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眉眼神不斷在兩人之間徘徊,一邊撕著魚肉一邊用曖昧的語氣調笑,「嘖嘖……師弟啊,你都沒有對我這麼好過呢!」

安塵宇估計是換褲子的事情還沒從暴走中回神,聽到蘇眉的話直接哼一聲,「師姐,男女授受不親!」

蘇眉嘻嘻哈哈,「你也知道男女授受不親,昨天還是誰一個勁兒推辭讓我一個女孩子給一個男孩子渡氣來著?」

「你你!」安塵宇瞬間跳起來,心虛地看了一眼楚堯,臉蛋紅的像猴屁股,「你已經發過誓了!」

「可是我沒有說是誰啊!」蘇眉狡黠地朝安塵宇笑。

一邊的楚堯心中咯噔一下,也不知是個什麼感覺,總覺得自己心跳……快了許多。

吃下最後一片魚肉,楚堯都還能察覺到魚肉之上帶著對方的氣息。

【新的一周求票票呀,每天十更不間斷,看在桃花這麼勤奮的份上用票票砸死我吧】 吃過早飯,幾人都恢復了不少體力,尤其是楚堯,除了還有點低燒的癥狀,已經能跟得上幾人的步伐了。

三人一隻怪物沿著河流走,穿過了這片樹林,才發現此處竟然是個小山村,出現人煙,怪物就不能隨意出來了,見蘇眉三人彷彿要把它拋棄,怪物開始急了!

它還中了個「誅仙丸」的毒呢,要是這三人走了沒人來救他怎麼辦?!

蘇眉見快要瞞不住了,只能叫兩人先走,等兩人距離河邊十分遙遠,幾乎看不見身影以後,蘇眉才暗暗從空間里掏出虎翼,只要那怪物一有不對勁,她就立馬逃走。

「我沒有對你下毒。」蘇眉機警地盯著怪物,腳步慢慢往後退,生怕對方一下子竄上來把自己咬死。

「那不過是師弟的零嘴罷了,我嚇唬你的,所以你才會跟我們合作一起離開那個地方。」蘇眉吞了吞口水,見這個怪物還處於懵逼的狀態,又補充幾句,「合作共贏嘛,現在你也自由了,也沒有什麼損失,所以我希望你不要來找我們三人的麻煩了。」

說著,蘇眉心念一動,虎翼配合著直接在眨眼間將蘇眉拉到百米之外。

獨自留下怪物風中凌亂。

怪物只覺得這個女娃娃身上有好多秘密!會控火不說,還能瞬移,那就是神仙的手段啊!

它怎麼敢找神仙的麻煩,那不就是自己找死嗎!

它又不傻!

餘光看見怪物沒有追過來,蘇眉才將虎翼收回去,小碎步跑著趕上兩人。

……

走進村子里,蘇眉才發覺這個村莊很多建築都跟白鶴山莊有聯繫。

因為之前跟隨老和尚前往白鶴山莊,他們雖然沒有進去過,但是也曾遠遠看去,白鶴山莊的房頂上都會雕刻一隻飛鳥形狀的雕塑,示意白鶴展翅。

而這個村莊的房頂上雖然沒有,但是在村口的大石磨側面,卻有一個飛鳥形狀的圖案。

「這個村子可能跟白鶴山莊有關係,小心點。」

蘇眉雙手握緊,繃緊了身體。

黑色梟雄的媽咪新娘 之前是因為他們要調查是誰這麼大膽敢捉他們三人,猜測是白鶴山莊以後,蘇眉對白鶴山莊和飛鳥圖案都尤為注意。

在沒有調查清楚以前她不敢妄下結論,但是小心行事總是好的。

聽到蘇眉的提醒,兩人也放輕了呼吸,三人貼緊了走,就怕這些村民一下子蜂擁而上把他們三個再抓起來。

蘇眉目光盯緊了一個正要去洗衣服的大姐,看起來身子薄弱,有點風吹就倒的感覺,應該不是很危險。

她上前露出一個可憐巴巴的表情,再配上她現在的狼狽模樣,看起來就像個流浪的小乞丐。

「姐姐……」蘇眉脆生生地叫了一下,那位大姐果然停住了腳步。

見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子,她不由得放柔了神情,「這位小妹妹,怎麼了?」

真愛不散場 「姐姐,這裡是什麼地方啊?」蘇眉一張小臉皺巴巴的,泛著無限委屈。「我和弟弟、還有一位小師傅被水衝過來,醒來就在這附近了。 大牌總裁愛撒嬌 我們走了一天才發現有人……我想回家……」 「這裡是白河村。」大姐見三個小孩子孤苦伶仃的,都是十分狼狽,忍不住揉了揉蘇眉的小臉蛋。

她的手上一片冰涼,差點沒嚇蘇眉一跳。

「你們的家在哪裡,說不定我知道呢。」

「白鶴村?」

蘇眉瞳孔一縮,差點以為自己掉進白鶴山莊的老巢里了,哪知對方又笑了一下:

