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皓然操作起來自然也就沒什麼障礙。

只是龔箭在一旁,卻覺得大為吃驚。

以他博士的知識面,竟然沒想到蘇皓然真的敢試。

玩什麼天方夜譚啊?

可人才剛才確實就用了這台電腦,發射了干擾波干擾了無人機的。

人家現在想試著把無人機捉回來,又怎麼會是荒誕的想法呢。

自己沒見過沒聽說過,也不見得人家就做不到啊。

現在的科技這麼日新月異的,博士也不一定都能了解。

龔箭張大嘴巴,愣在那裡看著蘇皓然飛快地敲打著鍵盤。

一時也不知說什麼好。

康雷團長就得意了,嘲笑龔箭道:「你看看,你看看。

「總以為自己是博士生了不起。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其實就是個狗屁。

「不行?不行,人家小蘇怎麼就做到了?

「怎麼就又敢試了呢?

「我就覺得可行。

「小蘇,你能做到的是吧?」

「叭——」

康雷剛說完呢,蘇皓然就突然用力擊下了回車鍵。

然後指著天空的無人機叫道:「聽話,快乖乖的下來吧!」

在天上好被干擾了電波后,就好像是無頭蒼蠅似的無人機。

竟然真的隨著蘇皓然的話音落下,緩緩地飛落草地上。

康雷高興極了來,過來摸著無人機道:

「這麼好的傢伙,什麼時候才會列裝我們團啊。

「范天雷那個老傢伙真是牛氣,這裝備看著就過癮。

「聽說他們還可以調用軍用衛星追蹤。

「這次我們本來想拿我們團當磨刀石的。

「後來上面不知怎麼了,突然搞成了『亮劍行動』

「要求兩軍都是劍,要相互對砍,而不是誰當誰的磨刀石。

「也因此,上頭讓特戰旅不得調用軍用衛星搞偵探。

「要不然,他們肯定不會派無人機冒險,

「深入我們的腹地的。

「這回好,我們先弄他這和好的戰利品。

「演習結束,交的換戰利品時,

「光這無人架,我就敢讓他弄他幾箱貴茅來換。

「要不然就不還給他們。

「哈哈哈……太開心了。

「龔箭,讓人弄個木架子,把無人機抬回去。

「我們走了。」

龔箭就帶了幾個兵去砍木頭,做架子,準備抬無人機。

蘇皓然趕緊對康雷道:「團長,忘了告訴你了。

「這無人機上裝有攝像頭。

「會實時將圖像傳到特戰旅的。

「你在這裡做的動作,他們都會看得一清二楚。」

康雷一愣,接著又哈哈大笑了起來道:「你說真的?」

「嗯。」蘇皓然點著頭,肯定地說。

「哈哈哈……攝像頭在哪裡?

「我跟老范說幾句話。

「他肯定要氣得吐一盆血出來的。」

康雷興奮道。

蘇皓然道:「聲音聽不到,但圖像肯定可以看到。」

「呶,那兩邊像眼睛一樣的東西,就是攝像頭。

「後邊和側面也都分別裝了一個。


「看樣子,就非常的精密。」

康雷看了更是大笑,立即對著攝像頭比劃起砍頭。

然後朝天比了個民間罵娘,顯得比較粗野的手語。

又來個剪刀手有示勝利。

最後,再來個大拇指朝下,狠狠嘲笑特戰旅一番。

康雷這番動作的意思,邊貫翻譯,大概意思就是:

想砍我的頭,你老范也想得太美了。

怎麼樣,沒想到無人機都會被我們下來吧。

我告訴你,我們這裡的人才多著呢。

這次演習絕對打敗你們特戰旅,取得勝利。

你們特戰旅,還有老范你,就是垃圾、笨蛋。


……

特戰旅作戰指揮室里。


看到無人轟炸機發射了一發導彈。

把康雷團長的人嚇得驚慌失色。

整個作戰室的作戰人員,看著都開懷大笑了起來。

范天雷更是得意地指著屏幕里,頗顯狼狽的康雷笑道:

「你們看老康那狼狽樣,整個形象就像只土拔鼠。

「太滑稽了,哈哈哈……

「瞄好角度,再給他們來一發,把他們嚇尿褲子。」

沙……沙沙……

一群人正開心著,突然屏幕連閃了幾下。

逆天奇聞︰女神被拐

很快,無人機操縱駕駛員就緊張地站起來,大聲報告說:

「報告5號,無人機突然遭到強烈的不明電波干擾。

「我們已經失去對他的控制。」

范天雷正要追問什麼原因呢。

無人機駕駛員又接著報告道:

「發現有不明信號侵入無人機系統。

「接管了我們的控制系統。

「參座,是康團長他們。

「你看,蘇皓然正在操縱電腦,肯定是他侵入無人機系統。

「奪取了我們對無人機的指揮控制權……

「肯定沒錯,就是他。

我的冰山美女俏總裁

「參謀長你看,康雷在給我們比手語呢……」

范天雷不由用力擂了下桌子。

心痛道:「又是蘇皓然這小子。

「失誤啊失誤,早就應該把他弄回特戰旅。

「也不會讓老康那傢伙看這樣的笑話了。

停頓了一會,卻又接著說道:

「哼,你們不就靠著有一個蘇皓然嗎?

