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鵬的話讓眾人一愣,蕭鵬居然想要拒絕他們的邀請?

「蕭鵬,你所說的不會是真的吧?」朱維笑著說道,但他的眼中卻閃過一絲冰冷之色。

「蕭鵬,我們都已經過來邀請你了,你要是不加入我們的話,杜天宏可不會放過你!」施凱冷眼看向蕭鵬。

「要是蕭鵬公子不想要到來我們韻樂的話,我們這裡也很歡迎鄭嘉和鄭玉兩位姑娘!」許月卻開始招攬起了兩個女子了。

蕭鵬看著身邊的三人,三人的眼神都異常堅定,蕭鵬開口說道:「謝謝各位師兄師姐的邀請,但是我們並沒有加入勢力的意思!」

「是嗎?既然這樣,我們這一次也算是白來了!」朱維冷笑一聲說道。

「我早就說過,你們收不到他們的!」一把聲音在這時響起來,只看到周圍又出現一批強者,只看到十多名強者出現在這裡,為首的人,正是那個朝陽的門主,杜天宏!

「杜天宏!」蕭鵬看到杜天宏,他的身上湧現出一股殺意。

「放心蕭鵬,今日我們不會殺死你們,只不過,我們會來教訓一下你!」杜天宏向蕭鵬看來,那眼睛中帶著戲謔之色,「動手吧!」

三名強者分別向鄭嘉,鄭玉與畢風衝去,三股王境後期頂峰的強者同時出手,向三人攻來,三人的氣息居然都不比杜天宏弱,三人恐怕都是排名在四十名左右的強者!

「全力出手!」鄭玉的眼睛睜開,一雙紫色的眼睛盯著對手。

「開天神炎!」鄭嘉渾身湧現出一股金色的火焰,那火焰向面前的對手轟出,

「吼!」畢風發出一聲咆哮,他背後出現一隻獸武魂,畢風向對手一拳轟去。

「蕭鵬,這一次,你可不會再這樣走運了!」杜天宏說完,只看到他手掌上出現一道黑色火焰,天羅鬼焰。

「王之眼!」蕭鵬的眼睛一瞬間變成了銀色,看到杜天宏過來,蕭鵬的身體急退,杜天宏的攻擊落空。

「篷!」一道火焰擊到地面上,那天羅鬼焰居然在地面上燃燒了起來。

蕭鵬腳下出現一道青色光芒,那是一道青色的閃電,蕭鵬出現在杜天宏的背後,只看到在他的手掌出現一道鼎影,蕭鵬的手掌向杜天宏後背轟去,杜天宏的臉上露出一道冷笑,他的腳在地面一踏,一道黑色火焰從他的背後湧出,擋在蕭鵬的面前,蕭鵬的攻擊要是繼續,那就會承受到這火焰的攻擊。

蕭鵬的手掌往前一推,鼎影轟出,而他的身體卻後退了。

「嘭!」蕭鵬的鼎影擊中了那一道黑色火焰,但是那火焰瞬間就消失了,一道人影出現在蕭鵬的頭上,「蕭鵬,你不應該到來這裡的,到來這裡,是你最愚蠢的決定!天羅鬼網!」黑色的火焰形成一個網從蕭鵬的頭上罩下,這個網極大,至少也有十丈寬,網下來的時候,蕭鵬根本無法閃躲。 「最愚蠢的決定?」蕭鵬臉上露出冷笑,他的眼睛閃爍,在他手掌上出現一道雷電閃爍的鼎影,那鼎影向著天空的黑焰之網轟去。

轟!

一聲巨響出現,那黑色的火焰向周圍散去,這讓杜天宏的神色微變,自己的天羅鬼焰居然被蕭鵬擊破了!

「這裡,並不會是我的終結之地!」蕭鵬那銀色的眼眸看向杜天宏,「倒不知道,你會不會隕落在這裡!」蕭鵬的手掌上出現一道雷電鼎影。

「這裡還真是熱鬧!」一道身影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這人的出現,讓周圍的人出現了一股無形地壓力,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一個人的身上。


「馬淅,居然是他!」朱維驚訝說道。

不只是朱維,就連許月與施凱兩人也很吃驚:「他怎麼會在這裡出現的?」

杜天宏再次與蕭鵬分開,杜天宏看到這名男子,他冷冷說道:「馬淅,你難道沒其它事做嗎?居然有時間到來這裡?」

「我到這裡是想要阻止各位自相殘殺的!」馬淅淡淡說了一句,他笑了笑,才繼續說道,「今日這裡的戰鬥,各位就當給我一個面子如何?」

馬淅的話讓杜天宏皺了皺眉,杜天宏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一個月之後,我們古門會組織一次大型活動,我們已經初步確認到了一隻炎煌獸的位置,但是那地方離陽宗並不近,我們要過去也需要七天的時間,因為現在離活動的時間並不久,所以短時間之內,我們古門決定這個月不允許任何擁有強大戰鬥力的人生死戰,你們這裡的強者,有不少都是百強之人,所以我才會阻止你們的戰鬥!」馬淅對周圍的人說道。

古門馬淅!

