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琳點了點頭大殿上跳躍了一柄藍色的長劍,出現在希爾達面前,這把長劍上週圍波光粼粼。希爾達最後看了一眼艾琳,走進了波光粼粼的長劍,在接觸這長劍周圍的水波時,希爾達立刻變成無數水波散落,就像冰消融在熱水中一樣。最後水波沒入長劍中。

長劍落入艾琳的素手上。艾琳看着大殿上所有輔神說道:“十五個元淼日,降臨希爾達之刃!”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極度不穩定的,所以被演變投放了演變軍官,然而演變軍官建立的黎明共和國過於強大,且非常剋制,以至於戰爭的火山口被強壓下來,保持了和平。而就是在這一段和平的發展歷程中,人類文明爭分奪秒的強大。

在地球中國21世紀早期參加高考的人,並不比二十世紀晚期參加高考的人聰明。而考試有關自然科學,數理化的部分,並無多大的難度變化。然而兩代人工作時所組成的國家國力,卻是兩個樣子。所以兩個時代的國家國力差距,絕不是在於這些已經完成基礎教育的人最初進入社會時能力的差別。而在於接手推動工業體系進步的工作,有了不一樣的技術積累。如果讓一九九零年的中國人有了二零一零年的所有科技技術資料具體數據,在國家推動下最多兩年之內就能完成所有工業技術升級,如果要有整個地球的資源輔助,恐怕要更快。

現在黎明共和國的技術是跳躍的,在完成十五年一代人基礎科學教育普及的工作後,他們接手的國家工業體系,是三個上校級別演變軍官的工業技術基礎,當然在核工業,彈道火箭等大項目上科技上更是有了任迪二十年來連續不斷不惜工本試驗過程產生的雄厚積累。這個科技水平直接跳到了任迪所在時間段的冷戰時代,只要所有工業體系完成更新後,冷戰時期技術在這個魔幻世界展現的生產力妥妥的。

元素歷55年,黎明共和國自誕生以來進入社會的新生代,接手的就是這個時代。

超導材料的各種工業化生產步驟還在研究,實驗室的步驟擴大到工業化生產方面還需要一段時間,當然黎明共和國及時消化了傳統魔法的知識遺產,也無法在戰鬥機,機甲,戰車,這樣的中等載具上普及電磁炮。大多數易製取易得且穩定的超導材料都是需要在低溫環境下的。用液氮來冷卻已經十分經濟划算的方案,有些超導體雖然臨界溫度高,但是本來就是不穩定的,比如說金屬氫,在失去高壓作用下,就算其臨界溫度高,在維持高壓這個方面,還不如用液氮冷卻經濟實惠。所電磁炮系統終究是拜託不了液氮管子的。

在目前科技水平上,電磁炮只有在戰艦這種大型載具才能部署運用。至於中型載具適合安裝另一種概念性武器,電化學炮。這個世界的載具不缺能源。

黎明共和國裝有元素燃料棒的武器系統,到目前爲止一直是能源過剩的情況,如何將機甲,戰鬥機內部過剩的能源轉爲破壞力的投放,黎明共和國一直在研究,電磁炮,激光炮很顯然就是直接傾瀉武器能量的好方法。當然電磁炮直接PASS過去,激光炮貌似破壞力還是不足,在大氣層環境中易受到干擾。

所以就採用了電化學炮這種東西。電化學炮,顧名思義,強大的電流迅速電離液體或者是固體的發射藥,讓其離子化,推進彈丸。發射,這樣能讓彈丸初速度非常快,彈丸的口徑可以做的更小。

巨大的機甲機器人現在就端着這樣一個武器,方形的手臂槍械上一個小孔不停的噴射這白色的閃光,彈丸以高速擊打着一千米外的靶子,這個革命時代重型坦克的裝甲被彈丸打的千瘡百孔。

反坦克k型大口徑子彈,採用電化學裝藥後,彈丸變得非常短,由於發射藥的體積小了,機甲的攜彈量將會大大增加。這項技術即使是沒有元素燃料棒,也是非常有用的,因爲裝載發射藥彈殼重量也被取消了。可以由發動機提供能源電離少量的發射藥,推進彈丸。裝載新式武器的大型機甲在試驗場上完成了武器測試。帶着臭氧味道,返回了校場,一組組機甲士兵,伴隨着機器四肢啓動時嗡嗡的電動聲。在試驗場上一步一個腳印的走回了校場,加載中橡膠充氣墊的機甲雙足,讓整個機甲在走路的過程中輕微的上下震動。減少了機甲走路過程中和堅硬地面的剛性碰產生的噪音。同時也能降低震盪產生的傷害。不僅僅在機甲的腳底板,在機甲的上肢肘部,膝蓋部位,手掌部位都有這種充氣橡膠墊。

戰爭沒有打,但是在武器更新換代,以及細節考慮上,黎明共和國一直在準備着戰爭。身穿技術人員上將軍服的王龍看着這一隊換裝武器系統的機甲部隊有條不紊的訓練,各自分組終結新武器的優劣。

王龍看着新武器的各項參數,輕輕地說道:“誰也不知道戰爭什麼時候爆發。”

這時候通過精準寶石,和相映之心兩大道具的趙衛國幾乎是和王龍面對面,趙衛國說道:“我想安德魯他們有動作了。”

趙衛國的天賦——觀察替身。支援型號天賦,當趙衛國閉上眼睛的時候。只有趙衛國自己才能感覺到的分身視角就出現了,這個分身不會被任何人看見,也不會被任何人感應到,同樣也無法作用於任何物體,也就是連一個水龍頭都擰不開。連一隻螞蟻都踩不死,如果踩在這隻螞蟻上,會被這隻絲毫無察覺的螞蟻帶着走。

