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笛前輩很是傷心,但也沒有要死要活的追求劉赤峯前輩。

可事以願違,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這劉赤峯前輩去山中練劍,結果誤打誤撞的看到了獨孤環在溪水中洗澡。

結果到好,直接引燃了獨孤環的烈火。獨孤環本就性情剛烈,見自己的身子被劉赤峯看了。就要殺劉赤峯,劉赤峯不可能還手啊!就只能跑,結果在半路上遇到了花笛前輩。

花笛前輩本來就喜歡劉赤峯,見自己的心上人被獨孤環追殺。結果就出手相助……

就這般,花笛前輩和獨孤環前輩接下了樑子。

到了後來,二女相爭。獨孤環知道花笛喜歡劉赤峯,說偏偏不如她願,說劉赤峯看了她身子。就要讓劉赤峯娶她。

本來只是一句氣話,可時間久了。這獨孤環對劉赤峯還真的生出了愛意。

畢竟在龍老的話裏,他說劉赤峯不僅長得英俊瀟灑,爲人謙和,而且是道門天才。這樣出類拔萃的人,外加上這兩個女的常年生活在深山中或者海島上,現在都是情竇初開的年紀,怎能不心動?

結果二人最終變成了情敵,掙了幾十年。可是劉赤峯前輩一生衛道,根本就不兒女情長。直到他最後與一隻樹妖大戰,爲了封印妖孽,最後獻出了生命。

聽到這兒,我的面色也是尷尬得很。難怪獨孤傲月想殺了我,原來傲月島上的女人是不允許被男人看的。

而且龍老之所以要爲我做主,原來這獨孤環就是當年被看了身子。如果我要是剛纔在拒絕,龍老怕我勾起獨孤環的久遠記憶,最後導致場面失控,這才答應。

此時聽到龍老如此說道,我也表示很不耐。但爲了白派大局着想,我也只能先隱忍。畢竟獨孤環性子烈,暴躁,而且修爲強大。

只能等到陽間的事情解決之後,在給獨孤傲月賠不是。

如果讓我娶獨孤傲月,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兒。

此時答應龍老隱忍,等黑蓮和孔雀妖國的事兒解決之後,在來解決這事兒。畢竟我的兒女情長和天下安慰比起來,那真的是不值一提。

不過除了這事兒,我忽然想到了*掌門劉赤峯。他雖然死了,但龍老說過。他和獨孤環和花笛是同輩人。

獨孤環已經一百四十多歲了,而且說劉赤峯死的時候,也不過五十來歲。

可是劉赤峯竟然是五十來歲死的,他又是怎麼收的金陽爲徒呢?金陽也才四十來歲,中間相差了幾十年。

難道這金陽穿越時空?在劉赤峯死前學道,最後又穿越回來的?想到這裏,我提出了心中的疑問。

龍老聽我這般說道,微微的笑了笑:“金陽一生,也是曲折離奇。他本死人,魂魄來到了半步多。在哪裏學得一生道術,但又因爲陽壽未盡,被劉赤峯送回了陽間。”

聽到這裏,我的臉色也是一變,這竟然和行當傳言中的一樣。金陽竟然是死後學得的道術,最後才繼任了*掌門位。

不過說來也是,這三個門派向來都只收一名弟子,劉赤峯死前並沒有留下道統,爲了留下道統。他也只能在半步多等待,不敢搭車前往鬼門關。

在長久的等待之中,劉赤峯遇到了金陽,最後收他爲徒。傳授*道法。

這聽起來實在是匪夷所思,但也合乎情理。

之後,龍老讓我以後避開傲月島的人,特別是獨孤傲月和獨孤環!

聽到這裏,我點了點頭。反正我對這個傲月島的人可沒啥好感,要不是因爲要一同聯手對付黑蓮,我還真的懶得搭理他們。

因爲時間關係,大殿例會就要開始。

所以我便準備動身,因爲龍老不參與策劃等事項,是不會參加的。所以我告別了龍老,直接前往了連雲觀大殿。

剛走到門口,便看到了姬無雙、老常、阿雪熱依木、三石道長等人。

他們見我們出現,全都圍了過來。這丫的三石道長竟然和他的徒弟一起對我揖手,還笑嘻嘻的開口道:“可喜可賀,盟主大喜啊!”

三石道長這個老傢伙很不厚道的說道,而我的臉也是一抽一抽的。我和獨孤傲月的婚事兒恐怕已經傳遍了整個道門,我真不知道大戰結束以後,我該怎麼推脫。

我對着三石道長苦笑了一下:“不提也罷!今天是大會,你們都跟我進入大殿吧!”

