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天逆身形飄忽,明滅不定,皇甫洛林撲了一個空。只見蘇天逆一道道虛影閃現,一股強大的氣勢無形間釋放。在與皇甫洛林錯身的一瞬間,勾動開山印,雷霆出手!

雄渾無比的力量,撞擊在皇甫洛林的胸膛之上,他頓時倒飛出很遠,泣血劍脫手而出,蘇天逆飛速跟進,將泣血劍握在了手中,泣血劍錚鳴,一道凌冽劍氣呼嘯而出!

“哧!”

皇甫洛林的只覺得喉間一陣冰涼,有一股氣息透體而過,他感覺到自己的生機在漸漸遺失,眼神開始迷茫。

皇甫洛林捂着喉間,卻也止不住噴涌而出的鮮血。

“泣血劍最終飲了你的鮮血!”蘇天逆輕語,至始至終神色不改,早已經預計到的結果,當然不會吃驚。 “五叔!”皇甫騰,皇甫卓驚恐地呼道,他們根本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做夢也不會想到是這樣的結局!

皇甫洛林已經是化靈二重天,而蘇天逆不過剛剛邁入化靈境界而已,才兩個回合,竟然被蘇天逆所殺!

“蘇天逆竟然只用了兩個回合將皇甫洛林殺掉了?”

“而他似乎遊刃有餘,根本沒有使出全力!”


“先天戰體果然是妖孽一般的存在啊!”

衆人無不震驚,即便是親眼見到,都有些不敢相信。蘇天逆之強大,無愧少年強者!

“蘇天逆,你竟敢一再殺我皇甫世家之人。皇甫世家豈肯與你善罷甘休,就算你走到天涯海角,皇甫世家與你不死不休,定要將你挫骨揚灰!”皇甫卓不甘的大吼,雙眼血紅,怒火沖天。

“皇甫世家很了不起嗎?”蘇天逆反問道。

“我最看不起你這種人,依仗世家之名,作威作福,橫行霸道。如果沒有世家,你連毛都不是!”蘇天逆撇了一眼他們,如視草木一般。

“你的性命到此爲止!”皇甫騰憤恨地說道,而後將胸前的一塊玉佩捏碎,頓時一道青光直入雲霄,“這個仇解不了!”

皇甫騰眼見此時無人可以制衡蘇天逆,將玉佩捏碎,用以向家族求救,要不了片刻,更多的強者就將來臨。

“誰要想與你和解了?”蘇天逆一聲輕笑,隨後泣血劍擲出,血劍森然,殺機在化靈峯瀰漫。

“殺啊!”

“殺!”

皇甫世家一些子弟揮動着各種武器,向着蘇天逆衝過來,然而結果毫無懸念!

“噗,噗……”泣血劍猶如死神的鐮刀一般,收割着一片片的生命,眨眼之間只餘下了皇甫騰與皇甫卓。

“早已經給你們機會,是你們自己不珍惜!”

“不,你不能殺我,殺了我,連老天都保不了你!”皇甫卓色厲內荏,聲音都有些發顫。

蘇天逆不再答話,他已經留了很多次的機會給他們,此時不會再對他們仁慈。泣血劍一劃而過,兩人人頭飛起,鮮血噴出,瞬間斃命!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道理。

“少年啊,你闖了大禍了!”一位老者有些擔憂地說道,“這皇甫世家最爲護短,若是知曉你殺了他這麼多人,怎可與你善罷甘休?”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們一再相逼,殺了便是殺了,我仇家很多,多一個皇甫世家,算不了什麼!”蘇天逆氣勢沖霄而起,一股強者之氣圍繞在身邊。

想要他性命的勢力,又何止一個皇甫世家?伏龍巢,靈蛇族,銀毛犼,裂紋豹,現在多一個皇甫世家,又如何?

此刻在衆人眼中,彷彿已經看到一個強者,將要強勢崛起!那股氣息,令人不得不仰望!

強者,是需要在浴血奮戰中崛起!

天空中忽然傳來陣陣魔獸低嘯的聲音,一大隊皇甫家的人從天而降。一人身邊有一頭長五丈的魔狼,魔狼通體雪白,沒有一根雜毛,尖牙利齒,十分兇狠,一看就是久經戰場,非一般魔獸能比。

眼見皇甫家的人屍橫遍野,當他們看到皇甫洛林,皇甫卓,皇甫騰三位家族中的重要人物身死之時,更是無比的憤怒,不將此人碎屍萬段,不可能甘休。

“是誰,敢挑釁我們皇甫家?”其中一個領頭模樣的人喝道,他是皇甫家的守衛,名鐵關。他身邊有一頭魔狼,白牙森然,像是一把匕首一般。四隻利爪無比銳利,能撕碎一切。雙目雖是泛白,卻有着無窮的力量。


“皇甫家的氣勢,總是這麼驚人嗎?”蘇天逆沒有絲毫的懼意,他敢如此迴應道,就沒有害怕的可能!