當然從天空中扔下來也摔不死。宛如這個世界中大家都看不到的遊戲角色。當然猥瑣的人有猥瑣的用法,偷窺別人隱私什麼的。很容易了。趙衛國已經過了這個無聊的年齡。現在所做的時期,就是用飛機將自己的這個替身直接扔到目的去,然後讓這個替身爬到需要觀察的地方。 謀愛成婚:總裁老公愛撒糖 這個替身會擁有本體所能感受到的光熱觸摸等感知,當然由於替身無質量,從天空中落下來是感覺不到撞擊的疼痛。但是爬到火爐中會被立刻燙的睜開眼。

該能力唯一的限制就是不能睜開眼,一旦睜開眼睛,替身就會消失。需要重新從體內分離,繼續通過交通工具扔到目的地去。所以在王龍他們進來後,趙衛國一直在閉目養神。他的替身一路身手矯健,一路滾到地下世界去,直接奔着,精準寶石所提示三位上帝騎士團的演變軍官那裏找過去。

精準寶石只能看清楚三位上帝騎士團演變軍官附近的位置。而趙衛國呢,他想看關鍵的地方,讓替身長時間觀察,他們核心的工廠,比如說上帝騎士團元素燃料棒的生產地。

任迪的天賦是加工能做基地車,李子明的天賦是政委天賦,而趙衛國的天賦用途就靈活了,可以偷技術,直接進入你的工廠當間諜。可以潛入到別人那裏看這個人是否表裏如一。趙衛國的天賦對新華社校官公開對天子盟的上校公開。至於其他的人,天子盟不允許趙衛國這樣的人公開自己的天賦。同理李子明這樣的種子選手,嚴禁公開天賦。過去和李子明合作的人,新華社會重點做工作和這些人簽訂契約讓其保密。

當然趙衛國也通過這種天賦偷窺核技術,只要趙衛國不在本位面實驗,不讓擁有核技術的人知道,獲取的核技術資料,會被演變判定通過天賦獲得,繞過科技樹不擴散的條約,因爲演變判定只有擁有核技術的演變軍官傳授給另一位演變軍官核技術,亦或者允許另一位演變軍官在該位面核試驗收集數據,才能算核擴散。只要趙衛國不進行核試驗,不用自己本體接受任迪覈資料,不用紙和筆在本位面做實物記錄。演變沒無法判定趙衛國在該位面瞭解核知識。

演變有時候是有空子鑽的。

趙衛國這回窺探到的信息是來自地下的,趙衛國的替身一直停在湯姆的工廠中,由於相應之心這個道具還是能將看到的全部複製到這個道具中,分享給江樂和王龍。湯姆的工業生產水平都在兩位上校一位中校的仔細分析。

在地下世界,四足蜘蛛狀態的機甲正在爬行,尖銳的金屬巨足插在岩石中前進,三挺轉轉重機槍可以對周圍實施火力壓制,活脫脫紅警三裏面的鐮刀機甲。這樣的機甲有四個半身人操控。行走於亂石堆以及植物叢林中,有着靈活無比的機動力。

一排排機甲組組成的軍隊在地下世界中巡邏。尖銳的節制插入岩石中鏗鏘的摩擦聲,給地下世界增添了金屬風格步伐。當然也有死亡。

子彈激射的彈幕在黑暗的環境中和幾百米高巨型岩石洞穴頂部撞擊,產生了一系列火花。穿行於洞穴頂部下垂石筍的間隙中一個個壁虎模樣,半米多長的生物在這些縫隙中游走着。等待時機一躍而下,對機甲實施啃食。爆破彈打在天花板上,大量的石筍被衝擊波震碎,這些斷裂尖銳的石錐子落下來,大部分直接摔斷,而有的直接插在了地面上。一些機甲被砸爛。

戰況異常激烈,三位天子盟組成的地下聯盟,三個勢力並不是連在一起的,而這個最高五百米的最窄三千米的洞穴就是連接湯姆和馬歇爾地盤的重要通道。似乎對這些藏在洞穴頂部的石筍林中的生物太厭煩了,地下聯盟一方使用了燃氣炸藥。也就是對上方噴灑密度小的燃氣,然後一把火點燃。

整個石筍頓時被火焰的毯子覆蓋,燃燒的氣體如同流水一樣朝着石筍中縫隙中流動。在石筍之間藏身的一個個類似壁虎外形的動物。掉了下來,在地面上扭曲着自己被燒傷的軀體。

這樣戰鬥畫面被趙衛國的替身看到,並傳送回來。王龍看到趙衛國傳回來的一幕,說道:“看來他們還有點不甘心啊。” 地下空間複雜的地形無空軍用武之地,但是動輒上百米高的隧道直上直下的聯通着各個蜂巢泡沫一樣的地下空間,讓整個地下空間環境複雜化。

應該說凡是有二戰科技水平,完成標準金屬零件製造的勢力均有能力在地下世界製造元素燃料棒科技。地下世界富含元素的發光海藻是直接開啓黑科技的終極戰略資源。

三年前地下世界的領主們收到了地表世界探索部隊被全部消滅的消息,其中引領軍隊的貴族更是全滅的死後,十分震動,這些魔力資質良好的貴族纔有正常的智力,可惜在戰場上習慣性的使用魔力,結果全都悲劇了。

那些逃回地下世界的殘兵敘述能力都有問題,問它們在地表遭遇了什麼?這些被密集彈片收割倖存下來的低等魔族,原本就醜陋的臉上佈滿了恐懼反覆敘述“火焰,鮮血,巨大的鋼鐵飛龍,兇猛的咆哮”等等詞彙,但是具體複雜是什麼戰況,這些在一線廝殺勇猛的生物服從命令可以,但是指望它們靈活的反饋戰場信息,簡直就是噩夢。

三年前,剛剛爬出地表的探測隊被殲滅,讓整個地下世界安靜了一陣子。然而現在地下世界機械蜘蛛在複雜巖穴中戰鬥,機槍和氫氣燃燒武器的,在相對地表狹小的地下空間中造成了巨大的殺傷,因爲地下世界岩石空間普片高度不超過六百米,一片空間的方圓不超過五十公里。所以武器並不需要長射程,就算你有這個長射程,在這個蜂巢結構的地下世界中,也施展不出來這種長射程的武器彈道。

