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影,你的寒氣真能壓制那赤金火猿?”融炎山的林崖出聲道。

“哈哈,林崖,這你就不用擔心了,之前我可是親手試過葉兄的冰寒之氣的,其威力可是讓我力量及速度大大降低,威力之強決定可以壓制那赤金火猿。”李魁大笑着說道。

“這樣就最好,我只想說我們此行面對的是五頭赤金火猿!實力弱的可不要不自量力,葉影你就負責用出寒氣壓制五頭赤金火猿的實力,至於對付上由三人動手,你在一邊看着便可。”林崖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

這林崖顯然是見葉影竟然僅僅魂級境界,頓時有些看不起葉影,同時極爲不明白爲何李魁會請葉影幫忙。

葉影一聽頓時眉頭一皺,這林崖不過區區中階宗級實力,但卻如此高傲,難道他還真以爲他一人能對付五頭赤金火猿不成?

李魁也露出一絲皺眉,說道:“林崖,你說這話可就不對了,葉兄的實力和我相差無幾,這你就不用擔心了,你若再如此此行我們可就不算你一個了。”

林崖一聽頓時一驚,對於那火性花瓣他此次可是勢在必得,若是這個關頭失去了資格他可無法接受,急忙說道:“我不說了便是。”

而一旁黑金崖的方冗倒是饒有深意的看着葉影,似乎對葉影才魂級的境界卻散發出特殊的氣勢極爲感興趣一般。

一會兒,李魁開口說道:“葉兄之前和我說過,除了那水性花瓣外他急需那五色麟花的根莖,當然他也不會白拿那五色麟花的根莖,之後那五頭赤金火猿中的首領便由他來對付,其餘四頭交予我們。”

“什麼!你要獨自對付那赤金火猿首領!”林崖一聽率先出聲,差點控制不住大吼起來。

此時一旁原本淡笑着方冗臉部也瞬間僵硬,有些難以相信的看向葉影。

之前他們是準備先動手一一擊殺掉四頭赤金火猿,在合力一同擊殺那頭赤金火猿頭領的,沒想到葉影竟敢說獨自對付!

葉影敢答應對付那赤金火猿頭領可不是真正盲目自大,他當然也有自己的考慮在的,首先赤金火猿在自己的寒冰之意下實力將會被大大壓制,同時據李魁所說,這林崖也有壓制赤金火猿的手段,如此雙重壓制下,赤金火猿的實力怕也和中階宗級相差不多了。

而現在葉影修煉了防禦念技後幾乎同等實力沒有絲毫弱點了,論身體葉影的軀體堪比宗級實力的噬金穿山鼠,而精神力防禦現在也極爲不弱,再加上剛剛小成《轉魂》,葉影雖然不敢說有完全的把握擊殺那赤金火猿,但七成把握還是有的。

######

(PS,各位親愛的讀者們,我如今只想說“跪求收藏!”) “我只是希望得到那五色麟花的根莖罷了,若是你們願意讓與我,我自然盡力應對那赤金火猿首領。”葉影說道。

林崖盯了葉影一會兒便開口說道:“你若能獨自對付那赤金火猿首領,這水性花瓣及五色麟花的根莖都歸你,我沒有任何意見!”

一旁方冗恢復淡然,淡笑道:“若是如此我自然也沒有意見,不過葉兄,那赤金火猿首領也不一定要將其擊殺,你只要將其牽制住,讓我們有機會取得五色麟花即可。”