“難道是你?”鐵關盯着眼前的少年,完全不敢相信,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竟然能有如此實力。如果不是他,那他又爲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強出頭?

蘇天逆不答,只是淡然一笑。

“撕碎他!然後吞到肚子裏面去,渣滓都不要剩下!”鐵關對這那頭雪白的魔狼下了命令。他心中已經瞭然,這個少年就是他要找的兇手。

“啊嗚!”魔狼一聲長嘯,化作一道白光撲了過來!

“是它,原來西木山的狼王!”有人說道,他認出了它的身份。

“原來它被皇甫家收復了,難怪最近沒有看見它出沒了。”

西木山的狼王,兇名遠傳。只要又人稍微靠近,便會遭來殺身之禍,而它實力又極爲強大,很多修行之人想將他捕殺,結果都死於它的尖牙利爪之下,被吞入了腹中,結局悽慘。

雪狼王速度極快,幾個起落間,便已經快到蘇天逆跟前。它利爪一抓,一片片白色的光芒爆射而出。

不得不說這雪狼王極爲強大,雖然只不過人類化靈二重天的境界。但常年捕食,讓它作戰經驗無比的豐富,若是稍有大意,絕對要吃大虧!

然而,它遇到了蘇天逆,就意味着生命將要終結!

眼見雪狼王撲面而來,將要觸及到蘇天逆的身體之時,蘇天逆身形稍稍退去幾步,渾身神力爆發,宇霄三境在一瞬間展出。

無盡的神鏈秩序將雪狼王纏繞,讓它動彈不得,而“禁”字一處,它氣息難以運行,神力被封了大半!

“破!”蘇天逆一聲喝道,宇霄三境“破”勢轟然來襲,勢如破竹,破滅一切生機!

預感到情況不妙,鐵關連忙大喝一聲,道:“一起上,殺了他!”

然而,終究是晚了一步,雪狼王一聲慘嚎,強大的衝擊力,將它的身體被擊成了碎片!血霧紛紛,在空中飄散!

“好可怕,西木山的雪狼王竟然就這樣被斬殺!”

“這得有多麼恐怖的戰力啊!”

衆人無比震驚,雪狼王不僅實力非凡,關鍵是肉體也很強悍,想不到就這樣被蘇天逆打成了碎片!

雪狼王身死,鐵關的眸子卻漸漸的冷了下來,而後面色很是平靜,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他雙眼靜靜凝視,似乎在尋找什麼一般! 雪狼王的鮮血在空中紛飛,一塊晶瑩剔透的魔晶核掉落了下來,正好落在了鐵關的身前。

鐵關嘴角露出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他將魔晶核握在了手中,這是雪狼王的一身精髓所在,握在手中,澎湃的生命力在傳遍全身。此時,他嘴角再次露出冷笑,撇了一眼蘇天逆,這眼神,就猶如雪狼王在捕食一般。

除了鐵關以外,其餘的十多人都在與蘇天逆周旋。這些人實力不弱,但不是蘇天逆的對手。步入化靈境界以後,他不知道強大了多少!

蘇天逆根本無可阻擋,如一條猛龍入海,捲起一片巨浪。一步斃一人,十餘步後,盡數斃命!

“啪啪啪……”

“不愧是先天戰體——蘇天逆!出乎我的意料!”鐵關一邊鼓掌,一邊陰森地說道,冷然的殺意,總是若有若無間浮現。

“你沒有趁機逃走,也算是出乎我的意外!”蘇天逆輕笑道。

“我一直欠缺一把趁手的兵器,聽說先天戰體的肉身強悍無比,堅不可摧,適合用來煉製重器。”

鐵關撫摸手中一杆銀色的長槍,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非常不凡,又說道:“這一杆狼牙槍,是一頭實力恐怖的老狼王的牙齒煉祭而成,也算是不錯。但總是不如意。若是融入雪狼王的魔晶核,以及先天戰體的骨骼,那就會成爲一杆不敗的神槍!”

狼牙槍的中心位置,留有一個拇指大小的凹槽。鐵關神力運轉,將雪狼王的魔晶核煉化,而後放進那個凹槽之中。

頓時,狼牙槍銀光燦燦,刺得人睜不開眼睛,恐怖駭人的氣息瀰漫,彷彿一頭功參造化的老狼將要復甦一般,讓八方顫慄!

“狼王的魔晶核已經融入,就差你先天戰體的骨骼了!”鐵關笑得放肆,狂暴的力量開始在噴發。

“再我看來,你這所謂的不敗神槍,不過爾爾。”

“那是因爲還缺少你的骨骼!”

“來取!”