聽到馬淅的話,蕭鵬幾人臉上同時露出驚訝之色,只是一個古門的人,居然就已經震懾了這麼多人,從馬淅開口說話開始,那杜天宏與另外三人就停止了攻擊,古門的面子,他們不敢不給,也不得不給!

「蕭鵬,你的運氣真的太好了!」杜天宏冷眼看著蕭鵬,「上一次躲過一劫,這一次也讓你躲過了!」

「誰的運氣好還難說!」蕭鵬眼中閃爍著寒光,「至少在一個月之內,你不會死!」

「這句話是我給你的!」杜天宏說了一句,他轉身離開了這裡,那幾名強者也跟在他的背後一起離開。

只不過是短短的交鋒,鄭嘉,鄭玉與畢風三人都受到了或輕或重的傷,那三人的實力的確不弱,估計比起杜天宏也相差不大了。

「謝謝各位的合作,那我就先離開了!」馬淅對周圍笑了笑,他目光落到了蕭鵬身上,「你似乎叫做蕭鵬是吧?」

「馬淅師兄,我就是蕭鵬!」對方雖然是古門的人,但也是給了他面子,他自然要喊聲師兄。

「你很不錯,不過古門裡面,也有不少人想要殺你,而且核心弟子裡面也有!你自己小心點!」馬淅說完,也不理會蕭鵬到底是否明白他所說的話,他離開了這裡。

蕭鵬看向馬淅的背影,這一個馬淅的實力居然是王境後期之上的實力,王境小圓滿!

到達了王境,頂峰的境界也能夠分為小圓滿和大圓滿兩種,王境小圓滿的實力比起王境後期的實力也要強上不少,而這個馬淅的實力居然已經到達這種地步了,其它的古門之人實力又是如何?

「蕭鵬公子,你可以放心,馬淅的實力在整個古門裡面,也能夠排名在前五的人,他在核心弟子排名第十二位!所以不管是誰,都得給他面子!」許月的聲音傳了過來。

聽到許月的話,蕭鵬幾人同時心裡一驚,馬淅的實力居然是核心弟子裡面排名第十二,他可是一個王境小圓滿的強者!

「看來這裡的聚靈之地也會很好玩!」在眾人人沒有看到的地方,一個少女騎在一隻巨犬狀的妖獸背上,在她的肩上還有一隻黑白雙色的妖獸在呼呼大睡。

「可是清若姐姐,我們真的要進去裡面嗎?蕭鵬大哥不是叫我們在內宗等候他嗎?」旺財開口問道。

「誰會傻傻的在外面等他,這聚靈之地裡面一定有好玩的地方,以你現在的實力,要進去應該也並不困難了,除非是天境小圓滿以上的強者,誰也不會是你的對手!」鄔清若卻說道。

「我們先去我們的洞府看一下吧!」蕭鵬對身邊三人說道。

「蕭鵬,你們既然是第一次到來這裡,不如讓我來帶你們參觀吧?」這時許月對蕭鵬三人說道。

三人點點頭,在這裡蕭鵬也弄到了地圖,但在這一路上所遇到的事,卻讓蕭鵬三人大開眼界。

上一次蕭鵬到來這聚靈之地,是為了救出被捉起來的鄔清若與旺財,而現在,他們會成為這裡的一員,在這裡不時出現戰鬥,十分殘忍,在這路的兩邊還有一些店鋪,但是這裡的東西價格貴得驚人,不過這裡的東西也很配得上這種價格,許月扭動著那纖細的腰,旗袍中露出一絲白玉般的肌膚,她一邊走一邊說道:「這裡的店鋪受到陽宗保護,沒有人會愚蠢到去搶奪這裡店鋪的東西,但是在這裡擺攤的人,卻不會受到保護!」

