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超聯賽的貝拉馬爾,葡甲的比蘭尼塞斯,荷甲的鹿特丹斯巴達,威廉二世等都有合作意向。

2022 年 9 月 12 日
未分類
0 0

接到電話的時候,齊策直接前往鹿特丹詳談,對他來說,拘泥於一傢俱樂部是沒什麼好處的,最好就是越多越好,其中,鹿特丹斯巴達他打算親自去談談。

因為那裏是齊策作為職業球員真正夢開始的地方,斯巴達隊願意合作讓他很高興,作為鹿特丹的好朋友,齊策已經有兩年沒有回去看看了,現在是時候再回到那個地方,看看那個時候的朋友。 李方和諾諾相視一笑,也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次日一大早,李方三人就跟着學會的工作人員一起坐上了去往日本東京的飛機。這次學會為每個參加比賽的鋼琴家都安排了兩個隨行的工作人員,另外兩位參加的鋼琴家分別從首都和廣東那邊直接坐飛機飛往東京,大家到時候會在入住的酒店集合。

出了東京羽田機場,已經有人在等着他們了,上了一輛7座的商務車,往指定的酒店駛去。

「李老師,這次比賽你要注意一個人。」

「誰啊?」

「他叫本田文夫,是2015年蕭邦青少年國際鋼琴比賽的第一名,他一直都在彈奏蕭邦的鋼琴曲。在你之前,他是公認的年輕一代彈奏蕭邦鋼琴曲最好的鋼琴家了。之前你彈奏鋼琴的視頻再國外流傳開來以後,被大家譽為新一代蕭邦,他聽后就很不服氣。曾經公開表示,要在大眾面前和你比一比。本來日本代表隊參加這次的選拔賽是沒有他的,但是他不知道從那來知道了你要參加這次選拔賽消息。在私底下動用了一些關係,也來參加了這次的選拔。」

「這麼說他參加這次選拔賽的目標就是我?」

「是的,可以這麼認為。」

「那真是我的榮幸,到時候可要好好會會他。」

「叮,證名之戰任務二已更新,請重新查看任務。」

李方打開系統,翻看起任務來。

支線任務:證名之戰:宿主已經在整個鋼琴界都有了一定的名氣,但是有很多人對於宿主的稱號感到不快,並不認同這個稱號屬於宿主。再接下來的比賽中,宿主將會接受到三次來自其他鋼琴家的挑戰,請宿主打敗它們,來證明自己的實力。任務失敗:稱號消失,蕭邦大師級技藝削減到高級技藝。

任務一:加入中國音樂協會鋼琴學會。任務獎勵:10萬積分。(已完成)

任務二:打敗所有的對手,成功晉級柴科夫斯基正賽。任務獎勵:10萬積分(支線任務:請用鋼琴曲打敗本田文夫,讓他輸的心服口服,以此來給你自己證名。任務獎勵:稱號永久有效,神秘獎勵一份。)

任務三:未開啟,需完成前兩個任務。

「原來這個證名之戰真正的任務點原來是在這,如果我想完成任務,保持我的稱號,就必須要打敗這個本田文夫,而不是一定要獲得正賽的勝利。畢竟這次比賽還是以柴可夫斯基的鋼琴曲為主要考核內容,而我更多的還是蕭邦鋼琴曲。只要打敗了他,我就能保持稱號了。系統,是不是這樣。」

「是的,不過正賽第一名的獎勵會更好,希望宿主再接再厲。」

「再好能有多好,能給我個提示嗎?」

「只能告訴宿主是實體方面的獎勵,具體情況再宿主完成任務二后就能知曉。」

「行吧,知道了。」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李方拿出手機,輸出了本田文夫的名字,一下子就跳出來一大堆關於他的消息。

最前面置頂的兩個都是和他有關的,第一個上面的標題寫着「本田文夫不承認中國鋼琴家新一代蕭邦稱號,向他發出挑戰。」

第二個則是「本田文夫參加今年在東京舉辦的柴可夫斯基亞洲區選拔賽,揚言將會打敗中國鋼琴家李方晉級柴可夫斯基正賽。」

「得,因為這個本田文夫,我好像在日本也出名了。」

在這兩個信息的下面,就是本田文夫的介紹了:本田文夫,1999年出生,於2015年蕭邦青少年國際鋼琴比賽第一名,現為日本鋼琴協會會員。

對於蕭邦青少年國際鋼琴比賽李方之前並不知道,只知道蕭邦國際鋼琴比賽,這個和柴可夫斯基大賽,伊麗莎白國際音樂比賽同級別的比賽。

查到的信息顯示蕭邦青少年國際鋼琴比賽是在蕭邦協會莫斯科分會、俄羅斯文化部、莫斯科市政府支持下,俄羅斯國家音樂協會為16歲以下少年鋼琴演奏者創辦的國際鋼琴比賽,是世界樂壇上最重要的青少年國際鋼琴比賽之一。

