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城此刻在思索如何對付元浩跟耿天瑞他們,此刻元浩跟耿天瑞成爲了葉城最頭疼的問題!

如果單單是元浩或者耿天瑞的話,葉城不是難以解決,但是他們一旦聯起手來,葉城別說解決了,恐怕只能逃跑了。

張敏看出葉城有心事,就直接輕聲的問道:“葉城你到底怎麼了?”

“看你憂心忡忡的樣子,難道還是爲了元浩跟耿天瑞他們嗎?”


張敏還是特別懂葉城,一眼就看出葉城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麼,只見白峯在這個時候說道:“葉城,其實你現在這麼憂心忡忡也完全沒有必要。”

“畢竟外面也沒有辦法控制他們聯手不是?”

聽到張敏跟白峯的話以後,葉城微微的點了點頭,的確如他們兩個人說的一樣,即使現在葉城想太多,也無法改變元浩跟耿天瑞聯手的事實。

但如果不想出一個對策的話,那麼就會一直處於被動當中。


葉城不是一個喜歡被動的人,他是一個喜歡主動的人,他喜歡把一切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是他完全不知道的是,此刻元浩跟耿天瑞早已經決裂了。

他們現在反而成爲了敵人,元浩正在不停的想辦法對付耿天瑞呢。

一開始元浩是痛恨葉城的,但是現在跟痛恨耿天瑞比起來的話,葉城根本完全算不了什麼。

尤其元浩想起耿天瑞那副囂張的樣子,就覺得非常的氣憤,他一拳打在了大樹的軀幹上,導致自己的拳頭不停的流血。

但即使是這樣,他也完全沒有在意!

“耿天瑞,我一定會親手幹掉你的!”

元浩在心裏暗暗的發誓道,但是他轉過身看去,看到自己就只剩下十幾名手下以後,心中頓時涼了半截。

他現在覺得能對付耿天瑞唯一的辦法,那就是聯合葉城的實力。

雖然葉城他們的人數不是很多,但是在元浩覺得, 葉城一個人就可以抵得上十個人,而且憑藉葉城的腦子,一定可以打敗耿天瑞的。

他一邊想着,一邊就這樣去做了。

元浩此刻正在按照地面的腳印,不停的尋找葉城他們,就在葉城他們休息完畢,剛起身準備要走的時候,元浩終於發現了他們。

看到他們要走,元浩直接衝着葉城大聲喊道:“等等!”

“等一下!”

元浩的聲音比較有磁性,而且比較沙啞,所以葉城一聽就是元浩,他直接將身上的弓弩拿了,下來,隨後瞄準了身後的元浩。

只見元浩讓手下們全部都將手給舉起來,他也將手給舉起來了。

一時間葉城跟張敏還有孫嬌嬌他們,都完全搞不明白元浩這是唱的什麼戲,只見元浩大聲的說道:“不要發射弩箭,我有話要說!”

“你到底想幹什麼?”

葉城看到元浩的身後沒有耿天瑞他們,此刻有些放心了,畢竟他還以爲這是元浩跟耿天瑞設下的圈套。

所以葉城就直接問了他一句,但是還沒有等到元浩開口的時候,張敏就拉了拉葉城的衣角,隨後輕聲的說道:“我們得 小心點,別上了這個元浩的當。”

“元浩雖然說話算數,但他現在已經跟耿天瑞在一起了,如果這是他跟耿天瑞兩人商量好的圈套,那我們就糟了!”

孫嬌嬌也在這個時候輕聲的說道:“是啊是啊, 葉城哥哥,你可千萬不要上當啊!”

白峯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用眼神示意葉城不要輕易信從元浩的話,畢竟元浩之前還想幹掉他們呢。


其實不用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說,葉城也非常明白這一點,他的腦子要比張敏跟孫嬌嬌他們都要聰明,自然不會這麼容易就相信元浩的。

讓葉城有些奇怪的是,之前元浩有二十多名手下,此刻就只剩下十幾名了。

“我想跟你們一起合作!”

就在葉城跟張敏還有孫嬌嬌他們都疑惑的時候,元浩直接說出了這句話,但就是這句話讓葉城感了興趣。

但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卻不一樣了,他們都十分的震驚,因爲之前元浩跟耿天瑞他們纔剛剛合作啊,這還不到一天呢。

“合作?”

“你之前不是跟耿天瑞他們合作的嗎?”

“昨天晚上我還看到你們跟耿天瑞他們在一起,難道現在已經起了內訌?”

