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新書,大概在國慶節前後發,不是前就是後。到時候會四處通知。和上次一樣。微博微信黑巖之類的,都會說。

至於新書的內容,還是鬼故事,但是不是這個故事,免得大家看串了。

很認真的公告。希望勿噴。

祝,所有讀者一切都好。 我叫張凡,是一名廚師,今年只有二十一歲,然而廚師生涯卻已經到了第四年。

四這個數字,一直以來我都認爲並不是個好數字,因爲四的諧音便是死。

雖然這種想法有點慌繆,但從小就生活在一個迷信落後的小山村的我,對於這種想法,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小凡,今晚需要你走一趟。”

說話的是張千,是這家百宴飯店的主人,我的老闆。

平日裏爲人和善,始終帶着笑容,從來不壓榨我們這些員工,在我心中也算是一個好老闆了。

“又有喜宴要去做?”我問道。

“不是,專門做喪宴的王二胖晚上沒空,現在店裏又忙,所以想讓你去頂一下。”張千說道。

“這不好吧。我之前一直做的都是喜宴,喪宴也沒做過啊。”我搖頭說道。

“這你就放心吧,喪宴喜宴其實都一樣,只要該做的菜做好就行了,這樣吧,你今晚去,這個月我多給你三百塊的加班費,怎樣?”張千又說道。

我眉頭皺了起來。

三百塊,對於我來說可不是小數目,畢竟我現在一個月的工資只有三千多,三百塊,差不多是三天的辛苦錢了。

想到這,我咬了咬牙,說道:“那好吧,我去。”

“好,那就這麼定了。”張千笑道,顯然解決了這一件事,也讓他頗爲高興。

“不過,有些事我得跟你說說。”然而很快,張千臉上的笑容便又收斂了起來,看着我,一臉凝重。

“什麼事?”我問道,臉上有點疑惑。

“喪宴這種東西,雖然並沒有什麼但也有一些禁忌,你千萬要記住了。”張千說道。

“是什麼,你說。”我問道。

“第一,在做菜之時,切勿與任何一個陌生人打招呼,就算是對方主動找你也不行,除非喪者家人在你旁邊。”

“第二,晚上切勿在喪者家中逗留至十二點之後。”

“第三,不要去看向陰的位置的那張桌子,不管是什麼情況,就算必須看過去,也要忽略掉那張桌子。”

“就這三點,你千萬要記住。”

張千說到這,目光看向了我。

我心中滿是疑問,但還是點了點頭。

我並不是什麼猶豫之人,既然已經答應了,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我都不會再去拒絕,哪怕這一次,我總感覺會發生點什麼事。

晚上六點,我從店中出發,帶着兩名小弟拿上傢伙直接按照張千給的位置來到了辦喪宴的人家。

因爲各種材料之前都已經準備好了,所以並不需要我去操心。

“小劉,今晚有十樣菜品,五樣熱菜,兩樣湯,三樣冷盤,你就負責五樣熱菜的配料準備。還有小李,湯品和冷盤的就交給你了。儘量在一個小時之內搞定。”來到廚房,我直接佈置下了接下來的任務。

“明白!”小劉和小張同時應道。

時間很緊迫,主人家要求在七點半之前上菜,而我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總共有二十四桌,十樣菜品,這種工作量若非事先有了充足的準備,就算是我,也難以在一小時內搞定。

佈置好一切,接下來的掌勺工作自然是交給我自己了,今天天氣並不是很熱,而且又是在室外作業,一切工作做起來都很快。

七點的時候,我們已經搞定了大半的東西,也就是在這時候,來了一個看上去七八十歲的老人。

老人佝僂着身子,臉色很是蒼白,一身洗得發白的衣服看上去已經穿了很多年了。

“年輕人,做這行多久了啊。”老人的聲音有點沙啞。

我沒有回答,自顧自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畢竟來之前張千特意囑咐我不要去跟任何一個陌生人說話,雖然我不知道原因,但我能夠看出張千是出於好意纔跟我說的。

“三年了啊,不錯,不錯,我家中正好少一個做飯的,年輕人,你要不要來幫幫老人家我啊。”老人又說道。

我的身體卻是忍不住一哆嗦。

三年!他怎麼知道我做廚師三年了,我根本連一句話都沒說啊。

我忍不住看了看老人,老人卻已經轉身,慢悠悠的朝遠處走去。

這時,我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

真是見鬼了!