許月的話剛落下,只看到前面不遠處,一個擺攤的地方突然出現強橫的能量波動,一名青年男子被對方擊飛出去,那被擊飛的男子怒道:「蘇榛!你竟然做出這種事!」

「以你這樣的實力也想要在這裡擺攤,簡直就是找死,你這裡的東西,我全部收下了!」叫做蘇榛的強者冷笑一聲,將那地攤裡面的東西都收了起來。

「朝陽的蘇榛居然又來了,有杜天宏在,普通人也惹不起蘇榛了!」一人說道。

「他已經是第三次出來這裡了,也在這裡搶奪了三次!真是個敗類!」另一人不屑說道。

「許月師姐,這裡的擺攤為什麼有些有個陽字的標誌,有些又沒有?」蕭鵬並沒有興趣理會蘇榛,他問道。 「有個陽字的,是受到執法隊保護的小攤,當然,執法隊可以算是次一級的,因為交給了一定陽幣給予執法隊的人,所以會受到保護,當然,就算是執法隊,做這種事的時候,也不會受到陽宗保護的!」許月耐心地說道。

聽到許月的話,蕭鵬很快就想明白了,按許月這樣說,這些店鋪估計沒什麼人敢得罪,而小攤的話,除非是有勢力的人,不然也不可能得罪他們,而現在,這蘇榛正是有勢力的人,作為朝陽的一員,雖然只不過是普通的勢力之人,但也足以讓他在這裡橫行了,畢竟這裡只不過是聚靈之地的外圍,越是聚靈之地的中心和幾處寶地,就會越多人,裡面所販賣的東西也會越好。

這時許月不知道為什麼居然蒙上了臉,用一條絲巾擋著,幾人經過了這時,向聚靈之地的中心走去。


只不過蕭鵬雖然不理會蘇榛,但並不代表蘇榛不會找麻煩,蘇榛雖然沒看到許月的樣子,但能夠看到許月那旗袍下性感的線條,還有擁有一雙美腿,容貌絕色的鄭嘉,光是這兩人,就已經吸引到了蘇榛的注意了。

五人將蕭鵬幾人圍了起來,人數相等,不過他們都擁有天境後期的實力,而蕭鵬一行人,除了蕭鵬外,其它都是王境後期強者,只不過他們會是普通的王境後期強者嗎?

「幾位的樣子很陌生,相信並不會是居住在這裡附近的強者吧?」蘇榛說道,但他的目光卻在許月與鄭嘉那豐富的身材上徘徊。

「你好像是朝陽的人吧?」蕭鵬看著蘇榛問道。

「你算是什麼東西,你有資格與蘇榛大人說話嗎?」一名強者卻冷笑說道。

「本來我今天並不想再與朝陽的人有什麼糾葛,但既然你們自己到來我面前送死,我也不介意將你們解決!動手吧,一個也不要留下!」蕭鵬的聲音一落下,他已經不見了,那幾名雖然是天境後期的強者,但是他們連百強也進入不了,這些人哪會是他們對手,在眾人之中,只有許月一動不動,因為她在觀察著四人的戰鬥,但讓她失望了,因為她根本無法同時看清楚四人是怎麼出手的,蕭鵬的話剛落下,第一秒,一名強者被劍斬成兩邊,第二秒,一名強者的身體被金色的火焰撕碎,第三秒,一名強者被撕成兩半,一名強者被轟落到地面上。

五個人,只是不到三秒時間,只剩下一個人,正是蘇榛。

蘇榛看到那倒在地上的同伴,他的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蘇榛,你這樣的人也能夠進入朝陽,真是只會將朝陽抹黑,你居然連朝陽最大的對手也不知道!」許月輕輕搖搖頭,她說道。

這個女人居然知道自己?蘇榛心中更加驚訝,聽到蘇榛的話,他彷彿想到了什麼,目光向蕭鵬幾人看去,剛才蕭鵬所施展出來的攻擊是以鼎影為攻擊手段,而鄭嘉是使用金色的火焰焚燒對手,鄭玉的劍意驚人,而且臉上有一道傷痕,畢風身體高大,這四個人似乎與那小四王很想像:「你們是小四王?」

「看來你雖然不算聰明,也沒有多蠢,這四個人正是你們朝陽現在最大的敵人!」許月輕聲說道。

那蘇榛一轉身,他向遠處逃走了,但這時,一道人影出現在他的面前,蘇榛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個拳頭轟出,那拳頭擊在了蘇榛身上,蘇榛一身的防禦居然也無法抵擋蕭鵬一拳!

「留下你的性命,並不是我仁慈,只是想要你回去警告朝陽的人,三個月之內,不要再來找我,不然的話,我不會再讓你們的人離開!」蕭鵬冷眼看著蘇榛,聲音冰冷說道。

說完之後,五人離開了這裡,蘇榛只感覺到自己背後一陣冷汗,剛才與蕭鵬的交鋒,他連自己五成的實力也無法發揮出來,怎麼可能與蕭鵬一戰?

