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莽魂獸身上被宋德華攻擊的地方開始飆飛血液,帶着肉渣,還有那一塊一塊的鱗片。此時宋德華瘋了一般攻擊着,一掌下去直接沒入草莽魂獸肉裏面。

而草莽魂獸此時也異常疼痛,翻滾着身子拼命想擺脫身子上面的宋德華。那翻滾的身子直接把地面打的飛沙走石,硝煙滾滾。

“喝!”

“喝!”

“喝!!”

……

宋德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攻擊了多少下,也不知道打了多久。只是剛開始感覺那草莽魂獸劇烈翻滾擺動,四周山石花草樹木全部被夷爲平地。

但當宋德華不斷的攻擊的時候,那草莽魂獸終於漸漸安靜下來,只剩下身子還微微顫抖着。而那被宋德華攻擊的地方兩米直徑全沒了鱗片,黑色的血如水不斷流出。

“死了!居然真的死了!”王嬌蓉興奮道,一臉難以置信。

“是真的死了!宋德華大哥成功了!”鐵戰國也無比興奮,親眼看着宋德華將那草莽魂獸殺死,宋德華居然真的把那兇猛無比的草莽魂獸殺死了。

連小嬌蓉和小戰國數百次攻擊都沒能傷及草莽魂獸半點,居然就這樣被宋德華打死,打的死了不能再死。

宋德華依舊在攻擊着,身子似乎是機械性一般攻擊着。只是力氣卻是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鐵戰國,宋德華大哥怎麼了?”王嬌蓉發現宋德華不對勁。那草莽魂獸已經死了,可是宋德華還在攻擊着,而且那攻擊速度越來越慢,身子也開始艱難起來,似乎是毫無意識一般慣性的攻擊着。

“不好!”鐵戰國循聲望去,也看到了宋德華依舊攻擊着。那表明宋德華此時已經失去意識,而是在失去意識的最後一刻告訴自己仍要攻擊。

當鐵戰國說出不好的時候他已經開始想宋德華奔去,接着是王嬌蓉,他們兩人迅速向宋德華飛奔過去。而吳天宇卻依舊抱着大樹,臉色還是那麼蒼白,嘴脣蒼白,嘴巴還在一上一下張合着。

“宋德華大哥!”

“宋德華大哥!!”

王嬌蓉和鐵戰國連忙趕到宋德華的身邊,此時宋德華雙眼呆滯,早已昏迷不醒。臉色蒼白,看不到半絲血色。但身體依舊攻擊着,也不知道是在攻擊的時候就已經昏迷過去還是在將草莽魂獸打死後昏迷的,整個人就這樣一直保持着攻擊。

“宋德華大哥……”王嬌蓉眼角帶淚,泣不成聲。

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一個人,素不相識卻能以性命相交。非親非故卻能時時保護他們,如果沒有眼前這個早已經失去意識,但仍做着攻擊的青年,如果沒有這個已經全身是血,傷痕累累但卻依舊不停攻擊的青年……

如果沒有他,王嬌蓉不敢想象自己的身體是否早已經化爲淤泥,早就化爲塵煙不爲人知。

“宋德華大哥……”鐵戰國雙手握拳。鐵戰國此時有點是憤怒,憤怒自己也是男人,爲什麼就不能保護自己,不能保護王嬌蓉。而是讓眼前這個已經失去意識的人無時無刻保護着自己,保護着王嬌蓉。

“我要強大!”此時在鐵戰國的心中只有一道聲音在久久徘徊,燃燒成怒火衝擊着鐵戰國的每一寸肌膚和神經。

“宋德華大哥!”看到宋德華依舊毫無知覺的攻擊着,王嬌蓉直接衝上去,從後面抱住了宋德華,用力的抱着,讓宋德華不再攻擊。而此時宋德華也完全失去了力氣,在被王嬌蓉抱住的那一刻直接癱倒下來,任由王嬌蓉抱着,哭着。

鐵戰國傲然站着,看着已經昏迷不醒的宋德華,看着泣不成聲的王嬌蓉。微風吹過,此時鐵戰國的心裏只有仇恨和對宋德華濃濃的敬意。 名校養成系統 仇恨任何一個會威脅到他們生命的人或魂獸,只要有,那麼鐵戰國一定會用自己的力量將它們殺死!

