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修轉頭看去,只見沈青瑤正拿著放大鏡對著燈光照,不由滿臉黑線,尷尬地笑一聲后,道:「瑤瑤,你找到放大鏡了啊。」

沈青瑤故意耍葉修一樣,一臉愕然道:「葉大哥,放大鏡一直在我手裡,不是你說不要了嗎?」

「這個小妖精!」葉修心裡暗叫一聲。

「葉修,瑤瑤,你們兩個到底在搞什麼鬼?」沈清雪俏臉一沉,喝道。

沈青瑤嘻嘻一笑,將放大鏡遞給葉修,看向沈清雪道:「姐姐,我和葉大哥開玩笑呢。」

葉修接過放大鏡,逃也似地回到自己屋子裡。沈青瑤嘻嘻一笑,要跟著去葉修的房間,但被沈泰一聲沉喝制止道:「瑤瑤,別太胡鬧了!」

沈青瑤不敢不聽老爸的話,只得一臉鬱悶地回到沙發上坐下。

葉修回到自己屋子裡,便迫不及待地開始用放大鏡對那個淡黃捲軸照了起來。

在放大鏡下,捲軸上的小字頓時被放大,清晰出現在葉修眼前。

葉修吃驚地發現,這些小字,竟是華夏國古代的繁體字。

「這麼說來,這個魔方晶石,原本就是我們華夏之物。」葉修心裡暗自震驚道。

先前葉修可是在國外偶然得到這塊魔方晶石,一直以為魔方晶石是外國之物,哪想到這魔方晶石,竟像是華夏古人所製造?想到那個魔方晶石的精巧,就算現在的高科技,恐怕也很難做出來,葉修不由咂舌道:古人前輩們的技藝,竟達到如此驚世駭俗的地步了嗎?

葉修對華夏的古文明也多有了解,知道古人的一些發明,讓現今生活在高科技時代的人們都為之汗顏,不由深深相信,這個魔方晶石,就是古人製造的。

不過,緊接著,有一些疑問浮現在他腦海中。如果說魔方晶石是古人製造的,那為什麼上面的密碼,會在好萊塢的影片中準確出現?到底是古人創造了這個密碼被外國人學去了,還是古人從古代外國學來的?

……

如此種種,一個個疑惑在葉修腦海中浮現……

「等抽個時間,一定得去網上查一查《宇宙之墟》的相關資料。」 「誰說我是他伴侶了?」經過她的同意了嗎?

彥曷詫異:「你不是?」

風玫撇嘴:「我才見到他,連他的名字都是從你口中知道的,你覺得我們會是伴侶關係?」

彥曷傻眼了:「不是你,那昨晚讓他發情的雌性是誰?」

想到昨晚的「春夢」,風玫抿了抿唇瓣扭頭,沒理他。

彥曷撓頭,一臉疑惑:「不可能啊,他親口跟我說你就是他的伴侶的……」

「你們蛇族換伴侶不是常有的事情?」

「是,但是這裡面不包括重晏啊。」彥曷臉上依舊是不解,「以重晏的年齡,早在幾年前就該發情成年了,但是即便是到了我們蛇族的發情期,他也依舊與往常一樣,從不見他發情。重晏說,他只會對他的伴侶發情,而且是唯一的伴侶……」

讓重晏發情開始蛇蛻的不是眼前的雌性,可是重晏又說這個雌性就是他的伴侶……重晏不會是太困眼花看錯了人呢吧?

還是說,重晏以前那些話只是放屁?

