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寒微微睜開眼,耀眼的陽光刺的葉寒睜不開眼睛,葉寒鄒了鄒眉,伸出手往右邊一移,窗簾就這樣拉上了,很給力啊有木有!

葉寒對着桌子招了招手,手機飛到葉寒手裏,打開手機,看了看時間,七點三十一分。

把手機扔到一旁,葉寒看了看在自己懷裏熟睡的林夕瑤,伸手整理了下她的秀髮。

慢慢的拿開抱在自己身上的手,葉寒坐起身,伸了個懶腰。

葉寒回頭看了看林夕瑤,彎腰幫她蓋好被子,然後去洗漱。

洗漱完畢的葉寒換了套衣服,走下樓去給林夕瑤買早餐,街邊的早餐店讓葉寒很是懷念,葉寒走到一間早餐店旁,店老闆是一位很和藹可親的老奶奶。

葉寒微笑着問道:“婆婆,這些包子怎麼賣?”

“五毛錢一個,都是親手做的。”老奶奶很熱情的說道。

“那我要十個,再來兩杯豆漿。”葉寒說道。

“好的,稍等。”老奶奶熟練的裝好包子和豆漿,遞給葉寒。


葉寒付了錢,正準備離開,但一隻手扯了扯他的褲腿。

葉寒低下頭,看見一個扎着辮子的小女孩滿臉笑容的看着自己。

“小妹妹,你有什麼事嗎?”葉寒蹲下身,摸了摸小女孩的頭。

“大哥哥,這個送給你。”小女孩伸出手,只見她手裏拿着一個包子,只不過這包子,說像吧,又不像,說不像吧,又不知道怎麼去形容,總之很難看就對了。

“這是人家做的第一個包子哦,有點醜,大哥哥不要嫌棄啊!”小女孩說道。

“思思,你想讓人家大哥哥吃壞肚子啊,再回去學學,你看你捏的什麼樣子,小夥子別生氣,我這孫女就是調皮。”老奶奶走過來說道。

“沒事的婆婆。”葉寒捏了捏小女孩的鼻子,說道,“小妹妹,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八歲了。”

“那這個是送給我的嗎?”葉寒拿去小女孩手裏的包子。

“是啊!這可是人家做的第一個包子哦。”小女孩滿臉驕傲的說道。

“謝謝啊,那我吃掉咯。”葉寒說道。

“恩恩!”小女孩滿臉興奮的看着葉寒。

葉寒笑了笑,把包子放進嘴裏。

“好吃嗎?”小女孩問道。

“恩……”葉寒吞下去後,摸了摸小女孩的頭,“味道還不錯,很好吃。”

“耶,奶奶,我就說嘛,人家哪有那麼差。”小女孩對着老奶奶做了個鬼臉。

“那,作爲報答,這個給你。”葉寒拿出一張一百塊,放到小女孩的手中。

“哇!一百塊啊。”小女孩驚訝的看着葉寒。

“小夥子,這錢我們不能收。”老奶奶連忙說道。

“沒事,她做的很不錯,這就當是她的獎勵吧。”葉寒說道。

“但也不要那麼多錢啊,小夥子你還是收回去吧。”老奶奶依然在推脫。

葉寒笑了笑,轉過頭看着小女孩,“小妹妹,以後你好好學,好好幫奶奶的忙,不要讓大哥哥失望哦,這錢你拿好,這是你努力的回報。”

“恩,大哥哥你放心,我以後會好好幫奶奶的忙的,但我不能要你的錢。”小女孩說道。

“爲什麼?”葉寒不解的問道。

“大哥哥你賺錢肯定很不容易,所以你還是收回去吧。”小女孩把錢還給葉寒。

“呵呵,那這樣吧,我把剩下的包子都買了,怎麼樣?”葉寒無奈的說道。

“可剩下的包子也不值那麼多錢啊!”小女孩看着葉寒。

“好了,別推脫了,要不然大哥哥就生氣了,不理你了。”葉寒裝作生氣的說道。

“好好,大哥哥別生氣,我馬上去包起來。”小女孩轉身把錢塞到老奶奶手裏,然後裝包子。

老奶奶不好意思的看着葉寒,說道:“小夥子啊,真是很不好意思,我這孫女……”

“呵呵,婆婆,沒事的,我挺喜歡她,她很可愛。”葉寒看着正在忙着的小女孩。

“真的很謝謝你,小夥子,你是個好人,她爸媽做生意失敗了,欠下一大筆債,日吵夜吵,經常打她,我看不過去,就把她接到這裏來了,靠着買早餐賺點錢,日子也還過得去,她一直很怕看到外人,這是她第一次接觸陌生人。”老奶奶說道。

葉寒點了點頭,說道:“每個人都會遇到挫折,但拿小朋友出氣確實不應該。”