既然這個本田文夫能夠在這樣的比賽中獲得第一名,那實力應該還是有的,李方並不能掉以輕心。

半個小時后,一行人來到下榻的酒店,另外兩位還沒到,李方一行人先辦理了入住手續。

接近晚飯時間,最後一位鋼琴家臧金元也已經到了,至於另外一位司徒鈺琳在下午的時候就已經到了。

所有人一起聚在了酒店的一個包廂裏面,才算是正式見面。

「臧哥,你好,李老師,你好。」做為三人中唯一的女性,司徒鈺琳先給兩人打了招呼。

「你好,我是李方。」李方禮貌的回了一句。

到是臧金元,看起來應該是和司徒鈺琳認識,熱情的說道:「鈺琳啊,好久不見了。真沒想到音樂學院那邊把你給放出來了,你老師也同意了嗎。」

「恩,老師同意了,這次我也就是出來積攢積攢經驗,能不能獲獎倒是其次。」

「看看,這話說的,誰不知道你是首都音樂學院的鋼琴系高材生,這次放你出來,是為了明年的伊麗莎白國際賽做準備吧。」

「恩,老師是有這個打算,所以這次會長提出讓我參加以後,才答應很爽快。」

「你看,我們倆光顧著自己說話了,都忘記李老師了。」

「臧老師客氣了,你可是我的前輩,你叫我老師可不合適。」

「行了,我們年紀也相差不了幾歲,要不然也參加不了這個比賽。我就託大,叫你一聲李老弟,你就叫我臧哥或者老臧都行。」

「好的,那以後我就叫你臧哥了,你叫我方子就行。那這位,剛才聽你叫她鈺琳。」

「她啊,全名司徒鈺琳,是首都音樂學院鋼琴系的在讀博士生,是首都鋼琴學會名譽顧問梅建瓊,梅老師的高徒。」

「別停臧哥瞎說,李老師,你和臧哥一樣叫我鈺琳就好了。很高興這次能和你還有臧哥一起參加這次比賽。有空的時候,請多多指教。」

。。。。。。。 斯凱勒腳步邁動,黑紅閃電隨行,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神跡,但在場的人都知道,斯凱勒這是遭受到了攻擊。

眾人的霸王色霸氣相互疊加,相互衝撞,所以造成物理意義上的傷害,但是斯凱勒此時卻是面不改色,而斯凱勒顯然…沒有霸王色霸氣。

這讓不少年紀比較大的人,想起了萊德菲爾德說的那句話。

「卡普的女兒」!

他們不會忘記,當初的卡普,就是憑藉著一雙鐵拳,還有十足的自信,將他們一個個具備王者資質的人打倒,然後抓進來。

尤其是巴雷特,在所有被卡普擊敗抓進來的人里,他是最慘的那一個,他當時被直接打到人樣都沒有了。

其實如果說傷勢的話,他不比其他人重,但是卡普那種泄憤式的毆打,直接讓他形象全無,最恐怖的是,聽說這件事,還有他當時的形象還上了新聞。

此時看到仇敵的女兒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巴雷特的雙眼都快瞪出血來,但是他的霸王色霸氣,他自認為的王的資質,沒有一絲絲的用出。

和那個把自己錘到媽都不認識的卡普一樣,斯凱勒對於他的霸王色霸氣衝擊,沒有一絲絲的影響。

「呵呵呵呵~」

萊德菲爾德發出了一陣陣乾澀的笑聲,看著周圍這些肆意宣洩自己的霸王色霸氣,但是卻沒有一絲絲作用的人,不知道為何,他很開心。

他本就不齒與這些人為伍,尤其是每天都能聽到他們內心深處那些齷齪骯髒的心聲,更是覺得他們都是垃圾,垃圾中的垃圾。

「紅伯爵,你在笑什麼?我可是知道,你是被她抓捕的。」

此時,另一個海賊說道,他沒有霸王色霸氣,在這些人的霸王色霸氣衝撞下本就十分難受,看到挑起事端的萊德菲爾德一副得意模樣,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思緒恍惚之中,他記起了那醉酒的某一天,看到了萊德菲爾德被斯凱勒抓捕歸案的新聞,新聞內容很模糊。

