逛了幾家,但通常只賣幾種,且都是洗髓丹、築基丹這種常見丹藥,就這些經典丹藥,每一種的丹方都有數十種了。

蕭寒在一家問了一下大力丹的價格,一靈石一顆,十靈石12顆,一百靈石150顆,不算貴。

又走了兩步,蕭寒突然眼前一亮,因為他看到了「玄符宗」的招牌!

(推書《我真的只有一個老婆》) 接下來的幾日里,雪昊一直不斷的將鼠巢弟子調動過來,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忽然覺得關押著莫父的那棟別墅,愈發深不可測。

在探查過程中,已經有幾名鼠巢弟子或受傷,或死亡。而他們探查到的消息,也無法傳遞到眾人手中。

雪昊知道,他們的做法,已經觸怒了趙家。

同時,鼠巢弟子在探查信息的過程中,還意外發現了另一伙人,這夥人並非洛陽本土人員,其中領頭的,還是個純種的白色人種。

當蘇羽知道這條消息的時候,瞬間喜上眉梢。

莫父研究出第五能源這條消息,除了莫父一家人,幾乎是沒人知道的,雖然不知道趙家從何得知,但絕對不存在莫家人泄露的可能性。

眼下竟然有其他勢力參與爭奪,看來趙家裡面,也有一些水鬼啊。

不過想來也是,第五能源這種東西,若真的被華夏掌控,對其他國家而言也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威脅,所以當這種足以改變世界格局的東西出現的時候,必然會引來無數勢力爭奪。

蘇羽忽然有些理解為什麼龍千鈞非要讓四九城亂起來了,因為亂起來,真的好辦事。

眼下趙家不但要小心另外一夥勢力的虎視眈眈,還要想辦法清除鼠巢弟子的探查,以目前他們對趙家所安排的人員猜測,這位四小家族之首,怕是有些應付不來啊。

蘇羽當即下令,停止深入調查,避免無辜傷亡,他們的目的不是第五能源,而是救人,若是有人替他們吸引火力,引開趙家視線,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接下來的時日里,蘇大仙就顯得有些無所事事了,除了平日里管理一下洛神學院的安保問題,便是帶著溫姐到處溜達,沒了龍雲兮那丫頭整天當電燈泡,二人獨處的時間也更多了。

從地鐵站下來,蘇羽牽著溫姐的手走向公交站牌。

又是悠閑的一天,二人打算去洛陽城最大的遊樂場嗨皮一番。

剛到公交站牌處,蘇羽就愕然了,因為眼前滿是老頭老太太們,好傢夥,不知道的還以為老齡化群眾把公交車包了呢。

沒等多久,公交車來了,這一看,蘇羽更傻眼了。

從外面看去,公交車上已經慢慢一車人,眼看都擠不上去了,但那些平日里觸之即傷的老人們個個化身勇士,奮勇爭先的朝著車門擠了過去。

蘇羽扯了扯嘴皮子,扭頭對溫姐說道:「要不,等下一輛?」

溫姐倒是不在意這個,當下道:「嗯,讓老人們先上車吧。」

蘇羽瞥了一眼公交站牌的長凳,也已經被坐滿了,只得牽著溫姐的手,安安靜靜的站著,等待下一輛公交車的到來。

又是二十分鐘過去。

這一次倒是沒上一趟那麼人滿為患,但

也是已經沒有空座了。

蘇羽剛準備帶著溫姐上車,卻見一大批老人們再次沖了上去,還有好些剛剛來的,爭先恐後的擁擠而上。

蘇羽和溫姐被擠在人潮中,前者身為z級強者,竟然被擠得暈頭轉向:「哎呀,別擠,別擠啊。」

「大娘,你踩我腳了。」

「大爺,你來晚了就等下一輛吧,先來後到哇。」

「小夥子,一看你就不經常坐公交吧?誰跟你玩先來後到這一套,不想擠你就下去。」

「就是,懂不懂尊老愛幼,年紀輕輕的,不去騎單車,跟我們老年人擠什麼公交啊。」

蘇羽被懟的啞口無言,終於在一番擁擠中擠進了公交車。

車廂內,蘇羽將溫姐護在身前,牢牢的握著扶手,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饒是以他扎馬步的功力,也被車的慣性以及人潮的洶湧擠得左右搖晃。

蘇羽咧著嘴,趴在溫姐的耳邊嘀咕道:「你說說你,非要搞什麼環保出行,這也太環保了吧?」

溫姐抿唇偷笑:「咱們也可以騎車啊,明明是你非要坐公交,觀光沿途風景吧?」

蘇羽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以前在法國坐動車的時候,他很喜歡坐後排,看著沿途的風景,確實心中舒暢。

誰也沒想到華夏公交大媽大爺們這麼可怕啊。

這時,眼前一位老人坐在位置上,看著二人笑道:「你們這是要出去約會吧?」

蘇羽訕訕的笑了笑,回道:「嗯,去遊樂場玩。」

「真幸福,我們那個時候,還沒那玩意呢,現在是有了,但人家不讓我們老頭子玩。」老人開著玩笑說道。

蘇羽同樣開著玩笑回道:「這不是為了您的安全著想嘛,萬一再給您心臟病嚇出來,人家也得不償失嘛不是?」

「哈哈哈哈,那倒也是,咱就老老實實的過日子,不給人添麻煩就行。」老人活的很開朗,也很健談,一路上和蘇羽聊得很歡樂。

饒是以溫姐柔和的性子,也被老人時不時的風趣之言,逗得抿唇直笑。

這時,溫姐忽然神情一滯,一絲溫怒湧上心頭。

她眼尾看了看身後的蘇羽,貝齒輕咬,玉手伸至腰后,狠狠的掐了一把蘇羽。

「嘶~」蘇羽被這突然襲擊疼的齜牙咧嘴:「你掐我幹啥?」

「自己做了什麼,自己清楚。」溫姐寒著臉斥道。

蘇羽一臉懵逼的撓了撓頭,低頭一看,一隻粗糙的手伸到一半,又縮了回去。

他轉頭看向旁邊一名大爺,臉色陰沉:「老頭兒,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

「嘿?你這年輕人,瞎說什麼呢?」那老頭兒罵罵咧咧的瞪著蘇羽。

「我說你媽呢。」蘇羽出口成臟:「為老不尊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