“好了,嬌蓉,宋德華大哥需要休息,我們找個地方安頓好宋德華大哥。再來把這條該死的草莽魂獸抽經扒皮!”鐵戰國恨聲道。

“恩……”王嬌蓉連連點頭,在她心中只有宋德華一個人,只想讓宋德華好好休息,直到他醒來,直到他能再次爲她和鐵戰國遮風擋雨。 “咦?!鐵戰國,你看!”王嬌蓉正準備背起宋德華離開,但此時只見一直纏在宋德華手上的地龍魂獸突然化爲一道黑光向草莽魂獸身上那被宋德華打成窟窿的地方鑽了進去。

“地龍怎麼了?”鐵戰國也很是奇怪的看着,想不懂這個一直沒精打采的傢伙在這個時候究竟要做什麼。難不成是爲宋德華大哥報仇嗎?

“怎麼辦?”草莽魂獸長有百多米,以地龍那半米不到的身子鑽進裏面也不知道要幹嘛。現在王嬌蓉和不知道是等還是不等。

“等它出來!它是宋德華大哥的魂獸,那就代表着宋德華大哥。如果我們連宋德華大哥的魂獸都照顧不好,以後怎麼照顧宋德華大哥?!”說這話的時候,鐵戰國的雙眼發出精光,那是堅毅和無比鑑定的光芒。

“恩!”宋德華也重重點頭,鐵戰國說的沒錯,只要是宋德華大哥的,那就是他們兩人付出性命也要守護。這是他們欠宋德華大哥的,一輩子都還不清。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王嬌蓉此時將宋德華安置在一棵大樹底下,在四周找了點草藥爲宋德華敷傷口止血,還不時煽動四周空氣,讓天氣涼快,讓宋德華可以隨時呼吸到新鮮空氣。

鐵戰國站在一邊警惕着,雙眼從沒有過的那麼認真,即便臉上開始出現倦意,但是鐵戰國依舊站的錚錚鐵骨一般。

小嬌蓉魂獸和小戰國魂獸分別佔了個地方和鐵戰國一樣警惕看着四周,擺出了隨時攻擊的動作。它們一樣感受到了宋德華受傷,並危險。所以它們警惕小心提防着,盡忠職守。

吳天宇此時也端坐在一邊,有些怯怯的看着昏迷的宋德華,雙眼帶着敬重和畏懼。雙手不斷撫摸着手中的魂獸蛋,也不時看向四周,生怕有什麼東西突然竄出來。

在王嬌蓉和鐵戰國等待三個多小時後,只聽在那草莽魂獸巨大身體中發出輕微的聲音,接着王嬌蓉和鐵戰國看到了草蟒魂獸那碩大的身體突然蠕動起來,波瀾起伏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動,不斷的向王嬌蓉和鐵戰國這邊靠近。

“噗!”

只見一個如有人頭大的黑色帶角的東西鑽了出來,帶着強大的氣息。

同時草蟒魂獸的巨大身體漸漸消散,化爲黑氣消失……

這一東西出現,頓時把王嬌蓉和鐵戰國嚇了一跳,頓時擺出姿勢耽耽看着那個人頭大的頭顱,小嬌蓉和小戰國同時動了,來到王嬌蓉和鐵戰國面前,一副只要對方動一下它們就立刻發出閃電攻擊的模樣。

只有吳天宇突然媽呀的一聲連滾帶爬一般在地上掙扎着向前跑去,連魂獸蛋丟在一邊也不去管。

“虛虛虛……”那黑色的巨大帶角魂獸從裏面慢慢鑽了出來,不對,是爬着出來,因爲眼前這隻大有二十多米的黑色帶鱗魂獸居然有四個爪子,鋒利無比閃着黑光的爪子。

“小心!”見那黑色的魂獸出來,鐵戰國立刻沉聲對王嬌蓉道,同時自己站在王嬌蓉的前面,將王嬌蓉擋在自己身後。他說過,他跟自己立過誓,他要保護身邊的宋德華和王嬌蓉,從此以後,他們的安全交給自己!