「是白河村,不是白鶴村,河水的河。」

「原來不是白鶴村啊……」蘇眉吐吐舌頭,兩個字的音一樣,調子不同,而她又處在緊張狀態,所以才會聽岔了。

「小妹妹,沒有白鶴村,只有白鶴鎮了。」

「咦?」蘇眉眼睛一亮,「姐姐知道白鶴鎮?我師父就是在那裡的,姐姐能告訴我們怎麼走嗎?」

「奇怪了。」聽到蘇眉說自己是從白鶴鎮過來的,女子上下看了蘇眉幾眼,「白鶴鎮在白河村下方,照理說你們三人不應該從下游被衝到上游才是……」

「莫非是河神將你們送上來?」

蘇眉聽得一愣一愣,沒想到白河村還在白鶴鎮之上,整個人有點懵,不知道怎麼又冒出個河神來了。

「河神?」

蘇眉眼睛眨呀眨,呆萌的瞬間讓那位大姐姐噗嗤一樂,「河神就是河神啊。」

「長什麼樣的?」蘇眉還不知道這世界居然有神仙,假如真的有神仙,那將來的災禍應該是可以避免的吧?

「我又沒見過,哪裡知道呢。」大姐姐覺得蘇眉著實可愛,也多嘴幾句,「村裡都是這麼傳的。每次到豐收季節的清晨,河邊都會出現許多肥美的魚,不是河神送的還會是什麼,不過三年前,河神好像就沒再出現了呢。」

「那這可真是個好河神啊!」聽對方這麼說,蘇眉就更想見見這個河神了。

「嗯……你要去白鶴鎮,沿著河往下遊走一炷香時間就是了。」大姐姐拍拍自己的木盆,「我要洗衣服了。」

「欸……」蘇眉張了張嘴,還想打聽什麼,只是對方已經離開了。

好在她也打聽到白鶴鎮所在,只要找到師父,一切就不是問題了。

不知道師父現在怎麼樣了呢。

想到宋修遠,蘇眉心裡又是一陣惆悵,尤其是看到安塵宇已經和楚堯之間散發著一種莫名的氣場時,她更惆悵!

三人行,必有電燈泡!

……

回到白鶴鎮,蘇眉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之前他們從白鶴鎮去往白鶴山莊也是走的這條路,怎麼就沒看見有個白河村,反而是下來時出現了呢?

「師姐,你在想什麼?」安塵宇看見蘇眉想的入神,一臉好奇湊上來。

「在想白河村出現的奇怪。」蘇眉喃喃自語,「怎麼會忽然有個村子呢?」他們走的是一條路沒錯啊!

呸!

從白鶴山莊到白鶴鎮就只有一條路啊!

「想這麼多,問問不就好了嘛。」安塵宇並不想蘇眉心思玲瓏,也沒有聰明反被聰明誤自己鑽進牛角尖里。

見蘇眉實在糾結,安塵宇自己跑去拉了個人就問,「這位大哥,你知道白河村嗎?」

那人臉色一下子就變了,「白河村不是在三年前就被洪水淹了嗎?」 三年前!

蘇眉忽然意識到,之前那個大姐姐用手摸了摸她的臉,她差點被對方的冰冷的手嚇了一跳。

對方是鬼?

不……應該說整個白河村都是忽然出現的,一個鬼村?

可是,對方這麼善良,也沒有要害他們三人性命的意思,還給他們指了路,蘇眉才能回到白鶴鎮。

等等……

那個姐姐也提到了三年前。

她說三年前,河神就不見了!

「大哥,三年前白鶴鎮的河裡有河神嗎?」蘇眉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好似三年前似乎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聽到河神兩個字,男子神色古怪好一會兒,才皺著眉頭,壓低自己的聲音,「你們是怎麼知道河神的?」

「真的有?!」蘇眉捂住嘴巴驚訝的叫了一聲,被慌忙的男子拉到一邊,「小孩子家家的,還是不要問這麼多。」

「為什麼啊?」這些信息串聯在一起實在是太奇怪了。

明明是河神的事,怎麼又跟老和尚的帘子扯上關係,還把他們三人都抓起來?

「白鶴鎮不允許說有關河神的事情。」大哥似乎是在忌憚什麼東西,催促著幾人趕快離開,「那河神是吃人的妖怪!」

「欸?」蘇眉徹底蒙圈了,「可是每到豐收季節的早晨,河神不是都會在岸邊放上許多肥美的魚嗎?」

男子的臉色再次變得詭異,看了蘇眉好一會兒,蘇眉還以為他要暴走了,對方才顫顫巍巍問了一句,「你到底……到底是什麼人?」

「怎麼會知道這麼多事!」

蘇眉無奈攤手,「昨晚夢到的。」

她總不能說是白河村的女鬼告訴她的吧?