所以這種蜘蛛機甲戰鬥效果非常驚人。同時也讓黎明共和國得到了地下世界戰鬥的很多數據,人形,這個形態是人類適應地表環境進化出來的,可以在岩石峭壁上攀爬,叢林中奔跑,依靠樹木躲藏。然而地下世界,現在看來還是巖縫中生存的生物形態很適合戰鬥。

地下世界的衝突愈演愈烈,由於地下世界的可以躲藏的凹陷太多了,哪怕地表最複雜的山區地帶,和地下世界相比也是小巫見大巫。複雜地形對現代化戰爭有何等影響呢。以地球喜馬拉山脈爲例,印度軍方再此剿滅游擊隊,重炮動不了,直升機不停墜毀,只能靠着步兵打。

地下世界的岩石穹頂高度是註定無飛行器用武之地的。所以重炮也甭想展開,而在這個地下世界正好是施法者戰鬥良好戰場,就算黎明共和國有魔法探針,參與這種地下世界戰爭,魔法師使用魔法就算被魔法探針探測到了,由於前方地形複雜,你也無法實施打擊。這就像在房間爭奪戰,你在一個房間中聽到了敵軍的槍聲,只能知道敵人就在前方,卻無法做到發現即摧毀。而在平原上,雙方狙擊手較量的戰場上,誰要先開槍,那就直接暴露自己的位置。

而趙衛國通過天賦觀察到的地下世界戰爭,然後展現給天子盟王龍和江樂的場面讓這兩位上校對地下世界的複雜咋舌。

在位於大陸正南方的地下世界,這裏是三位天子盟演變上校放置基地的地方。現在這三位上校勉強佔領了十二個地下世界空腔,這些空腔大的長寬直徑三十公里,高四百米,小的長寬直徑只有7公里。

可見這些地下空間佔領之困難,當然一個地下空腔被佔領後,基本上就是完美的後方,無需擔心常規武器。甚至就連核武器,最多隻能破壞到一個空腔,被其他空腔圍住的地方依然受到保護。當然了每一個空腔都是戰略要地,和其他空腔聯繫的往往就是幾個不大的洞穴。

有被三位演變軍官完全佔領的空腔同樣也有遭遇攻擊的。七大地下世界的領主已經發現了地下聯盟這個勢力在地下世界領着穴居人造反的情況。這些個地下領主反應是迅速的。首先地下聯盟勢力周圍的小領主則是聯合起來對上帝騎士團建立的地下聯盟發動了攻擊。

其中三個地下空腔已經成爲了戰場,趙衛國所觀察的是一個最長十五公里,最窄四公里的地下空間,這個地下空間就像撐起來的被窩一樣,但是就是這個一個不大的地下空間和上下左右六十公里範圍區域內十六個大小不一的地下空間有着多達四百八十二個岩石隧道。這些隧道最大的四個最大直徑超過一百米。其中兩個掌握在地下聯盟手中。其他兩個掌握在地下世界本土種族中。戰爭就在這個複雜的環境中打響了。

巨大的蜘蛛幾乎是一步步的朝前方前進,在黑暗的地下空間中可以看到子彈拖曳的亮光,流光溢彩的朝着一面噴射,然而另一方複雜的地形中巨大的魔法元素如同漩渦一樣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中形成,從岩石穹頂上方分離的巨大石塊,以及從鹽礦中分離出來的純氯化氫。氯化氫融入水百分之三十爲濃鹽酸,這些魔法種族在陰暗中釋放的這種酸雨灑在,四足機甲所在的區域,頓時發出腐蝕的嘶嘶聲。大量的濃酸煙霧,隨着酸液雨點落地後騰起。然而這時候,大量滑溜的如同泥鰍一樣的貼着地面快速的爬行,身上的鱗片在火光剎閃的折射出黑亮的色彩。

這時候從酸煙霧中噴射出大量的子彈,這些發動進攻的部分地下生物,被子彈定在了地下,獠牙外翻的死亡,然而從酸霧中發出的射擊很顯然是盲目的並沒有起到火力壓制的效果。這些發動進攻外表兇惡一看就知道是食肉生物的地下惡魔兵頭腦非常簡單,但是也非常勇猛。

很快就接近了機槍發射陣地。這些肌肉力量非常大的惡魔衝到機甲附近,扯斷了四足機甲關節脆弱的部位。碩大的拳頭砸開了玻璃駕駛艙撇彎了防盜窗結構的防護欄,尖利的爪子,拉着了機甲駕駛者的頭部,就這樣從駕駛室強硬的拽了出來。有時候拽的過於猛烈直接將頭顱拽了下來。

然而就在惡魔兵種大肆屠戮地下聯盟這片機甲兵所在的陣地是,另一篇陣地發出了一陣陣悶響,一個個煤氣罐一樣的東西丟了過來,這些煤氣罐落入了陣地後,半釐米後鐵皮均勻分佈在外圍的炸藥炸碎。大量的氣體散溢出來,瞬間火焰吞噬了一切,巨大的火團從陣地上吞空而起,直接飄到距離穹頂兩百米的位置在天空中成火焰波紋快速散失。

戰爭過程殘忍無比,雙方在這片空間中打的烏煙瘴氣,大量的氧氣被消耗。戰場上佈滿了大大小小摻雜血液的碎石。雙方沿着自己的控制線反覆的拉鋸,魔法生物在這個狹窄,不易觀察的空間中,各系魔法術式輪番上陣。巨大岩石傀儡頂着火力前進,胸口被穿甲彈直接崩裂下一大塊,最終倒下了。如同地動山搖一樣砸在了機甲所在的陣地上,將該陣地三個來不及撤退的機甲掩埋。

看着趙衛國傳來如此熱戰的場面,王龍看了一下眼前訓練場的機甲兵,對趙衛國問道:“他們打了多長時間了。”