葉城將自己的疑問包括昨天晚上的事情,一股腦全部告訴了元浩他們,元浩完全不知道,就在昨晚的時候,葉城居然真的來到過自己的身邊。

他終於想起來了,昨天晚上自己的手下聽到了動靜,他一開始還以爲是什麼呢,沒有想到那動靜居然是葉城。

但現在說這些事情已經不重要了,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跟葉城合作。 3570婚禮現場

「呵呵,才百餘符神聖高手,三層的蒙城經濟,這種勢力算什麼,在老子眼裡算個毛!」江帆冷笑道。

小武見江帆語氣不善沒敢再言語,心中既納悶又忐忑,這小仁子還真看不出,感覺平時挺低調,才當上特使就變得盛氣凌人了。

雖然知道江帆當上特使身份的目的,但並不知道族長安排江帆來查辦宇文長老,平時族長對宇文長老也要給幾分面子的。

不一會小文回來,事情已辦妥,江帆立刻要求道:「你們上去拉著她客套一通作掩護,我進去了,你們再跟來!」

上仙,打劫! 呃,特使大人,我們就這樣空著手進去嗎?」小文猶豫了下訕訕道。

「不空著手還要怎樣?你就說我們代表族長來看看就是!」江帆答道。

小文和小武有些鬱悶,這種事還真沒做過,只得硬著頭皮走向門口的宇文長老,宇文長老也不是善茬,早就注意到江帆幾人,心中驚訝。

族長近些年是不親自出席,也不會派代表參加一些族中大員人物的婚喪嫁娶之事了,頂多發個祝賀的訊息,這次也是一樣,幾個小時前就收到祝賀訊息。

兩個是族長的侍衛,一個是小跟班,宇文長老自然認識,吳雅姿和李盈嬌兩人蒙著面有些奇怪但也不以為意,這幾人來了一旁待著是什麼意思?

當然宇文長老不會上前搭訕,沒必要,他們的身份與自己相比差遠了,故此裝作沒看到,直到小文和小武走來這才發現,皮笑肉不笑道:「二位侍衛是來湊熱鬧的嗎?」

「宇文長老,您好啊,恭喜啊,恭喜您的令愛又……!」小文小武立刻搭訕恭維起來。

江帆立刻帶著吳雅姿和李盈嬌借著小文小武二人遮擋宇文長老的視線機會,直奔門口走去,宇文長老的管家自然注意到了,一看江帆三人似乎不認識,急忙攔住道:「請問三位是…!」

吳雅姿應付這種事倒是很在行,抬手就將攔住去路的管家推開,取出銀色蓮花形聖女令牌在她面前一晃道:「來湊熱鬧看看婚禮,我們是誰你還沒資格知道,去問你的家主吧!」

「你…!」管家一個踉蹌,本要發火的,可是一見那銀色蓮花令牌頓時一楞隨之大驚,不是吧,聖女身邊的人,身份還很高的那種。

聖女自己的令牌是金色蓮花,接下來是銀色蓮花,藍色蓮花,白色蓮花,不同顏色代表身份不一樣,聖女的貼身侍衛隊長麻隊長就是銀色蓮花令牌。

管家也是見過幾次蒙仁,小文小武也眼熟,對族長身邊的人自然會留心,心中狐疑了,怎麼族長和聖女兩方面都派人來了?

管家自然不敢再去攔,只得趕緊向宇文長老彙報,小文小武眼角餘光關注這江帆這邊,見他進去了立刻打了個哈哈結束客套進入,也不管宇文長老同不同意。

宇文長老心中十分不快,但也不好去阻攔,小文小武說了些吉利話卻根本沒提到是族長讓來的,連賀禮都沒有空著手就進去,暗暗在想,這兩傢伙不會來白吃白喝佔便宜的吧。

這時管家走到身邊附耳輕聲道:「長老,剛才族長的跟班小仁子和兩個聖女的人進去了,沒送上任何賀禮,屬下攔了,但被聖女的人推開,沒攔住!」

宇文長老一愣,急忙去看發現江帆三人不見了,腦筋急轉忙問道:「你怎麼知道那兩個蒙面的是聖女的人?」

「長老,推開我的人亮出了一塊銀色蓮花聖女令牌!」管家忙答道。

「族長的跟班和侍衛,還有聖女身邊的人都來了,也不說話連賀禮都沒有,這是什麼意思?」宇文長老頓時一臉錯愕道。

「媽的,這是搞什麼名堂,分明是不把本長老看在眼裡!」接著宇文長老火了,氣憤地道,接著命令管家道:「你在這盯著,繼續接待來客,我進去看看!」

宇文長老十分鐘前就察覺到有訊息來,但並沒查看符訊球,忙著接待來客沒顧得上看,反正覺得也沒什麼事,準備稍晚些再看,否則就能知道江帆的特使身份了。

江帆帶著吳雅姿和李盈嬌進入宇文府,大院很寬敞,足有兩畝地大,大院內擺放了幾十桌,稀稀拉拉的坐著不少男人交頭接耳議論著什麼,一大群女人和少部分男人都聚集圍在大院一角落。

