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你把老孃當成什麼人了。”那Linda估計是真火了,一把掐住我喉嚨,怒聲道:“信不信我弄死你,別以爲仗着你師傅,就敢在老孃面前造次。”

她手頭上的力氣頗大,掐的我呼吸極其不順暢。

饒是這樣,我也沒看Linda,而是朝夏雨靠了過去,就發現那夏雨拉着夏雪朝王晴靠了過去。

我面色一喜,正準備收回目光,陡然,那Linda手頭上的力氣再次加大,緊接着,她手臂上再次使力,猛地將我朝沙發那邊扔了過去。

只聽到砰的一聲,我身體與沙發來了一次親密的接觸。

我擦。

我暗罵一句,這Linda看上去瘦瘦的,沒想到力氣這麼大。

不過,我也沒心情去考慮這些問題了,死死地盯着Linda,沉聲道:“Linda,你敢跟我打一個賭不。”

“什麼賭?”她語氣頗爲兇悍。

我也沒跟她客氣,就說:“你把你們殯儀館的所有人叫過來,如若沒在王晴身上找到錢包,我光着身體從這出去,如若找到了,你必須得把這件事交給我來處理,無論我做什麼,你不得阻止。”

說罷,我怕她生疑,又補充了一句,“不行,萬一她將錢包藏起來了,我得多虧,我還得去她房間查看。”

令我詫異的是,那Linda並沒有說話,而是直勾勾地盯着我,好似在權衡什麼,我忙說:“怎麼?Linda姐不會想包庇她吧,老祖宗可是說了,從小偷針,長大偷金,你這樣…。”

不待我說完,她面色一沉,厲聲道:“洛東川,你如果沒找到錢包,我會讓你橫着從殯儀館出去。”

我沒急着說話,爲了裝得像點,我故意撓了撓後腦勺,朝夏雨看了過去,問:“夏雨,你用茅山道術,是不是推衍到錢包就在這。”

那夏雨故意掐指算了算,輕聲道:“組長,我用茅山的祕術,千里尋物之法推衍出,你錢包就在這殯儀館。”

“千里尋物之法?”那Linda嘀咕一句,雙眼不可思議地盯着夏雨,好似想說什麼,最終什麼也沒說。

見此,我決定加把火,就對Linda說:“Linda姐,你要是怕了,可以直說,只要王晴把身份證還給我就行了,其它事,我既往不咎了,那些錢就當捐災區。”

“洛東川。”那Linda咬牙切齒道:“如果你輸了,我一定殺了你。”

三國懶人 聽着這話,我鬆出一口氣,這Linda應該是答應了,忙說:“對了,記得把你們殯儀館的員工表給我一份,萬一你沒把人全部叫出來,我太虧了。”

這話一出,Linda饒有深意地盯着我看了看。

大概看了十幾秒的樣子,她緊繃的臉色一鬆,笑道:“洛東川,你只有半小時的時間,若沒看到我想要的東西,這一切該結束了。”

說罷,她擡手在我肩膀拍了拍。

就在她拍我肩膀的一瞬間,她眉頭一皺,不可思議地盯着我,“洛東川,你…。”

瑪德,怎麼忘了這Linda的本事了,她一旦接觸到人,能在一瞬間明白那個人的心裏想法。

我有些急了,忙說:“Linda姐,相信我。” 那Linda聽我這麼一說,也沒說話,氣沖沖地朝門口跑了過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心裏七上八下的,實在搞不懂她的想法,若說她同意了,她剛纔表現出來的動作又不像,若說她沒同意,她應該不會出去纔對。

這讓我在原地愣了好久。

就在我愣神這會功夫,那王晴走了過來,在我身上深深地望了一眼,不鹹不淡地說:“你會死。”