“嗚……”

小嬌蓉和小戰國此時也擺好姿勢,前後腿彎曲,身子後傾。

“吼譁!”只聽從那黑色魂獸裏突然傳來一道龍吟,聲音嘹亮,充滿力量。

“是地龍!”

“地龍魂獸?!”

王嬌蓉和鐵戰國都脫聲驚訝道。他們怎麼也想不到眼前這個有二十多米長的黑色魂獸居然是地龍魂獸。進去的時候不到半米,出來若有二十多米?!!天呀!太難以置信了!

地龍魂獸是怎麼辦到的?!現在兩王嬌蓉和鐵戰國都搞不清楚,幹看着眼前的地龍發呆。眼前這隻碩大的黑色,透着暴戾氣息和強大的魂獸還是地龍嗎?還是那一直無精打采的地龍?

小嬌蓉和小戰國似乎也感覺到了是地龍,兩隻魂獸都隆起那白毛鼻子嗅了起來,在確定是地龍後才低聲嗚嗚幾句半趴在地上,表示尊重。

此時的地龍魂獸實力在它們之上,所以小嬌蓉和小戰國半趴在地。

地龍搖擺着長長的黑尾,用黑色的眼睛看了看王嬌蓉和鐵戰國,最後徑自向前踏出幾步,但是也只是踏出幾步而已,然後就這樣看着還在昏迷的宋德華。

龍頭之上長長的黑鬚舞動着,霎是好看。地龍歪了歪腦袋,最後才重重吐了口氣,接着整個身子騰飛起來,就這樣虛空而起,接着在王嬌蓉和鐵戰國詫異的表情面前翻騰一圈身子。

整個天空都是地龍的龍吟,響遍天地。接着還沒等王嬌蓉和鐵戰國反應,地龍突然一擺身子向遠處飛去。

“地龍魂獸……這是怎麼了?”王嬌蓉原本想喊出地龍的,可是它已經飛向遠處。

“不知道!”鐵戰國臉色有些沉重,現在鐵戰國想的是地龍會不會是拋棄宋德華大哥這個主人,獨自飛走,尋找自由去了。

畢竟能飛空的魂獸都是極其自大高傲的魂獸,就如眼前的地龍,從頭到尾似乎都沒把王嬌蓉和鐵戰國放在眼裏。

“不管它了,我們找個地方安置宋德華大哥!”鐵戰國再看了看半空,最後沉聲道。說完直接把昏迷的宋德華背上,開始尋找四周方向。

“吳天宇,跟上呀!”王嬌蓉發覺少了吳天宇,此時的吳天宇正躲在草叢中,身子還在發抖。王嬌蓉頓時感到好笑,這傢伙……

吳天宇怯怯看着王嬌蓉,最後還是跟了上去,但明顯雙腿沒力,正邊發抖邊走過來。

鐵戰國揹着昏迷的宋德華,一路走的很小心。他必須要保持警惕,像宋德華大哥過去一樣。爲了保護他和王嬌蓉以及吳天宇,他每走一步都需要很小心。只因爲這裏是仙蹤林。

仙蹤林充滿着危險,誰也不知道下一步會不會引來魂獸攻擊。這是宋德華大哥過去跟他們講的,只是他講的時候卻是面帶微笑,一臉輕鬆。

但宋德華真的做的很好,一直保護着他們,沒讓他們受到半點危險。即便有危險也是他自己先上去解決。

那裏想鐵戰國此時那般感覺壓力那麼大,而且每走一步鐵戰國發覺自己都需要很大的勇氣。眼前都是看不到路的林木。鐵戰國甚至想不清楚爲什麼當初宋德華在前面帶路的時候爲什麼能走的那麼輕鬆。

