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貴強趕緊深吸幾口氣,發現這居然跟林飛說的一樣,那股刺痛感和巨大乏力感竟然全都消失了。

「這……好像還真是!」

「是就對了,這第一次治療得先把你的病根給逐一清除掉,而第二次治療則就是要在此基礎上,進行物理治療,時間不會很長,也就半小時不到而已。」

「好的,謝謝你!那第二次什麼時候開始啊?」

「等幾天吧,我有事要忙呢!」

隨後,林飛作勢就要走,卻不料被快步上前的莫小蘭給拉住重新坐了下來,叫他等一下,不要哪么急著走。

無奈,林飛唯有答應了下來,繼續老實坐著。

此時,莫貴強身體上的隱疾尚未到了需要拋頭露面的時候,再者他不是那種愛鬧事的人,所以靜觀其變,這才是最安全的。

恰在這個時候,林飛懷裡的手機響了,他掏出來一看居然是董慶榮。

「師父,你現在在哪兒啊?怎麼走了都不叫我一聲啊?」

林飛倒是一連走了好幾個地方,就在自己快要放棄的時候,這才響起了手機鈴聲,以及感應報警燈。」

「喂,慶容,我不是跟你說過不回來吃飯么?」

「師父,如果我餓死了怎麼辦?」

「涼拌!」

「……」

(本章完) 「好了,還有沒有其他事?沒有我就掛電話了。」

「等等,師父,雨菲師母剛才打給我了,她問我你在哪兒,我……」

「啊?那你怎麼說?」

「師父,我能怎麼說? 龍圖案卷集 我只能說您剛好考完試,然後去午休了,等你睡醒了再叫你回個電話過去。」

「嗯,這個謊話撒得好。」

林飛滿意地笑了笑,說道:「沒事就先這樣吧,我半個小時后回到,在我回到前,凡是找我的,你都記得要幫我擋住,知道嗎?」

電話那邊正坐在蘭博基尼車內的董慶榮聽后一臉苦笑,但卻不得不點頭:「知道了,師父。」

「知道就好,掛了!」

「師父再見!」

放下手機,董慶榮一臉悲催,他深深嘆了口氣,調了一下車內的空調,把椅子按下后躺了下來,自語道:「這半個小時內,希望不會有人再來打擾我了……」

「咚咚咚~」

「咚咚咚~」

話音剛落,就聽到一陣敲車窗玻璃的聲音響起,董慶榮的眼睛才剛合上,此刻卻又不得不再次睜開,心中不由得一陣慍怒:「誰呀?真會挑時候!」

透過車窗,董慶榮看到了一張諂媚的男人的臉,猶豫了一下,還是按下打開車窗的開關……

把手機收好后,林飛朝莫貴強微微一笑,說:「岳丈大人,第二次治療等我考完科目四后吧,到時候有空,可否?」

「呵呵,當然可以!」

莫貴強趁著林飛剛才打電話的功夫,已經明顯感到自己那裡似乎有一股源源不斷的燥熱感往上涌,和被治療前簡直就是判若兩人,甚至他還偷偷地用手機看了一下果照,結果直接就劍拔弩張了,差點出事。

自那以後,莫貴強就對林飛的醫術深信不疑,覺得這一億一千萬花的實在太值了。

同時,莫貴強也很認真地考慮了一下,覺得即便林飛沒有很強悍的家族背景,但僅僅憑藉他這神奇的醫術,想不發達都很難,寶貝女兒跟著他,可一點不會吃虧。

這就是為何莫貴強對林飛的態度截然不同的原因,他甚至還想到自己寶貝女兒長得不算漂亮,到時候能不能一直留住林飛的心呢?這還真是一個問題呢!

如果莫小蘭知道此時此刻她敬愛的父親大人,竟然是在想著這些問題的話,肯定會被氣瘋的。

她承認自己長得不夠漂亮,但誰說長得不夠漂亮就留不住男人的心了?