“是啊,這孩子,命苦啊!”老奶奶嘆了口氣。

“大哥哥,包子裝好了。”小女孩拿着一個大袋子走了過來。

“小妹妹謝謝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葉寒低下頭問道。

“我叫王思思,大哥哥你呢?”王思思滿臉天真的看着葉寒。

“我叫葉寒,思思你要乖乖聽奶奶的話哦,以後有什麼需要大哥哥幫忙的,就打電話給我,這世上沒有我解決不了的事情。”葉寒拿出一張紙,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寫了下去。

王思思接過紙,笑嘻嘻的說道:“恩恩,我會隨身帶着的。”

“大哥哥要回去啦,以後我會來找你玩的,你要好好忙奶奶的忙哦,聽奶奶的話,不要給她添麻煩,要乖哦。”葉寒再次摸了摸王思思的頭。

“婆婆再見,我會再來的。”葉寒對兩人揮了揮手。

“再見,慢走。”老奶奶揮了揮手。

“大哥哥再見,要再來哦。”王思思揮舞着雙手喊道。

這小女孩很討人喜歡,以後照顧下她吧,葉寒楠楠道。

有段話怎麼說來着,給你買花的人很多,給你買早餐的人很少,請你吃飯的人很多,給你做飯的人很少,葉寒不得不說是個新時代好男人的榜樣啊。

葉寒回到公寓,將早餐放到桌面上,走進房間。

林夕瑤還在呼呼大睡,葉寒無奈的笑了笑,坐到牀邊,輕輕的推了推林夕瑤。

“懶豬,起牀啦,太陽都曬屁股了。”葉寒輕聲呼喚,但林夕瑤壓根不醒。

葉寒壞壞的笑了笑,將手伸到林夕瑤的腋窩下,輕輕的撓了起來。

“恩,癢!”林夕瑤拍開葉寒的手。

“大懶豬,起牀啦。”葉寒再次喊道。

“恩……”林夕瑤睜開眼睛,“哥哥早上好。”

“太陽都曬屁股了,還睡。”葉寒伸手在林夕瑤的翹臀上一拍。

“恩……”林夕瑤坐起身,伸了個懶腰,然後張開雙臂,很萌的說道:“哥哥,抱!”

葉寒笑了笑,張開雙臂抱着林夕瑤,“好了,快去洗臉吃早餐吧。”

“恩恩,哥哥最好了。”說完在葉寒的臉上親了下。 仙道學員新學院和老學員切磋獲勝一事在學院中傳的沸沸揚揚,一時間,風玄成為了大家議論的焦點。而他本人也在比試之後因為驚現四屬性的天賦,因此被仙道學院的副院長請去秘密交談。

談的是什麼,只有風玄自己知道,但是其他所有人都知道的是,風玄從副院長那裡回來之後,就從學員中的普通住宿區搬入了學院內院中的高級住宅區。

而這時,清靈一等新生學員才知道原來學院中除了最好的兩層小樓住宅之外,原來還有更好的住宅場所。

傳說中內院的住宅場所所居住的人加上風玄也只有三人,他們不是按照五年一度招生前來的學員,而是被院長、副院長挖掘來的天賦異稟的學員。

傳說內院的那幾個學員所學習的,所了解的都非一般學員能夠相比,如果能進入內院,這種身份的高貴即使你還是學員沒有畢業時,不管到達中域的哪個國家,連皇帝都要對你以禮相待。這就是權利,無上榮譽。

聽到這則消息,清靈動心了,以她六屬性的天賦想要去內院也不是問題,可是她知道,如果去了那邊,就意味著自己要和同伴們分開了,相處了這麼久的時間,她捨不得……

清靈想要去內院並不是為了自己的榮譽,而是為了學習外面其他人學不到的東西,她相信,如果去了那邊學習,她的修為一定會增長的很快,而現在,提高修為幾乎成了她的目標。

一行人回到新生學員的那排小破房,清靈回了她自己的煉丹房間,因為她看到雲戴戴因為風玄進入內院眼紅的表情,和姐姐清瑩知道自己實力想要勸自己去內院的,可又捨不得分開的模樣,她就覺得心煩意亂。

接下來幾天的相處,清靈幾乎都處於這種思考的狀態,同伴中所有人都發現了她的異常。

這時,一封來自修真界門派清嶼山的黃符密信傳到了清瑩的手裡,她一看之下頓時花容失色,立刻把密信交到了清靈手裡。

清靈接過密信,沒有什麼意外之色,她知道姐姐和父母相處的時間要比自己長得多了,所以姐姐有什麼秘密渠道和父親交流也不意外。可是當她看到密信上的內容時,整個人都驚呆了——這是什麼?!十萬大山的妖獸異常騷動?十大門派掌門聯手把十萬大山附近的區域給暫時封印,但是只能爭取五年的時間,時間一過,十萬大山附近則會被妖獸夷為平地!

信上父親清鴻特意交代,讓清靈和清瑩學成之後不要回來了,那意思很明顯,父親要和清嶼山共存亡!

