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陌毫無懼色,嘴角依然噬着笑意。

“我是誰王爺很快就會知道的,不過,在知道我是誰之前,王爺就先承受一下死去的蘇紫陌所承受的痛苦吧!”

狂,傲,冷,彰顯在蘇紫陌風輕雲淡的語氣中。

君臨天死死的盯住,從來沒有想過,他君臨天有一天也會有懼怕一個女人的時候,看着那雙堅定而明亮的眼眸,他的心亂了,眼前的她真的能帶給他一直毀天滅地的感覺。

蘇紫陌說完,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人最難認清的其實是自己,可一但認清之後,就可以義無反顧,明目張膽的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且做起事情來會更加的明智,君臨天想要皇位,他做夢去。

她知道自己不該往事較真,因爲有太多的不值得,可是爲了要前進,她不得不和現實較真。

“我們走。”蘇紫陌拉着蘇櫟,和赫雲霆一起離開。

君臨天仍舊愣愣的不知所措。

“王爺。”

蘇紫雲看着愣愣的君臨天,不知道那女人和王爺說了什麼?對王爺的影響會這麼多。

君臨天看了看蘇紫雲,擡腳大步的離開。

“王爺。”

蘇紫雲眉心緊蹙,快速的跟了上去。

在醉君樓的二樓,一位白衣男子滿臉笑意的看着離去的蘇紫陌。

男子男子一頭綢緞般墨黑的長髮,綰起頭頂,其餘的未系披散在身後,光滑順垂如同上好的絲緞。一雙勾魂攝魄的眼眸,眼角微微上挑,似笑非笑的,俊美絕倫,看起來好象放蕩不拘,而這時,厚薄適中的紅脣卻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她一直沒有什麼改變,依然這般的輕狂。”

“爺,您爲何不去見莊主,爺來這裏的目的不就是爲了見莊主嗎?”

站在他身邊一個穿着黑色勁衣男子微微側身,不明所以的說道。

“現在還不是去見她的時候,她現在翼羽已豐,別人要想傷害到她很難,在過一段時間我們再去見她。”

男子饒富興味的收回目光,輕輕抿了一口茶,一舉一動中,流露出非凡的氣勢。

“爺,莊主這次回來,會在皓月國京城定居,也爲回來做了很多的準備,要在這裏立足,應該不會太難。”

“世譽,你跟着陌陌快已經兩年了,還不瞭解陌陌嗎?她是一個能掌握自己的人,只要她不想,別人無法操控到她,明天你記得早點去明月山莊,這次你回來,一定要好好協助她,千萬不要任何人傷害到她。”

總裁大人超給力 “是,爺,不過爺爲莊主做的,莊主不一定會知道,爺應該讓莊主知道爺的心思纔是。”

“嗯……。”沉悶而怒氣的眼眸突然凌人的看着世譽。

世譽快速的垂下頭,聲音低沉的說道:“爺,世譽越矩了。”

男子淡淡的收回目光,“知道了就好。”

男子目光幽遠的看着蘇紫陌離去的方向,現在一切都還不是時候,她救了他一條命,他會還她一片淨土,男子思緒回到兩年前……。

雲城裏,沐雲軒靠在軟榻上閉目養神,整整一天,他誰也不見,腦海裏一直都是蘇紫陌淡漠的表情和無所謂的模樣,明月山莊的莊主,那個女人和她有着驚人的相似,他能感覺到那股熟悉的感覺,可是,她真的還活着嗎?

“大哥,都一整天了,你不吃不喝,這可不行。”

沐雲寒走進雲霄殿,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不怕自己大哥生氣,大哥從來沒有這樣過,讓他有些擔心。

-本章完結- “別來煩我,我現在心情很不好。”

沐雲軒並沒有睜開眼眸,他怕自己眼中的情緒出賣了自己。

“哥,你心裏有什麼事情就說出來,這樣事情才能解決,總悶在心裏什麼事情都解決不了。”

沐雲寒知道大哥沒有朋友,沒有能傾訴的人,他也知道他很孤單,本想着能通過成婚讓大哥開心起來,可是大哥好像對凌秋水沒有任何的感覺。

過了很久之後,沐雲軒才慢慢的說道。

“雲寒,蘇紫陌沒有死,我一直有這樣的感覺。”

