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道姑的臉上再次露出了怒意,腳步一踹地面,向着蘇大強衝了過去。

“哼。”

許學強輕蔑的笑了笑:“在我面前你能翻起什麼大浪?”

話音剛落,他身體就像是鬼魅一樣來到荷花道姑的面前。

他可不懂的什麼憐香惜玉,一掌就打在荷花道姑的小腹之上。

噗。

荷花道姑整個人吐血倒飛出去,全身的內勁已經潰不成軍。

“師傅。”

蘇漣漪見狀,從房間內跑了出來。 “你不要過來啊?”

荷花道姑見狀,連忙歇斯底里的喊出聲音。

這許學強可是魔族之人,並且還是用毒的高手。

如今這種情況,蘇漣漪豈不是自投羅網。

“吆喝,漣漪侄女來了?”

蘇大強看到蘇漣漪,淡淡的笑出聲音。

“把解藥給我,我跟你離開。”

蘇漣漪看到三癡道人躺在地上畏畏縮縮,非常痛苦,她連忙說道。

“哦?”

蘇大強有些輕蔑:“早這樣不就得了?”

“不可以。”

荷花道姑拖着沉重的身體,站起來,低聲喝道:“漣漪,你放心,爲師就算是拼了老命也會保護你周全的。”

“師傅。”

蘇漣漪很感動:“你爲我做的事情已經很多,我不想連累你了。”

荷花道姑有些無奈:“你說什麼廢話,我是你師傅,你是我徒弟,保護你是我分內之事。”

“師傅,我意已決。”

蘇漣漪咬了咬牙,盯着許學強:“給我解藥,我給你離開。”

“哈哈哈。”

我能制服女喪尸 :“蘇漣漪你是不是傻?如今根本沒有人能保護你,我憑什麼給你解藥?”

“你說什麼?”

蘇漣漪一愣,神色微微一變,是啊,她根本沒有談判的資本。

她如果要被蘇大強等人抓走的話,恐怕是輕而易舉。

“我魔族做事向來我行我素,我根本不需要交出解藥,再者,我的黑烏掌也沒有解藥。”

許學強無所謂的笑了笑,他根本不在乎荷花道姑的死活。

當然,這一次是幫助蘇大強抓蘇漣漪的,碰巧滅了荷花道姑也挺好的。

畢竟魔族一直不被名門正派所喜歡。

“什麼?”

蘇漣漪有些詫異,這黑烏掌沒有解藥?

這絕對不可能。

“好了,該說的我已經說了,現在你可以跑,也可以乖乖的等着被我抓。”

許學強的嘴角露出了一抹陰冷的笑意,一步兩步緩緩走向蘇漣漪。

“漣漪,快跑,不用管我們。”

荷花道姑的臉色很難看,剛剛說出這話又是噴出了一口鮮血。

蘇漣漪沒有跑,她知道現在反抗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漣漪師妹,我來幫你。”

王勝這個時候在房間內衝了出來,站在蘇漣漪旁邊。

“你不是他對手,不要以卵擊石。”

蘇漣漪嘆了口氣,王勝這個時候能出來她還是有些感動的。

但事情哪裏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就算是死,我也會保護你。”

王勝語氣誠懇,他師傅都不是對手,他也跑不遠,與其拼命的跑步,倒不如爺們一些,與許學強等人拼死一戰。

至少可以俘獲蘇漣漪的芳心。

蘇漣漪剛想說什麼,王勝已經衝過去,她連忙大喊:“不要。”

轟。

她說的還是有些晚了。

王勝被許學強一拳就打飛了五米多遠,張口噴出一抹鮮血。

“現在沒有人幫你了吧?”

許學強嘲諷的看着蘇漣漪:“女人,長的漂亮就是好,這個傻男人居然螳臂當車,哎。”

蘇漣漪的身體一顫,如今這情況,簡直是他爲刀俎,我爲肉,任人宰割啊。

“跑。”

荷花道姑再次喊出聲音。


“她能跑到哪裏去?荷花道姑,你丹田已經被我打碎,你還是好好休養一下身體吧。”

許學強搖了搖頭,向着蘇漣漪走去。

荷花道姑的身體微微一顫,是啊,蘇漣漪能跑到什麼地方去啊。

這許學強肯定會趕盡殺絕。

魔族從來不是心慈手軟之輩。

她無奈嘆息,想要幫助蘇漣漪,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來我這裏吧。”

秦宇在房間內搬着馬紮子走了出來,坐在庭院之中。

嗯?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停在秦宇的身上。

“你特麼的出來能幹啥?”

王勝躺在地上怒不可遏,這秦宇也太能裝比了吧?


還搬着馬紮子坐下?

“秦宇,帶着蘇漣漪快點離開,我把她交付給你啊。”荷花道姑說道。

“所以我讓她來我背後站着啊。”

秦宇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漣漪,你幫我去倒杯水,我渴了。”

納尼?

三癡道人,蘇大強,許學強等人一臉的呆滯。

特麼的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不抓緊麻溜的跑路,還踏馬的有心情喝茶?

“好的。”

最可氣的居然是蘇漣漪很聽話,轉身就真的去房間倒茶了。

這特麼的鬧呢?

玩呢?

荷花道姑也是摸不清楚秦宇到底是啥意思。

這唱的是空城計嗎?

“秦宇,你在搞什麼?”

王勝有些生氣,這小子的腦袋是不是被驢給踢了?

“保護蘇漣漪啊。”

秦宇翻了翻白眼:“特麼的傻子都應該能看出來吧?”

臥槽。


王勝差點就噴出鮮血:“哪有你這樣保護的?你不過是一個高中生,你在這裏裝什麼逼,逞什麼能啊,帶着蘇漣漪跑啊。”

“幹嘛要跑啊。”

秦宇皺了皺眉頭。

我擦。

王勝等人是直接吐血三升,這秦宇的腦袋有坑,絕壁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呵呵,沒想到還有不怕死的?”

許學強看着秦宇,就感覺是一份配菜。

“漣漪,水好了沒有?”

秦宇根本就沒搭理許學強。

“好了。”

蘇漣漪端着水走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