葉影微笑的向着方冗點了點頭,若是僅僅將赤金火猿牽制住的話葉影也將輕鬆許多。

“哈哈,好,那便如此安排了,你們跟我來。”李魁大笑着向着前方走去。

很快葉影他們便出了風鳴谷,而此時葉影他們正處於山脈之中。

這風鳴谷外圍的山脈葉影他們三人自然陌生的很,此行也是完全得跟着李魁了。

這風鳴谷外圍的山脈不像寒靈湖,寒靈湖的外圍山脈溼氣寒氣極重,這也導致山脈中大多是水屬性魔獸,而這風鳴谷外圍山脈顯得極爲清新舒適,不幹不燥,魔獸種類也極爲雜亂。

葉影他們在山林中行走,轉眼便已前進了三個多時辰。

“我之前是在此地被一頭高階宗級實力的疾風月狼追逐才意外的發現了那五色麟花,我們再前進一個多時辰應該便能到達了。”李魁出聲道。

衆人一聽也是急忙加快了腳步。

此時衆人的心裏都是急切的很,畢竟得到那五色麟花便有極大的可能突破絕級,雖然能來這龍騰學院的無一不是天才人物,但學院中能突破到絕級的學員也是不多的,大部分達到高階宗級便陷入了瓶頸期,甚至一生都卡在此境界也說不定。

“李兄,我們這次準備充分,但會不會那五色麟花已經被那幾只赤金火猿給吃掉了?”一旁的林崖忽然問道。

李魁面色一凝,說道:“應該不會,那株五色麟花雖然當時我僅僅撇上一眼,但我能肯定那株五色花瓣還沒有完全成熟,而據我多年對靈藥的經驗來看此花成熟時期便是在這段時間,所以我才讓你們今天出發,也許到了那裏我們還要等上幾天在動手。”

“如此最好,不過我們還是快速抵達爲好,以免發生異變。”林崖又說道。

衆人皆是點了點頭。

於是葉影他們四人行走速度又快上了幾分,若是趕到是發現五色麟花已然成熟被赤金火猿吃掉了,那可就虧大了,衆人皆是不顧疲憊的急速趕路。

在山脈中行走,難免會碰到遊蕩的魔獸,此時前方便有一隻魂級實力的火紋豬橫在葉影他們身前,由於葉影他們一路飛奔,那隻火紋豬還沒有反應過來有人出現,就見葉影他們四人已經來到其身前,離火紋豬最近的葉影右手一動銀光一閃,那火紋豬便化爲了兩半。


此時的林崖對葉影也漸漸沒有之前的輕視了,雖然葉影境界才魂級,但實力卻足以媲美中階宗級。

一會兒,又一隻百足蜈蚣橫在葉影他們前方,這隻百足蜈蚣足有十米長,實力也是魂級巔峯,只見林崖面色一冷,右手紅光炸閃,一拳狠狠轟去,前方立刻凝聚成一顆長寬足有一米的火拳,向着百足蜈蚣暴射而去!

火拳毫無偏差的砸中了百足蜈蚣,火拳砸中百足蜈蚣頭部之時立刻化爲熊熊火焰跗骨般蔓延至其全身,只聽一道嘶鳴之中,百足蜈蚣全身盡皆被火焰焚爲虛無!又見林崖右手一伸,灰燼中一顆土黃色魔晶飛入林崖手中,被其收入儲物戒指中。

葉影看着林崖的手段眉頭一挑,這林崖雖然有些自傲,但其實力確實極強,這般手段直接焚盡這百足蜈蚣,葉影自問要做到也極難,當然火屬性鬥氣論威力上確實強於水屬性鬥氣的,而比起防禦力林崖定然無法和葉影相比的。

一路疾奔,正當葉影他們四人都有些疲憊之時,李魁終於率先停了下來,李魁看了看周圍說道:“就是這裏了,從這邊一直向前有一處小山谷,那裏樹木極其繁密,其中便掩藏着那株五色麟花!”


衆人一聽皆是一喜,急忙跟着李魁向着這個方向走去。

進入此地,葉影他們也極爲小心了起來,行走速度也緩慢下來,這裏可是居住着五頭赤金火猿,若是被他們率先發現葉影幾人的進入就不妙了。

“那五頭赤金火猿一直待在五色麟花的周圍,我們先在遠處看看那五色麟花是否成熟,再考慮何時出手。”李魁低聲對着身後四人說道。

衆人也是暗自點頭。

這裏的樹木確實比外面繁密許多, 不過正因如此也給了葉影他們一個很好的遮蔽,葉影他們一路小心行走,以免驚動赤金火猿。

跟着李魁來到一處石堆處,李魁低聲說道:“從這裏可以看到那株五色麟花。”

