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正紅進來之後就看到了她們,但豺狼告訴他不要亂動,不然會沒命,直到現在,豺狼沒有管他之後,蔣正紅才飛快向家人跑去。

2022 年 9 月 23 日
未分類
0 0

「爸爸!」

「老蔣。」

范如霜和蔣欣激動的喊起來。

蔣正紅跑到她們近前,一邊打量老婆和女兒有沒有受傷,一邊急切的詢問:「你們沒事吧?他們沒對你們怎麼樣吧?」

不過這麼一打量,蔣正紅便發現,她們除了手腕上的一些紅印和淤青,再也沒有其他傷痕,衣服也完完整整的。見此情況蔣正紅放心不少,看來除了在最開始挾持的時候,為了制服她們使用了暴力,這些劫匪在之後並沒有太為難她們。

范如霜還算鎮定,說道:「我們沒事,老蔣,那個U盤你帶來了嗎?這些人到底是些什麼人啊?」

蔣正紅嘆道:「這事說來話長,以後再詳細跟你們說。」

蔣欣帶着哭腔道:「爸爸,你快帶我們出去,我又累又餓又怕,這個恐怖的地方,一秒鐘也不想呆了。」

蔣正紅安慰道:「乖女兒,稍安勿躁,爸爸來了,你別擔心。我這就帶你們走。」

黑虎不耐煩的道:「蔣局長,你們還啰嗦個沒完了。馬上把U盤交出來,然後帶着你的老婆孩子回家把。」

蔣正紅回頭看着這三個站在不同方位的蒙面人,沉聲道:「你們先把人放了,然後我再把U盤給你們。」

黑虎冷哼道:「先交貨,再放人!」

蔣正紅道:「這位朋友,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先交東西,我們一家三口還能活命么?」

豺狼一擺手,示意性格衝動的黑虎閉嘴,免得說太多漏了嘴。

豺狼看着蔣正紅,陰森說道:「蔣局長真是個明白人,不過,難道我們就不能先殺了你,再把你身上的U盤拿到手裏么?」。程昱看向姜小寒,也微笑着點點頭。

但他心裏可不像表面一般淡定。這可是他第一次遇見表情可以如此收放自如的人,簡直比川劇變臉還要厲害。

若是讓蔡雨瑤聽到了他的心聲,估計會叉著腰翻個白眼吐槽:

你這哪是身邊沒有這樣的人,你這分明是以前從來沒有關注過!

也是,按照程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174章趕時間 紅魔酒吧酒吧位於天南街和天南大學之間,是一家怪誕主題酒吧。

林辰軒一走進這家酒吧,就感到渾身不舒服。聽起來讓人揪心的音樂,光怪陸離的燈光,來來往往穿着打扮怪異絕倫的年輕男女,以及他們手中端著的酒杯中那些看起來和昆蟲體液差不多、散發着刺鼻氣味的酒水。一切的一切都讓林辰軒忍不住轉身離開。

白雲光的臉色雖然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微微皺起的眉毛說明他也很不喜歡這個地方。

但是,無論兩人如何不喜歡這個地方,他們也不得不來。因為這件酒吧的老闆以前就是星戰殺手團的高級人員。

兩人一出現在酒吧,就有一位打扮得面目全非看不出哪裏像人的侍應生走上前來。

「請問,二位是林先生和白先生嗎?」侍應生怪異的笑容搭配着古怪的裝束,讓人有一種渾身直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林辰軒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請跟我來!」侍應生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隨後就朝着酒吧一側走去。

林辰軒和白雲光互視一眼,便隨後跟上。

侍應生帶着二人上了樓,來到一間房門前。

「魔卡耐基先生就在裏面。」侍應生敲了敲門之後,就轉身離開,留下了林辰軒和白雲光二人面面相覷,他們直到現在才知道這個酒吧老闆的名字叫魔卡耐基。

酒吧這麼奇怪,就連老闆的名字都這麼奇怪,林辰軒和白雲光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都暗暗的警惕了起來。

侍應生的身影剛一消失,房門就打開了。

「二位大駕光臨,歡迎!快請進!」一個身材不高、長相普通的白皮膚藍眼睛的年輕男子熱情地打着招呼,彷彿站在門外的是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一般。

