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婉秋那一張小臉,瞬間氣的爆紅。

這得腦子多木訥,才會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是害怕葉小姐吃飯沒錢,所以特意過來送支票的。」

「什麼?你說我葉婉秋吃飯沒錢?」

原本李庶只是想送出支票。

奈何這前面的一句話,就跟一把刺刀一般刺向了葉婉秋的自尊心。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其實我……」

直到此時,李庶才發現自己貌似說錯話了。

「李庶,你不陪我一起去也就算了,你居然還懷疑我這個?」

李庶很想致歉的,但是葉婉秋已經原地崩潰了。

這一次,葉婉秋轉身便朝向大街跑去。

「我以後再也不會找這個木頭吃飯了!」

這一邊跑一邊在內心默默的念叨著。

殊不知,這時候一輛重型貨車,正從左側急速駛來。

「葉小姐,小心!」

李庶見狀,當即大聲的吶喊了起來。

然而葉婉秋此時已經完全聽不進李庶的聲音。

依舊低著頭,朝向街道對面跑去。

此刻,大貨車由於是正常行駛,並且是綠燈通行。

哪裡會想到,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年輕女子突然衝到了街頭。

嘀嘀!

那貨車司機急忙按動喇叭,一腳更是猛踩剎車。

「啊!」

直到此時,葉婉秋才發現有一輛重型貨車正朝向自己撞來。

來自於生物最為原始的求生慾望,葉婉秋當即發出了尖叫聲。

嗖!

這時候,一道全身散發著熟悉味道的黑影,急速閃過。

他抱著葉婉秋,從那重型貨車前完成了驚險搶救。

而重型貨車,在足足剎了五十米的距離,才穩穩的停了下來。

「!」

雖然自己已經脫離了險境,但葉婉秋還是嚇出了滿頭冷汗。

一雙眼睛更是瞪大如銅鈴。

那一顆小心臟,也是「咚咚咚」的劇烈跳動了起來。

「葉小姐,你沒事兒吧?」

那黑影,除去「御氣上階」巔峰的李庶,還能有誰?

在將葉婉秋慢慢放下來后,李庶立刻兩指點在其頸脖處。

還好,除了受到了一點驚嚇之外,葉婉秋安然無恙。

「你他媽的不要命了?知不知道橫穿馬路會死人的?」

這時候,那貨車司機一腳踹開了車門。

在火速跳下駕駛座后,罵罵咧咧的走了過來。

「老哥,實在是抱歉,我的朋友今天有點走神。」

李庶急忙上前,一邊額首致歉道,一邊拿出了錢包。

直接從裡面拿出了五張紅爺爺塞到了貨車司機的手中。

「下次注意點!要是撞死人,全責可在你身上。」

既然對方連連致歉,並且足足給了五百塊。

貨車司機也懶得再糾纏下去,畢竟自己還得繼續送貨。

懟完之後,貨車司機才重新回到駕駛座內。

「嗯?剛才那個女人是怎麼突然一下子被男人抱到路邊的?」

剛一發動車子,貨車司機這才回過神來。

「對!剛才那一道黑影!」

貨車司機怯怯的將頭從車窗內探了出來。

這一看去後面,發現剛才的那兩人居然不見了。

「媽啊!撞鬼了!」

嚇得貨車司機立馬將剛才那五張紅爺爺給扔了出去。

隨後火速發動了車子。

「嗖」的一聲,貨車直接彈射了出去。

「那人怎麼把錢扔了?」

扶著葉婉秋剛剛過完馬路的李庶,一臉蒙圈的站在了右側街道。

。 「防盜章節,正在修改中,抱歉!」

幾人喝了一杯之後,陳爭又倒了一杯,真誠地對黃先說道:「我再敬您一杯,不過我想請您答應我一件事,等我的網銀建成了,您能不能來當首席顧問?」

章標教授起鬨道:「那這個誠意不夠呀!起碼得先喝三杯!」

吳主任也跟著起鬨,非要他喝酒,讓陳爭好生為難。

於教授於心不忍,替陳爭說道:「你們幾天不要為難陳爭了,就他那酒量,喝五杯不得躺下去了?」

黃先教授有些猶豫,一方面他其實不太想去陳爭的網上銀行當顧問,因為他怎麼說都是當過陳爭碩士導師的人,算起來就是陳爭的老闆,現在反過來去給陳爭的公司當顧問,身份不得反過來了?