大家都知道正事兒要緊,就算愛調侃老子的老常,此時也怪怪的點了點頭,沒有說我和獨孤傲月婚事的事兒。

不一會兒,我帶着衆人便進入了大殿。

衆多掌門、門主、前輩、年輕強者此刻全都擠在大殿之中,這會兒見我進入大殿,全都齊刷刷的站直了身子,然後同時對我揖手,且異口同聲的開口道:“參見盟主!”

我拱手,禮敬四方:“諸位請、諸位請!”

話音剛落,我便走上了正位。而姬無雙和老常則繼續充當我的保鏢,一左一右,神態嚴肅。

至於熱依木、三石道長等,全都只能在站在各大門派的掌門世家首領的後面。

畢竟行內地位,不及這些門派掌門和家主。

至於那些年輕強者翹楚,就更是隻能站在大殿的角落。不過即使如此,他們也感覺很有面子。

因爲大殿空間有限,能進入這個大殿議事的,都是行內中有名望的道門之士。

此刻我坐在正位之上,大殿中只有寥寥十人有座位,其餘的人全都站在兩旁,中間露出一條寬兩米上下的通道,直接延生到門外。

我見衆人就位,大殿之中也安靜了下來。於是我便直接進入主題,開始了我下戰書後,得來的一些訊息和結果。

我掃了大殿衆人一眼,然後直接宣佈:“諸位,黑蓮聖女童瑤,已經接受了我們的戰書!”

“好!接受了就好!媽的老子找就想爲我的子孫們報仇了!”東北柳仙兒首領常飛一拍桌子,直接開口道!

除了常飛,大殿中的人都很是振奮。都想一展拳腳,除魔衛道。

“但是,黑蓮依舊強大。根據我們的觀察,它們營地之中約有兩千左右的妖道和精怪。而且還不知道有多少的殭屍厲鬼助陣!”

“怕什麼,有三位三魂強者在,來多少,我們就殺它們多少!”堂下有人附喝。

接下來,大殿之中九成九的人贊成直接開戰。

我見大家衆志成城,士氣高漲。心中也是驟然間燃起了熊熊烈火,我猛的一拍桌案。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然後我直接站起了身子,當場就抽出我順身攜帶的長劍。此時的我一臉凝重,目光如炬。

衆人知道我要宣佈結果了,全都屏住呼吸。手持長劍,對天一指當場大喝一聲:“開戰!”

話音剛落,大殿之外突然間便響起了一陣陣沉悶而劇烈的擂鼓之聲…… 風雷動,大戰起。

在我宣佈大戰開啓的一瞬間,大殿之中當場便發出了震天咆哮,最後與屋外的擂鼓聲相合,迴盪在這連雲觀乃至連雲山羣山之間。

我們給黑巖的戰書,上面寫有大戰時間且定在下月初一!

現在黑蓮接受了戰書,我方也是衆志成城。那麼要戰,就戰個痛快。要滅就滅他個乾淨。

我的大戰令不一會兒便傳遍了個每一個白派道士的耳朵裏,大家都摩拳擦掌,準備接受我的第一道命令。

不過在這之前,我們需要商議很多細節。我們距離黑蓮的營地足有三天的路程,且其中都是原始森林,地形複雜。

這樣一來,我們這一次很難發揮出我們人數上的優勢。所以要打,我們必須選一個地形平坦開闊的地方。

如此我們才能方便指揮,還能發揮出我們隊伍的最大戰鬥力。

所以接下來的時間,我們開始研究南嶺的地形地貌,以及最合適的大戰地點。

經過多個小時的商討,最終決定。大戰位置定在南嶺深處的一個小湖附近,因爲那裏灌木較多,高大的樹木很少。 斬月 視野也相對而言最爲開闊。

同時這個位置也是一處要害之地,前可攻,退可守。對我方很是有利,爲了有一個確切的叫法,我們給這個小湖命名爲赤水湖。

意寓我們要用黑蓮妖道的鮮血,染紅此湖湖水。

不過在這之前,我們必須在哪裏安札一處營地,到時候方便指揮大戰。

同時讓人給黑蓮送去大戰的位置,如果黑蓮同意。 撿到一個異界 那正中我們的下懷,如果不同意。我們把先頭營地安插在哪裏,就會像一顆釘子一般,死死的紮在黑蓮大營的咽喉上,看他如何應對。

有了這個打算,我當場便下達了第一道道門盟主令。我拿起一塊令牌,當場便對着大殿中的衆人開口道:“八卦門掌門周敵何在?”

話音剛落,人羣之中迅速走出一名魁梧的男子,對着我便一手拱手:“周敵在!”

“周敵,我名你帶八門弟子做開路先鋒,在赤水湖附近建立營寨,恭候我正道大軍前往!”

周敵聽我如此開口,沒有絲毫遲疑。反而覺得能這是一件很是光榮的要務。所以再次拱手:“周敵領命!”