“宋德華大哥……”鐵戰國心底輕聲道,他現在真希望宋德華能給他力量,讓他走下去。但此時宋德華卻依舊沉睡,鐵戰國也只能無奈搖頭,笑自己傻。

三人就這樣慢慢走着,小心謹慎,稍微有點風吹草動他們就會蹲下身子靜候。再由小嬌蓉和小戰國開始從兩邊包抄過去,以防有魂獸伏擊。

原本不需要那麼謹慎小心的,但是此時他們的背上有宋德華。以宋德華現在的身體絕對經不起大折騰。不然宋德華的身體將更難復原。現在他們一切都是以宋德華爲主,若是他們還讓宋德華受傷,那麼這一輩子他們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就在早已經消散的草蟒魂獸屍體地面上多了三個代理鬼差,此時他們卻是津津有味的看着空無一物的地面笑了。

因爲他們發現了草蟒魂獸的屍體。

原本空無一物的地面在他們三人眼裏卻是能看到草蟒魂獸的死去時的模樣。這是精魄,草蟒魂獸的精魄!

代理鬼差也有等級,隨着考覈時間的不同,隨着修爲的成長,他們也分一到九段代理鬼差,九段代理鬼差之後就可以正式轉爲鬼差。那個時候的鬼差無需再在這裏逗留,直接成爲鬼差,供職鬼界官員,地位崇高,令衆鬼敬畏。

人的精氣神彙集在一起則是魂,即便魂死,可在短時間內精魄還昏存留在原地,所以他們這幾個來這裏磨練許久的代理鬼差擁有這般本事,能看到精魄。

“大哥,這不是上天給我們送禮物?哈哈!” 攻關秘籍:毒舌影后的自我修成 帶頭的一個代理鬼差道,看着草蟒魂獸死去的模樣,看到四周精魄縈繞如螢火蟲的樣子,他笑了。

百多米的巨大草蟒魂獸,那麼其魂魄和精魄都是寶貝呀!

獵殺魂獸有什麼好?就是爲了精魄。這些都是集天地而生的魂獸,在其精魄上有着來自天地的力量,吃了對他們這種代理鬼差乃至其他鬼魅有着很大的幫助,即便對魂獸也有着莫大的好處呀。

“還楞着幹什麼?將瀰漫準備消散的精魄全收了!那麼大的身體,也不知道是那個王八蛋殺的,換成是我,我是殺不了的!”

被稱呼爲大哥的是個五段代理鬼差,而其他兩人則是四段代理鬼差,是他的小弟。

眼看着眼前的草蟒魂獸五段代理鬼差就有點害怕,百多米,而且鱗片堅硬無比,就是他拿匕首也很難刺破它的鱗片,要殺死這種百多米的草蟒魂獸,估計要他們三個人聯手才能勉強殺死吧。

“大哥,你看這裏!”在五段代理鬼差沉思的時候,另一個小弟突然在草蟒魂獸半身的地方喊道。 “什麼事?又是就說!”五段代理鬼差顯得很不耐煩,但還是向小弟的方向去了。只見小弟一臉吃驚的指着草蟒魂獸身上。

“恩?!”五段代理鬼差臉色一變,顯得有些驚恐。眼前是個大窟窿。而在窟窿四周鱗片全沒了,看那窟窿的樣子並不是利器刺的。

“難道是一拳打成這樣的?”從那窟窿上看就是這樣的,而現在讓五段代理鬼差詫異的是這草蟒魂獸該不是遇見六段代理鬼差了吧? 嬌憨寶妹俏公子 也就只有六段代理鬼差纔有這樣的戰鬥力了吧?