我心中罵道。

“凡哥,你怎麼了,怎麼心不在焉的?”小劉看着我,疑惑的問道。

“沒事,就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東西。”我搖頭說道,深吸了口氣,隨後繼續忙活起來,但我心中卻多了一個疑問,小劉和小張,似乎沒有看到那個老人。

七點半的時候,一切終於準備好了,時間剛剛好,也算是讓我鬆了口氣。

出來做這種宴席,最怕的就是誤點,畢竟有的人家有些風俗禁忌什麼的,如果誤點了,主人家不高興了,就有點麻煩了。

“三位兄弟,真是辛苦你們了。都說你們百宴飯店準點準時,今天可算是見識到了。”

說話的便是這次喪宴的主人家,是一名三十來歲的男子,一米八多的身高,頗爲健壯,不過看上去頗爲和善,給我一種十分舒服的感覺。

“不辛苦,這是我們的本分。”我笑着說道。

“不管怎樣,還是謝謝你們了。我家老頭子生前最不喜歡的就是誤點,像你們這麼準時的,也算是了了我一件心事啊。”主人家繼續說道:“這樣吧,現在事情也已經搞定了,要不你們就來跟我喝一杯?”

“不了吧,現在時間還早,我們還是在這裏坐着,省得等下有什麼事情來不及。”我搖頭說道。

“那好吧,等一切搞定了,我再請你們喝一杯。”主人家也不矯情,點頭說道。

“好勒!”我笑着點頭。

在以往做喜宴的時候,和主人家喝上幾杯也是常有的事情,但是這一次,我卻生不起這種想法,因爲剛纔的那個老人,讓我現在心裏還有點發毛。

我現在只想快點搞定好一切,然後回去。

不過小劉和小張卻是有點鬱悶我拒絕了。

“凡哥,你怎麼就拒絕了呢,都這點了,我們也都餓了啊。”主人家離開的時候,小劉鬱悶的問道。

“我們以前做的都是喜宴,喪宴這種東西,我們還是別碰的好,雖然我不知道王二胖那小子是怎麼做的,但是我有種感覺,咱們還是別在這裏留太久。等回去,我請你們兩個喝一杯,如何?”我說道。

“好吧,可這麼說定了啊。”小劉聞言,雙眼一亮說道。

“凡哥什麼時候騙過你們。”我笑了笑。

九點四十分,宴席終於散去了,我也鬆了口氣,這時候,已經沒有我們什麼事了,也就是說,我們可以離開了。

“小劉,小張,收拾東西,我們回去吧。”

我吆喝道。

“凡哥,不對啊,人都走了,怎麼那裏還有一桌?”這時,小張卻突然說道。

我一愣,循着小張的目光看了過去,但很快又收了回來。

那張桌子,在院牆之下,正好背陽向陰,是最爲陰冷潮溼的地方。

之前張千就說過,那個地方的桌子,不要去看。

而且,最讓我背後發毛的是,那張桌子上,之前那個老人,正好坐在其中。

“不用去管,我們先走。”我低着頭說道。

“好吧。” 枕上歡:天降鬼夫太磨人 小張撓了撓腦袋,但還是點了點頭。

“啊!”

突然,一聲尖叫傳來。

“不好了,棺材在動,棺材在動啊!”

這一聲驚懼的尖叫可把我嚇了一跳,棺材中放的是死人,人既然已經死了,怎麼會動?

而且今天不是應該把棺材下葬了麼?

“所有人全部到客廳。”突然主人家喊道。

我一愣,但還是帶着小劉和小張朝客廳跑了過去。

都市最強女婿 崛起吧宗門 只是剛一到客廳,我便感覺背後涼颼颼的,因爲我看到了客廳中央的遺像,那是一個看上去七八十歲的老人…… 這個時候我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

那個老人,竟然就是逝者。

這怎麼可能!

我心中幾乎要抓狂,這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

逝者,如何會出現在我面前,找我說話?這完全不可能啊!

而且不僅如此,此時棺材,也確實是在動。

“砰砰”的響聲不斷傳來,似是有什麼要從裏面衝出來。

客廳中所有人面色都很凝重,他們都是還沒有離開的死者的親戚,而那主人家更是警惕的看着棺材。

而小劉小張則站在我旁邊,不時嚥着口水,額頭上滿是冷汗,顯然,他們也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裝着死人的棺材會動,傳出去,一般人都不會相信。

“大家不要緊張,之前我曾請人來看過,說這是我家老頭子在轉生投胎所致,這纔沒讓我將我家老頭子的屍身火化下葬,不過大家放心,是不會有什麼事的。”不知過了多久,主人家才收回盯着棺材的目光,看向在場的人說道。

“我說小陳,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信這個,這棺材動得這麼詭異,難道就不覺得有什麼蹊蹺。我告訴你,你自己要相信那什麼人的話,要是害了大家,你可承擔不起。”這時,一人一臉不悅的喊道。

