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泊雨早有準備,劍光一撤,從縫隙中鑽了出去,剛一出去,就聽得身後一聲巨響,老道再也支撐不住,撕開的小小縫隙又合上了。

一出來,外邊仍然是夜雨綿綿,眼前巨大的三道宮牆擋在身前。葉泊雨知道老道在異空間中危急萬分,不敢託大,把五片玄龜甲在自己的芥子空間中布成浩然元陽大陣,借用大陣的元陽之力化成已身真元,現出了金劍真身。

丈八高的金劍矗立在葉泊雨身後,赤紅色的劍光時隱時現,周邊的雨點都紛紛化作白煙籠罩在葉泊雨身邊。

葉泊雨捏一個法訣,運起法身全部真元,在自己身邊布下一個癸水大陣,金劍法身全力施為,果然威力驚人。

大陣剛剛布下,周邊的雨水一下子就凝成一個漩渦,漩渦形成巨大的吸力,瞬間將周邊幾十里的癸水之力全部吸了過來,在葉泊雨真元的催動下,現出了玄武的巨大輪廓,玄武神龜黑沉沉的身影,頓時遮蔽了龍首原整個星空。

星空一被遮蔽,星光大陣也失去了動力,又是一道裂縫撕開,元罡真人駕著劍光跌跌撞撞的飛了出來,隨即又狼狽不堪的一屁股掉落在地上。

看到元罡真人逃了出來,葉泊雨忙撤了法身,剛才全力催動法身,消耗真元巨大,接下來還有兩道關卡,保存實力要緊。

元罡老道更是累的夠嗆,連著塞了好幾把丹藥,在地上喘息了一陣,才讚許的說道:「好小子,有你的。你再晚那麼一丁點兒,就害死老道了。哈哈。」

葉泊雨聽了哭笑不得,心道:「不知道是誰差點兒害死誰。」嘴上卻說道:「是晚輩功力尚淺,道長不要見怪。」

老道怪眼一番:「誰怪你了。是你救了老道一命。老道再糊塗,也不會恩怨不分啊。」說著也遞上一把丹藥,說道:「老道自己煉製的九花七蟲丹,大補元氣,趕緊吞下。」

老道蜀山一派之尊,他自己煉製的丹藥肯定是非同小可,忙一把接過,看也不看就吞進肚子里。

果然,剛一吞下,就覺得一股熱熱的暖流流入奇經八脈,又迅速的匯入到丹田,剛才消耗的真元瞬間就補齊了大半。

「道長,多謝你的靈丹,不知這……」葉泊雨剛說了幾個字,就覺得身後一股大的異乎尋常的力道朝自己撲來,已經來不及躲閃,神念一動,掌中的吳鉤劍瞬間擋在身後。

只聽的「錚」的一聲的響,葉泊雨連連退後幾步,才化開了這股力道。忙低頭看去,只見吳鉤劍的劍身上都出了一個黃豆大小的凹痕。

「這是什麼暗器,如此厲害。」葉泊雨心裡剛剛閃過一點疑問,只聽的又是「嗤、嗤、嗤」幾聲響,葉泊雨不敢再託大,凝神看去,卻什麼都沒見,只得一躍起數丈高,破空之聲從自己腳下穿過。

還沒等落到地上,頭頂之上也是嗤嗤作響,傳來數道急促的破空之聲。葉泊雨半空中踏了一個虛步,臨空硬生生的把身形橫移了幾丈遠,才躲過了頭頂上的勁風。勁風撞擊到地上,蓬蓬幾聲,在地上穿了幾個小孔,蹤影不見了。

「不好,果然是反射月光殺人。」旁邊的元罡老道也是左支右絀,狼狽不堪,邊四處躲藏,邊大聲提醒葉泊雨道。

「月光?那怪看不到任何東西。」葉泊雨這才明白過來,看來是陷入到月光大陣了。「這無影無蹤的,怎麼破陣啊?」

還來不及細想,又是幾道看不見的月光迎面而來,只得扭身躲過。這月光大陣比剛才的星光大陣還難以應付,剛才好歹還能看到星光神針的位置,現在只能聽風辨形,自己兩人好像一時間變成了瞎子。

「你看看自己的身邊,有沒有什麼變化?」老道百忙之中呼喝道。

葉泊雨稍一定神,果然,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不知道哪裡發出一股柔和的白光,照亮了自己前前後後,這股白光輕柔之極,加上自己被月光勁風所吸引,竟然沒有發現。