「敢嘲笑我,我現在就親自去砍你的頭。

「徐參謀,立即召集人員隨我出發。

「我要親自去實施對鐵拳團的斬首行動。

「康雷的頭,我是一定要把他砍回來的,快!」 都這個時候了,宇文極竟然還這般的自負,廣豪不由就冷笑道,「宇文極,怕是你現在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吧,我告訴你,現在是你兒子在我們的手中,只要我們願意,隨時可以殺了他,真是不知道你到現在怎麼還敢這般的威脅我們。」

「什麼?你敢動我兒子,你動動試試。」宇文極一聽廣豪真是要威脅他,頓時就火了,這就將雙手抬起,隨時準備發起攻擊。

「宇文極,你還是不要激動的好,不然,下一秒你兒子就會被殺,難道你真的要看你兒子死在你的面前嗎?」廣豪知道宇文極這個人,性格衝動,所以便連連出聲喊著。

「極兒莫動,先看看他們是什麼意思。」宇文臣風這個時候終於說話了,概是因為他看清楚了廣豪他們這一次來並不是要給什麼交待,而是有別的意思。

「呵呵,還是宇文老爺子聰明,是這樣的,我們可以將宇文流涕還給你們,但是為了防止你們事後報復,為了讓我們放心,請你們每人自斷一臂,只要這樣做,我保證馬上將令公子釋放。」廣豪看向著宇文臣風,一字一句的說著。

「你說什麼?」似是沒有聽清一般,宇文極怒聲問道。

「你有膽子在說一遍。」宇文臣風這一會也真是生氣了,他們讓其自斷一臂,那個人修為跌了可就不止一檔了,甚到是回落到罡師也是極有可能的,真到了那個時候,不用說他們去找廣豪等人的麻煩,怕是這些人就可以直接來找自己的麻煩了吧。

「我說你們自斷一臂,自然就將令公子歸還。」廣豪面對宇文臣風的怒氣,也感受到壓力極大,好在他的修為己經達到了一階罡將的巔峰,這股壓力雖然難受,但還可以頂得住。

「哈哈,哈哈哈。」看到廣豪如此認真的又說了一遍,宇文臣風就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狂笑起來。

狂笑之後,他就出聲道,「你們在開什麼玩笑,告訴你們,馬上將流涕放了,也許我還只是會廢了你們修為,若在脫延,今天所來之人都是難逃一死。」

死字一出,一股獨屬於二階罡將的氣勢立馬狂涌而出,迎面向著廣豪等人就撲了過去。

廣豪,雙子健,木松林三人連忙運用起自身罡氣頂住了這股子壓力,以防身後的人受到威壓減少戰鬥力。

「極兒,再等什麼,還不動手。」宇文臣風尋找到了這個最佳的機會,大聲向兒子宇文極說著,然後他本人也是急速的向著廣豪三人衝去,在他看來,只要拖住了這三個人,接下來沒人會是宇文極的對手,那時,自然宇文流涕就可以安然被救出來了。

宇文極一聽到父親這般說,立馬就動了起來,身子一縱,飛快的向著人群之中掠來。

「滾回去。」在人群中一身青衣的龍武終於動手了。早在宇文臣風突然發起怒喝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不對勁,這便把罡氣布滿了全身,現在看到對方果然是想趁亂救人,這便一縱身,迎向了宇文極,同時手中的神龍吞天棍一揮,一記推式的狂浪滔天揮撒而出。

這一記狂浪滔天並不能完全的阻攔住宇文極,僅僅是能阻礙一時罷了,可這就足夠了,因為借著這個時間,甘先,木松子,雙天美都反應了過來,三人是齊齊的騰空而起,向著宇文極發出了猛烈的攻擊。

「纏住宇文臣風。」廣豪三時也清醒了過來,這哪裡是在怒吼,分明是想打亂這裡的節奏,好救人嘛。好在龍武反應的快,不然這讓宇文極得手了,怕接下來事情就更不好辦了。

廣豪三人瞬間就把宇文臣風圍了起來,三位一階罡將對一名兩階罡將,可謂是勢均力敵了,至少任何一方想勝出那都是需要一定時間的。


相對來講,反而是宇文極這裡的戰鬥更為猛烈一些。畢竟罡將與罡師之間存在的差別太大了一些,縱然就是四名罡師在圍著宇文極打,可也絲毫占不到什麼上風。

甘先,木松子,雙天美三人全部都是與李傑一樣的九階罡師,三人合力之下宇文極一時間也討不到什麼便宜,更不要說一旁還有龍武在游斗著,總是抽冷子攻擊一棍,佔佔便宜,這讓宇文極更不好受。

「你們一個個都要死。」短時間內竟然占不到好處,宇文極越發的著急起來,他從來沒有想到在廣陵城會有人敢挑戰宇文家,可是現在事實擺在這裡,他確又不得不相信了。

「天虎探路,天虎吞食。」發怒的宇文極一瞬間的工夫連發了兩記攻擊,直直的逼開了甘先與木松子,然後把目標對準了雙天美這個女人,直衝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