林辰軒大嘴一咧,率先走了進去。

白雲光打量了叫做魔卡耐基的男子一眼之後,才走了進去。

關上房門后,魔卡耐基轉過身來,歉意地笑道,「很抱歉,把二位請到這種地方,不便之處,還請見諒。」

魔卡耐基的華夏話很流利,從發音上根本聽不出這是一個外國人所說的話。

說完,魔卡耐基轉身打開了房內的酒櫃,轉頭問道,「二位想喝點什麼?」

不等林辰軒二人回答,魔卡耐基就拿起一個瓷瓶,既像是對二人介紹,又像是自言自語,「蘭生酒清香、醇甜,飲之有讓人忘卻一切煩惱的美妙感覺。」接着,他又捧起另一瓶,含情脈脈地說道,「三辰酒醬香柔潤,回味無窮。」隨後,他又看着一個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小酒罈,「藥王大人的屠蘇酒也不錯,不但甘美醇和,而且有延年益壽的養生奇效…」

看到魔卡耐基不停地介紹起酒櫃中的各種美酒,大有沒完沒了的趨勢,林辰軒心中煩躁。

「夠了!」林辰軒眼睛一瞪,怒容滿面。

魔卡耐基看到林辰軒憤怒的樣子,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有些訝異,「林先生如此容易動怒,應該喝點這個。」說着他就又拿起一瓶酒,正欲介紹。

「魔卡耐基先生,你叫我們來,不是為了品酒吧?」看到林辰軒急欲發飆,白雲光連忙制止了他,隨後對魔卡耐基冷聲笑道。

聽到白雲光的話,魔卡耐基似乎剛剛才想起還有其他重要的事,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你看,我一看到這些美酒,就忘了一切,慚愧慚愧!」魔卡耐基微微躬身致歉,宛如一個有素質、有教養的名門紳士。

說完,魔卡耐基笑容一斂,正容道,「先自我介紹一下,在下叫魔卡耐基,前任星戰殺手團的副團長,當年我還在星戰殺手團的時候,你們不知道,我們殺手團簡直所向無敵,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聽到魔卡耐基說着說着又有啰嗦的傾向,林辰軒眉頭一皺,「打住!廢話就不要說了,我可沒空聽。」

「林先生很忙嗎?」魔卡耐基笑着問道,轉眼看到白雲光的眉頭也微微皺起,又轉頭問道,「白先生也很忙?」問完,魔卡耐基露出一個憂鬱的面容,帶着幾分傷感和落寞說道,「你忙!他忙!我也忙!這年頭,大家都很忙的!」

看到林辰軒和白雲光額頭青筋跳動,隱隱有發飆的傾向,魔卡耐基話音一轉,淡笑道,「我知道你們想知道什麼,如果想從我的嘴裏得知,我們必須要做一次交易!」

正欲發作的白雲光和林辰軒聞言,怒氣頓時消散得無影無蹤。

「怎麼說!」林辰軒沉聲問道,說完,他又加了一句,「再廢話,我們立即離開!」

白雲光沒說話,卻用眼神表示了對林辰軒所說之言的支持。

魔卡耐基語氣平淡的說道,「你們把聖魔花交給我就行了。」

「聖魔花?那是什麼東西?」林辰軒緊盯着魔卡耐基,目光急切。

魔卡耐基沒有回答林辰軒的話,,微微伸出手掌,一把造型奇特的金色短刃憑空浮現在他的掌心。金色短刃剛一出現,整個房間瞬間被一股鋒銳氣息所充斥,讓人禁不住生出一種難以抵擋,想要投降的感覺。

不過,林辰軒和白雲光都不是普通人,轉眼間,二人就恢復如常,開始打量起眼前的聖物。

金色短刃一尺多長,曲線優美,上端略窄十分尖銳,下寬略寬又鈍又厚,刃身光滑如鏡,整體看來形似一把長槍的槍頭。

「神聖槍?」仔細辨認了一會兒之後,白雲光猛然想起一件兵器,看着魔卡耐基,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魔卡耐基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不錯!這就是神聖槍,是一切妖魔的剋星,有了他,你們完全能對付的了聖魔花!」

聞言,白雲光不禁動容,但林辰軒依然面無表情的問道,「你還沒有告訴我們,聖魔花到是什麼東西呢!」

「聖魔花是島,國的一代陰陽師專門培養出來的,可以吞噬世間一切生靈!但是有了這把神聖槍,就完全可以剋制聖魔花,護住自己的靈魂,不會聖魔花吞噬,我可以暫時把神聖槍借給你們!等你們把聖魔花交給我,我就把你們一切想知道的,都告訴你們!這個交易如何?」看到二人的神色變化,魔卡耐基臉上浮現出一抹滿意地神色。