陳爭也知道黃教授的顧慮,也豁出去了,一口氣喝了五小杯白酒,雖然是一口杯,但五杯加起來也不少。喝完喉嚨火辣辣的疼,感覺被火燒了一樣,但依然忍著難受,鄭重對黃先教授說道:「黃教授,銀行金融這塊,您是最權威的學者了,如果我的銀行能開起來,沒有您的指導,肯定會走很多的彎路,為了網路銀行行業的健康發展,學生在這懇請您出山!」

於教授也開口勸自己的老友:「老黃,陳爭這五杯可都酒都灌下去了,既然他都這麼有誠意,你是不是也要表示表示?」

「是啊,人家都說請您出山是為了整個行業發展了,你再不給面子就說不過去啦!而且你都在那麼多公司任職,也不差陳爭這家嘛~」章標笑著勸道。

現在他就在陳爭的智雲科技當技術顧問,不過整個學校就他一個教授在陳爭這當顧問,感覺多少有那麼一點點特殊,如果黃先也來幫陳爭,那他也就不顯得那麼突兀了。

「是啊,給個面子嘛,人家陳爭搞網路銀行也是一種大膽創新,你就幫幫他唄!」

「我覺得可以,支持新產業發展嘛~」

其他二人也替陳爭說話。

黃先本來也就是有點猶豫,被她們這麼一勸,也就答應下來,一口喝掉了被子中的酒。

陳爭大喜,忙又喝了一杯。

黃先是銀行金融大牛,若是他以後真開了網上銀行,銀行框架、業務、管理,都可以請他梳理清楚,比話大家錢請一個專業的團隊還靠譜!

晚上幾人吃飽喝足,又胡侃了半個小時,直到晚上九點多才結束,陳爭安排人將他們安全送回了家。

幾個老師酒量除了黃先比較差之外,其他幾人都很厲害,特別是於教授,可以把酒當飯吃,因此他們喝了很多,但是啥事也沒有,喝的最少的陳爭反而醉意朦朧,頭暈無力,讓司機送自己回了住亞男的別墅。

他請老師喝酒提前跟朱亞男打了招呼,朱亞男倒是很放心,早早睡下了,他到家后,還是沈夢瑤扶著他上了樓,而且她沒有把他扶進朱亞男房間,而是將他安頓在她的床上,然後開心地躺在他身邊看著他睡覺。

大半夜陳爭醒了過來,閉著眼睛一摸,發現旁邊躺著個身材妙曼的姑娘,還沒有大肚子,頓時以為自己留宿在了什麼風月場所,嚇得驚坐而起。

睜開眼又摸了一下女人,發現是沈夢瑤之後,他才鬆了口氣,不過他想不起昨晚怎麼會睡在她房間里了。

沈夢瑤被他弄醒了,揉著眼睛問道:「你怎麼啦?」

陳爭苦笑問道:「我怎麼睡在你房間里了?」

兩人在別墅里明目張胆睡在一起,萬一被朱亞男知道了,豈不會亂了套?

沈夢瑤打了個哈欠,伸伸懶腰,慵懶地說道:「昨晚你回來的很晚,又喝醉了,我擔心你睡亞男房間會影響她,所以就讓你睡我房間嘍~」

幾人喝了一杯之後,陳爭又倒了一杯,真誠地對黃先說道:「我再敬您一杯,不過我想請您答應我一件事,等我的網銀建成了,您能不能來當首席顧問?」

章標教授起鬨道:「那這個誠意不夠呀!起碼得先喝三杯!」

吳主任也跟著起鬨,非要他喝酒,讓陳爭好生為難。

於教授於心不忍,替陳爭說道:「你們幾天不要為難陳爭了,就他那酒量,喝五杯不得躺下去了?」

黃先教授有些猶豫,一方面他其實不太想去陳爭的網上銀行當顧問,因為他怎麼說都是當過陳爭碩士導師的人,算起來就是陳爭的老闆,現在反過來去給陳爭的公司當顧問,身份不得反過來了?