清嶼山的位置就在十萬大山附近,如果五年之後妖獸們突破封印從十萬大山中走出,那第一個遭殃的應該就是清嶼山。清嶼山會被夷為平地,這一點清靈一點都不覺得對妖獸來說會困難。因為清嶼山上修為最高的就是父親清鴻,而他現在也只有合體初期的修為而已。

妖獸不同於妖類,妖有靈智,甚至修鍊百年就可以有思想思考能力,修鍊千年可化為人形;可是妖獸卻不同,它只有等級之分,每種種類的妖獸都有一定的等級限制,一到九級。


其中七級之前的妖獸是沒有多少靈智的,和莽撞的野獸無異,弱肉強食,只是它們的力量卻比野獸強大的多。而七級妖獸多少可以通人性了,只是他們高傲,不屑與人相處,八級妖獸可口吐人言,只不過這一傳言也只是聽說而已,沒有人見過,只有九級的妖獸才可以化為人形,而傳說中的十級,相當於人類修真者飛升期的存在,加上妖獸的體格龐大,因此就算是人類飛升期修為的修真者也無法比擬。

妖獸等級之分很嚴格,比如鼠類妖獸,一般都為一級,其中有幾個稀有種族的鼠族可能會是三到四級,鼠族的鼠王聽說為七級妖獸,而它的血脈之下可能會出現幾隻五到六級的鼠類妖獸出現。

還有什麼虎類妖獸,獅類妖獸,鳥類各種族妖獸,等等,他們每一族都會有一個七級甚至七級以上的王來統領,妖獸地盤意識和野獸一樣很強,所以它們佔據十萬大山,把十萬大山之中分為數個區域,作為各自的地盤。


修真界中對妖獸的了解不是很多,因為沒有人敢進入十萬大山最深處一探究竟,妖獸們雖然如同弱肉的野獸,可是它們對待外人卻是一直團結的。曾經也有一些門派的弟子去十萬大山的邊境地區歷練,可那也是去十萬大山的最邊緣地區,那裡只有三級以內的妖獸存在,沒有太大的危險。

現在十萬大山出現異常騷動,父親要和清嶼山共存亡的情況下,要守住門派,就要有強大的實力,這一點清靈終於認識到了,沒有實力大大小小的困難都會擋在你面前,可是等你有了實力之後,一切困難都可以掃平它……

清靈有一個秘密武器,那就是在後山結界中寒潭裡的金龍泉泉,它是自己的靈獸夥伴。泉泉成功的從蛟龍蛻變成真龍,還是真龍之中的最強者金龍,它的實力早已經比得上飛升期的修真者了,可是只有它的實力來守住清嶼山是不夠的,雙拳難敵四手,這一點清靈猜想的到,如果封印突破之後,十萬大山之中的妖獸一定會如潮般湧出,到時候清嶼山會怎樣,可想而知。

清嶼山必須要有一批忠誠,切有實力的修真者來守護,這樣才有可能守住基業。

想清楚了事情的始末,清靈的心境發生了一次巨大的蛻變。

忽然她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變化,原本嘻嘻哈哈,玩心過剩的妙齡少女,似乎瞬間長大了,目光長遠起來。

她把心思動在了這一批新生學員身上,能夠進入仙道學院的都不是庸才,只要能夠讓他們對自己保持絕對的忠心,幾年之後,他們完全可以成為自己來守護清嶼山的利器……

………………………

今天的一大章。小清靈要長大啦~~ 「妹妹,我想回去看看父母……」清瑩得知了信上的內容,也知道父親是決心留在清嶼山了,她想回去陪在父母身邊,在這剩餘的幾年時間裡陪著家人渡過。

雖然她知道自己能夠來到這仙道學院實屬不易,要是離開了會讓人覺得很可惜。可是在錦繡前程和家人之間她選擇了家人。

清靈搖了搖頭,說道:「姐姐,我想去內院。」

「你……」清瑩驚訝,現在說的是自己離開,可是妹妹卻說起了另外的事情。

清靈繼續說,「姐姐先別忙著離開,能夠來到這裡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機遇,離十萬大山封印破除的時間還有五年,我們還有五年的時間準備……」

「嘶——」清瑩對清靈的想法靜得倒吸一口冷氣,「你是想在五年的時間強大到可以在十萬大山妖獸衝出之時,有守護清嶼山的實力?」

清靈點頭,「沒錯,我是有這個打算,可是只靠我一個人是沒有辦法做到的,所以我需要同伴們的幫助……」

「即使是我們幾個,也沒有辦法做到啊?」清瑩說出了一個殘酷的事實。

「我們幾個的實力是不夠,可是今年入學的這一群修真者一起那?加上他們的勢力呢?如果我去內院之後,所能夠得到的勢力呢?」清靈一連串的說出她所想到的全部厲害關係,驚得清瑩再次愣住。

清瑩沒有想到妹妹的心思縝密,能夠想的這麼長遠,不過聽她這麼一說,五年之後或許還有守護門派的希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