不然要想用拳頭打破?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呀!

“大哥……草蟒魂獸沒有精魄!看來殺死這草蟒魂獸的人已經把草蟒魂獸裏最值錢的東西全吸收了!”

最先說話的小弟趕了過來,全身黑色氣焰燃起,顯得憤怒。剛剛他可是招了幾次草蟒魂獸精魄都沒招到,眼前也就只有草蟒魂獸的虛影而已。至於魂魄,精魄全沒了。

“該死!”五段代理鬼差暗道,但也沒有過多的停留,立刻對自己的兩個小弟道“我們趕緊走!如果我估計的沒錯,這草蟒魂獸是被六段代理鬼差殺的!媽的!有六段代理鬼差在,看來這次的獵殺魂獸就沒我們的份了!”

五段代理鬼差邊說邊一臉憤怒!

“不會吧……”兩個四段代理鬼差聽後不可思議道。這六段代理鬼差可不是說見就見,說有就有的。

“走吧!還楞着幹嘛?!”五段代理鬼差看到自己兩個小弟一臉癡呆樣頓時罵道。

宋德華昏迷一天時間了,依舊沒有醒來的跡象。

而在這一天多時間裏吳天宇的魂獸蛋也孵化出來,是隻獅子,只有小嬌蓉它們三分之一大,不過呆頭呆腦的也怪好看的。

“戰國,你說宋德華大哥會不會醒過來?”王嬌蓉幽幽道。現在他們最擔心的就是宋德華醒不過來。這一天的時間裏宋德華就這樣一直沉睡,沒有半點動靜。

這不止一次讓王嬌蓉和鐵戰國剛到無助和傷心。可是現在他們什麼都做不了,想救但又不知道怎麼救,尤其是現在宋德華在表面的傷全好了的情況下仍舊昏迷,這種昏迷讓王嬌蓉和鐵戰國都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我也不知道……”說到這件事,連鐵戰國自己也沒把握,也不知道該怎麼講。

眼看着一天一天過去,可是宋德華卻一點反應都沒有,鐵戰國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而且在這仙蹤林也沒有鬼醫什麼的,只能依靠他們僅有的一些護理常識和僅憑外表去判斷好壞而已。

“也許只能等了……”鐵戰國現在也是萬般無奈。說話和表情都帶着淡淡的憂傷感覺。這樣等下去什麼時候是頭他也不知道。

同時特不不知道在這休息的地方四周沒有沒強大的魂獸,即使沒有,但時間久了恐怕也會招惹一些兇悍的魂獸過來。只怕到時候他們就沒有辦法再繼續守護宋德華大哥了。

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

“哎!”想到這裏,鐵戰國嘆氣。接着跳到一棵樹上去放哨了。

王嬌蓉望着鐵戰國遠去的背影發呆,最後只好拿起衣服幫宋德華擦拭汗水。

突然變化後的地龍自從那天遠去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都不知道去那裏了,也許是真的離開了宋德華,畢竟現在宋德華昏迷,地龍也就失去了主人的束縛。

這樣就可以自由了,沒有魂獸不想自由,就如沒有人不想走出這個仙蹤林。這是一個用來淘汰他們的地方,將一些代理鬼差直接淘汰掉的地方。

除非是成羣結隊,否則以他們三三兩兩的羣體生活在仙蹤林裏只有死路一條。 列國浮沉 死,不過是早晚的問題而已。這段時間看似風平浪靜,但實際上這些日子裏沒有一天能讓王嬌蓉和鐵戰國睡的安樂。

也就只有吳天宇好像一點也不擔心一般的睡覺。王嬌蓉和鐵戰國都沒有怪過吳天宇,有時候一個人在改變那只是因爲環境改變的,就如吳天宇一樣。過去還是個很好的青年,只是經歷了仙蹤林這一個多月後,他變的恐怕連他自己都沒有勇氣承認了吧。