簡單的三個字,令我整個人差點沒暈過去,那Linda曾說過,她說,這王晴的話代表着將來會發生的事。

而這王晴已經是第二次對我說我會死。

說不害怕是騙人的。

當下,我深呼一口氣,低頭朝王晴看了過去,正準備開口,那王晴也不知道發什麼神經,一把抓住我手臂,猛地咬了下去。

瞬間,我只覺得手臂好似被什麼野獸咬住一般,疼痛難忍,差點沒叫出來,好在那夏雨反應快,跑了過來,一把抓住王晴手臂,用力往後一拉,這纔將王晴拉開。

令我沒想到的是,那王晴被拉開後,雙眼通紅地盯着我,嘴裏歇斯底地叫喊着,“你會死,你會死,你會死。”

看着王晴,我心沉如鐵,而那夏雪則在邊上安慰我,她說:“東川哥哥,別聽她瞎說,她一個小孩童年無忌,你會活很長時間的。”

wωw⊕ttκǎ n⊕¢O

我笑了笑,也沒說話,眼睛卻一直盯着王晴,直覺告訴我,王晴這三個字,或許並非空穴來風,又或許我真的會遇到什麼危險。

“東川哥哥,你不會真信了吧?”那夏雪再次開口道。

我擡手搓了搓臉頰,笑道:“沒什麼,就當她瞎說了。”

話音剛落,那Linda走了進來,她手裏拿着一份表格,朝我丟了過來,沒好氣地說:“看準了,我去叫人。”

我接過表格,心裏鬆出一口氣,看這架勢Linda應該是同意了,就說:“謝謝了。”

“東川哥哥,這就是殯儀館的名單?”那夏雪在我邊上問了一句。

我嗯了一聲,也沒說話,低頭朝表格看了過去,入眼是一行大字,一路走好殯儀館全體員工名單如下。

主管:黃金鳳。

監理:余三勝。

大堂:鄭有道。

隊長:全易生。

員工:王者。

………。

員工:楊昱。

這名單上面一共三十七個人的名字。

說實話,在看到第一個名字時,我想笑,原來Linda的真名叫黃金鳳,不過,在看到最後一個名字時,我臉色一下子緊繃起來,這個楊昱到底是不是我要找的楊昱。

掌上辣妻,祕書你好甜 憑心而言,我有點不相信,要知道Linda的本事是,只要碰到人,便能知道一個人的想法,倘若這個楊昱就是王晴的親生父親,怎麼可能瞞得過Linda。

難道是我想多了?

真正的楊昱並沒有在這殯儀館。

一時之間,我有種騎馬難下的感覺。

不過,一想到事情已經發生到這種地步了,我只好悶着頭,繼續搗鼓下去。

當下,我拿着這份名單,從頭到尾又看了一遍,仔細揣測了其中幾個名字,令我失望的是,光憑名字,壓根無法看出來什麼。

就在這時,那Linda走了過來,她身後跟着一大票人,我仔細數了一下,連Linda在內,一共三十七人。

一見這情況,我深呼一口氣,強忍心頭的不安感,正準備說話,哪裏曉得,原本已經安靜下來的王晴,陡然再次發飆了,衝我歇斯底叫喊着,“你會死,你會死,你會死。”

我皺了皺眉頭,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到Linda說:“晴兒,別鬧了,讓他先搗鼓一下,倘若沒成功,我絕對會把他扒光,扔到上下九去。”

然而,我沒想到的是,一向聽Linde話的王晴,這次居然沒聽她的話,反倒變本加厲朝我叫喊着,“你會死,你會死。”

也不曉得是她叫喊過度,還是咋回事,原本綁着的頭髮,一下子散開了,整個人看上去披頭散髮的,再加上她猙獰的表情,饒是我,都忍不住後退了一步,就覺得這小姑娘太特麼恐怖了。

“晴兒,聽話。”那Linda再次說了一句,右手下意識朝王晴肩膀摟了過去。

說來也怪,就在Linda快要碰到王晴的一瞬間,那王晴戛然而止,也不再說話,整個人的表情隨即變得柔和起來。

見此,我心裏奇怪的很,這是怎麼回事,這王晴到底是怕Linda還是真聽Liinda的話?