風玫聽到彥曷的話,唇角悄然勾起一抹弧度,連邁出的步伐似乎也更加輕快。

見風玫是打算回飛羽部落,彥曷立即拋掉思緒跟上去:「你現在帶著重晏,是不能回去的。」

「你不跟著,我就能回去。」風玫腳步不停,她要完成任務,自然不能離開飛羽部落。

「我是跟重晏!」彥曷幾乎是亦步亦趨,跟的緊緊的,「我答應他了,在他沉睡期間,負責他與你的安危。」

風玫目光涼涼地看了他一眼:「你與他是什麼關係?」小說娃小說網

彥曷只覺後背一陣發寒,疑惑地看了看四周,沒覺得什麼異常,只當自己過於緊張了:「不能告訴你的關係。」

咦,怎麼更冷了?

彥曷搓了搓自己的手臂,突然看到迎面走來的人,立即攔在風玫身前戒備起來。

風玫:「……」好想將人一腳踹開。

來人正是飛羽部落的人。之前被虎族威脅,他們不敢跟著,直到元琅收到消息回來,他們才又追了上來。

元琅等人看到彥曷,也立即進入戒備狀態,尤其是看清彥曷綠色的眸子后,一個個神色變得嚴肅謹慎無比。

風玫略過彥曷往前,笑看著為首的元琅:「是他從虎族手中救了我。」

彥曷愣了一下,轉而輕笑。單純的小雌性,以為這樣就能讓飛羽部落的人接納他們蛇族的人嗎?

元琅等人也愣了一瞬,見風玫不是被蛇族所抓,算是鬆了一口氣,但是對彥曷的戒備不減分毫。

「蛇族這份情,我飛羽部落記下了,日後定然相還。」元琅看著彥曷,鄭重道。

彥曷勾唇輕笑:「飛羽首領恐怕誤會了,我救的是我們少主的伴侶。」

他救人,與飛羽部落無關,只因為重晏選擇了這個雌性。

元琅等人聽到彥曷這話均是一呆。他們自然能聽懂彥曷這話的意思,卻是不願相信。

銀音選擇了蛇族的人做伴侶?

恩加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風玫:「阿音,他說的可是真的?」 葉修暗想著,隨即便重新將注意力放在眼前這張淡黃捲軸上。

親眼見這些繁體字是豎排,葉修便按照古人寫字的習慣,從右到左,從最開始那一行字看起來。只見開頭的幾個字是:上古奇功,桃花寶典。

「桃花寶典?」看到這幾個字的時候,葉修忍不住笑出了聲,不自覺的一下想到金庸小說中東方不敗修鍊的《葵花寶典》,林平之那陰笑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欲練此功,必先自宮。

「如果真是像《葵花寶典》那樣需要自宮才能學,老子才不學!」葉修心裡暗罵一聲,暗想大好人生,紅塵兒女,要是自宮了就算天下無敵又有什麼意思?

雖然有這個懷疑,但葉修暗想這兩部功法之間,畢竟還有一字之差,一個是「葵花」,一個是「桃花」,應該修鍊方法不一樣吧。

葉修抱著這種期待,葉修繼續看下去,好在他從小聰明,上學時又肯用功,閱讀古文的水平不差,所以即便桃花寶典開篇總綱文字稍顯晦澀,但葉修還是基本看懂了。這段總綱文字,是對桃花寶典這部功法的總述,看完這段總述,葉修像是變了一個人,神采煥發,雙眼發光,整個人陷入一種狂喜的狀態,恨不得大叫出聲!

這部桃花寶典,竟然是和葵花寶典走的相反極端。修鍊葵花寶典自宮,是讓人斬斷男女情念。而桃花寶典反其道而行之,竟是利用男女情念來練功!

總綱所說,天地分陰陽,男為陽,女為陰,陰陽相合,是世間一切起源,可誕生無極之力!

用現代的話來說,就是通過男女啪啪,修鍊無極之力。

「無極之力!」葉修心潮澎湃,目光中露出灼熱,暗想如果自己修鍊了無極之力,恐怕就要真的天下無敵了。更何況,修鍊這桃花寶典的香艷方法,對每一個正常的男人,都絕對是一種致命誘惑,不可能拒絕!

試想如果啪啪不僅不損耗自身,反而增強自身,那該是天底下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啊!