猛的,沐雲寒快速上前了一步,“大哥,不可能,從封頂崖那麼高的地方掉下去怎麼可能還有生還的希望。”

“雲寒,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有這樣的感覺,她沒有死。”

沐雲軒語氣中帶着堅定,沐雲軒從軟榻上起來,擡頭看着蔚藍的天空,心裏空蕩蕩的,他的心裏好像丟了很重要的東西,讓他的心裏空蕩蕩的,是什麼他不知道,可是那種感覺卻是真真實實的存在着。

沐雲寒搖了搖頭,只當自己大哥心裏太內疚了。

“大哥,今天我要去拜訪明月山莊,畢竟明月山莊在這兩年來也成爲了家喻戶曉的,在加上昨天的衝撞,雲寒還是覺得去拜訪一下比較好。”

“在等幾天,我和你一起去,現在我有事情要你去做。”

沐雲軒轉身看着沐雲寒,“那赫雲霆不是叫她陌陌嗎?赫雲霆一定知道她的全名,你去找赫雲霆,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知道她的全名和她的身份。”

沐雲寒有些愕然的看着自己的大哥,他每天已經很忙了,大哥居然還要他去做那樣的事情,赫雲霆人雖然嘻嘻哈哈的,可是很難搞定,談笑風生中就能輕而易舉的避開你想要知道的事情,也是一個相當狡猾的狐狸。

“大哥,這個貌似有一點難,赫雲霆對明月山莊的忠心那是看得見的,他根本就不會出賣明月山莊的任何信息,半年前,我曾經在邊界處見過他一次,任何信息都打探不到。”

“那就想想辦法,我必須要知道她的全名。”

沐雲軒還是很堅持,那個女人給他的熟悉感太強烈了。

“大哥,你和蘇紫陌在墓室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大哥對她一直念念不忘?”

沐雲寒最終問出了自己六年來一直沒有問出來的問題,如果明月山莊的莊主是蘇紫陌,那那三個孩子會是誰的……?

總裁的木偶新娘 而此時,送點心來給沐雲軒吃的凌秋水正好聽到了沐雲寒的問話。

她猛的停下腳步,屏住氣息,同時心裏也驚起驚濤駭浪,沐雲軒心裏有喜歡的女人了,難怪他眼裏看不到自己。

儘管是這樣,修爲高的沐雲軒還是察覺到了。

“那大哥是懷疑……?”

“雲寒……。”

沐雲軒快速的阻止了沐雲寒即將要出口的話。

“咦!秋水姐姐,你怎麼在這裏不進去呢?”

沐雲玥的突然出聲,差點讓凌秋水手中的點心掉到地上,沒想到沐雲玥會突然出現。

沐雲寒和沐雲軒相視了一眼,兄弟兩人都不約而同的皺了皺眉頭。

“哦!我,我正好要進去呢?”

凌秋水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握着托盤的手微微有些顫抖着。

“誰讓你們進來的?”

兩人一進來,就聽到沐雲軒陰沉嗜人的吼聲。

兩人瞬間停下腳步,沐雲玥有些怕怕的縮了縮脖子。

凌秋水穩了穩情緒,努力保持着溫柔的笑容柔聲說道:“聖主,夫人擔心聖主不吃不喝傷了自己的身體,便讓秋水送了一點聖主喜歡的點心過來。”

凌秋水知道,搬出夫人來,沐雲軒是不會拿她怎麼樣。

“這些事情自有丫鬟會做,已後沒有本座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出雲霄殿,否則就別怪本座不客氣。”

生硬冷冽的語氣毫無憐惜之意。

“軒兒,你這是幹什麼呢?水兒以後可是你的媳婦,她因爲關心你,想給你送擔心過來,又擔心被你責罵,孃親就怕你會這樣,纔會讓水兒說是孃親讓她送過來的,可是依你這性子啊!孃親還是不放心,得跟着過來看看才安心,還真是讓孃親猜中了。”

君子兮一身暗紅色牡丹迎春圖衣裙,華麗而不俗,六年的時間裏,她依然沒有太大的改變,依然美輪美奐的。

“孃親。”沐雲軒瞬間不悅起來,臉色也沉了下來。

“夫人,都是秋水的錯,秋水不該私闖進來讓聖主生氣的。”