「道長,這是怎麼回事?」葉泊雨忙問道:「我們是不是又被拉進一個大陣的異空間了?」

「應該不是,異空間的話,就不會有雨點兒了。」老道叫道。

果然,葉泊雨發現還不斷有雨點打在自己肩頭,「那是怎麼回事?」

「一定是障眼法。你想辦法探清楚,白光是打哪兒來的?」


葉泊雨一邊四下躲避,一邊勉強運起神念,冥眼四下觀瞧,卻只看見一陣陣白光耀眼,隱隱有幾十個圓形的陰影。

「道長,月光太厲害,我無法集中神念。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葉泊雨大叫道。

老道無奈,只得一個難看的側翻,靠近葉泊雨身前。大聲道:「我來保護你,你運起全身神念,努力看清楚。」說著,泥丸宮又現出那道筆直的水汽,九把天龍伏魔劍舞得密不透風,青色的劍光組成一個巨大的防護罩,把兩人罩了起來。

葉泊雨不敢怠慢,全身真元都運在冥眼上,再仔細觀瞧,原來兩人站立的腳下都變成了白色的鏡面一般,面前的宮牆中隱匿著幾十面圓形的青銅鏡,地面上的光芒被幾十面青銅鏡交互反射,就成了這種一變十,十變百,沒有任何規律的月光勁風。

葉泊雨忙把自己看到的奇怪景象告訴元罡道人,元罡道長邊催動真元,邊大聲說道:「是了。果然是昊天神鑒。想不到,這種神物真的還存在人世間。」

葉泊雨的吳鉤劍也加入戰團,元罡道人稍稍緩過一些勁兒來,說道:「這是昊天神鑒,能夠把月光變成無影無蹤的勁風,殺人於無形之中,最是厲害。想不到,這種神物竟然落在袁天罡的手中。」

「怎麼破陣?道長。」葉泊雨看老道還在感慨,忙大聲問道。


「破陣?那是別想了。我們倆還是想辦法逃出來就是勝利了。」老道說道,「你的金劍法身呢?此時不用,更待何時?」

老道說著,數百道石火神雷轟在宮牆之上,卻連一點兒灰塵都沒有轟下來。宮牆被月光結界保護,根本動不了分毫。

葉泊雨知道這個月光大陣比剛才那個星光大陣還要厲害,說不得,忙把玄龜甲的真陽之力傾注全身,現出巨大的金劍法身。

「大陣最精微奧妙的地方,往往也是它的破綻之處。袁天罡巧奪天工,把三百六十面昊天神鑒的反射角度、時間拿捏的分毫不差,讓人防不勝防。」老道危急時刻,還在好整以暇的評論大陣。「我們一線生機也就在這裡,你利用金劍的巨**力,只需要讓任何一道月光稍稍移位,大陣就會有瞬間的自亂陣腳,趁著那一霎間,我們趕緊躍過第二道宮牆。」

葉泊雨明白老道的意思,是讓自己硬碰硬,用法身擋住月光,讓自己成為第三百六十一面昊天神鑒,從而讓月光的軌跡發生變化,本來互相交織的月光大陣就難免出現漏洞,這樣,自己和老道就可以從交織如網的月光中,找到一處空隙,逃出大陣。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夜訪大明宮—上》 葉泊雨知道大陣厲害,自己的金劍法身雖然強橫,但是如果與月光大陣硬碰硬,卻也多半是要吃虧,只能是微微阻擋一下,絕對沒有長久抵擋的可能。

事出無奈,葉泊雨只能冒著奇險,一咬牙橫身擋在腳下最亮的那片光芒之上。果然,一擋上去,就感覺被一片無邊無際的清冷之氣包圍,一時間,自己好像又回到浩瀚無邊的千年寒潭一般,積聚千年的月光陰冷之氣直入骨髓。

葉泊雨大喝一聲,把丹田中的元陽真火全部注入金劍之中,金劍上的日月星辰圖案同時大亮,赤紅色的劍光變成了青色,把月光擋在劍光之外。

但是,大陣中的月光取自於星空月星,是無窮無盡,葉泊雨的真元可是消耗不起,只盼的老道能快點兒找到一絲破綻,趕緊逃離大陣。

就在此時,大陣果然出現了變化。剛才的柔光被葉泊雨的金劍擋住了一大部分,露出了原本漆黑的夜色,夜色中,隱匿在地下和宮牆中的三百六十面神鑒都露出了行跡。

這三百六十面神鑒都是青銅紋樣,每面只有寸許大小,依據周天星斗的方位排列在宮牆之中,月光縱橫交錯,來回在神鑒之間不斷反射,交織成密密麻麻的光網,迷迷濛蒙,清光瀉地,霧氣繚繞。

「好傢夥。」元罡老道看清楚大陣的真面目后,不禁驚嘆一聲,「看來那些旁門左道的狐朋狗友的話,真不能相信,說什麼輕易能破,這不是憋著要老道的老命嗎?」

被葉泊雨金身擋住的是三百六十面神鑒的主鑒,吸取天上月光,反射出第一道月光。現在主鑒的大半邊都被葉泊雨擋住,沒有了月光來源,很快,反射的光網就黯淡了大半。

「機會來了。」老道高興起來,雙手連揮,又是幾百道石火神雷打出,中途就有大半的神雷被月光擊中,消滅在空中,但是還有幾十道神雷從光網的縫隙中鑽了進去,同時轟在一面神鑒之上。