周圍其它的強者也清楚看到剛才的一幕,四人的實力果然如傳聞中一樣可怕,而這幾人中,似乎只有蕭鵬最弱,這與傳聞又有所不同。

「接下來馬上就能夠進入洞府區域,我們也可以使用烈焰舟了!」許月面前出現一艘烈焰舟,幾人上了這烈焰舟,這烈焰舟飛到天空,向那山脈飛去,這山脈裡面出現了濃郁的靈氣。

沒多久,許月的烈焰舟停在了一個洞府之前有,這裡的靈氣雖然濃郁,但似乎也並不比聚靈之地好多少,許月說道:「這裡便是分配給你們的洞府之一,你們誰願意留下在這裡?」

聽到許月的話,蕭鵬等人同時看著她,卻並沒有說話,許月臉上的面紗已經扯了下來,她微微一看,看來這一次可是有好戲看了。

「你剛才是分配給我們的洞府,那是誰分配的?」蕭鵬首先開口說道。

「誰分配的我倒不知道,但那些靈脈都已經被人奪走,所以這百強的洞府也只剩下這些了!」許月眼中帶著一絲戲謔之色。

「這個洞府我們不要了!許月,你能否帶我們到其它洞府看看?」蕭鵬看著許月說道。

「當然沒問題,不過每個洞府之間的距離也不近,分配給你們的洞府……」許月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蕭鵬打斷了。

「去那些靈氣濃郁的洞府!只要裡面的強者不在核心弟子榜上前四十的,靈氣越濃郁,我們就越需要!」

「蕭鵬,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許月臉色鄭重說道。

「當然知道,既然這洞府也需要搶奪,那我們就去搶現在對於我們來說最有利的洞府!」蕭鵬眼中閃爍著陰森的笑容。

「你可知道那些洞府裡面,最強的可是一些勢力門主,你這樣做的話,可是會得罪了他們!」雖然是這樣說,但許月心中卻很期待蕭鵬他們會如何去做。

「許月姑娘,請帶路!」

沒多久,蕭鵬等人就已經到了一處洞府之前,這裡的靈氣比起之前那個洞府不知道要濃郁多少。 「這洞府的主人是排名在48位,在你之前的一個強者,成靖,他的實力可不弱,你要是想佔領這裡的話,也可以與他一戰,只不過在這裡畢竟他是洞府主人,而且作為搶奪洞府的人,你必須要一個人破解這洞府周圍的陣!」許月對蕭鵬說道,她是以為蕭鵬想要奪取這個洞府。

但蕭鵬卻說出一句讓許月有點驚訝的話:「你們誰對這裡有興趣?」

「我來吧,這裡洞府的主人似乎養了不少的妖獸,這些妖獸我也很感興趣!」畢風向前一步說道。

「你要出手?」許月聽到畢風的話,她驚訝說道。

畢風也沒有理會許月,他的身上湧起強橫的氣息:「成靖,滾出來!」

周圍的幾人聽到畢風的話,同時愣了一下,這個畢風看起來的確像是一個流氓。

「吼!」只看到數聲獸吼出現,兩隻妖獸從那洞府中沖了出來,居然是兩隻雙首月騅,千獸榜上第345,擁有王境後期實力的妖獸,據說這種妖獸能夠吸收月光之力,吸收之後,就能夠擁有與王境小圓滿級別的妖獸抗衡的實力,而現在這兩隻妖獸出現在畢風的面前,就立即撲向他,其中一隻妖獸口中噴射出一道光芒,轟!

這一道光芒轟到了畢風的面前,他雙手交叉在面前,那道光芒居然被他用雙臂擋了下來!

「很不錯的妖獸能力!」畢風的雙眼中爆發出一道精光,似乎很興奮。

「畢風似乎與之前有點不同!」鄭嘉突然說道。

「這裡的洞府能夠讓妖獸來幫助守護嗎?」蕭鵬突然問道。


「可以的,要是你有足夠的實力,可以養上百隻妖獸,也可以在洞府周圍布下印陣,還有其它的方式,只要能夠讓挑戰者知難而退就足夠了,這也是洞府擁有者的權利!」許月說道。

畢風的身上湧出一種與妖獸差不多的氣息,畢風居然直接撲了上去,手掌轟向那隻月騅,兩隻月騅根本不是畢風的對手,被畢風轟倒在地上。

「什麼人?」一股強橫的氣息從那洞府之中出現,看來這個洞府主人實力果然不凡。

成靖一出現在這裡,他目光向面前看去,看到蕭鵬幾人居然都在這裡,不過當他看到畢風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畢風赤裸著上身,一身結實的肌肉,在他身上散發著極為強大的氣息,王境後期。