現在的吳天宇其實過的挺好的,沒事就和他的魂獸玩耍,訓練它攻擊等等。反正現在的他以娛樂魂獸爲主,偶然也讓他魂獸去捕獵什麼的。每一次魂獸能完成任務,總會把吳天宇樂的哈哈笑。

沒有比看着自己的魂獸慢慢成長更能讓讓吳天宇開心的,現在獅子魂獸就如他的親人,他的兄弟一般。

王嬌蓉知道,這只是吳天宇在掩飾自己過去所經歷的事,或者說所經歷的恥辱和狼狽。不想表現給宋德華和他們看,所以纔會走路走最後面,有事就躲閃開。

沒有團體感,也沒有爲這些夥伴們承擔半分危險的勇氣。只因爲他經歷的太多,多的讓他心裏只有自己,而沒有了夥伴。心裏只想自己安全,自己活着就好。

他害怕死亡,恐懼死亡。

“宋德華大哥,如果你醒了多好。”現在王嬌蓉感覺原本的隊伍其實挺好的,有說有笑也團結。但現在呢?總感覺和和他們脫軌了一般。王嬌蓉是王嬌蓉,鐵戰國是鐵戰國,至於吳天宇,一直都是自己過的。

撫摸宋德華的臉,但宋德華依舊在沉睡,他沒有醒過來,也許再也也醒不過來了。王嬌蓉甚至就是這樣想的,只希望還有奇蹟,這樣的一個人就在沉睡一輩子是多麼可悲的事情。

“王嬌蓉,小聲點,保護好宋德華大哥!有人!”在樹上的鐵戰國突然對下面的王嬌蓉輕聲道。

“有人來了?”王嬌蓉頓時驚訝,有些驚慌起來。在惡鬼界裏可沒有無緣無故的朋友。如果對方是敵非友,那麼這就表示着宋德華大哥危險。這是王嬌蓉第一時間想到的,所以想在王嬌蓉直接一些草木蓋在的宋德華的身上。

只希望等下即使是敵人也不要被他們發現宋德華大哥,若是發現,只怕他們會做什麼手腳。現在就是不能讓宋德華出事。昏迷已經讓他們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何況等下若是被對方動手腳,那後果就更嚴重。

王嬌蓉和鐵戰國沒什麼留戀的,現在也就只有宋德華大哥一個人值得他們再繼續守候和保護下去。

王嬌蓉連忙挪動自己的身子,以免等下來人注意到宋德華。所以她站在了另一個地方,警惕的看着鐵戰國剛剛看着的方向。小嬌蓉和小戰國也意境擺好姿勢,低嗚着聲音在警惕來人。

而吳天宇依舊是老樣子,在聽到有風吹草動的時候就已經藏起來了,除了這樣,他別無選擇。現在吳天宇就是怕,什麼都怕。只要感覺能比他強大的魂獸或人他都怕。

對比起自己的小吳天宇,吳天宇感覺自己還不如自己的小吳天宇魂獸,起碼它在感受到危險的時候已經學着小嬌蓉和小戰國一樣,擺出了姿勢,準備攻擊的模樣。即便它的牙齒也纔剛長齊。

“咦,大哥,這裏居然有人呀!”

“對呀,我也看到了,樹上一個,地下兩個,還有魂獸。 總裁的天價窮妻 看來也是代理鬼差。”

他們一來就看到了在樹上的鐵戰國,然後看到了王嬌蓉,最後纔看到吳天宇。畢竟他們缺少經驗,沒把自己隱蔽好,所以他們被賭坊看一眼就已經識破了。

“你們是誰!”鐵戰國先從樹上跳了下來,爲了保護宋德華,他不能讓對方靠近。誰也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什麼人,要做什麼!