說完之後,魔卡耐基手掌輕輕一晃,神聖槍飛到了他的面前,懸浮在那裏。

「這可是神器,不管誰使用,都能發揮出強大毀滅力量的神器!只要你們輕輕點頭,就能暫時擁有這把神器!」魔卡耐基的語氣中充滿了令人難以抵擋的誘惑。

「既然這把神器這麼厲害,那你為什麼不自己去找聖魔花呢!」林辰軒皺着眉頭說道,他總覺得這裏面好像有什麼陰謀。

「我已經背叛了星戰殺手團,現在他們滿世界的要殺我,如果我一露面,就會難逃一死,為了掩飾自己的身份,我才開了一間這樣的酒吧!」魔卡耐基淡笑道。

白雲光似乎有些禁不住誘惑了,連忙開口說道,「行!我可以幫你找到聖魔花,連忙把槍給我吧!不過我先說明,這把槍一旦到了我的手裏,我就不會在還給你了!!」

聞言,魔卡耐基愣了一下,隨後臉色大變,伸手一招,神聖槍瞬間憑空消失。

「哼!你這傢伙不要太貪婪!過度的貪婪就會變成貧字!什麼東西都得不到!」

白雲光冷笑了兩聲,「這裏可是天南市!而我是天南四大家族的繼承人,我看中的東西,還沒有得不到手的!」

「你們難道想殺人奪寶!」魔卡耐基面若寒霜,聲音陰冷之極,說着,他轉頭看向白雲光,譏笑道,「你們華夏的修真者都是強盜嗎?」

「嘿嘿,這是你說的,只是一場交易而已!如果你不同意交易,我們可以離開!」白雲光胸有成竹的笑道,好像對這把神聖槍勢在必得!

「好!這把神聖槍,我送給你們!不過我有一件條件!要在十天之內,把聖魔花交到我的手裏!」猶豫片刻之後,魔卡耐基忽然咬牙說道。

白雲光大笑一聲,站了起來,「成交!不就是一朵小花嗎?交給我了!」說完,白雲光一伸手,「把槍拿來吧!」

看到白雲光同意,魔卡耐基鬆了口氣,有些肉疼地拿出了神聖槍。

一見神聖槍的出現,早就急不可耐煩的白雲光飛身而上,一把抓住了神聖槍。接着,手掌一翻,神聖槍就消失了。

看到白雲光收下了神聖槍,魔卡耐基收回有些不舍的目光,開口說道,「不管怎麼樣,我都希望十天之內,能看見聖魔花,否則就是你們違約!雖然你是天南市四大家族的公子哥,但只要我想殺你,還是有辦法的!希望你不要食言,說話不算數!」

「這個你放心。你可以去打聽打聽,我白雲光從來就是一言九鼎,許下的承若,從來沒有違約過!」白雲光一臉認真的說道。

「這就好!」魔卡耐基鬆了口氣,「既然如此,你們就回去吧,十天之後,我等着你們的好消息。」

「就這麼讓我們回去?你只把槍給了我,槍法呢?」白雲光冷笑了兩聲,他可不是傻,逼,就算有神槍,沒有槍法,也發揮不出神聖槍的最強威力,身為武痴的白雲光,怎麼可能會不要神聖槍的槍法呢?

「神聖槍的槍法不能外傳,這樣吧,我可以讓你去後台修鍊,先讓你這個朋友去酒吧里等會!所有的費用都算我帳上。」魔卡耐基說道。

「行!」白雲光點了點頭。

「祝你好運!」林辰軒也不是那種沒有眼色的人,聽了這句話,連忙站起身來,拍了拍白雲光的肩膀,微笑道,「你去修鍊吧,我在外面等你。」說完之後,林辰軒就走了出去。

其實在聽到這把槍是神器的時候,林辰軒也動過心,可是體內的龍妖卻悄悄的告訴他,這把槍有古怪,讓他千萬不要去碰!具體是什麼古怪,龍妖沒有明說。

對於龍妖的話,林辰軒不能不信,畢竟龍妖救過他不少次。要是沒有龍妖,他也不會踏入修真界,更不會有如今的修為,說實話,林辰軒很感謝龍妖。更是非常信任他!既然他說不碰,那林辰軒也打消了對那把槍的興趣。

。 晚餐后,納吉尼帶着德拉科去往尼奧的實驗室。

「你說我們要去的是斯萊特林留下的密室,可它的入口為什麼在盥洗室里?」

光線彷彿被吞噬,水聲一滴,兩滴,三滴……..又一陣快速流動,德拉科緊張地朝某個隔間看去,「有人?」

他一驚一乍的,因為這兒是女廁所。

「沒人,只有一隻膽小的幽靈,放心,她不敢出來。」

「為什麼….」

「因為殺死她的東西就是密室入口的看守者…..斯萊特林,給我打開…..」

納吉尼說着話,後半句就換成了一種德拉科聽來滑膩的彷彿爬蟲的聲線,那些爬蟲彷彿從他的后脊梁骨劃過,他聽不懂,但他不好奇,真的…..