見周敵領命,我直接就扔出了我手中的令牌。

周敵拿上令牌,當場就退出了大殿。接下里,我一連發了數道盟主令。

都是一些護衛,偵查的命令。同時對着大殿中衆人再次開口:“大戰位置已經確定,不知道有誰敢去給黑蓮送信?讓黑蓮如期前往赤水湖?”

此言一出,很多年輕一輩的強者紛紛奮勇上去。最終在幾位前輩的推薦下,我把這個送信的任務交給了東北夜營馬家弟子,夜狂笑。

同時夜狂笑隨行的還有三石道長的三個徒弟,天雲、地雲、人云。

夜狂笑接令之後,也迅速的退出了大殿。

如今命令全都下發,我們接下來,就只需要等了,等待營寨建好。我們白派大軍直接揮軍進入南嶺。

至此,會議結束。大家也都回到各自的崗位上,等待命令的再次下達。

現在已經很晚了,肚子也很餓。和老常等前往了飯堂吃了點東西,然後纔回到自己的連雲觀中的房間,不過在回來的路上讓我碰上了獨孤傲月。

獨孤傲月見我,當場便對着我“哼”了一聲,扭頭就走。

老常看到這場景,直接就開始調侃:“喲嚯!不知道這位是你未來老公?懂不懂禮數!”

以月騎士之名 一聽老常這話,我當場就踢了這傻逼一腳。而獨孤傲月更是猛的扭過頭來,直勾勾的盯着老常:“你要是在敢多嘴,我就撕爛你的嘴巴!”

獨孤傲月目光如炬,很有殺傷力,還唬得老常一愣一愣的。

之後,獨孤傲月直接離去。沒有理睬我們,反正我對這獨孤傲月也沒什麼感覺,抱着無所謂的態度,等大戰結束後。老子最多就是跑路,天大地大,你能找着我?

我纔不會娶她,畢竟有仙兒多好?我不需要再娶一個獨孤傲月!

一路上和老常、雞哥胡亂調侃了一會兒,然後便各自回到自家的房間裏。

之前在南嶺之中奔跑廝殺,現在又開了一晚上的例會。我們幾人都已經很是疲憊了,所以都想好好的睡一覺。

簡單的洗漱之後,重重的躺在牀上。這段時間,根本就沒怎麼休息,全身乏力得很。

剛躺在牀上,便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當我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天色已經亮了。不過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兒讓我很是高興。

那便是發現上官仙竟然出關了,她此刻正坐在我的牀邊的陰暗處。

她很安靜,沒有說話。就這麼默默的盯我,見我醒來,對着我微微的一笑,露出她那絕美般的笑容。

看到仙兒,我很是高興,當場便翻身坐起,然後急忙對着仙兒開口道:“仙兒你出關了?”

“嗯!今天早上我纔出關,我見你在睡覺。就沒捨得打擾你!”仙兒柔聲的說道。

她的話聽在耳裏總是那般的好聽,好久都沒見到仙兒。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當場好把她抱在懷裏。

仙兒一時間沒注意,不由的“嗯”了一聲。

仙兒的身子很涼,但我卻沒有絲毫鬆手的意思。只要她是仙兒,就算她是一塊寒冰。我也會把她揣進我的懷中。

“相公你這是怎麼了?我記得我閉關的時日並不長啊?”仙兒在我懷裏了甜美的開口。

而我更加緊了緊她的身子:“也就是太想你了,沒什麼!你讓我抱你一會兒!”

仙兒聽我這般開口,並沒有把我推開。而是仍由我摟在懷中。

我與她雖然有夫妻之名,卻沒有夫妻之實。所以仙兒被我摟在懷中,多少還是有些羞澀。

大約幾分鐘後,我緩緩的放開了仙兒。不過只是放開,並不是放走。

現在四下無人,又只有我和仙兒。媽的自己的老婆又這麼美,雖然沒有夫妻之實,但親個嘴兒啥的,總可以吧?

想到這裏,我的雙眼開始放出邪惡的目光。

仙兒見我如此,開始警惕起來:“相、相公,你想幹嘛?”

見仙兒一副小白兔的模樣,我更是想一口吞了她。

“不想幹嘛,好就沒有見到你了,也就想親你幾下!”

“相公,不要了!”仙兒這一次竟然不像以往,沒有一腳把我踹飛。

我知道這次能成,於是抓住仙兒的肩膀,當場就嘟起了嘴巴。因爲經驗不夠,所以還需要調整一下輕吻的姿勢。

在做好一系列準備工作的時候,我對準了仙兒的薄脣就準備下嘴。

而仙兒也在此時緩緩的閉上了雙眸,一副仍由我擺佈的模樣。可TM就在此時,老常這個烏龜王八蛋,外加蠢貨大傻逼,突然就在老子屋外悶聲悶氣的大吼了一聲:“炎子起牀了,炎子起牀了!”