「……」男子頓了頓,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我還以為……是白河村……來索命了。」

蘇眉:「……」沒,你放心呢,她就是剛剛從白河村出來的。

「小孩子家家的,還是別問了。」男子又擺擺手作勢要離開。

蘇眉急了,連忙攔住對方,指著楚堯就道:「大哥你看他,他就是前兩天捉妖怪老和尚的徒弟,你告訴我們吧,我們說不定有辦法解決呢!」

那男子一看還真是!

前兩天老和尚帶著一頭大怪物過來時好多人都知道,所以對於楚堯他還是面熟的。

「想起來了,你就是叫師父來幫忙的女娃娃!」男子一拍大腿,終於下定決心,又壓低聲音道:

「告訴你們也行,你們可別說是我說的!」

「那當然!」蘇眉挺著胸脯保證。

「有人說,那吃人的妖怪就是白鶴山莊里養的,白河村的河神才是真的河神……」

三年前,白鶴鎮不斷有小孩失蹤。有人發現失蹤的小孩都是去過河邊,所以組織了幾個人在河邊蹲守。

結果在夜裡看到了河裡竄出蛇一樣的尾巴,一下子把小孩卷進河裡。

於是鎮上的人開始組織人去殺怪物,誰知那怪物還會叫一群蛇把他們圍住。那時候幾乎所有去捉怪物的人都沒能回來過,白鶴鎮人心惶惶,幾乎都走光了。

尤其是家裡有小孩的,全都搬走。 小孩失蹤的事情才告一段落,那隻怪物似乎也沒再興風作浪。又過一個月,沒有小孩了,開始變成婦女失蹤,去河邊洗衣服的時候被卷進去。

每過幾天都要死一個人,那時候的白鶴鎮都快成荒廢的鎮子了,同處一條河的白河村和白鶴山莊卻一點事也沒有。

不知怎麼就有流言傳出怪物其實就是白河村的河神。

白河村的確是有一個河神,但是那個河神從來沒鬧出過人命,一時間兩方爭吵不斷,白河村因此也跟白鶴鎮斷了來往。

也就是那年夏天近秋,連續一個月雷雨交加,有人偶然看見河面翻湧,偶爾還露出幾隻利爪,像是什麼在打架。

大雨過後,有人前往白鶴山莊路經白河村才發現,白河村已經被洪水淹沒。

奇怪的是,洪水只淹了上游的白河村,下游的白鶴鎮卻一點事也沒有。

從此以後,這條河好像再也沒有了妖怪,白鶴鎮的人才漸漸搬回來。

「那跟白鶴山莊又有什麼關係?」蘇眉不太理解,白鶴山莊好像從頭到尾都沒出現過啊!

「那怪物從來沒抓過白鶴山莊的人!」男子感覺都毛骨悚然的。

「以前白鶴鎮叫白河鎮,只有兩三戶人家是從白鶴山莊搬出來的。他們家孩子天天去河邊玩耍就沒事,別家孩子去一個沒一個!鎮上人走的差不多了,白鶴山莊的人才搬過來,所以現在幾近一半人家都是白鶴山莊里出來的。」

蘇眉聽著也覺得恐怖,如果真是白鶴山莊跟怪物有什麼關係,那這白鶴山莊的目的才叫人害怕。

蘇眉忽然想起一句話:最可怕的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人心。

「大哥,你知道白河村的河神是什麼樣子的嗎?」蘇眉覺得這個事情漸漸明朗了,只是白河村的河神她也只是一直聽人說起,卻沒有人見過。

惡少的純潔情人 「我哪知道去!」

男子把這件事說出來以後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再三警告蘇眉幾人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隨後行色匆匆的離開。

「師姐,我們……」

楚堯還好一點,畢竟妖魔鬼怪他跟在師父身邊見的多了。但是安塵宇就不同了,這兩天他見到的東西都是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的!

野獸有了人的思想,能聽懂人的話,還能像人一樣使用陰謀詭計!

還有……就在一炷香以前,他們三人剛剛從一個鬼村裡出來!

安塵宇開始覺得這個世界變得陌生,跟他接觸的完全不同!

這兩天給他的震驚實在太大,現在安塵宇只能寄希望於蘇眉身上,對她言聽計從。

「先找師父。」蘇眉當即拿下主意。

蘇眉可不認為宋修遠發現他們不見了以後還會傻乎乎的在院子里等著。蘇眉聽起宋修遠說過這附近有六虛門弟子能幫忙打探老師傅的去向,想來一定是暗堂的弟子了。

如今他們找不到宋修遠,不如找到暗堂弟子先住下來,然後再讓他們給師父傳遞消息。

白鶴鎮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青樓倒是有幾家,只是沒等他們進去就被趕了出來。 無奈之下,蘇眉三人只能在青樓的後門等著,一家一家找過去,不經意間說出暗號,竟然沒有一家是他們要找的人。

不是青樓還會是哪裡?

暗堂里全是女弟子,通常來說青樓的可能性最大。

還有酒館茶樓!

蘇眉眼睛一亮,又開始打聽白鶴鎮上的酒館茶樓,終於在一家酒館……隔壁的當鋪找到了暗堂的弟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