越戰越勇,越戰越強,征服天下美女,光是想著,就是爽歪歪啊!

「上古的前輩大能們啊,你們居然能創造出這種奇功,真他媽是天才啊!我給你們跪了!」遙想開創這門奇功的上古前輩,葉修簡直有一種感激涕零,五體投地的衝動。

激動狂喜一番后,葉修努力地鎮定下心情,接著往下看。

這一看,葉修彷彿是著了魔一樣,眼睛再也移不開,直到半夜時分,當他的屋門被敲響時,他才總算回過神來。

「誰啊?」葉修將記載桃花寶典的捲軸收起來,問道。

「是我。」沈清雪冷冷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大小姐?」葉修倒是吃了一驚,連忙站起身去打開門。

只見沈清雪穿著白色的睡衣裙站在門外,山巒起伏,凹凸有致,一副傲人的身材在葉修眼前顯露無遺。葉修剛剛看完桃花寶典,腦子裡滿是上古前輩傳授的各種陰陽相合之式,此刻看到沈清雪,便情不自禁地把她帶入其中,身體有了反應。

「這麼晚了,你還在幹什麼?」沈清雪冷聲問。

她冰霜一樣的表情和冰冷的語氣,頓時讓葉修身體里的慾火消減不少。

「我在學習。」葉修嘿嘿一笑,回答道。

「你也會學習?」沈清雪明顯不信地挑了挑眉。

「大小姐,瞧你這話說的?我雖然長得玉樹臨風,瀟洒倜儻,但也不能忘了提高內在,內外兼修啊。」葉修一點沒覺得不好意思地說。

沈清雪竟被他這話給逗樂了,輕輕撲哧一聲笑出來,有些不知道該說他怎麼好地搖了搖頭,道:「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早起呢。」語氣中,竟是難得地帶著一絲關懷。

葉修霎時覺得心頭一暖,暗自苦笑想:能得到她的關心,還真是難得啊。

沈清雪說完那句話后,便轉身要離開。

葉修忽然想到了什麼,連忙叫住她:「大小姐。」

沈清雪愕然回眸看向他問:「還有什麼事嗎?」那一回眸的風情,簡直美艷不可方物。

葉修想到的是明天訂婚儀式的事,心裡暗嘆口氣,直視著沈清雪的目光,問:「你真的打算要和林標訂婚嗎?」

他想,只要她說一聲不,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他也要成全她。

聽了他的問話,沈清雪的臉色頓時黯然,低下了頭,半晌,她淡淡地說:「別問這些了。」說罷,不等葉修再說什麼,她徑直離開。

「唉!」葉修看著她的背影,暗嘆一聲搖了搖頭。不過當他轉身關上門,抬頭的剎那,眼中卻是猛然迸現凜冽光芒,整個人彷彿一柄鋒芒內斂的神兵!

「大小姐,你許下的願望,我葉修會給你實現的。」葉修眼中銳芒閃動,靜靜地說。

第二天,沈家別墅里,每個人都早早起床了。

葉修也是睜開眼就起床,還以為自己最早,沒想到是最後一個。

實際上,訂婚儀式要上午十點鐘才開始。他們早早起床,名義上是說早做梳洗穿著準備,可等他們完全準備好后,時間才六點多。吃過早餐后,他們還得等。

一大家人,就穿著盛裝坐在客廳里,大眼瞪小眼。

外面的天氣,如同昨天黃昏時分葉修預料的一樣,陰沉沉的,似乎要下雨。

等得無聊,沈青瑤拿出iPad上網,看著她上網,葉修想到要上網查詢《宇宙之墟》相關資料的事,便滿是笑容地看著沈青瑤,道:「瑤瑤,能借我上一下網嗎?」

沈青瑤才剛玩上,要是旁人提這個要求,她肯定會一口回絕,但提要求的是葉修,情況就不一樣了。只見她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把iPad遞給葉修,叮囑道:「葉大哥,你可別玩太久,留點時間給我玩。」