衆人一聽立刻順着李魁的目光看去,果然,遠處一處石堆處有一株五色花朵,這五色麟花大概半人高,根莖上僅僅生有五朵花瓣,除此沒有一絲一葉。

而那石堆處僅僅只有五色麟花一株之物,周圍數米處皆是一片空地,這五色麟花果然霸道的很,其生長處不允許任何植物的出現。光禿禿的石堆處僅有那株五色麟花顯得極爲顯眼。

“那幾只赤金火猿呢?”葉影問道。

葉影此地離那五色麟花處較遠,以葉影魂級的精神力還無法幅散到那裏。

“我僅僅感知到三隻赤金火猿的存在,還有兩隻應該相聚遠些,我也無法感知到。”一旁的方冗低聲道。

這方冗與葉影一般,都是化形念師,身具金屬性鬥氣的同時也兼修精神力。而他的精神力強度是中階宗級層次,比葉影精神力強上一些,這才能幅散到。

“李兄,不知這五色麟花是否成熟?”方冗問道。

“這五色麟花,根莖還處於深褐色,若是等其完全成熟將是黑色,我想應該還要等上幾天。”李魁慢慢說道,顯然他對於一些靈花靈草頗爲了解。 “既然如此我們還是先將這幾頭赤金火猿先除掉,在靜等五色麟花成熟,你們覺得如何?”林崖出聲道。

“嗯,我同意林兄所說的,若是萬一這五色麟花成熟之時被那幾只赤金火猿糟蹋掉可就不好了。”方冗也說道。

葉影與李魁聽完後思索片刻也點了點頭。

“那麼現在我們還是先安排如何擊殺這幾隻赤金火猿,現在它們只有三隻在五色麟花附近,我們可先將這三隻引出一舉擊殺,再對付剩下的一隻赤金火猿與那隻赤金火猿首領。”李魁說道。

“如此最好,這樣也把握大些,那赤金火猿首領若是一同圍攻自然最好,葉兄你若是一人對付怕是也極難,當然五色麟花根莖我用出處不大也不與你爭搶,那五頭赤金火猿的魔晶便讓與我們如何?”方冗說完看向葉影。

此時的林崖一聽也點了點頭說道:“那五色麟花根莖我也無用,讓與你也無妨,不過你得答應事成之後,與我切磋一番,之前我看你的實力倒真是不弱,便想和你比上一比,如何?”

葉影一聽頓時一喜,如此當然最好,葉影微微一笑說道:“兩位說的我都沒有意見,如此如此自然甚好。”

“哈哈,好,那事成之後,那水性花瓣雨根莖便讓與葉兄,火性花瓣讓與林兄,金性花瓣便讓與方兄,同時林兄方兄那五頭宗級魔獸的魔晶也分與你們兩,這五色麟花由我發現,我得到剩餘的兩片花瓣,衆人沒有意見吧?”李魁慢慢說道。

“沒有。”

“沒有問題。”

“我也同意。”

一番商討安排了分配計劃後,葉影他們四人便準備動手。

“這三頭赤金火猿便由我去引出。”葉影說道,既然多得一份五色麟花根莖葉影當然要多出一分力,否則葉影也覺得有些慚愧了。

衆人一聽都沒有反對,於是葉影便慢慢向五色麟花處行去。

隨着距離慢慢接近,葉影幅散的精神力終於能發現前方三頭赤金火猿的位置了,

這赤金火猿一身火紅之色,胸口更是長着暗紅色的堅硬胸甲,頭部紅毛豎起,一股暴虐氣息圍繞在他們身周圍。

此時其中兩頭正待在一顆巨木上,而另一頭正趴在林木間呼呼大睡。

另外一頭赤金火猿與那頭赤金火猿首領不在此處,應該是出去獵殺其它魔獸,不過想必也不會離開在五色麟花太遠。

此時葉影的距離那三頭赤金火猿還無法發覺,葉影假裝無意闖入此地一般,隨意的向着前方不斷行進,這赤金火猿可極爲聰明,葉影自然不敢大意。

不斷向前走去,此時的距離葉影已能清楚的看清那株五色麟花,此時葉影假裝無意發現一般情不自禁出聲道:“五色麟花!”

wWW. ttκǎ n. ¢O

葉影聲音發出立刻引起了那周圍此地三頭赤金火猿的注意,連那頭正在熟睡的赤金火猿也醒來過來!