就在我愣神這會,那Linda開口了,她說:“洛東川,別愣着了,限你十分鐘內搞定,不然,別怪我了。”

我點點頭,神色一稟,朝夏雨打了一個眼色。

那夏雨好似有些不忍,直到我再次打了一個眼色,她才走到王晴邊上,一把抓住手臂,擡手就是一記耳光煽了下去。

瞬間,只聽到啪的一聲響在整個房間內響了起來。

趁這個功夫,我掃視了在場三十七人的表情,令我失望的是,他們好似跟王晴關係都不錯,每–個人臉上都面露憤怒之色。

“草,你個臭娘們找死是吧?”

“馬幣,老子弄死你。”

“你大爺的,竟然敢打晴兒,找死是不是?”

………。

一時之間,各種辱罵聲不絕於耳。

聽着這話,我也沒急着說話,眼神一直在那些人身上來回掃視着。

足足過了一分鐘的樣子,我輕輕地咳嗽了一聲,緩緩開口道:“各位,聽我一言,夏雨之所以打王晴,是因爲王晴偷了我的錢包,我這是在替你們教育她。”

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那些人更憤怒了,一個個朝我看了過來,就連我認識的大刀跟猴子也是如此。

不過,有一個人的反應倒是引起我的好奇心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楊昱,他跟沒事人一樣,冷漠地看着這一切。

這讓我盯着那人不由久看了幾眼,那Linda好似發現我的眼神了,順着我眼神朝楊昱看了過去。

那楊昱應該是感覺到我們倆的眼神了,擡着頭朝四周瞄了瞄,也沒說話。

看到這裏,我跟Linda對視一眼,那Linda衝我搖了搖頭,又朝自己的眼睛指了指,我懂她意思,她這是告訴我,楊昱是瞎子。

我點點頭,也沒說話,又開口了,說:“我相信在場各位,應該都是把王晴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了,但,偷東西這事,慣不得。”

說罷,我朝夏雨打了一個眼色,意思是讓她把我錢包從王晴身上取出來。

然而,下一秒,我徹底懵了。

原因在於,那夏雨在王晴身上摸了好長一會兒時間,愣是沒能把錢包摸出來。

擦,見鬼了,我是親眼看着夏雨把我錢包放在王晴身上,怎麼會不見了。

要知道,目前的一切,都是源於我跟Linda的賭約,一旦沒能在王晴身上找到錢包,這一切的一切就算是白費了,甚至會影響到我下一步計劃。

怎麼辦?

怎麼辦?

我心急如焚,腦子裏面亂糟糟的,壓根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搗鼓。 就在我爲難之際,那夏雨估計也是急了,一個勁地在王晴身上翻騰。

但,結果還是不盡人意,壓根沒能找到錢包。

“組長!”那夏雨朝我看了過來,喊了一聲。

我故作鎮定,忙說:“不急,你再翻翻看。”

話音剛落,那Linda湊了過來,壓低聲音問我:“洛東川,你到底在搞什麼鬼,錢包呢?”

我苦笑一聲,也不知道怎麼跟她解釋,但,事情已經這樣了,就這樣停下來,肯定不行。

咋辦?

按照我最初的計劃是,在王晴身上找到錢包後,再故作生氣,教訓她一番,然後再觀察在場這些人的反應。

倘若在場有人是王晴的親生父親楊昱,其反應肯定會與普通人不同。

可,如今連錢包都沒找着,壓根沒辦法教訓王晴。

那Linda見我沒說話,好似有些生氣了,又說:“洛東川,給你一分鐘時間,如若沒能在晴兒身上找到錢包,休怪我翻臉無情了。”

她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極大。

我再次苦笑一聲,故作鎮定道:“別急,肯定能在她身上找到錢包。”

也不知道是我幸運,還是咋回事,就在這時,那夏雨的聲音傳了過來,她說:“組長,找到了,在她衣兜裏。”