葉修應了一聲,接過iPad,就開始搜索關於《宇宙之墟》的資料。

沈青瑤壞壞一笑,悄悄探過頭,想要偷看葉修在玩什麼,不過,當她看到葉修搜索的是英文網站時,不由呆住了,問:「葉大哥,你也會英語?」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他。

她雖然上大學了,但英語水平還比較一般,像這種原始的英文網站,她看起來都覺得吃力,沒想到葉修竟好像很懂的樣子,這讓她簡直感到有些震驚。在他想來,葉修來自鄉下,應該是一個一輩子和英語搭不上邊的土包子才對!

而葉修聽了她吃驚的話,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嗯。」

此刻他的注意力,全放在查找《宇宙之墟》相關資料上。

葉修這種很自信淡定的反應,讓沈青瑤更加對他刮目相看。不過,眼見葉修飛快地切換著各個英文網頁,神情中透著隱隱的煩躁和迷惑,沈青瑤卻是突然忍不住來了一句道:「葉大哥,你是不是不知道該怎麼上網?」

「嗯。」葉修下意識地回了一句,將iPad還給沈青瑤,仰頭看著上方的水晶吊燈,眼中透著絲絲迷惑。剛才他仔細搜索了一番,卻沒有找到太多有用的信息。

葉修是在為魔方晶石上的密碼疑惑,沈青瑤卻誤認為他是不會上網,在自卑傷心,忍不住安慰地說:「葉大哥,不會沒關係,上網很簡單的,來,我教你。」

說話間,一副好為人師地將iPad遞到葉修眼前,打算手把手教他上網了。

葉修回過神來,愕然地看著她。

沈青瑤笑道:「我教你上網啊。」

葉修怔怔看著她道,「上網我會啊。」

沈青瑤見他說得一臉認真,不由一怔,立即反應過來,「你這個壞人,剛才還裝不會上網的樣子,原來是耍我的啊。」

這哪兒跟哪兒啊,葉修聽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快到上午八點的時候,外面突然響起滴答滴答墜落之聲,坐在客廳里的眾人,微微吃驚地從落地窗看出去。

「下雨啦。」沈青瑤好聽的聲音叫了起來。

她站起身來,婷婷地走到落地窗邊,看向外面。

只聽落地窗外,驟然間刷刷作響,大雨落下,在台階上濺起一朵朵水花,白色的水氣如同霧氣一般,在雨水中緩緩氤氳瀰漫。

大雨嘩啦,彷彿隔開了整個世界,讓這棟別墅變成孤島。

眾人怔怔地看著落地窗外的雨線,片刻間默然。

「葉大哥,」沈青瑤從落地窗邊轉過身,笑靨如花地看著葉修,說道,「沒想到你昨天預測的真准啊,真的下雨了。」

葉修淡淡一笑,一臉的不置可否。

在這大雨驟臨,整個天地間都顯得有些壓抑陰暗的時候,沈青瑤活潑的歡笑,彷彿一束美麗的光,照亮了整個客廳,使得眾人的心情都是明朗許多……

而此時此刻,在通往龍海市中心市區公路邊,一座三層水泥平房裡。一個穿POLO衫,身材微微發福的中年男子,正拿著一副望遠鏡,觀看著前方公路上的情況。

一輛輛車呼嘯而過,他彷彿在其中尋找著什麼。 「五哥,還沒來嗎?」旁邊一個戴著棒球帽,穿黑色背心的青年問。

POLO衫中年男子緩緩回答道:「沒有。」隨即,他放下望遠鏡,對戴棒球帽的青年說道:「小鍾,我們現在走吧。」

戴棒球帽的青年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嘩啦啦的大雨,將公路沖洗得發亮,一輛黑色勞斯萊斯轎車,正駛進紫香園,片刻后,在沈家別墅前面停下來。