趙衛國說道:“一個月之前這裏戰爭開始爆發,你所看到的這種熱戰,在這一個月中只發生了八次。每一次持續時間不超過三個小時。應該是馬歇爾他們的彈藥供應有問題。氫氣罐裏面的鐵,他們可以通過電解氧化鐵礦獲得,氫氣他們也可以電解水來獲取,合成氨體系他們也可通過電加熱電加壓來合成。總之一切工業材料他們都要靠電來冶煉,但是他們的電力在戰爭中消耗太大了。”

江樂問道:“如果是我們進入地下世界面對這種情況該怎麼打。”

趙衛國笑了笑說道:“我們的化工原料是焦炭加氫,生成烷烴乙烯。面對這樣的戰爭,我的建議是用雲爆彈在一個小時內製造火牆掃過去,然後讓機甲步兵使用火焰噴射器,沿着各個地下空間中的通道一路噴過去。火焰在狹小空間中使用會沿着一切縫隙擴張的。”

江樂補充說道:“還要注意一些機甲步兵無法鑽進去,但是地下世界生物可以通行的狹小通道。不能讓他們有可乘之機。”三位天子盟的演變軍官仔細討論着黎明共和國在地下世界如果需要動武,需要注意的情況。

然而將眼光繼續朝着更大的地方看,其實一切都在最高佈局者規劃下。

天雲空間,在元淼漫長的歷史中經常悄悄插手的存在,在元淼歷史時隔一千年後再次準備到來。在虛空中的這些能夠很跨諸多位面的穿越怪眼中,元淼,泰坦這樣位面,入侵是有一個時間段的。這個時間段,從魔法帝國末期爲起始,以任迪所在的時間點爲基點向後兩萬爲終點,這個的這個時間段。

該時間段的歷史線非常穩定,爲固定的。而穿越怪掌握的歷史線,就是這幾萬年的歷史隨意插入一個點,該歷史線的流向岔成另一個平行位面。也就是說天雲空間可以隨意在這四萬年的時間投放穿越者。搞出來一個受到自己影響的位面歷史線發展。就像一部電視劇,電視劇外圍的觀衆可以來回的放,在放映的過程中可以隨便插入自己心儀的演員進去表演。

這個歷史線,穿越怪從魔法帝國末期時代開始投放,一直干擾四萬年,算是掌握了這條歷史線,當下一次過程投放過程中它會將第一次投放的時間段稍微提前那麼一點點時間,將最後一次投放收回穿越者的時間,稍微推後一點。隨着天雲一次次投放,那麼可以看出天雲空間在該位面掌握的時間段也是在不斷擴張的。

當然穿越怪投放穿越者,並不瞭解該位面的一切情況,穿越怪是縱橫時間位面層的存在,對一個位面空間上的瞭解取決於,穿越怪的干擾世界的觸手,隸屬該穿越怪的穿越者探索。

隨着投放的次數越多,會對穿越者所能活動的地方越來越熟悉,對該位面任何一個方向的未來發展都瞭解。就像明日邊緣主角在無數次回到開始後,對所在世界一天中各種變化,引起的分變化都瞭解的一清二楚一樣。天雲將知道在怎麼插手佈置任務,讓這個世界接下來的歷史發展符合自己的要求。那麼該位面就徹底被天雲掌握了。

演變與天雲空間同爲四階存在,但是演變並不是穿越怪,演變是另一種東西。 天雲空間中,一個個被分割獨立的空間房間中,是屬於一個個穿越者小隊的,不同於演變中一個區域內,所有演變軍官統一在一個時間段進入不同的任務,然後在二十年中統一完成任務,統一回來在空間中相聚。天雲空間中要雜亂一點,有的小隊還在任務世界中,有的小隊已經回到了空間中。 總裁嬌妻出逃中 享受死裏逃生後,肆無忌憚的生活。

而現在天雲空間中三十個房間中一位位穿越者小隊已經準備進行一個小時後任務開啓了。猛獸隊在五個任務之前就被確定欽點進入參加這場團戰。他們的隊長方瞰是一位三十歲的精悍男子,進入天雲前是黑道上數一數二敢打敢拼的人物。

現在他的這雙三角眼露出疑惑神色,他對一旁一位吃着辣條的小蘿莉問道:“紫琴,天雲說團戰戰場由於信息誤差過大,臨時添加參戰人數,你怎麼看?”

紫琴將長長的辣條嚥下去,可愛的小手在自己的公主服上擦了擦,說道:“應該是任務劇情有變吧。隊長不妨將任務劇情再說一遍。”

方瞰看了看周圍隊友沒有什麼建設性發言,說道:“元淼大陸,諸神垂青世界,該世界人類歷史長達五萬年,如果要算上在人類史前其他智慧生物建立的國度,可能要更長。該位面大陸上每隔三千年一次魔法大潮,魔法大潮到來的時候是魔法興盛,以及諸神現世的時候,我們到達的應該是魔法帝國滅亡後第七次魔法大潮起始的時期。

劇情起始應當始於神界,海母艾琳在元淼海洋中的化身,生育的海之子羅敏特以半神之軀,在海洋上建立了龐大的海族帝國,羅敏特建立海洋帝國的時候正值魔法大潮即將到來。作爲海母之子,他決定向着陸地傳播海的理念,在他虔誠的祈禱下,海神艾琳做出了迴應,將在元素歷56年八月二十六日引發巨大的海嘯淹沒海洋的西大陸。海母與其他三大諸神爭奪地表生靈信仰的戰爭爆發。

然而此時信奉黑暗混亂之神的地下種族勢力也將開始對大陸發動進攻。被光神選定的救世主——傑瑞將組織大陸的正義一方的力量戰爭……”

方瞰仔細的講解着劇情世界裏面的一場場史詩級戰役。以及分析初期那些勢力較強,這些勢力一個個力量在那些事件中變強或者變弱,有無插手的空間。制定了一套套方案,在制定一套套方案的時候,同時考慮自己方案有沒有可能受到其他小隊的干擾。以至於方案偏離預期。如何採用第二方案,如何借用大勢坑其他小隊。

