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言昔也知道一些唐沐晴的計劃。

當下沒有說什麼,只是帶着唐沐晴先去了化妝間。

化妝師給唐沐晴準備妝面和造型。

薄言昔也在一邊陪着說話。

說着說着。

唐沐晴就不用很和善的眼神去看薄言昔了,而是一臉的嫌棄。

「我化妝你也沒有必要陪在這裏吧,就算是師兄妹,身為一個天王難道你的工作這麼不緊張嗎?」

被懟了,薄言昔也不生氣。

笑呵呵的,「你現在和之前可不一樣,需要有人保護著,我這隻不過是接到了別人的授意,再加上老師也讓我跟着你,怕你說錯話。」

唐沐晴:「……」

她看起來就那麼不靠譜嗎?

還需要一個人,專門跟着。

更過分的是。

這個專門跟過來的人,還是比她更不靠譜的薄言昔?

天啊……

也不知道,不靠譜的人,到底是誰了。

看到唐沐晴萎靡不振的模樣,薄言昔唇角的弧度反而越來越大,心情肉眼可見的愉快起來,「其實能跟着你也挺好的,換一個人,我還不願意給人家做保鏢呢。但如果這個人是你,這段時間我跟着你,應該可以看到不少的熱鬧,會很有趣的。」

薄言昔笑吟吟的,心情不錯。

身邊的唐沐晴卻徹底不想搭理他了。

這。

這都什麼奇奇怪怪的人啊。

居然可以把看熱鬧,說得這麼理直氣壯。

還是個人乾的事情嗎?

對上薄言昔燦爛的笑臉,唐沐晴就忍不住惡狠狠的去瞪着他。

薄言昔笑着聳肩,沒有放在心上。

唐沐晴:「……」

心情更差勁了,怎麼辦?

可以和這個討厭鬼打一架嗎?

兩個小時后。

陳青從外面回來看到唐唐沐晴還沒有換裝,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開口道:「我給你準備的衣服,你是不滿意嗎?如果你不滿意,現在找其他的設計師也還來得及。」

「或者可以乾脆去找一些其他品牌的贊助商,直接給你拿來一套你喜歡的衣服。」

唐沐晴看出來了,陳青的臉色有些難看,連連擺手說道:「老師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覺得如果這一次我還穿着你的服裝,會不會你的身份也會一點點的暴露?」

唐沐晴是一個比較清醒的人,也知道陳青設計師的身份,並不適合被太多的人知道。

陳青看着唐沐晴支支吾吾的模樣,微微挑眉:「所以,到了現在你還沒有開始準備,我是不是應該謝謝你,把我給你設計的衣服放在一邊了。」

唐沐晴尷尬的看着陳青,雙手雙腳都不知道要放在哪裏好。

看着唐沐晴拘束的模樣,陳青的唇角卻控制不住的微微上揚:「算了,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你穿上就可以了,今天晚宴,你一定看起來很漂亮。」

唐沐晴還有些糾結:「老師……」

陳青一個多餘的眼神,都不太願意給唐沐晴了。

很是冷淡的開口說道:「我現在,還是你的老師嗎?」

唐沐晴抿著唇,不太敢往下說。

就聽到陳青更不客氣的話語,「我可不敢說我是你的老師,畢竟你現在都已經不在意我說的話了,連我設計的衣服都不願意穿了。」

唐沐晴:「……」

老師怎麼還小孩子脾氣。

沒辦法,唐沐晴只好去換上陳青設計的衣服。

看着鏡子中的自己,唐沐晴忍不住感嘆著。

怪不得在很多人的眼裏,『青藍』是那麼多設計師里最為特別的存在。

眼下。

看到陳青設計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唐沐晴也忍不住感嘆著陳青的手藝。

真的,超級厲害!