角落搭建了個木製兩米高台,高台上一個女人被綁在一個木製十字架上十分打眼,披頭散髮遮住面孔,渾身血糊糊的傷勢不輕,看來用了不少刑了。

看不清楚台上被綁的女人面孔,江帆又打量了下大院中人,沒發現所謂的新娘新郎,看了看前面大廳,也擺放十幾桌坐滿了人,略一沉吟便走去。

江帆才走出幾步,這時大廳裡面的人忽然全部站起,接著一個聲音高喊道:「新娘新郎出來了!」

我靠,不是吧,還真是女娶男啊!江帆一看大跌眼鏡無語了。

只見一個體格高大足有一米八的健壯相貌一般的女人身穿紅色服飾頭戴金冠,胸前戴著一朵大紅花,手中牽著一根紅彩帶。

女人身後跟著一身高只有一米七餘矮上一截斷的男人,顯得瘦弱不少,胸前也是帶著一朵紅花,比女人戴的紅花要小上一圈。

長什麼模樣看不見,腦袋上罩著紅蓋頭,脖子上拴著個紅彩帶,一頭被攥在女人手中,雙手捧著一雙紅色繡花鞋,被女人在前面牽著走。

「吉時已到,請宇文長老帶著新娘新郎前去點火天祭!」這時一個婚禮主持人一樣的老女人扯著嗓子喊道,一邊眼神在人群中搜尋宇文長老。


宇文長老進到院中很快發現江帆,正要上前這時一個下人尋到身旁恭敬的喚道:「長老,婚禮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手中拿著一把油松短棒。

宇文長老只得悻悻作罷,對著下人吩咐幾句,接過他手中的油松短棒,極為不悅的狠狠瞪了江帆那邊一眼,走向大廳,知道已經沒空去扯其他了。

婚禮主持人一喊叫,宇文長老便分開人群急忙走向新娘新郎,新娘身後的男人聞聽點火天祭就要開始似乎激動了,竟是止步不前,對著周圍人群客套一邊走的新娘拽著紅彩帶險些脫手。

「你要幹什麼?」新娘頓時十分不滿的輕聲斥道。

「我,我不要點火!」戴著紅蓋頭的男人帶著哭腔要求道。

「混賬,怎麼可以不點火,這是必須的程序,非點不可,不許胡言亂語!」新娘面色陰沉教訓道。

「我…!」新郎一時語塞不知如何作答,就在這時忽然人群外一陣騷亂一個帶著哭腔凄厲的女孩聲音呼喊,「哥哥,母親病危快不行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第518章 索要武器

“別提了耿天瑞了,現在我就想親手幹掉他!”

接着,元浩將在山洞當中被野豬襲擊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葉城跟張敏還有孫嬌嬌他們,讓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震驚的是,之前葉城猜測的事情,居然跟元浩他們真實發生的一模一樣。

只見孫嬌嬌震驚的說道:“葉城哥哥, 你不會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吧?”

“我靠葉城,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沒有想到居然真的跟你猜測的一樣啊!”

元浩也有些愣住了,他看到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說的話,原來葉城早就猜到他們發生的事情了。

元浩此刻感到十分的後怕,又覺得背後一涼,葉城這樣的對手實在是太可怕了,幸虧他現在機制,要跟葉城一起合作。

“既然你現在已經跟耿天瑞他們分開了,那又爲什麼要跟我合作呢?”

聽元浩講完以後,葉城直接衝着他問道,只見元浩一時間有些懊惱,他沉聲解釋道:“我現在的實力不如耿天瑞強了,如果對付他的話,恐怕根本”

“所以我才請求跟你合作, 如果你幫助我將耿天瑞他們全部幹掉的話,我元浩這條命以後就是你的了!”

雖然不是跟葉城一個隊伍的,但元浩此刻說的這些話完全是發自肺腑,他一定要親手幹掉耿天瑞,爲自己的手下們報仇。

葉城自有分辨的看法,他看出元浩根本就沒有在騙自己的意思,如果一個人在撒謊的話,那麼很容易被看穿的, 而元浩這麼真情流露,可想而知他心裏有多麼恨耿天瑞。

葉城也想除掉耿天瑞他們,可惜無奈人手不是很多啊, 正好現在元浩他們要跟自己合作,葉城現在還巴不得呢。

葉城看向了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葉城想要徵求他們的意見。

但是他們幾個人全部都不同意, 只見張敏輕聲的說道:“即使他說的是真的,我們也不應該跟他們合作,萬一他們陰我們怎麼辦?”

孫嬌嬌也附和道:“我覺得表姐說的對,這些人根本就不可信,我們還是不要管他們了!”

白峯也開口道:“我看着元浩絕對是在騙我們,恐怕已經跟耿天瑞他們商量好了, 將我們來一個甕中捉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