和猛獸小隊一樣,其他的小隊也在分析己方隊伍優劣。預測自己該怎麼做。至於他們的控制者——天雲則是疑惑的。

元淼位面,天雲位面已經完全控制了四萬年的歷史,不知道重複了多少遍穿越,可以說該位面正常大陸的某一塊石頭下一刻會朝着那裏滾,天雲都知道。

對於穿越怪來說掌控一個位面,終極目的是對位面每一步變化都瞭若指掌。也就像人類掌控發動機一樣,運行多長時間那裏的零件可能會因爲磨損開始損壞,都要一次次測量的清清楚楚。穿越怪掌握到最後,應該是該位面在該時間段中所有粒子運行的軌跡都瞭解。

這片歷史到處都是穿越怪施加的影響。等到影響到一定程度,穿越怪就可以隨時連接該位面的本土生命,該位面的生物並不知道自己的思維中是什麼緣故讓自己看到未來,只知道自己掌握了宿命。大預言術就會在該位面盛行。該位面生物會莫名其妙的說出未來。用穿越怪之間的話說,該位面已經被自己完全連接,整個位面一切發展都在自己干擾下,相對於自己就是幾十萬年的電視劇。自己可以隨時在該位面任何時間點投入穿越者,可以從該位面任何一個時間段,拿走一個人進入自己的穿越體系,進入其他受自己控制的位面世界。

用穿越怪的術語來說——這就是位面晉升。

然而對於穿越怪來說,只要該位面的粒子是穩定的,無非就是多觀察幾遍的事情。但是兩個看起來極其相似的位面,用演變的話來說就是一個世界最小粒子零維點,這個井口內外兩側的臨近位面。是兩個位面。這兩個位面同一個人,組成這個人這個人的思維所有的粒子,所有的點,看起來是相同的但是總有不同。

這就是穿越怪位面晉升的最大敵人,兩個位面相同的人,不能保證他們決定一致性。他們的思維中總有變量,在一個位面對這個位面的思維偏轉的力度是一個級別,在臨近位面思維偏轉的力度是另一個級別。如果放任位面層中的人類儘可能的決定世界。那麼穿越怪要控制一個位面的歷史,就不是計算所有粒子了,而是計算所一個位面層上所有人,在所有位面可能出現的變化。

人的意志相對於世界宏觀力量級別是極其微小的,但是不可否認它展現的變化可能是無限的。如何封鎖這些變量,徹底掌控世界歷史線?穿越怪的選擇是進行持續不斷的影響,設置傳統,讓所有人思維被慣性思維枷鎖束縛住,不敢朝外看,朝着更廣大的地方想。受限於自己狹小的思維中考慮事情,將變量約束到對該世界影響微乎其微後,該位面的歷史線就穩定了,該位面的劇情就穩定了,所有人都是NPC,只有穿越怪才能修改劇情的情況就出現了。

這種模式的是第一代穿越系統的方式,該系統的目的是好的。被思維枷鎖禁錮的變量,依然有變量,當各個位面穩定後,第一代系統就可以挑選一個個位面世界中,被處於思維禁錮中的變量。因爲都禁錮在該位面的固有思維中,該系統非常好判斷,哪一個是有潛力的。然後將該位面處於思維禁錮而內心有那麼一點雄心的存在,拿到第一代穿越系統中,不停的投放到各個位面中,讓這些變量打破自己在生長位面的受到的禁錮,控制加持的力量血統,以及神器,變成無限的存在。

然而第一代系統之後,很多變量終於變成了可以自由穿梭各個衛冕的存在,他們仿照第一代系統,設置探索各個位面的規則機制。大多數穿越怪在操弄穿越者的方式和第一代系統非常相似。然而第一代系統位面晉升的術語也定了下來。而第一代位面穿越系統製造無限者的目的卻沒有被繼承下來。

而演變出現了。演變追求的不是位面晉升,甚至和諸多穿越怪相比,演變並非一個可以自由穿梭的個體。

當天雲發現自己連接元淼的幾個指頭大小的節點,周圍空氣流動,一日內溫度變化幅度與自己無數穿越該歷史線的經驗不符後,立刻加大了干擾力量將原本十五個團戰隊伍立刻加到了三十個。現在的天雲因爲無控制的思維觀察系統降臨元淼位面,所以並不知道該位面變量驟增的情況。對於黎明共和國的誕生,天雲是通過艾麗塔是瞭解的,但是天雲並不知道,任迪和雲辰和是演變的人,元淼位面尚未被天雲馴服到位面晉升的程度,所以出現大革命歷史分叉在天雲空間的印象中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只要派遣輪迴者,對該位面歷史重新修正就可以了。

當天雲空間準備建立跨位面傳輸通道的時候,在這個世界已經有了演變軍官部署的演變空間立刻有了反應。在演變空間中,一串串命令,交替反應着。

“發現未知位面干擾!”

“該擾動,有規律,排除自然時空擾動的影響。”

“擾動幅度,超過智慧降臨於世最高上限八百七十五兆。排除三階意識於世獨立的可能。”

“警報警報,該位面遭到未知力量入侵,經判定,百分之八十五可能來爲巨型意識投送多意識穿越!”