因爲老常這麼一喊,本來已經閉上雙眼的仙兒猛的把眼一睜,當場就推開了我。

這個該死的老常,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就在老子辦事兒的時候跑了出來。

這可把我氣得,此刻仙兒已經被我推開。如果我想在動手,恐怕已經不行了。

這一刻,我把我想一巴掌拍死老常的心都有了。

仙兒此刻有些羞澀,急忙對我開口道:“相公,老常來找你了。我先回玉佩了!”

話音剛落,仙兒直接化作一道白霧,當場就飄進了玉佩之中。

見仙兒回到玉佩中後,我很是不爽的對着屋外吼了一句:“叫個屁啊!你TM吃屎了!”

老常見我話語中帶着火氣,很是不解。也在屋外唧唧歪歪的罵老子。

穿好衣服,我一臉怒氣的走出了房間。老常見我這般,白了老子一眼:“炎子,你TM吃火藥了?”

“沒錯,老子吃火藥了!”我很是不爽。

“操!老子找你去出早飯呢!麻痹下次不叫你了!”

就這般,我二人一邊對罵,一邊走向了飯堂。

老常以爲是打擾了我睡覺,所以在我耳邊磨嘰個不停,什麼不就是少睡一會兒,什麼早起對身體健康啥的屁話。

而我又不能說我正在和上官仙親嘴兒,就只能把這事兒悶在心裏。

這一天過得很平靜,大家都在忙碌中。到是我這個盟主,今天還特別閒。也就在晚上的時候開了一個例會,詢問了一下各個門派的任務完成的怎麼樣。

如今整個道門都在有條不紊的準備着,蓄力着。現在的我白派道門就是一個炸藥桶,差的就是一點火星。

林家嬌女種田忙 只要一丁點,那可就是震天巨響,晴天霹靂。定然可以以燎原之勢,直接撲滅整個陽間的妖魔鬼怪,還陽間一個太平。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接下來的三天。我忙着和各個門派首領商量推進南嶺的事兒,和一些交戰的戰術。

所以每晚回到屋裏都很晚了,大多時間都只是和仙兒聊幾句,然後便睡着了。

但還好,一切都進展得很順利,一週之後。夜狂笑和三石道長的三個徒弟回來了,同時帶回來好消息,說黑蓮已經接下了大戰地點的戰帖。

還說要從正面擊潰我們白派聯盟一統天下的屁話,不過我們裏都沒有理這些屁話。

只等八卦門周敵傳來消息,我們就可全面開拔,直接深入南嶺赤水湖…… 就在夜狂笑向黑蓮下達戰場位置,人家也接受的時候。周敵那邊也終於傳來了好消息。

夜狂笑等人回來的第二天,周敵派人傳回消息,說赤水湖營寨已經全面建成,說可以領一隻先頭部隊前往。

得到這個消息,羣道振奮。全都想第一時間開赴前線,不過最終商定。這第一批人由茅山派、飄雲谷兩個門派組成,最後前往。

這兩個門派的門中弟子,便已經得到兩千人,是行當之中弟子門徒最多的門派。

讓他們前往,是因爲前往赤水湖的時候,方便控制。命令容易下達,畢竟也就兩個門派的弟子。如果門派錯綜複雜,很有可能命令不同,到時候遇到突發情況,難以應對。

茅山派掌門楚陽和飄雲谷掌門擎天在接到命令之後,興奮異常。當場便領命而去,隨即在一個小時之後,兩個門派浩浩蕩蕩二千餘人便直奔南嶺而去。

此水湖距離我們連雲觀大約需要兩天的路程,但我卻讓楚陽他們走三天。最爲主要的,就是要讓他們穩,不能讓他們在半路上出現什麼叉子。

在所有道門同道的注視之下,我正派第一批人馬便就這般走進了南嶺之中。

楚陽和擎天走後,其餘的幫主,門主之類的前輩。繼續與我商討第二批的行動計劃!只要等待第一批人馬安全抵達,我們這裏便會盡起大軍,直奔赤水湖。

因爲距離下月初一的決戰時間,已經不足十天了。

三天後,我們得到了赤水湖營寨來報。現在第一批道門人馬已經安全抵達,聽到這個消息。 縱橫諸天小門神 我當場就大叫了一聲好字。

不過在此同時,我還得到了一些壞消息。黑蓮人馬也已經在赤水湖集結,而且已經與我方人馬發生了一些正面衝突。

聽到這兒,我詳細的詢問了一下過程。

原來並不怎麼打緊,也就是一些小摩擦。畢竟雙方人馬都對立在赤水湖,出現摩擦也很正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