出去以後,陳青看到唐沐晴,把人拉到一邊,輕笑着道:「孩子,我也是從你這個時間段過來的,你想說的我大概都可以猜得到。」

「你是認為你現在的人緣不怎麼樣,別人對待你也不會很友善。」

「你就想着,只要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至少別人不會因為你詆毀我的設計,甚至不會猜測到我才是『青藍』的身份,是這樣的嗎?」

陳青是個很聰明的人。

唐沐晴在想什麼,陳青一眼就可以看出來。

被說穿了,唐沐晴的臉上泛著不自然的紅暈,卻還是很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老師,我希望你可以謹慎一些,您的口碑很好,和我是不一樣的……」

自己是什麼處境,唐沐晴的心裏很清楚。

況且……

唐沐晴的想法也很簡單,就算挽救不了自己,至少也不要拖累其他人。

對上唐沐晴坦然的目光,陳青的心中反而更難受了。

無奈道:「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那你有真正想過,為什麼這麼多年『青藍』只給陳青設計衣物,他們之間真的只是簡單的朋友關係嗎?」

聽着陳青的話,唐沐晴輕輕的抿唇。

一瞬間。

好像意識到了一些問題。 第二天,葉玉早早就到了與伍劍約定的地點,他說飛機晚點了,要稍微晚一點才能來。

葉玉馬上告訴著欒南,可是發過去的信息,依舊出現小紅點。

「真不夠朋友,說好今天來幫我鑒渣的,怎麼說話不算數。」

葉玉嘟著嘴巴,而欒南其實就在葉玉的身後,甚至比她還早到。

對於葉玉的終身大事,欒南甚至比葉玉還上心。

而葉玉正毫不知情的撅著嘴巴,望着窗外。

就在這時,門外進過女孩,好得跟一個人似的,跟葉玉和欒南之前一樣。

葉玉重重的嘆了一聲氣,雙手拄著下巴發獃。

沒想到,這時候收到了欒南的一條信息,是葉玉發獃的照片。

拍攝角度,就在葉玉的身後。

葉玉趕忙站起來,看着身後,卻空無一人,反倒是剛才門外的兩個關係要好的閨蜜,走到了娃娃店裏的最角落。

兩個人變成了三個人。

葉玉崩提多羨慕了。

「欒南?」

兩個女孩中的一個,認出了欒南。

欒南趕緊在嘴前,比劃着噓的造型。

「你怎麼在這兒?對了,上次讓你幫我交給卜半覓的信,你給她了嗎?」

穿着病號服,高跟鞋的女孩,一看就是從醫院裏偷跑出來的。

」單樂兒?「

欒南微微皺眉,在腦袋裏搜索著女孩的名字,她就是在醫院裏,給了蔚梁農重重暴擊,替」重生「后的欒南出了一口惡氣。

」你還記得我名字?你放心,我把你讓我交的信,給了你說的那個叫葉玉的。那我的信呢?你幫我轉交給卜半覓了沒有?「

欒南愣了愣,她忘了,現在這封信,還在自己包里隨身攜帶呢。

」你太不夠意思了。得了,拿來,我讓我朋友幫我送。我給你介紹一下,她是我的病友,也是我的好朋友蒼瑤,我們之前住院在一起,她雙腿有點問題,都是被那個冷書給搞的,一直關在地下室,哎。「

說完,單樂兒深深嘆了一口氣。

而蒼瑤卻沒有坐下,直直的盯着欒南,隨後,選擇去旁邊抓娃娃,不再回來坐下。

「你們認識?」

面對蒼瑤的問題,欒南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認識,蒼瑤卻不想認識她的樣子,總是躲著欒南。

但是,明明欒南帶她去見她爺爺的。

「她心情不好,因為爺爺去世了,要我說,冷書就應該被判處死刑,太壞了,蒼瑤的爺爺,要我說,就是冷書給害死的。」

蒼瑤本來沒有講話,聽到單樂兒的話,一下子懟了回去。

「不是。我爺爺去世,跟冷書一點關係都沒有。」

說完,蒼瑤狠狠的瞪了欒南一眼。

「喂。你倒是過來坐一會兒,我穿高跟鞋走這麼遠,都累死了,等下還要回醫院,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院。」

想到這兒,單樂兒的臉上,依舊掛着笑。

如果不是住院,也遇不到病友欒南跟蒼瑤,也算是一種因禍得福吧。

「其實我,從來都沒朋友的。沒想到現在認識了你們。」

單樂兒一邊說,一年把蒼瑤往自己身邊拽著,把她的胳膊扯出來,強行讓她跟欒南握手。

「幹什麼?單樂兒,你有交朋友的權利,我有不交的權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