“根據現有資料判斷,該位面智慧不正常停留,有諸多疑點。五萬年曆史至少有七十四個時間點,文明中智慧體應當出現推(英)動(雄)者。”

“一級戰備啓動,該存在99.97634%是來自亞廢墟地帶遊蕩體。根據演變法則第五十七條,變量繁榮的文明之光地帶不可穿越,變量減弱到規定值以下的亞廢墟地帶無干擾價值。兩區域之間過渡地帶,演變應不惜一切代價組織防禦。應對遊蕩體對邊界地帶破壞。”

“發出申請,本區域應當維持駐軍。”

“申請通過。授權該處軍隊,二級權限。”

……

演變內部一道道命令速度傳達,如果有演變軍官得知這一道道命令下達的過程,即將明白演變到底是什麼?當一個世界人人向外看,對應着自己無限的想法,觀察,那麼這個世界就是真實的。反之,當所有的人思維都成爲了高等存在眼裏可以預測的NPC。那麼這個世界就是幻想世界。

人爲世界變量,高變量區域,演變不能影響,智慧逐漸沉浸於毀滅,或者發生固定長時間輪迴的時候,這就是變量擾動變弱的時候。演變就施加擾動,看看讓這個讓異位面變量進入是否能讓歷史繼續朝着無限發展。

演變很大,但是隻圍繞着有人的真實位面部署。在一拳爆星辰,一掌滅衆生的世界,這樣的世界所謂的衆生連自己都無法掌握,已經被壓制成了固定思維的存在。在演變的判定中爲無價值位面,演變軍隊不會進入。

可以說演變雖然非常大,但是所在的範圍相對於穿越怪在諸多幻想世界活動的範圍,非常小。但是一旦穿越怪膽敢入侵,演變的防禦圈。演變的動作可謂是劇烈。

元淼位面,演變其實早就開始懷疑了。其實在第一波演變軍官進入的時候,演變就開始佈局了,倘若任迪所在位面的演變軍官不能完成演變的觸發任務,演變會從其他區域調集另一個區域的高級軍官進入。任迪和雲辰和的黎明共和國建立,是戰術上的成功,加速了演變戰略上的佈局。

就在天雲空間穿越者降臨的時候,元淼位面上所有演變軍官得到了演變的命令:“演習結束,請所有軍官進入戰爭狀態。” 當演變在所有演變軍官光幕上出現的演習結束的字語的時,本位面天子盟的軍官懵了。雲辰和對趙衛國問道:“這種情況,是什麼意思?我們在演習?那真正的戰爭是什麼?”

趙衛國通過精準寶石的光幕簡單的回了一下雲辰和:“我不清楚。”然後對三位上校問類似的問題。

聯通上王龍上校,趙衛國問道:“王上校,演變中有開拓任務,有晉級任務,在傳說中有與過去時代演變軍官的交戰的任務,也有與我們歷史線在超古代發生分叉的歷史線,還有和異種生命演變軍官作戰的任務。演變可曾有過演習終結的指令?”

王龍答道:“我也沒聽說過這種情況?”

王龍苦笑了一下,補充道:“真的。如果不是現在這個情況,我還不知道演變中有演習這個詞來形容我們的任務。”

這時候任迪聯通了江樂問道:“各位既然是戰爭,那麼必然複合戰爭的屬性,戰爭是不可控制的,我們所有入場演變都安排過,不會出現特別離譜的情況,演變這種留有活路的安排說是演習不爲過。所以我認爲下面的我們要高度緊張。我們現在需要知道的是戰爭的對象是什麼,敵人來自何方,我們戰爭的需要達到的目的是什麼?各位上校你們的權限可否查詢現在的狀況。”

任迪說話的同時立刻讓所有軍官從驚訝的情緒中迅速轉向成熟的戰術思考。幾位軍官的素質都是很不錯的,當任迪點出來後,立刻從戰爭的角度思考現在的情況。爲什麼是任迪反應的速度最快呢?因爲各個演變軍官曆經的任務太多了,現在演變這樣佈置任務可謂是上百場任務都沒有的頭一遭。遇到這種奇怪的事情,當然要驚訝一下,需要一點時間來反應。

而任迪,任迪三次任務沒有一次是正常的。對於任迪來說演變每一次搞都是新花樣,演變愛咋滴咋滴了。任迪覺得下一場任務演變把自己的弄到上將戰場上去,自己都能接受了。

當任迪的話剛剛落下沒等幾個上校向演變提問,演變已經聽到了任迪的詢問,並且用不着上校的權限,其實任迪現在本任務中任務主導者的身份,就是最高權限。演變的戰爭機制是一片戰區中表現良好英勇戰鬥的士兵在對該戰區的權限上不輸於到達這個戰區的軍官。

演變主動向所有演變軍官的光幕上回答起來。

演變的光幕浮現出影響所有在場演變軍官今後發展的話:“軍官們,相對於一個個位面本土生物,你們擁有遠超你們生命體的壽命,穿梭於各個世界,你們擁有在該位面本土生命難以想象的物資調配權,和人員控制權,然而你擁有權力,必然擁有義務,改變世界的義務。

任何一個宇宙在一個基本法則下擁有無限寬闊信息,當這個宇宙出現智慧,在智慧的推動下,變得複雜化,這就文明多樣性位面。因爲每一個智慧形成變化的軌跡都是獨一無二的,當大量的智慧體聚集在一個位面的時候,每一個智慧體之間必然會產生相互影響。只有按照複雜性級別相同的智慧體相互影響,才能讓該位面發展呈多樣性發展。而有的宇宙規則並不是這樣。”

陳鑫問道:“請問按照你的標準,完美的多樣性文明位面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演變答道:“無論是簡單的智慧,還是複雜變化無限的智慧體所掌握的每一份力量不被放大也不被縮小,在公平發展下自然決定一個位面。2比1複雜,2不應該被除以10,小於一。人比動物複雜,人類的身軀強度與動物必須符合一個基準法則,當人類用該級別的身軀在苛刻無法誕生生命的環境中冶煉出超出自身身軀肉身強度極限的材料,製造出機器,決不能被動物用肉身無道理的一拳破之。如果可以的話,那麼人類的努力就被除以了10,讓動物簡單的1大於了人類複雜化的努力,取代了人類決定世界的主角權利。那麼這個世界有額外的不公平力量干擾了人類決定世界的努力。

щшш☢ тт κan☢ C 〇

智慧就是無限化,當智慧不能決定一個位面發展時,那麼該宇宙位面,則有廢墟干擾限制智慧體無限,推動智慧體無限變化的變量動力將會在該位面大規模熄滅,演變定義該位面爲干擾價值的廢墟。”

任迪這時候插嘴道:“簡單決定複雜?我所生活的位面,可是有思維簡單的富二代比平窮的窮學生,更能決定社會?請問這是不是簡單決定複雜?二被除以了10,小於了一?”