“哎呀,大飛哥,一個小小二段代理鬼差決然敢攔我們的路呢!”小弟道。

“是呀,大飛哥,你快點上來呀,你再不上我就揍他了呀!”另一個小弟道。

那樣子簡直就沒把鐵戰國放在眼裏。事實也是這樣,一個連級別都沒有他們高的代理鬼差就是來多十幾個也都是同一個下場。除非對方也是七級代理鬼差,這樣他們還會有多少顧忌。

但眼前的人顯示不是,所以也沒有什麼好畏懼的,想怎麼和對方玩就怎麼玩。在惡鬼界可沒有什麼條條框框還不給人打架的!

“得了,得了。上個廁所都要吵死人!真的是!”只見草叢後面的人跟了上來,跋扈的看了眼鐵戰國,接着就再也沒看鐵戰國了。

“這樣的貨色你們愛怎麼玩就怎麼玩,我還要趕上大隊伍去必殺大魂獸。你們是不是不想大哥修爲有所提高呀!這點小事還要問我,真是的!”大哥大大咧咧道。

“是,大哥!”最先開口的小弟點頭,接着猙獰的看着鐵戰國。接着道:“你的魂獸呢?放出來玩玩,你等級太低,我懶的和你玩!”

鐵戰國還沒召喚小戰國,此時的小戰國已經竄了出來,站在鐵戰國的前面做出攻擊的姿勢。同時王嬌蓉也從另一邊走了過來,帶着小嬌蓉。

“哎呀!是魔魂獸吧?也就只有魔魂獸是這個樣子的了,挺不錯的嘛!”小弟突然笑了,可惜這些魔魂獸認主了,不然把這魔魂獸佔爲己有也是很不錯的。 想到這裏,幾人眼中的貪婪變成了妒忌。不過接着他們也釋然了,並不是擁有魔魂獸的代理鬼差就能成爲傳說中的那些人。百萬份之一的機率,所以即便擁有魔魂獸又怎麼樣?

“兄弟,那還有個妞呢!”另一個小弟對魂獸不感興趣,只是看着王嬌蓉。一臉的貪婪。

“大哥!真的!”小弟聽了頓時看向王嬌蓉,立馬對着身後的大哥道。這一路來大哥一直說着寂寞什麼的,現在終於有個女人了,看來今天收穫還不錯。

除了能將殺兩隻魔魂獸來吃完還可以拉個女人來玩。

“不錯!有女人就是好,老子都看魂獸看膩了,有時候看到母魂獸都想上!現在有個女人的,嘿嘿!!!”大哥一臉笑意,看來接下來的路他就沒那麼寂寞了。

“是呀!還是大哥好福氣!”小弟們拍馬屁道。

“閉上你們的臭嘴!”鐵戰國憤怒道,沒人能這樣繼續辱罵他們,過去有宋德華大哥在,所有的壓力都是宋德華大哥一個人頂着。現在宋德華大哥不在,那麼就是鐵戰國,鐵戰國必須要保護好大家。

“戰國……”王嬌蓉內心也是憤怒無比。

但是王嬌蓉卻只能竭力忍着不讓自己生氣,只因爲他們沒這個實力和眼前的人對抗。可是此時鐵戰國開口,王嬌蓉不免擔心起來。

“哈哈!有意思!給我揍!”四段代理鬼差大哥也不廢話,狂笑後直接用手指揮着身邊的兩個小弟直接向鐵戰國衝了過去。

兩名小弟早就準備好揍鐵戰國了,此時一聽大哥說話立刻衝了上去。但是他們兩人的身體卻是被阻攔下來了,因爲在他們眼前有兩隻魂獸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小嬌蓉魂獸和小戰國魂獸在兩個四段代理鬼差一動的時候已經閃身來的到鐵戰國的面前,齜牙裂齒,鼻子噴出重重的氣息,吹的白色毛髮呼呼直起。

“哎呀,還有兩隻畜生!”小弟們相視笑了笑。兩隻不到七級的魂獸想阻攔兩個四段代理鬼差,這是他們這輩子見過最搞笑的場面了。

“雖然是魔魂獸,雖然比別的魂獸厲害不少。。。。。但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