神鑒被神雷打中,稍稍晃動了一下,偏了分毫。精確計算的月光頓時亂了軌跡,組成的光網出現了縫隙。

「葉老弟,快走。」老道大喝一聲,手中的石火神雷不斷發出,不讓那面神鑒回歸原位。

葉泊雨正是難以支撐,聽到老道大喊,忙一躍而起,架起劍光,電一般從縫隙中飛了出去,落到第三重宮牆之下,隨即,老道也收了神雷,躍出了大陣,落到葉泊雨身邊。

與月光大陣正面相抗,葉泊雨幾乎虛脫,斜倚在宮牆之上,老道忙又掏出幾顆九花七蟲丹,塞在葉泊雨口中,讓他服下。自己也躺在地上,呼呼喘氣。

老道的九花七蟲丹是取自蜀山後山洗劍澗中,生長著一種天地之間獨一無二的奇花,這種奇花十年一開花,每次開花都會開出九種花色,十二個時辰后,花就會消失,在奇花的周圍會長出九株新花,這九株新花就能活十年,每五年會開一次花,都是純色的花卉。而且每次都是夜間開花,都會引來七種不同顏色的天夢蟲駐足。

老道就是乘這個時候,採下九種花朵和七種天夢蟲,用本派的藥王鼎煉製七七四十九天,煉製成這九花七蟲丹,食之大補元氣,雖然沒有法力,卻是渡劫的絕佳靈丹。渡劫之時,天雷一個接著一個,即使有寶物護身,如果不能及時補充真元,那也必將耗盡真元,渡不過天劫而死。


可以說,今日元罡老道也付出了血本,九花七蟲丹十年也就能煉製十多顆,今日不到一個時辰就損耗了二十多顆。

葉泊雨緩過了神,低聲說道:「道長,前邊的日光大陣肯定是更加兇險,今夜咱們還有把握闖過日光大陣嗎?」

元罡老道搖搖頭,說道:「日光大陣,至今也沒聽說有什麼人能闖得過去。」

「這,道長,我們怎麼辦?」葉泊雨一聽差點兒沒跳了起來。

元罡老道當然知道葉泊雨的心思,忙說道:「現在已是卯時,陽氣最虛,我們事不宜遲,也許還有一線可行之機。」

葉泊雨點點頭,兩人站了起來,仔細打量著最後一道宮牆。

最後一道宮牆反而是最矮的一道,跟前兩道宮牆沒有什麼區別,只是牆面都刷成了金黃之色,牆上的龍脊也是金色的琉璃瓦。

「奇怪,沒什麼動靜啊。」兩人都感到有些不對勁,剛才的兩道大陣都是自動觸發,主動防禦,這面宮牆怎麼半天沒有動靜。

元罡老道又觀察了一小會兒,還是沒有動靜,一咬牙,說道:「葉老弟,我們試著直接飛身過去,試探一下虛實。」

葉泊雨也沒有了主意,只能聽老道安排。兩人同時架起劍光,飛身而起,小心翼翼的越過了最後一道宮牆。

本來預想中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靜悄悄的,好像沉睡中的長安城一樣,或者說是死一樣的寂靜,寂靜的讓人心裡發毛。哪怕是發生再離奇,冒出一團太陽真火一下子將兩人焚成灰燼也比這種寂靜坦然的多。

不過很快,葉泊雨就被眼前壯觀的景象給吸引住了。

夜幕中,無數樓台閣榭重重疊疊,根本看不到頭,以前見過蜀山派,已經覺得蜀山派已經生平見過的最壯觀的地方,但是跟現在的大明宮一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眼前奇花奇草,亭台樓閣三步一重,五部一轉,說不盡的雕樑畫棟,金碧輝煌。

「道長,那韃子皇帝在哪裡?」葉泊雨不敢使用神念,兩眼一抹黑,連北都找不著。

其實元罡老道也好不到哪兒去,沉吟了一陣,才道:「我們從東南角進入,越過三重宮牆后,第一處正殿應該是紫寰殿,紫寰殿後邊就是蓬萊殿和太液池,韃子皇帝一定就在太液池附近的那個嬪妃宮中。」

葉泊雨也知道皇帝行宮分內宮和外宮,紫寰殿外的紫寰門是內宮的入口,自己二人確實是進入到皇帝休息的內宮了。但是內宮也是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宮殿何止數千,自己又上哪兒找韃子皇帝呢?