聽着這話,我面色狂喜,立馬朝王晴看了過去。

令我詫異的是,她手中拿的錢包居然是粉紅色,上面還繡了一個hellokitty。

擦,這不是我的錢包,好像是夏雪的錢包。

當下,我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只要發現錢包就行,管它是不是我的錢包。

沒任何猶豫,我從夏雨手中奪過錢包,擡眼掃視了在場那些人一眼,厲聲道:“看清楚了,這錢包是在王晴身上發現的。”

說話間,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錢包塞進口袋。

我怕那些人產生懷疑,立馬開口道:“我在第八辦時,就聽人說你們殯儀館是如何脫俗,是如何看淡俗物,沒想到這一切的一切僅僅是個傳聞罷了。”

這話一出,那些人的注意力立馬轉移了,不再是盯着錢包的事了,而是開始針對我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主要是我剛纔的話,戳到他們的內心了。

據夏雨所說,這殯儀館的人格外團結,對殯儀館的名譽看的比什麼都重要。

“草,小子,你是不是找死,跑到我們的地盤,來侮辱我們。”

“Linda姐,這種人不配待在我們殯儀館,必須把他打殘,扔出去。”

“瑪德,小子,你死定了,大凡侮辱我們殯儀館的,沒一個人能活着出去。”

………。

諸如此類的辱罵聲,不絕於耳。

我微微一笑,也沒客氣,立馬朝夏雨打了一個眼色,意思是讓她煽王晴一個耳光。

說實話,我會這樣做,實在是迫於無奈,但,眼下壓根沒什麼辦法,只能用這個下策了。

那夏雨好似有些不忍心,直至我再次使了一個眼色,她心頭一狠,擡手就是一記耳光,煽在王晴臉上。

她手頭上的勁道好似挺大的,那王晴臉上立馬浮現五根手指頭印。

等等,不對,那夏雨手上好似摸了一些東西,像是紅色的,要是沒猜錯,她應該用了什麼東西抹在王晴臉上,這才浮現五根手指頭印。

換而言之,她剛纔很有可能僅僅是在王晴臉上摸了一下罷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辦法挺好使的。

這不,隨着夏雨一耳光煽下去,原本沸騰的場面,陡然安靜下來了,一個個雙眼瞪得大如牛眼,死死地盯着夏雨,好似想把夏雨生吃了一般。

而Linda則不動聲息地踩了我一腳。

紅杏亂春光 她這一腳的力度特別大,我能清晰的感覺到右腳已經腫了,甚至出現骨折了。

我擦,這女人可真狠心。

“洛東川,如果這次沒找到楊昱,你等着渾身骨折。”那Linda壓低聲音說。

我瞥了她一眼,低聲道:“Linda姐,相信我一次。”

說完,我沒再理會Linda,直接朝王晴看了過去,故作怒意,大罵道:“小姑娘,你傻,我不怪你,你瘋,我不怪你,但你這麼點年齡就行盜了,是不是缺家教了?”

說完這話,我下意識掃視了在場所有人一眼,就發現所有人死死地盯着我,一個個怒火沖天的,好在Linda在我邊上,他們纔沒敢上來。

見此,我又繼續開始罵了,大致上都是含沙射影地罵她父親。

足足罵了三四分鐘的樣子,令我失望的是,在場所有人都是一副怒火沖天的表情,唯獨一人例外,那便是楊昱。

擦,這什麼情況。

難道這辦法沒用?

還有就是那楊昱爲什麼沒反應?

難道這楊昱不是我們要找的楊昱。

發現這一情況後,我心裏一狠,腳下緩步朝王晴走了過去,故作生氣,擡手就準備煽下去。

不待我手掌落下,一道人影出現了。

這人我認識,是大天,他死死地拽着我手臂,厲聲道:“東川,你過份了。”

我冷笑一聲,“這麼小就行盜,倘若此時不教訓,恐怕等她大了一點,等待她的會是監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