坐在別墅客廳里的眾人一驚,「有人來了!」

葉修轉頭從落地窗看出去,目光穿過雨簾,看到沈家大院外面停著的那輛勞斯萊斯,當他看到車裡的那個人時,不由吃了一驚。

只見車裡駕駛座上,坐著一個西裝襯衫,相貌不凡的青年,竟是震南集團的公子林標。在他旁邊,副駕駛座上坐著,穿休閑體恤、身材壯實的,正是趙虎。

「嘿嘿,不過是訂婚,這林標還當成了正式結婚不成,竟親自開車來迎親了?」葉修看著林標坐在車裡,帶著傲然笑意的樣子,不由得暗自冷笑一聲。

很快,沈泰也看到了林標,便吩咐吳媽道:「吳媽,是林公子來了,快去開門。」

吳媽應了一聲,連忙撐起雨傘,快步走出別墅。

在吳媽走出別墅的時候,沈清雪皺起眉頭,冷冷出聲道:「林標他來做什麼?」

沈泰默然,輕嘆一聲,沒有回答。

沈青瑤沒好氣地撅起嘴,憤憤地回到葉修身邊沙發上坐下,像是回答姐姐的話一樣,「那個混蛋肯定是等不及,來催我們了。」

她口中的混蛋,自然指的是林標。

聽她說林標是混蛋,沈泰的臉色微沉,瞥了她一眼,帶著一絲嚴厲。

片刻之後,林標和趙虎走進客廳。

「沈叔叔,蘇阿姨,小侄林標給您二老請安了。」林標剛進客廳,便是畢恭畢敬地先向沈泰和蘇雨荷打了一個招呼。

沈泰淡淡點頭示意,蘇雨荷臉上露出和善的笑,道:「林公子,下這麼大雨,你們大可不必來的。」

林標笑道:「蘇阿姨,沒什麼,我就是想親自來接阿雪。對了,蘇阿姨,你叫我標兒吧,我爸爸平時就是這麼叫我的。」

「好,」蘇雨荷客氣地笑道,「快坐下吧。」

「是,蘇阿姨。」林標一副溫文爾雅,禮貌有加的樣子。

不過他並沒有立即坐下,而是含笑看向沈清雪,打招呼道:「大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沈清雪不屑地冷哼一聲,把頭扭到一邊,沒有理會他。

林標臉上的笑容頓時一窒,但立即又換上了笑,看向沈青瑤打招呼道:「青瑤妹妹,你好嗎?」

「誰是你的妹妹?」沈青瑤沒好氣地說道,「我們非親非故,你可別亂叫叫錯了。」

語氣口吻中對林標的鄙視,顯示她是和姐姐站在一邊。

林標接連吃癟,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了。

這時,卻聽沈泰轉頭沖沈青瑤教訓地喝道:「瑤瑤,怎麼說話呢?林公子來此是貴客,你可別太造次了!」

看著老爸一臉嚴肅的樣子,沈青瑤沒好氣地做了一個鬼臉,哼一聲轉過了頭。

沈泰氣得一窒,他想,林標縱然不濟,但他和女兒的婚事,已經成為定局,要不了多久他就會成為他們沈家的女婿,就算沈清雪沈青瑤不歡迎,但這樣當面不屑一顧,冷嘲熱諷,未免太過分,讓外人小看。

林標倒是知趣,連忙當和事佬一樣,臉上堆笑道:「沈叔叔,我想青瑤妹妹剛才只是和我開了一個玩笑,您不用當真的。」

「林公子,坐下吧。」沈泰面無表情地說。

林標笑著應了一聲,帶著趙虎在葉修他們旁邊的沙發上坐下。

不過坐下后,片刻間,竟是沒有人說話,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正在這時,忽聽沈青瑤身邊一個青年聲音,帶著一絲玩味笑意道:「林公子,我們又見面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