演變答道:“是,你所在的位面矛盾由你所在位面的變量決定。該位面依然處於向上無限發展的時間段,阻力尚未阻擋住複雜化,本位面智慧體有義務自己處理阻力。無需演變插手。如果插手,單一智慧體卻被擴大影響力的演變軍官很可能會影響該位面複雜化進程。”

演變接着補充道:“某些位面以初生跟腳定仙凡,所謂的凡人中以喪失了自我無限話的動力。用你們的視角來看該位面所謂智慧生命以無向上的勇氣和毅力。已被宿命決定。所謂決定世界的能力,被概稱爲氣運集中在少有幾個被稱呼爲大能的智慧體上。這種位面爲亞廢墟地帶,因爲有變量智慧體數量極少無比,無插手價值。如果演變插手,直接驗算該位面所有粒子軌跡,投射壓倒一切的存在,不過是按照自己的影響造成分叉的歷史的位面中更徹底的破壞該位面僅存的幾個變量。”

任迪問道:“我上一次任務遇到的情況也有位面入侵現象。”

演變答曰:“你上次遇到的情況爲自然時空渦流現象,該現象有序,不可控,本次時空入侵爲位面層之間高維度中有單獨意識的存在對該位面有目的入侵,在位面時間史外的存在試圖對該位面所有時間史進行插手控制。”

在演變詳細的講述後。

王龍嘆了一口子說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只有自己一個人決定的世界,這個世界即使再完美,也會不過是這一個無與倫比強大的人幻想出來的世界。只有能容得下無數智慧,公平發展,所有的行動不被額外打壓,不被額外拔高的世界,纔是真實世界。當所有的思維開始懶惰,開始失控,崩潰走向破壞。該位面的一切就變成了固定程式話,所有的人都是一個已經固定劇集中的NPC,他們都不能自主,導演讓他們怎麼樣,他們就得怎麼樣。所有的動作可能都是固定的。遭遇什麼樣的場景,就必然做出什麼樣的動作。”

王龍說道:“還有一個問題,你說了敵人從亞廢墟來,投放和我們相同級別的思維體進入該位面,那麼廢墟到底是什麼?”

演變答道:“你的權限不夠。你們在場所有人的權限都不夠。”

鏡頭切換。

演變這裏給所有演變軍官說明了他們的使命。告知了所有的演變軍官,敵人已經到達,每一個敵人身上都有來自遊蕩者設定在輪迴者身上的井口點,消滅這些輪迴者把這些輪迴者身上來不及撤走的控制點全部用演變光幕收集,剩下的就交給演變來處理了。當然輪迴者不會乖乖的坐等身上的遊蕩者控制節點被演變收回,這不僅僅關乎到遊蕩者對輪迴者的抹殺權利,還關乎着遊蕩者對輪迴者身上的天賦血統神器能力的加持和維護。

雖然尚不清楚,位面各處天雲空間具體投放輪迴者在何方,但是演變已經劃分了戰區。其中天子盟掌握的戰區是整個地表,從太空到星球表面每一處都是天子盟所掌控的戰區,因爲太空軌道上已經有了黎明共和國的衛星,演變默認天子盟對所有星球表面有戰爭決策權。至於上帝騎士團所控制地下聯盟這裏也被分配到了戰區,由於地下聯盟的地盤過小,演變給上帝騎士團分配的戰區並沒有天子盟那麼大,僅僅是以基地中心一千公里的範圍內。

所有的演變軍官組建的勢力,僅對該區域負責,不得插手他人戰區中的作戰。違者懲罰。至於地下世界大部分沒有被劃分戰區的部分,演變軍官隨時可以下去搜索,先佔領先取得該地區戰區決策權。

在演變進行戰區劃分的時候,精準寶石單方面窺視上帝騎士團三位上校的情況徹底被掐斷。除了趙衛國的天賦依然可以對上帝騎士團這裏進行窺察外,精準寶石對上帝騎士團的崩潰。

演變光幕立刻進行了解釋:“演習結束,上帝騎士團,三位上校已經自動變成你方友軍。與你方地位平行,分別掌控不同戰區作戰,所有道具均開啓作戰形態。”

精準寶石,當徵召兵或者演變軍官通過肉眼目光視野發現目標,精準寶石可以對其產生兩小時到12小時內的精準定位。由於目標強弱不同,在脫離視野後襬脫精準寶石定位干擾的能力不同,所以無法給予準確的時間,請發後儘快處理威脅。

相映之心。每一個相映之心可以分數七百個子系統,當子系統分配給徵召兵後可以共享徵召兵的視野。

獨立之花,現在容納人數無限。用該道具組成同一陣營的演變軍官可以自由對話交流,單方面面對敵對穿越者,可以壓制該穿越者任何超過五百米範圍和外界的交流。

當然在天子盟所有成員的光幕上以這一句話結尾:“道具爲演變支援性力量,請儘可能運用自己擁有這些戰略力量。” 由於任迪的給力,演變此時對該位面環境的掌握非常好,以至於天雲空間插手該位面的時候,演變知道了有穿越怪要進來,而天雲還不知道自己將要進入的位面被演變插手了。

元素歷56年3月25日,就在這一天黎民共和國的軍隊進入了戰備狀態,最高軍委主席雲辰和下令有一小撮對國家社會穩定保有敵意的不明分子,正在試圖給人民生命財產進行踐踏。我人民子弟兵堅決找到這批豺狼將其消滅。保證社會秩序正常運轉。

在機場上三十米長二十米寬的起飛點上,一架架戰鬥機,下方多個鯊魚腮一樣的出氣口,大量噴射氣體,一架架戰鬥機就這樣垂直飛起,然後飛走。所有的戰鬥機都攜帶實彈,在大型跑道上一架架四十噸重量的炮艇機也開始升空,隨後是一架架運輸機攜帶者九個機甲一組的戰鬥小隊升空。

一個個軍事基地,將自己的空中力量完成了戰時一級部署。與此同時,城市中一對對穿着有工程機甲加載重機槍城市武裝力量,進入城市中,讓黎民共和國的各大城市感覺到了一股戰爭的氣息。所有人都發覺“好像戰爭來了”。“但是跟誰打呢?”