兩人的目光一接觸,兩人同時出手,這是一場肉搏戰,兩人直接硬碰硬,這個成靖的實力的確不弱,但最後還是敗在畢風的手上,畢風比起之前的實力可是要強大不少,在這畢風的身上似乎多了一種妖獸的氣息。

「這裡的洞府以後就屬於我了!」畢風的手掌轟到了成靖的胸口,成靖的身體被畢風轟飛出去,他的身體在地面上划動了數丈距離。

「你……這洞府讓給你,裡面的妖獸我要帶走!」成靖說道。

「滾,這裡的妖獸,全部都屬於老子的!」畢風卻冷笑看著成靖,他提起兩隻妖獸向著洞府走了過去,留下了一句話,「蕭鵬,鄭嘉,鄭玉,你們什麼時候要來就跟我說一聲,老子現在要先處置這一個洞府!」

「好,我們以後一定會到來!」蕭鵬大聲說道,畢風擺擺手,已經走進洞府裡面了,在那洞府之外,出現一個巨大的禁字,洞府易主,擁有三天的時間給洞府新主人布置洞府。

「我們到下一處地方!」蕭鵬又對許月說道。

看著這被破壞嚴重的地面,許月對於蕭鵬幾人更加有興趣了,果然可怕,畢風竟然能夠將成靖擊敗,佔領這一個洞府,而從剛才畢風的樣子來看,他應該還沒有盡全力。

「那我們繼續走吧!」許月說道。


大概過了近一個時辰,穿過了數個洞府之後,許月帶著幾人到了另一處洞府,這裡也同樣是靈氣濃郁的地方,而且比起剛才的地方靈氣還要好上不少。

「這裡的火屬性靈氣很強烈,靈氣也很足!」鄭嘉的眼前一亮說道。

「沒錯,在這裡的火修,可是內門裡面排名在45火人禇元,聽說禇元擁有特殊的體質,能夠以身化火,他所修鍊的功法也是王級上品的功法,火元訣,攻擊力不容置疑!」許月對幾人說道。

「這裡就讓給我吧!」鄭嘉說道,她的身上湧出一股金色火焰,只看到她的手掌往前方轟去,在那洞府之前居然出現一道道深紅色的火焰。

「這種火焰,我還不會放在眼內!」鄭嘉冷聲說道,只看到她的手掌轟出,金色的火焰化成一隻飛鳥,撞到了那深紅色的火焰上,那隻火鳥居然直接將這些火焰吞噬掉了,而它的身體也壯大了一分。

「居然能夠吸收火焰,看來這段時間鄭嘉的實力也有不少的進步!」蕭鵬驚訝說道。

「鄭嘉姐姐的神焰可不同這些異火,雖然說這異火的威力不凡,鄭嘉姐姐的神焰可是能夠隨著她的實力提升而讓威力更加強大,就算是副宗主被鄭嘉姐姐的神焰正面擊中,也會受到重傷,更別說這些異火了!」鄭玉淡淡說了一句。

鄭玉的話讓蕭鵬與許月同樣驚訝,鄭嘉身上的神焰威力有多強,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但從現在鄭嘉所發出的火焰威力來看,應該還沒有到能夠傷到副宗主的威力吧,畢竟副宗主可是皇境強者!

那洞府的主人不出來,鄭嘉就讓那火鳥繼續吞噬這些火焰,這裡的火焰本來只是為了禦敵,其它的強者想強攻進去,也會受到這些異火的影響,而能夠吞噬掉這種深紅火焰的人,也僅有鄭嘉一個而已,這些異火其實也是裡面強者所修鍊出來,放到這裡培養再吸收到體內的話,能夠讓這些壯大的火焰為自己實力提升帶來一些好處,現在被鄭嘉這樣吸收,裡面的強者如何能夠再安心修鍊,一道火焰從天空落下,那火焰在地面上炸開,露出一張英俊的臉:「到底是誰在我的洞府搗亂?」

給讀者的話:

看到個位數的訂閱,無巫感覺到很鬱悶,一下午啥都想不出來,唉,不過仍然有人支持無巫,無巫也很感激一直支持的朋友 「你是禇元?」鄭嘉看著這名男子說道。

「請問姑娘是?」看到鄭嘉的時候,這男子眼前一亮,說道。

「我叫做鄭嘉,這一個洞府,還請閣下讓出來!」

「什麼?你想要我的洞府?」禇元皺了皺眉,不過一雙眼睛看到鄭嘉的美腿上時,卻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口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