這一點,莫小蘭肯定是不認同的。

「那好,我等一下還要回去考科目二呢,就不打擾您了,再見!」

林飛見莫貴強答應,也鬆了口氣,想起下午還要考的科目二,他不由得又有點頭疼起來,當即一心想著還趁著有時間就趕緊回去考場練一遍,免得都快考試了,連考試車都沒有碰過,那就說不過去了。

「對哦,你不說我都忘了,小蘭,你不也是要考嗎?你們兩個一起回去吧,路上也好有個照應……」莫貴強恍然大悟,接著對莫小蘭說道,同時給了她一個眼神自己體會。

「哦……好……好的……」

莫小蘭沒想到一向嚴肅冷漠的父親,今天居然破天荒地關心自己的考試,心中難免有點感動,同時也對能繼續和林飛待在一起感到甜蜜。

恐怕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經過剛才這麼幾輪的折騰,林飛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征服了她的心,要說現在能讓莫小蘭心動的男人,恐怕只有林飛一人了。

只是,這一點連莫小蘭都懵懂不知,僅僅以為是自己之所以這樣,完全是出於感激之情而已。

這也不能怪莫小蘭,畢竟她此前從無戀愛經驗,對於這種事情,簡直就是一竅不通。

「不用了,我自己還要去找個人辦點事,自己過去就好了,就這樣,再見!」

林飛一聽立刻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他哪敢再讓莫小蘭跟自己一起回去,這萬一讓董慶榮或者喜歡搞突然襲擊檢查的陳雨菲給撞見,那就百口莫辯了,所以為了謹慎起見,還是單獨一人回去最好。

莫小蘭聽到林飛拒絕,臉色當即一僵,心裡難過極了,有一種從天堂直墜地獄的感覺,眼角甚至都出現淚花,想哭了。

「你這臭小子……」

莫貴強是過來人,一見寶貝女兒這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是傷心了,立刻勃然大怒,正要大罵林飛呢,卻發現林飛早已不見人影,看來應該是趁機開溜了。

沒辦法,找不到人罵,莫貴強唯有強行忍住怒氣,上前去安慰已經忍不住落淚的女兒莫小蘭。

林飛以最快的速度下到一樓,接著出了商場大門,直接鑽進一輛空計程車裡面,正想對司機說開車時,沒來由地聽到「哐當」一聲巨響,右側車窗赫然被一塊石頭砸碎破了個大洞,玻璃碎片掉落灑滿尾座上。

接著「咻咻咻」幾下,五六條蜷縮身體的蛇從窗戶扔了進來,接著一道嘲笑聲傳來:「好好享受蛇羹盛宴,哈哈……」

卧槽,這可全都是毒性十足的毒蛇啊!

林飛暗自慶幸曾經讀過生理課本,記住了蛇的不少種類,所以能幾乎一眼看得出來,現場的蛇都有幾種。

很快,林飛就判定出來了,豈有此理,居然全是毒蛇!

這要是被它給咬一口或者什麼的話,恐怕什麼時候似的,都有可能不知道了。

「咻咻~」

毒蛇一被扔進來,先是停頓了片刻,接著便猙獰地吐著蛇信朝林飛撲過來,幾條一起就像約好了那樣,唯一的目標就林飛!

「啊……蛇……蛇呀……」

司機可能是見到蛇,尤其是見到它猙獰的樣子時,直接被嚇了一大跳,兩眼一翻,就暈過去了。

林飛見狀很無語,快速從腰間探出銀針,接著兩眼一眯,手一甩,銀針以著肉眼看不到的速度瞬間就精準地將扎在每一條毒蛇的身上,毒蛇立刻慘叫一聲,紛紛死去。

林飛再輕輕地將真氣一收,雙手緊緊握緊拳頭,心想:「想要害我? 穿越時空之生死戀 沒那麼容易!」

(本章完) 「怎麼樣了?那小子被蛇咬到沒有?」

楊浩一邊摸著自己那張傷痕纍纍的臉,一邊拿著手機厲聲喝問道,他此刻正在醫院的急救室裡面坐著,身上的傷口經過醫生縫針和包紮后,這才好了一些。

在剛才被縫針的時候,他就打電話叫人去收拾林飛。

現在剛出來就接到了對方的來電,楊浩以為事情已經搞定,一開口就焦急詢問,想要知道結果。

「楊少,您放心吧,一切都按照原計劃進行,林飛那小子一出來就鑽進了我們預先給他準備的計程車內,接著下一刻我們的人就開始進行了,估計現在他都被毒蛇給咬得差不多了。」對方的回應讓楊浩很是滿意,有種大仇已報的解氣之感。

楊浩本想咧嘴一笑,可無奈先前臉著地摔掉了幾顆牙齒,痛得死去活來,哪還敢開懷大笑?