陳爭也知道黃教授的顧慮,也豁出去了,一口氣喝了五小杯白酒,雖然是一口杯,但五杯加起來也不少。喝完喉嚨火辣辣的疼,感覺被火燒了一樣,但依然忍著難受,鄭重對黃先教授說道:「黃教授,銀行金融這塊,您是最權威的學者了,如果我的銀行能開起來,沒有您的指導,肯定會走很多的彎路,為了網路銀行行業的健康發展,學生在這懇請您出山!」

於教授也開口勸自己的老友:「老黃,陳爭這五杯可都酒都灌下去了,既然他都這麼有誠意,你是不是也要表示表示?」

「是啊,人家都說請您出山是為了整個行業發展了,你再不給面子就說不過去啦!而且你都在那麼多公司任職,也不差陳爭這家嘛~」章標笑著勸道。

現在他就在陳爭的智雲科技當技術顧問,不過整個學校就他一個教授在陳爭這當顧問,感覺多少有那麼一點點特殊,如果黃先也來幫陳爭,那他也就不顯得那麼突兀了。

「是啊,給個面子嘛,人家陳爭搞網路銀行也是一種大膽創新,你就幫幫他唄!」

「我覺得可以,支持新產業發展嘛~」

其他二人也替陳爭說話。

黃先本來也就是有點猶豫,被她們這麼一勸,也就答應下來,一口喝掉了被子中的酒。

陳爭大喜,忙又喝了一杯。

黃先是銀行金融大牛,若是他以後真開了網上銀行,銀行框架、業務、管理,都可以請他梳理清楚,比話大家錢請一個專業的團隊還靠譜!

晚上幾人吃飽喝足,又胡侃了半個小時,直到晚上九點多才結束,陳爭安排人將他們安全送回了家。

幾個老師酒量除了黃先比較差之外,其他幾人都很厲害,特別是於教授,可以把酒當飯吃,因此他們喝了很多,但是啥事也沒有,喝的最少的陳爭反而醉意朦朧,頭暈無力,讓司機送自己回了住亞男的別墅。

他請老師喝酒提前跟朱亞男打了招呼,朱亞男倒是很放心,早早睡下了,他到家后,還是沈夢瑤扶著他上了樓,而且她沒有把他扶進朱亞男房間,而是將他安頓在她的床上,然後開心地躺在他身邊看著他睡覺。

。 范碩的死,尹盛源說瞞不了幾天,但全國攝像頭都歸各省,只要做出范碩還沒來的假象,便是能力通天的范家也不可能兩三天里找到什麼破綻,安縣的網路全刪,而路上又沒那麼多攝像頭,就算他們去了事故現場,也必須從密支那開始調查,且不說官僚體系本就各司其職,查攝像頭也能將有限的時間耗死在上面,等初四一到,別說想繼續調查,就是來安縣,交通局的癱瘓也能足夠他們吃一壺。

「可事事無絕對,萬一他們真查到什麼,你姐姐他們遠在白雁南,小胖在他們抽不開身,但你就不一樣!」

留下這句話,尹盛源便不再多言語,從江湖地位上講,范碩壓著尹盛源不止一頭,想做什麼後者都不能有脾氣,所以范碩的死,尹盛源根本不會在意。

他這麼說無非是要提醒我日後會免不了麻煩,可….可我從不能說雨果已經讓我看到十幾天後自己的死亡了吧?

….

無論夢境是真實還是虛構,我都隱隱有些悸動,一場無論怎樣都避不開的劫,唯一能明確的是他人沒有被牽連進來。

重新站在頂樓的露台邊,望著樓下的熙熙攘攘的打傘的人群,神情恍惚。

「我們的人檢測到雨里有不同程度的病毒源體」

安縣下雨了,或者說整個西南部都在下雨,一場突然而來的雨。

「也就是說,今晚可能就要產生異變了….

我下意識的接過話茬,這場災厄要比我想象中的更快。

「武裝部和軍隊已經開始行動了,他們準備以軍區為中心,將人群聚集之後向密支那撤離」

「需要我做什麼?」

我問到。

尹盛源走到我身邊盯著樓下。

「七爺還沒從緬因的山裡出來,我想拜託你去看看,如果發生意外,請一定幫我將七爺的屍體救回來。」

「好!」

災難初期的喪屍不過是《行屍走肉》里行動遲緩的病秧子,就算聞到人的氣味會撕咬,有準備的士兵也能輕鬆將其擊殺,如同草芥般。我在裡面的作用甚至不如手拿機槍的普通大兵。

「我們已經給你做了標記,出發前記得帶上王源之給你的光環和電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