凌秋水垂眸,一臉愧疚,那呼之欲出的眼淚,看起來楚楚可憐。

“水兒,這不是你的錯,有我跟你做主呢?”君子兮把目光看向沐雲軒。“軒兒,你看看,好好的水兒都被你嚇哭了,以後不許對水兒冷着個臉,水兒可是你未來的媳婦兒。”

君子兮呵斥道,凌秋水可是她看好的兒媳婦,她可不會讓她受委屈的。

“孃親,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沐雲軒態度堅決,婚姻大事他要自己做主,他要娶自己喜歡的女人。

“軒兒,你……。”

“大哥。”沐雲寒有些震驚的看着頂撞孃親的沐雲軒。

君子兮怒目看着自己的兒子,也沒有想到自己一向孝順的兒子會頂撞她,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夫人,聖主,都是秋水的錯,秋水以後會好好做的,一直會做到聖主滿意爲止,夫人和聖主就不要爲了秋水爭執了。”

凌秋水急急的哽咽着說着,有了君子兮的話,她就更加的有自信了,她一定要嫁進雲城,成爲世人仰慕的聖主夫人。

看着凌秋水的模樣,沐雲軒不悅的皺了皺眉頭。

“咦!你們都在這裏啊!”

慕容星辰和沐雲帆兩人走了進來,兩人瞬間感覺到了異樣的氣氛。

-本章完結- “星辰,雲帆,你們去哪裏了?一整天不見人影?”

沐雲寒問道。

“雲寒,我皇兄來了,我和雲帆去見他。”

慕容星辰邊走邊說,嘴角泛着笑意,眼角不經意的看着凌秋水,看着凌秋水眼角泛着眼淚,眉頭輕皺了皺。

“你皇兄慕容邵峯?”

“是啊!雲寒,我那太子皇兄可是不會輕易出星月國的,這次也不知道是因爲什麼而來,他只是說有一個故人在這裏,所以想過來看看,而且還想和那個故人談做生意的事情。”

“故人? 叫獸來襲:撩寵萌妻 談生意?”

沐雲寒和沐雲軒相視了一眼,天下人都知道,星月國的太子慕容邵峯從不出星月國,除非是有特別的事情,而他親自來見的故人又親自想談的生意的人,一定是對他很重要的人。

“他現在人在哪裏?”

沐雲軒問道,慕容邵峯和他有一面之緣,他對慕容邵峯印象不錯,而且他很想知道慕容邵峯想做的生意是什麼生意,能讓慕容邵峯感興趣的事情可不多。

“在醉君樓裏住下了,不過皇兄不太想讓太多的人知道他到這裏來。”

“雲寒,你去一趟醉君樓,請太子殿下來雲城一敘,太子殿下和我有一面之緣,我們雲城理應盡地主之誼。”

“是,大哥。”

沐雲寒看了看自己的孃親。

“玥兒,送孃親回去休息吧!”

“哦!”

沐雲玥點了點頭,君子兮也沒有多說什麼?帶着凌秋水一起離開,她很瞭解自己的兒子,這事情只能軟磨硬泡。

明月山莊裏,經過兩三天來的整頓,已經讓整個明月山莊固若金湯了,赫雲霆招募的人也都到齊,只是給蘇櫟和蘇齊找的兩個隨從,兄弟兩人都看不上,但也沒有讓他們離開,而是留在了明月山莊裏。

今天,蘇齊一天圍在蘇櫟身邊轉。

“哥哥,孃親說爹爹還活着,你真的不想知道爹爹是誰?在什麼地方嗎?”

蘇櫟猛的停下腳步,冷眼看着自己的弟弟。

“閉嘴,這話你今天說了已經不下二十遍了,那個人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我答應過孃親,不會去找他,孃親帶着我們三兄妹已經很不容易了,在加上馨兒的病情一直穩定不下來,如果在讓孃親知道我們去找那所謂的爹爹,孃親她心裏得有多難受?”

蘇櫟冷聲吼道,一雙眼眸陰鷙的看着不夠孃親感受的弟弟,他們即使是沒有爹爹在身邊也過得很好,就是被人罵野孩子也好,來路不明也好,他們都不會難過,他們有一個足夠愛他們的孃親,總有一天,他會撐起整個明月山莊,讓孃親不必這樣辛苦。

蘇齊縮了縮脖子,不懼的說道:“哥,你幹嘛生這麼大氣啊!你不是一直不理我,我纔會一直問嗎?哥你誤解齊兒的意思了,齊兒不是想去認爹爹,而是想知道他是誰而已?”