但,他還是第一時間給了反應,對著手機回應道:「很好,繼續進行,我等你們的好消息,事成之後,酬金翻倍!」

「好嘞,謝謝楊少!」

掛了電話后,楊浩陰狠地注視前方,喃喃自語:「林飛,你居然把我打得這麼慘,這個仇我一定百倍奉還……哎喲……」

話說林飛短時間內殺死那些毒蛇后,便直接推門下車,接著施展望氣術,暗運真氣很快就感應到兇手此刻所在的位置——商場左側西安路旁。

一共四人,身高高矮不一,頭髮也染得五顏六色,衣著打扮流里流氣,一看就一副標準的地痞流氓裝束。

他們四個全都探出頭來看向計程車這邊,神情鬼鬼祟祟的,其中最左邊一個精瘦紅毛壓低聲音問旁邊金黃色頭髮的說道:「虎哥,蛇剛才不是已經扔進去了嗎?現在是不是已經差不多可以過去跟進收尾了?」

被稱作虎哥的金黃色頭髮還沒來得及回答,倒是他另一側的藍毛打斷說道:「不對啊,虎哥,我怎麼覺得哪裡不對勁兒呢?」

虎哥眉頭一皺,問:「老強,你說說,到底那裡不對勁兒了?」

「虎哥,你看啊,這種事情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做,可那一次不是蛇一扔進去,車裡面的人就會立刻大喊大叫,接著無論被蛇咬到與否,都會打開門瘋了一樣跑掉……可是,今天這個叫林飛的卻沒有這樣,難道不奇怪嗎?」

虎哥聞言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接著看向紅毛,向他使了個眼色:「馬上去給我看看,車裡到底發生了什麼?快去快回!」

「哦,好的,虎哥!」

紅毛心裡簡直恨透了藍毛,沒事只會在旁邊瞎嗶嗶,如果不是你,老子用得著當跑腿?

藍毛比紅毛多讀了幾年書,所以一直都以軍師自居,很看不起小學沒讀完的紅毛,覺得他只會打打殺殺不會動腦子,兩人的矛盾由來已久,只是從來都沒有擺出明面上來而已。

俗話說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作為四人之中老大的虎哥,又豈會不知手下紅毛和藍毛兩人的矛盾,但他卻從來都不會出面戳穿,而是任由他們互相爭鬥,因為他認為這可以起到一個制衡作用,屬於領導的最高藝術。

如果讓其他人知道這些地痞流氓還會耍這些手段,肯定會覺得相當驚訝。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看來,這一句的確是很有道理,如果了解虎哥的人,也肯定會覺得他只是當一個道上的老大,簡直就是太屈才了。

紅毛答應過後,便左看右看了一眼后,在微彎著身子小跑著很快就溜到計程車後座車窗旁,探頭看了進去,當即傻眼了,人呢?

「咻咻咻~」

就在紅毛細看一遍毫無所獲想要轉身回去告知時,卻冷不防地看到驚悚的一幕:幾條毒蛇忽然吐著蛇信憑空冒出來,齊齊飛向他!

「啊~」

紅毛一聲慘叫,當場嚇得屁滾尿流,尤其是當那些毒蛇齊刷刷地搭在他身上時,那一刻他整個人就像被高壓電電了一般,兩眼一翻白,胯下一熱乎,在昏死過去的同時,褲襠處流出一股腥臭味十足的液體……

不過,紅毛昏死過後,那些毒蛇並沒有再蠕動,而是一動不動的了。

只要走近一看,肯定會發現,這些毒蛇其實都已經死了,但既然是死了的蛇,又是什麼東西在讓它們復活而重新撲向紅毛的呢?