鐵關雙腳蹬地,飛身而起,懸在空中,而後極速落下,接着這股衝擊力,長槍猛地刺出。

蘇天逆雙足不移,眼見長槍襲來,徒手相迎,雙臂一震,足有戰破山河之力。

兩者對撞,鏘鏘之聲不絕於耳。鐵關長槍揮舞,冷若寒霜,化靈峯的溫度頓時下降了一大截,彷彿冬季來臨。


鐵關長槍一抖,挽出一道道虛影,化作流光,如一條銀蛇一般刺出。

蘇天逆反手迎擊,抵擋住狼牙槍。狼牙槍釋放出無盡的寒氣,自他掌心涌入全身。蘇天逆聖光術展出,一道道金色光芒垂落而下,聖光如火焰一般熊熊燃燒,將他包裹起來。

“哧!”

炙熱的溫度,通過槍體傳到鐵關的手掌之間,他的皮膚頓時一片焦黑。如今蘇天逆使出聖光術,威力自然非凡。

“你……”鐵關怒目而視,想將狼牙槍取回,卻發現無法撼動,彷彿在蘇天逆掌心生根了一般。

聖焰依舊熊熊燃燒,炙熱的溫度不停地傳導。使得鐵關痛苦不堪,焦黑的皮膚,開始冒出了陣陣黑煙。

“還不放手?”

被蘇天逆這麼一問,鐵關頓時勃然大怒,頭髮倒豎!這是**裸的羞辱啊。對方不過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而自己已經步入中年!

終於,鐵關再也無法忍受這份炙熱的溫度,抽身而出,不過片刻後,表情又平靜了下來。

“你所謂的不敗神槍,在我看來,和廢鐵沒有區別!”蘇天逆搖頭一笑,而後神力凝聚手掌之上,一掌飄然落下。

只聽見一聲清脆的響聲,狼牙槍頓時裂成了兩半,隱約間可以聽見一頭狼在嘶吼。

“看來不拿出點實力,還真是對付不了你!”鐵關無比的冷漠,雖然狼牙槍失去,但絲毫不亂,自身的實力纔是最大的依仗!

“與你戰這麼久,不過是想看看皇甫世家到底有多強大。結果看來,不過如此!”蘇天逆搖頭嘆道,如今以他的實力,對付鐵關化靈二重天,幾乎不費吹灰之力。

他與鐵關戰這麼久,不過是想多學幾種皇甫家的祕術。沒想到鐵關根本就沒有使出任何一種,看來非重要人物,或者嫡系人物,是不可能有機會接觸到的。

“是嗎?”

“不錯。不過現在,你還是與狼牙槍一起陪葬吧!”蘇天逆聲音很冷,非凡的氣勢蔓延四方,此言一出,正如死神在宣判!

此時已經沒什麼好說的,蘇天逆根本不再留情,氣息在一瞬間再次暴漲。他雙手光芒大盛,擡手一招,天空中壓力陡然間升起,推山印猛然間落下!

鐵關還未來得及抵抗,抱山印緊隨其後,像是要壓迫化靈峯一般,一片震動!

兩印疊加,威能倍增!鐵關只覺雙臂又兩座山峯一般,毫無還手之力!他奮力抵抗,但依舊無效,此時,他渾身筋骨欲裂,就要到崩盤的邊緣了。

“死來!”蘇天逆一聲喝道,四方爲之一震,雙手再次勾動大印,而後開山印摧枯拉朽,滅絕了他的所有希望!

“啊!”鐵關發出一聲不甘的聲音,開山印透體而過,他筋骨盡斷,爆體而亡!

山間狂風掃過,捲起一片寧靜。蘇天逆這一戰,戰得無比強勢,將皇甫世家來犯之人,盡數斬盡!

“想不到皇甫世家也會有這種下場。”

“這是自找禍端,怨不得別人。”

圍觀衆人皆是無比震驚,皇甫世家何時遭受過這樣的奇恥大辱,被人連番戰敗,殺得一個不剩。

這也怪平時皇甫家作威作福慣了,蘇天逆給了他們很多次機會,他們卻沒有珍惜,一再相逼,相要挾,最終激怒了這一頭猛龍!

不過很多人一點也不同情皇甫世家,平時仗着世家的勢力,眼高於頂,不拿尋常人當做一回事,動不動就拿世家的威風來欺壓弱小,一言不合,便要取人性命。

對於這種世家,很多人是敢怒不敢言,現在蘇天逆着實爲他們出了一口氣。他們頓時覺得內心暢快無比。


蘇天逆也不再停留,向着化靈峯下走去。正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蘇天逆走後,化靈峯上的消息,如颶風一般迅速,傳遍了四面八方。

皇甫世家大殿之中,家主皇甫瀾勃然大怒,雙目殺氣淋淋,聲音低沉,如一頭猛虎在咆哮:“是何人敢如此大膽?連我皇甫世家都敢得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