只是說萊德菲爾德進攻馬林梵多,隨後被當時剛剛升任上校的斯凱勒·格蕾抓捕歸案,至於什麼戰鬥,什麼結果,新聞都沒有說。

本來這個海賊也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在霸王色衝擊之下,他莫名就找回了那個時候的記憶。

「埃里克!你這個想著*酒瓶的垃圾!」

萊德菲爾德此時暴怒,也開始咆哮著,但是…已經為時已晚,所有人都聽到了萊德菲爾德是被斯凱勒抓捕的這個信息。

而且,看萊德菲爾德這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十有八九是真的。

「紅伯爵?!啊哈哈哈~你是什麼時候被抓進來了?五年前?五年前這個小妞成年了嗎?啊哈哈哈~」

「笑死老娘了,整天說自己不屑與人為伍,要不然現在大海上就沒有羅傑海賊團和白鬍子海賊團的名聲,結果,被一個小姑娘給抓捕了嗎?」

一陣陣嘲笑聲傳來,萊德菲爾德臉色氣得通紅,不停的咆哮,不斷將一個個海賊的黑料爆出,但是卻沒有人在乎。

畢竟萊德菲爾德所爆出來的那些情報,雖然奇葩,但是…也沒有堂堂紅伯爵被一個海軍小姑娘抓捕歸案來得奇葩。

先把萊德菲爾德給嘲諷了,然後再嘲諷其他海賊,也不會太晚。

更何況,這裡面還有一些人,就連萊爾德菲爾德都不知道黑料了,萊德菲爾德的見聞色霸氣強大到可以讀懂情緒,甚至讀取記憶。

但是讀取記憶的過程是很嚴苛的,比如要接觸到,才能夠讀取對方的記憶,但萊德菲爾德在牢房之中,能夠接觸到的人並不多。

因此,他所爆的黑料,有一些是通過見聞色霸氣得知的,有一個部分是因為在大海上經歷太久而知道的。

但也有許多人的黑料,他並不知道,也有一部分人的黑料,完全不在乎被爆出來。

比如埃里克,他還經常跟人說*酒瓶比*人要刺激得多,有些黑料會被嘲諷,但是有些黑料,被自己說得太多次,其他人就沒有興趣了。

萊德菲爾德在無能狂怒,卻發現斯凱勒已經走到他身前,說道:「被我抓捕沒有什麼丟臉的,以後我會抓捕更多進來,這樣你就不孤單了。」

本來level6的氛圍就十分的歡樂,斯凱勒此話一出,更是點燃了這裡的歡樂氣氛,多數人都直接將霸王色霸氣收起,不斷錘著地面或牢籠狂笑。

「當時的情況,你應該比誰都更加清楚。」

萊德菲爾德盯著斯凱勒,咬著牙一字一頓的說道。

斯凱勒點了點頭,說道:「我自然知道,因為你是我親手抓捕的。」

笑聲不停歇,萊德菲爾德的臉色也愈發的難看,但是這件事他沒辦法解釋。

解釋什麼?他作為一個海賊,太過信奉solo?以為在馬林梵多贏了元帥空,就能夠大搖大擺的離開?

若是說出來,他迎來的嘲笑聲,將會翻倍,畢竟,海賊可是無惡不作、不守規矩的代言詞,他們不會去嘲笑海軍的「不講武德」。

只會嘲笑萊德菲爾德是個大傻子,要知道,圍攻、背刺、黑手、叛變,這些才是海賊的主題曲,一對一的「武道之爭」?走錯地方了!

「嘩啦~砰~」

萊爾菲爾德猛地一個前沖,腦袋直接抵在牢籠上,看著斯凱勒,說道:「等我出去之後,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