虎哥和其餘二人見狀,立刻大吃一驚,趕緊將頭給縮了回去,免得被人發現。

「怎麼回事?難道那個林飛還沒被蛇咬到嗎?不可能,那幾條蛇可都是毒性最強的品種,被咬到就算不死那也得重度昏迷!」

虎哥眉頭緊皺,實在想不通到底什麼原因,他很想知道卻又不敢輕易過去窺探,害怕自己或者剩下的人像紅毛那樣,那就得不償失了。

作為一個有文化的流氓,在執行每個任務的時候,都必須懂得用腦子,而不僅僅靠著一身蠻力,既然事情出現變故,那為了保證任務能夠最終順利完成,就一定要三思而後行了。

按兵不動,無疑就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了。

「虎哥,要不我們先撤,如果我沒猜錯,那個林飛現在肯定在暗處盯著,他既然有辦法搞定紅毛,那麼也肯定有辦法對付我們,所以……」藍毛一臉認真地說,只是他還沒說完,就突然感到肩膀被人輕輕拍了一下,接著他轉身過去一看,整個人瞬間就傻眼了。

「不錯嘛,這麼會推理,不去做警察簡直浪費了啊!」

一把玩味的聲音從拍藍毛肩膀那人的口中說出,他正是林飛。

虎哥大吃一驚,作勢就要轉身撒腿就逃,可惜他還是小看林飛了,在眼皮底下讓人逃走,這可不是他的風格啊!

因此,虎哥才轉身呢,就感到身體被人給點了一下,接著就再也動彈不了了。

下一刻,藍毛和另外一個也被林飛給點了穴,像個木偶人那樣一動不動,只剩下一臉驚恐的模樣了。

「說吧,誰派你們來的?」

林飛玩味一笑,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條眼鏡蛇,他捏著蛇頭,慢慢靠近虎哥的臉,蛇信有規律地吐了又吐,露出猙獰恐怖的模樣……

(本章完) 「別……別過來……」

虎哥哆嗦著拚命想要將腦袋擰到一邊去,可讓他很無奈的是,無論他怎麼努力,都辦不到,因為他根本就動不了。

雖然虎哥平常的業餘愛好就是玩蛇,但是如此被蛇給張嘴恐嚇,的確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他從未想過,這感覺如此恐怖。

尤其是蛇張嘴吐出蛇信的那個動作,簡直太讓虎哥覺得毛骨悚然,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了,簡直如同噩夢般。

「為什麼不過來?」

林飛玩味一笑,接著又捏著蛇頭靠近虎哥的左臉,然後沿著下巴繞到右臉,如此來回幾次,而且每次都恰當好處地讓蛇信距離虎哥的臉只差毫釐,雖然沒有碰到,但這恐嚇的效果,卻是出奇地好。

虎哥感到自己快要崩潰了,哭喪著臉說:「林少,求、求你了,不要再嚇我了,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哦?」

林飛錯愕一下,繼而莞兒一笑,將眼鏡蛇拿開,玩味地看著虎哥:「早就應該這樣了嘛,是吧?非要我拿眼鏡蛇在你臉旁邊滑來滑去的,多不容易啊!」

卧槽,你不容易?我特么容易嗎?

被你用毒蛇在眼前嚇唬,要不是我膽子天生大,早特么被你給嚇屎了,還能夠如此心平氣和地和你說話嗎?

只是這些話,虎哥都不敢說,他還真怕林飛一下子衝動,直接將眼鏡蛇放過來咬他,那他的小命就難保了。

「喂,還不說?」

「啊?我說我說我說……」虎哥連忙點頭,接著說道,「花錢請我們對付您的是楊家大少楊浩!他…他他現在在人民醫院……」

「楊浩?」林飛恍然大悟,「果然是這貨!」

「那個……林少……」虎哥壯著膽,賠著笑臉問:「我都說了,能不能……走?」

林飛一愣,旋即咧嘴一笑,露出充滿陽光的笑容:「當然可以~」

說完,林飛手一甩,將手上的眼鏡蛇直接掛在虎哥的脖子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