很明顯,這棺材的變故,讓很多人心中都在發毛。

“我可以拍着胸脯保證,一定不會有事!”主人家一臉肯定的說道。

“哼,但願如此。”那人冷哼一聲,不再多言,但是腳步卻已經悄悄的往門邊靠近了一步,很顯然一出現什麼變故,他就會在第一時間逃跑。

不僅是這一個,其他人也都有着差不多的舉動。

然而我此時卻不敢動了。是真的不敢動了。

此時我很想喊出來,卻發現自己連聲音都已經發不出來了。

在我的旁邊,之前那個佝僂老人,正笑着看着我。

“年輕人,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我只是想要藉助你的手,來讓我投胎。”老人笑着說道。

藉助我的手投胎?見鬼去吧?難道要用我的命來助他投胎?

我心中暗罵,但也在這時候想起來了,我這真的是見鬼了。

難怪張千來之前那麼凝重的跟我說了那麼多,顯然是知道這次會出現什麼狀況,只是我都按照張千說的做了,爲何這死者還要來纏着自己?

“年輕人,我知道你現在有很多疑問,不要害怕,靜下心來,你就可以說話了。”老人又說道,顯然是看出了我心中的想法。

我聞言,雖然心中依然是千萬只草泥馬奔騰,但也是深深的吸了口氣,強行讓自己平靜下來。

畢竟事情已經發生了,自己現在就算是再緊張再害怕也於事無補。

只是當我恢復過來的時候,我卻發現,客廳中的其他人,似是並沒有發現我這邊的異常,包括小劉和小張在內,就好像我和他們已經不處於同一個次元一樣。

“老人家,我只是來你家做個飯,您就別纏着我了可好?”我看着老人苦着臉說道。

“年輕人,不是我要纏着你,只是因爲只有你才能夠幫助我。”老人搖了搖頭說道。

“爲什麼?我只是個普通人,又不會什麼神仙道法怎麼幫你?”我鬱悶的問道。

平日裏對神鬼之說也有幾分信仰,現在算是徹底相信了,只是就算如此,現在我也實在是想不明白,我怎麼能幫眼前這老人。

人死不能復生,讓我救他?顯然是不可能的。

而如果是投胎什麼的,那就更慌繆了,我一個大活人,如何去做那些事?

“年輕人,你跟我來一個地方。”老人笑了笑,隨後說道。

我搖了搖頭。

跟他去?要是半路突然對我下手,我找誰說去?

“不要害怕,我不會害你的。”老人再次說道,突然一把拉住我的手。

我只感覺正如如同觸電一般,一哆嗦,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而在這時候,我也發現了,自己的身後竟然還有一個我。

我竟然靈魂離體了!

我只感覺有點發蒙,愣愣的跟着老人往前走。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和他終於來到了一個地方。

一眼看去,只有陰森的黑色,眼前有一條河,河上是一座橋,只是這橋卻從中間斷去。

而在橋的另一頭,有着六扇大門,那六扇大門此時破爛不堪,看上去已經很久沒有用過了。

一道道白色的如同幽靈般的煙霧不斷飄蕩着,不時傳來一聲聲刺耳的噪聲,如同尖叫,又如同哀鳴。

這就像是一處逝者安息的地方,充滿了悲哀與蒼涼。

我靜靜的感受着這一切,就好像整個人都融入到了這裏面。

而眼前的那六扇大門,更是如同觸動了我心中的某一根弦,讓我突然有種想要落淚的感覺。

不知爲何,我竟然能夠看懂那六扇大門上的那幾個怪異的字。

“天人道,**,修羅道,畜牲道,地獄道,鬼道。”

平日裏對神鬼之說頗爲信仰的我,自然對這六道有一些瞭解,六道代表着六道輪迴。

傳說死者的靈魂來到這裏的時候,都會因爲生前的陰德來決定來生會投入那一道。

只是以前,我僅僅是有些信仰,現在,卻是完全相信了。

六道輪迴真的存在。

只是那神話傳說中的判官閻王呢?

這破敗不堪的地方,又是怎麼回事?

“這裏便是逝者的往生路。”老人看着跟前的一切說道。

“往生路?”我不解的問道。

“是的。”老人點了點頭,“從我死去的那一刻,我便來到了這裏,在這裏,我遇到了當時還未徹底散去的閻王之一秦廣王。”

我聞言,身體一顫,閻王竟然真的存在?

“秦廣王當時已經奄奄一息,將要徹底消散於這往生路,成爲這往生路上游離的怨靈之一。也是他,讓我找到了你。”

“找到我?”我不解,“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找到我,又有什麼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