“你想都別想,沒事做就去煉你的丹藥去,孃親要在這裏起步,需要大量的銀子和經歷來做這些事情,你現在煉製的丹藥已經是玄級七品了,只有繼續晉級才能讓孃親安心,過幾天皓月國京城不是有一個丹藥大賽嗎?去參加。”

丟下話,蘇櫟小小的身影快速的離開。

蘇齊看着哥哥的背影,小嘴撮着,“就是知道你嘴硬,心裏比我還想知道爹爹是誰呢?”

蘇齊小聲的自言自語的說道,“嘖!到底會是誰呢?那個君臨天和他們兄妹三人一點都不像,不可能會是他們的爹爹,不行,不行,我得偷偷去查一下。”

蘇齊雙手背在身後,搖頭擺腦的,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二公子。”

蘇齊猛的回頭一看,只見門房帶着柳世譽進來。

“咦!世譽叔叔,你回來了?”

看到柳世譽,蘇齊瞬間眉開眼笑。

“嗯!你一個人在這大門口乾什麼呢?”

世譽一身白色衣袍,整個人看起來簡潔幹練,俊逸的臉上帶着暖心的笑意。

緋聞成真 “呵呵!”蘇齊撓頭笑了笑,“世譽叔叔,孃親和赫叔叔在書房談事情呢?”

“那叔叔先去你孃親那,晚一點叔叔給你們兄妹三人送禮物過來。”

“謝謝世譽叔叔。”

蘇齊笑得合不攏嘴,每次世譽叔叔從星月國回來都會給他們兄妹三人帶禮物。

書房裏,蘇紫陌和赫雲霆正在議事,赫雲霆說完話以後,發現蘇紫陌在發呆,今天的蘇紫陌已經有兩次走神了。

“陌陌,你今天好像是心不在焉的?”

報告完事情後,赫雲霆再次發現蘇紫陌又沒有反應了,他還沒有見過蘇紫陌這樣過呢?

“嗯!沒有啊!”蘇紫陌緩了緩神,該死的,再次見到沐雲軒之後,他居然能影響她的情緒了。

“還說沒有?你都走了兩次神了。”

赫雲霆一臉的不相信看着蘇紫陌。

“嗯!”蘇紫陌眼眸裏閃過一絲不自然,“雲霆啊!你剛纔說的那些都是小份事情,現在我們在皓月國京城的鋪子一共有十三家是位置好的,目前最重要的是先把管事的找好,其他的都好辦,除了成衣鋪,丹藥鋪,紙鋪之外,其他的商鋪都可以上貨銷售了,我們目前要做的就是紙業的生產,你還記得木連村村前的那片片山上的矮樹嗎?那樹叫做黃瑞香,枝葉茂盛,取皮一部分之後,剩下的來年春天又能發出來,你派人過去,出些銀子,讓村民們把山上的樹皮剝下賣給我們,還有,一些藤條植物的皮也能造紙。”

“好!陌陌,管事的人呢?我已經看好了幾個,明天就讓他們過來讓你見一見,至於木連村的樹皮呢?那些都是小事情,我會派人過去,幾天就能弄好。”

赫雲霆現在對蘇紫陌要做的事情已經見怪不怪了,心裏非常期待他們明月山莊的紙業是怎麼震驚這皓月國的。

-本章完結- “咚咚……!”

書房外邊傳來了敲門聲。

“什麼事情?”赫雲霆問道。

“莊主,赫管家,柳管事回來了。”

“是世譽回來了,讓他進來。”

赫雲霆心裏暗暗鬆了一口氣,終於有人能幫他的忙了,這兩個月他忙得天昏地暗的。

“世譽見過莊主。”

柳世譽一進門就恭恭敬敬的行禮。

“世譽,你一路辛苦了,先坐。”

“多謝莊主。”

柳世譽在赫雲霆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世譽,盼星星盼月亮終於把你給盼回來了。”

“你別開心得太早,世譽回來也一時半會幫不了你,世譽還有其他事情要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