“吼!”

發現有人闖入了自己的領地,那三頭赤金火猿立刻咆哮着衝來,這裏可是有着它們極爲重視的五色麟花,既然這人類發現了,那必須將其撕裂!

葉影目露驚恐之色,瘋狂的向着後方跑去,這三頭赤金火猿一看面露兇相,緊追不放!

速度放慢,那後面三頭赤金火猿追趕而上,即將要追上葉影,似乎要將其撕裂了一般。

正是此時葉影嘴角弧度上升,一股寒氣自葉影身周圍環繞而生,快速蔓延,轉眼周圍便密佈着冰霧。


見陷入冰霧之中,這三頭赤金火猿還陷入詫異之中,而周圍瞬間又衝出三人,轉眼便攻入冰霧之中!

“好濃厚的寒氣,連我在這寒氣之中竟然都被壓制!現在的實力都只能發揮出不到七成!”林崖闖入冰霧中驚訝的自語道。

他可是吸收過融炎山的炎之力的,但此時在這冰霧之中好似沒有太大作用一般,完全被壓制了!

見三人進入冰霧有些不適應的症狀葉影立刻控制寒氣目標針對那三隻赤金火猿,這般行爲之後,李魁他們三人才好受一些,不然實力都不能完全發揮。

“葉兄,你的這寒氣果然厲害!看來此番有你的寒氣對赤金火猿的壓制是絕對沒有問題了。”方冗面露笑意,向着一頭赤金火猿衝去。

“過獎了,我們還是趕緊擊殺這三頭赤金火猿爲好。”葉影淡笑道。

此時這陷入葉影寒氣之中的三頭赤金火猿全身火紅皮毛顏色都暗淡了下來,眼中卻是充滿憤怒火焰,陷入冰霧之中,以它們智慧也知道中計了。

“殺!”林崖一聲怒吼也衝了上去。

赤金火猿目光如同噴火一般,狂怒的怒吼了幾聲,張開血盆大口露出鋒銳的利牙,咆哮着撲向衆人!


葉影目光冷然,持劍衝向一頭赤金火猿,銀雪劍急速劈砍向赤金火猿。

“叮”

一聲金屬碰撞聲響起,葉影的銀雪劍劈砍在赤金火猿的拳頭上,竟迸發了幾絲火星!

葉影仔細一看,這赤金火猿拳頭處皮毛下竟然有一層暗紅色的鱗片,極好的保護了其手掌,正因如此才能擋住葉影的銀雪劍。

“這鱗甲好硬!”葉影露出詫異之色,這赤金火猿的手部的鱗片倒是一種不錯煉製兵器的材料。

“迅速擊殺它們!那頭赤金火猿首領應該就在不遠處,若是它摻和起來就麻煩了!”李魁大喊。

“吼!”


三隻赤金火猿與葉影他們一陣拼鬥,忽然大叫起來,好似在尋求幫手一般。

“快擊殺它們,那赤金火猿首領怕是要趕來了!”李魁出聲道

葉影面色一冷,凌厲出手,銀雪劍在空中劃出一道圓月弧度,劈砍在赤金火猿肩部!

雖然赤金火猿皮毛堅硬,但難以與其手部鱗片相比,八星兵器銀雪劍的鋒銳割裂下,瞬間便被斬開一道口子!

赤金火猿吃痛竟沒有絲毫懼意反而更爲狂暴!

只見赤金火猿雙拳猛然揮出,雖然在寒冰之意的壓制下,但赤金火猿的雙拳還是冒出濃濃火焰,此時如同火神的雙拳一般充滿毀滅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