「出去?」斯凱勒站直身子,托扶了一下墨鏡,轉身看向麥哲倫,說道:「麥哲倫署長,你聽到沒有,他們居然還妄想著出去。

而且…他們活動的空間也太大了,我建議在他們的脖子、腰部,各增加一條海樓石鐐銬,還有飲食也要控制,不能讓他們得到充分的體力補充。」

麥哲倫看著斯凱勒一個人居然能面對這些大海賊面不改色,甚至進行精神上的攻擊,也是極為的佩服。

雖然他的果實能力,能讓他在推進城裡幾乎無敵,但是…他沒有斯凱勒的這種心態。

對於斯凱勒的敬佩與好感,在加上這些犯人剛剛的騷亂,讓麥哲倫也是露出了笑容,說道:「似乎也是如此,他居然能夠衝到牢籠邊,這對獄卒而言實在是太過危險了。

我會親自監督,為這裡的每一個犯人,都增加兩條鐐銬。」

此話一出,斯凱勒露出了滿意笑容,原本歡樂的level6,則是一瞬間沸騰,但不再是笑聲,而是憤怒的辱罵之聲。

「斯凱勒、麥哲倫,我*你**!」

麥哲倫臉色陰沉下來,對著斯凱勒和努爾基奇說道:「兩位,請暫時避讓一下,我要給這些人加加餐了。」

努爾基奇還有些不解,但斯凱勒猜到了,帶著努爾基奇登上了台階,身後就是進來的大門,麥哲倫見狀,露出了一個恐怖的笑容。

「毒·河!」

。 水晶石里出現的,是蘇州知府的府邸。府邸的書房內,身著官服的呂志文,正在認真地看著面前的各種卷宗。隨著他的有效措施,加上朝廷下發的撫恤,以及各大錢莊對於商戶的及時放兌,蘇州的災情已經慢慢控制住,恢復了平穩。

呂志文將卷宗批閱完畢,緩緩站起,舒展著手臂,放鬆著身體。

一名衙役從書房外走進,恭敬地向呂志文行禮,遞上一封書信:「老爺,有人給您送來一封信。」

呂志文微微一愣,疑惑地:「什麼人送來的?」

衙役回答:「送信的是一個錢莊的夥計,他說您看了信,自然知道是誰送來的。」

呂志文好奇地伸出手:「好,把信給我。」

衙役將信封呈給呂志文以後,退了出去。

呂志文接過信封看著,信封上有幾個清秀的字:「呂知府親啟。」一看便知是女人的字跡。

呂志文將信封打開,從中抽出一張信箋,上面只有寥寥數字,卻和信封上的字如出一轍,一般清秀:贈傘之恩,當面言謝,望君移駕,太湖一敘……

呂志文看到贈傘之恩幾個字,眼前閃現出了拱橋上,和南笙相遇時的情景,瞬間明白了寫信人的身份,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立刻高聲吩咐著:「來人,更衣!」

江南的三月,是多雨時節。天空中不知何時又飄起毛毛細雨,更換了便裝的呂志文帶著一名書童,撐著一把油紙傘,走在青石板鋪成的小路上,穿過粉牆黛瓦,曲水深巷的一條條小街,來到了太湖岸邊。

太湖不僅晴天很美,在燦爛的陽光照耀下,湖水微波粼粼,波光艷麗;此時在在雨幕的籠罩下,周圍的群山迷迷茫茫,若有若無,如同給天地間蒙上了一層薄紗。

呂志文沿岸望去,卻見一隻小小的畫舫已經停在岸邊等待。畫舫里已經擺好了茶几、琴案。

南笙秀髮散於頭后,一身淡綠長裙,透著清秀素雅,與山水美景融為一體。她靜坐與畫舫之中,看著岸邊的呂志文,露出淡淡微笑,輕輕頷首。

呂志文走到畫舫邊,向著南笙深施一禮:「志文受姐之邀而來,讓小姐久等了。」

南笙起身,微微欠身還禮:「哪有久等,多謝大人百忙之中抽身前來,還請大人上船一敘。」

呂志文走到岸邊,從踏板登船,書童跟隨而上。

呂志文走到南笙的對面坐下,書童侍立在旁。

等到呂志文坐穩,南笙向船尾的艄公做個手勢,艄公搖起船擼,畫舫慢慢離岸,向著煙雨中的湖心而去。

小雨漸漸停歇,天上的陰雲卻沒有散去,整個湖面上瀰漫著層層的水汽,顯然朦朦朧朧,小船置身湖面,宛如進入了仙境。

南笙手邊有一隻小小的火爐,爐上架著一隻水壺,此時水壺中的水已經微開。南笙在茶几上洗杯、沖茶,泡好了一杯西湖龍井,送到了呂志文的面前:「大人贈傘之恩,無以為報,只有清茶一杯,並伴歌一曲,聊表謝意。」

南笙說完,轉身來到琴案前,雙手撫琴,彈奏起了《平湖秋月》。

南笙隨著琴曲,輕輕吟唱起來:「山通海眼蟠龍脈,神物蜿蜒此真宅;飛泉歕(pen)沫走白虹,萬古靈源長不息;琮琤時諧琴築聲,澄泓泠浸玻璃色;令人對此清心魂,一漱如飲甘露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