天雲空間在本位面投放的輪迴者出現了。在元淼三十個分散的地點上一陣閃爍。當然剛剛將控制位面的觸手投送到該位面後,天雲也逐漸感到這個位面有點不對勁,然而因爲輪迴者尚未和這個世界接觸,天雲仔細判斷了一下,認爲該位面出現了一次比較劇烈的分叉。

隨即對各個小隊發佈了任務信息:“本次爲團戰任務,注由於本位面並不屬於天雲完全控制,所以無法爲各位安排身份。每個小隊殺死另一個小隊的非潛能者得到一分,被殺死的一方減一分,殺死潛能者的隊伍得到五分,被殺死的隊伍減去五分。殺死超凡者的隊伍得到二十分,被殺死的隊伍減二十分。請盡情享受角鬥吧。

提示本位面劇情已經發生變化,人類勢力偏離歷史劇情,請自行選擇地下勢力,神佑教廷,海族勢力,獸人勢力,羽族勢力。幫助本位麪人類重返榮耀。”

鏡頭切到仙女小隊這裏,艾麗塔聽到演變如此佈置任務臉上露出了柔美的笑容,在這個甜美的笑容下,眼中掛着一縷復仇的意思。而在愛麗絲看着幾米之外被打斷手腳的新人。這些被斷手斷腳的全部都是男性,這是仙女戰隊的風格,爲了防止姐妹之間的關係唄破壞,所以一旦男性新人進入直接切斷手腳,讓其自生自滅,有幸穿越到這個如畫美人聚集的輪迴者小隊,得到的絕不是齊人之福的享受,而是直接不分青紅皁白的消除威脅。

這些新人中有學生,有都市白領,也有中年人,茫然無知的到達這個未知的世界。一臉懵逼的被這七個美若天仙的女子中的兩個致殘,而在致殘的過程中,這些美女的表現是淡然,一臉風輕雲淡,彷彿自己做的不是在斷人手腳這樣惡毒的事情,而是折花摘葉這樣風雅的事情。而卻絲毫不理會被斷手斷腳者臉上劇烈的痛苦。而是自顧自的談論着自己的事情。

當有的人憤怒的大叫後,恐怖的事情發生了一位尖耳朵皮膚白皙的女子黛眉皺了皺眉,看着一位被打斷手的24歲男子憤怒的吼叫,似乎覺得蒼蠅有點吵,一隻手指向這個男子,一道綠光沒入該男子體內,一秒鐘後,該男子嘴裏,耳朵裏,眼睛框中冒出佔滿血的綠色嫩芽。然後嫩芽迅速擴張,變成了大樹。無數須絲從該男子毛孔中長出將其身體的骨架擠壓粉碎,並將其所有的血肉吮吸的一乾二淨。

劉彪目瞪口呆的看着身邊死如此恐怖的男子。全身上下一陣發寒,在大學宿舍熬了一夜準備回寢室的他現在落到這種腿腳皆斷的場景,他非常希望現在是一場夢。馬上就要醒來的夢。

演變爲防禦系統,該防禦系統,其實並不是完美的。其實最完美的防禦是該位面出現了洞察一切穿越怪都不可預測其複雜化的大能,這樣的大能被該位面物理法則所禁錮,一旦時空現象出現,被該大能發現,極有可能造成這位長於該位面的大能升維的場景發生。這樣的位面別說演變用不着插手,穿越怪到達這種位面,那麼痕跡就被該位面的智慧惦記上,這個因果極可能造成一個穿越怪脫不了身。

劉彪所在的位面很明顯沒有這種大能,其實任迪所生長的位面也沒有這種大能,這只是演變在防禦中重視度的問題。劉彪就是這麼在演變一不留神的情況下,被天雲撈到試煉場的情況。

劉彪等人在遭遇如此血腥的場面後,全部都如同被殺雞場景嚇到的猴子一樣,全部安靜了。只能從幾位美女的口型中感覺到作戰計劃,自生自滅,這幾個詞。

十分鐘仙女小隊,帶着六位同樣被嚇得不輕的女性新人離開了,有高中女生有大媽,不過這都不是問題,只要存活下來天雲空間會把你從胖變瘦,五官比例重新分配,重返年輕,變成大美人的。

至於劉彪他們,真的被自生自滅了,全部被藤蔓牢牢地綁住。仙女小隊剛剛和毒刺隊達成聯盟,至於聯盟中有一條,雙方相互處理對方的新人。

鏡頭再切換。

劉彪很幸運,惡魔小隊這裏,一個人體蜈蚣形成這七個新人被殘忍的手段連在了一起,一個面容蒼白英俊西歐貴族打扮年輕人帶着邪意病態的笑容,用欣賞藝術的品的眼光看着自己這一傑作。這個人名叫手術醫師。

在手術醫師幾百米外以爲身穿東洋武士服斜跨這武士刀,髮型向後收束,外貌追求唯美有些做作,神態卻盡顯冷酷男子用了厭惡的眼神看了手術醫師一眼,嗖的一下離開了,手術醫師感覺到了武士的離去,法式不屑的“切”一聲。同樣轉轉身離去,留下了一條痛苦扭曲的人條。

當這個世界遭遇入侵的時候,天子盟這裏,雲辰和所在的五色谷軍事基地中,數百個大屏幕圍成一個環形組成了這個作戰室的大廳,每一個屏幕前都有着演變徵召兵探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