轟隆隆……

密室開門的動靜不小,尼奧之前解釋說因為時間久遠石頭沒有潤滑保養生鏽了。

黑色的輪廓在微光中勾勒出一個深邃的痕迹,那是個洞口,方向向下。

「沒有樓梯嗎?」

德拉科站在地洞的邊緣,探頭朝下看去,幽幽的冷風朝臉上吹來,帶着腐臭的氣味,他剛準備捂住鼻子來壓住自己噁心的胃活動,就發現這氣味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黑暗裏,一條數英尺粗的蛇怪正張著嘴巴,它正在哈氣,也便是德拉科聞到的味道。

「嘔….」

小可憐壓不住自己的生理反應了,辛虧納吉尼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拽回了幾步,這才讓他把嘔吐物吐在旁邊的地板上。

「哪兒有一條…..」德拉科軟着腳,一隻手不斷發抖地朝洞口指去。

「蛇怪。」納吉尼望着德拉科害怕的樣子,眉頭微皺:「你不喜歡蛇?」

「呃,這和喜歡蛇有什麼關係….它張著嘴,差點吃掉我!」

「算了,它只是在打哈欠,順便和你打了個招呼..你好,它剛才說了。」

納吉尼的聲音明顯冷淡了幾分,這種情緒變化讓德拉科覺得莫名其妙。他不懂,當身邊的女士突然問你一個似乎很簡單的問題時,你不能像個弱智一樣,想什麼就說什麼。

哦,尼奧平時也這樣,但他強大到納吉尼不敢表達不滿。

「我們快點吧,尼奧今晚準備睡覺,昨晚他看了一本名叫《與吸血鬼同船旅行》的書,就給自己做了一口棺材,說是試驗能否提高自己的睡眠質量,但我估計效果不會太好,那玩意又硬又悶……每次他睡不着都會忙碌著做實驗,這才開學第一天,可他已經提前完成了自己原計劃一個月的實驗課題…..」

想起因好奇而偷看的,尼奧在馬爾福莊園里留下的一些實驗筆記,德拉科打了個哆嗦:「那可真不錯。」

「不,糟透了,他把霍格沃茲禁書區沒看過的書都翻了出來….很容易就被他看完了,前天又在對角巷訂購了一大批新書,他連一些荒誕的雜誌都開始翻看了…..」

「他怎麼可能看那麼快,一個圖書館!」

「他又一次改良了攝魂取念,創造了一種對魔法書使用的信息提取魔咒,速度可達百兆每秒…..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總之,他用魔杖看書。」

「攝魂取念….我爸爸和我說起過,那可是威森加摩最資深的執法巫師才能熟練掌握的魔咒,又一次改良?」

德拉科覺得這種才能太不可思議了,這就是對方年紀輕輕就當上教授的原因嗎?

「之前他把攝魂取念改成了對肉體而不是思想,被他稱作攝腦取漿…..還有反向作用,把記憶灌輸出去的….另外還有附着在物品上能窺探接觸者思想的…..他為了驗證什麼東西,把自己的會的所有魔咒全部改了一遍,別問我那些魔咒的效果,很多都很糟糕…..我說些是想提醒你,到了地方之後,看見任何物品都別亂碰,哪怕是扔在地上的廢紙團….之前有個小偷,只是身體碰到了尼奧寫了筆記的一本魔法書,就差點被那本書吃掉….」

「差點……那他還是沒有被吃掉嗎,要我說這種亂翻別人東西的人就該被剁掉手?」

德拉科聽了納吉尼的一連串叮囑,不光什麼也沒聽進去,反而湧現出一股子激動,他是個標準的斯萊特林,雖然不免產生害怕的情緒,但從本性上還是嚮往強大,殘忍,暴力的東西。

這是青少年價值觀殘缺而形成的……對惡的野性崇拜。

納吉尼聽了這話,不由地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了德拉科一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