又往前走了一陣,眼前峰迴路轉,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湖泊,正是後宮的太液池,魚沼飛梁,假山怪石,綠樹成蔭,兩人不禁心情為之一爽。

「有人。」老道低喝一聲,兩人一轉身隱藏在一處假山後邊。

只聽的輕輕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應該是兩個體態瘦小的宮女的腳步聲。

「太妃娘娘為什麼生氣?文蘭。」一個小宮女邊走邊輕聲問道。

另一個叫文蘭的小宮女也低聲說道:「好像是因為皇上的事情。把我們都狠狠的責斥了一頓呢。」

葉泊雨和元罡老道暗中對視了一眼,兩人心意相通,都感到一絲欣慰。

「到底什麼事這麼嚴重啊?太妃娘娘可是皇上最寵愛的妃子啊。」前邊那個小宮女好奇的問道。

「這種事我們哪敢打聽啊,你也別瞎打聽,不想要命啦。」文蘭宮女輕聲叱道。

第一個宮女好像嚇了一跳,兩個宮女不再說話,只是快步向前走去。

葉泊雨輕聲一個長躍,無聲無息的站在兩人身後,手臂一長,把兩個宮女拖到假山之後。

「皇上現在在哪裡?」葉泊雨橫眉怒目,現出一臉兇相,低聲問道。

兩個宮女自幼服侍在宮中,哪裡見過如此景象。早已嚇得魂不附體,根本說不出一句話來。

不過,葉泊雨也根本不用她們說話,他把神念控制到最小的範圍內,運起冥眼,直接就能看到平常之人的心中所想。

兩個宮女口不敢言,但是心中卻跟著葉泊雨的問題,不斷的轉著念頭。葉泊雨馬上就讀到了宮女心中所想。

又問道「拾翠殿在哪裡?」兩個宮女面面相覷,不明白眼前這個凶神惡煞怎麼知道皇上在拾翠殿的。

「皇上跟誰在一起。」問完了最後一個問題之後,葉泊雨神念加重了一分,直接把兩個宮女嚇昏在地上。

「道長,這個韃子皇帝果然是和膽巴在一起。」葉泊雨低聲說道。

「我們馬上過去,聽聽他們在密謀什麼。」元罡道長點頭說道。

葉泊雨探察到韃子皇上目前在拾翠殿中,那拾翠殿就在太液池的西側,臨水而建,背山而居,是韃子皇上在內宮中夜間會客的所在。

夜色中,兩人分花拂柳,沿著小溪溯流而上,繞過無數的御林軍和大內侍衛,來到拾翠殿前邊,隱藏在一株大柳樹之後。

兩人忌憚膽巴禪師厲害,不敢太過靠近拾翠殿,也不敢用神念探聽,只能幹巴巴的先躲在一邊。

這樣也不是辦法,無奈,葉泊雨心一橫,撒下自己最拿手的乙木大陣,把自己和元罡道長的身形和思想都隱匿在周邊的樹木中,希望膽巴和皇上商議大事,只要稍稍懈怠一些,應該就不會發現自己的障眼法。

所謂藝高人膽大,仗著乙木大陣,兩人悄悄的一步步挪到窗戶底下,探聽裡邊到底在商量什麼機密大事。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夜訪大明宮—下》 誰知,剛走的兩步,葉泊雨就停了下來,搖搖頭,示意前邊有神識封印,再往前就會被人發現。

「怎麼辦?」元罡老道沉吟了一下,正兩難之際。旁邊的葉泊雨卻笑眯眯的從身後摸出一隻指甲般大小,通身碧綠燦然的小蟲子出來,伸手一捏,小蟲伸開兩隻薄如蟬翼的翅膀,振翅就欲飛去。

「引路蠱?」元罡老道可是識貨之人,吃了一驚,忙問道:「你怎麼會有如此邪物?」

葉泊雨心道:「你有那麼多老邪物朋友,我就不能有個引路蠱,真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嘴裡卻說道:「這是晚輩前段時間去湘西苗瘴,偶然之下得了幾隻,一直深藏在身上,不捨得用。」

引路蠱是湘西九黎洞專有之物,煉製方法極其繁複,原材料蠱蟲更是來之不易,歷來只有洞主一人得知。擁有引路蠱的也只是是長老以上級別的人,普通人能得來一直那是千難萬難。

元罡老道早就聞知引路蠱與主人神識相連,探聽機密,最是隱蔽方便,一直想得來幾隻,卻也無緣,沒想到眼前這個葉泊雨卻有如此寶物。

葉泊雨笑笑,手掌攤開,引路蠱輕輕鳴叫一聲,振翅飛去,碧綠色的身軀也瞬間變成了通體黝黑,隱藏在深深的夜色中。

﹝綜英美﹞在時間的盡頭 ,要不是神態緊急,一定要詳加盤問一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