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雯瀾窩在甄氏的身側,抱著她的手臂:「娘總算是回來了。你不在家裡,我整天想著娘親。」

「好聽的話等會兒再說。先說說是什麼事情吧!大家的臉色不對勁,你又急著來找我。這件事情想必不小。」

甄氏拉著蘇雯瀾的手,慈愛地看著她。

「娘還沒有糊塗。最難的都扛下來了,還有什麼扛不住的?」 床帳內,甄氏抓著錦被,眼眸看著上方。

隨著夜風拂過,床帳輕輕地晃動著,發出細微的聲音。

甄氏保持著這個神情許久。眼裡湧現驚濤駭浪,偏偏極其隱忍著,沒有藉此發泄出來。

「娘。」蘇雯瀾擔憂地看著她。「你還好嗎?」

甄氏抬起手臂,遮住了眼睛。

「我怎麼也沒有想到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聽他說,爹和他娘原本是極相愛的,因為陰差陽錯才會分開。說起來爹也不算背叛了你。只是命運弄人。」

甄氏沒有說話。

在蘇雯瀾想安慰她的時候,她放下手臂,開口說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蘇雯瀾知道她問的是蘇榮華。提起蘇榮華這個人,忽略對他的偏見,她挑不出半點錯來。

「他很好。」

「那就夠了。」甄氏強擠了一個笑臉。

「你別笑了。夜深人靜的,你擠這麼一個難看的笑臉出來,看著比哭還可怕。」蘇雯瀾抱住甄氏的手臂。「你還有我和弟弟,我們會一直陪著你的。」

「瀾兒,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放心,娘不是一個不識大體的。既然他能得你一句贊,說明是個好孩子。現在的蘇家需要這麼一個頂樑柱,他能在我們需要他的時候出現,說明本性是個善良的。娘會和他好好相處。」

「娘,你不生氣嗎?你不怨恨爹爹嗎?」

「為何恨他?為何怨他?這一切與他無關。他們先認識,是我搶了屬於她的幸福和男人。我沒什麼好怨的。」

蘇雯瀾見甄氏平復好心情,眼裡恢復平靜,依偎在甄氏的身側:「娘,我真榮幸,成為你的女兒。」

「少說這些好聽的。」甄氏笑了笑。「之前你是不是很擔心我?」

「是啊!我害怕你承受不住這個打擊。」

「我沒有那麼柔弱。」甄氏拍了拍她的肩膀。「不過,我許久沒回京城,除了這件事情外,府里還有別的事情嗎?你別瞞著我。有什麼事情給我說清楚,讓我能夠幫你出主意。」

「肅王和平陽王都回京了。這件事情雖然不是與我們家有關的,但是卻很重要。娘,有件事情我必須要告訴你。肅王和肅王妃並不想與我們家結親。原本他們讓世子來退親,可是世子自作主張,居然維持著這樁親事。 寵婚撩人:小嬌妻,有點甜 如果你見到肅王妃,千萬不要提這門親事。如果她提出要退親,你也要答應下來。我們犯不著為這件事情得罪他們。」

「肅王世子不是說肅王和肅王妃都很滿意這門親事嗎?難道這一切都是騙我們的?」甄氏驚訝之後,又有些生氣。「放心好了。要是他們提退親的事情,我不會挽留。這件事情只是兩家的口頭約定,我們可以當作沒發生過。」

可惜了肅王世子這麼好的小夥子。錯過了這家,再想找比他更好的幾乎是不可能的。放眼整個京城,像肅王世子這樣出色的小夥子能有幾人?就算身家與他差不多,在容貌和才華方面也差遠了。容貌和才華相等的,家世又不行。

原本甄氏困極了,在接二連三聽見不好的消息后,睡意徹底地消失。特別是聽說肅王和肅王妃都不滿意親事,在生氣的同時又有些怨憤。當年她和肅王妃待字閨中,那時候好得像是一個人似的,恨不得嫁同一個男人。現在居然變成這幅模樣。真不知道是他們變了,還是這個世道變了。

「娘,我給你講點有意思的事情吧!」蘇雯瀾轉移話題,用府里發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開解著甄氏。

甄氏理解她的用心,配合她說其他的話題。夜已深,外面風聲極大,可是母女兩人周身暖洋洋的,特別的滿足。

第二日,蘇雯瀾和甄氏早早起床。甄氏去看二舅母宋氏和三舅母雲氏。蘇雯瀾去看甄家三姐妹。大舅舅和大舅母沒有來京城。一是大舅舅身體不方便,大舅母留下來照顧他。二是甄家的兩位老人也沒有搬到京城來,總需要有人來伺候他們。甄紅珠跟著兩位叔叔來了京城。這也是為了方便說親。另外,甄家內部和睦,沒有什麼爭鬥。就算把甄紅珠交給兩位叔叔和嬸嬸照顧,其他人也不用擔心什麼。

「大表姐真是一點兒也沒變。」蘇雯瀾走進甄紅珠的房間。「我原本想著你肯定困了,特意晚點過來。沒想到你不僅早就起床,還繡起花來。聽你的丫頭說,你今早已經綉了一對蝴蝶翅膀了。可見,我還是低估了你。」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習慣。比早的話,你比我更早。」甄紅珠放下手裡的東西。「再說我認床,剛換新的環境都是睡不著的。」

「我們去看看二表姐和三表姐。」蘇雯瀾朝甄紅珠伸出手。

甄紅珠拉住她的手走出門。兩人先找到甄青雨。見甄青雨正在洗漱,又去找甄雪蓮。

小丫環在門外守著。房門緊閉,可見裡面的人還沒有起床。

「見過大小姐,表小姐。」

「雪蓮小姐還沒有起床?」蘇雯瀾問道。

「是。」小丫環點頭。

「退下吧!」蘇雯瀾朝小丫環揮了揮手。

甄紅珠推開門。

諸界道途 只見床上拱起一個大包,裡面的人正在不老實的翻轉著。

見到那大包不時變換著形狀,兩人知道這是早醒了,但是不想起床。

「表姐,我們今天去王記吃早飯吧!把二妹,三妹,還有二表姐都叫上。至於三表姐嘛!」蘇雯瀾看著大床方向,笑道:「瞧她睡得挺沉的,看來路上太辛苦了。我們還是別打擾她,讓她多睡會兒。」

「王記的早點好吃嗎?」甄紅珠輕輕地說道。

「耀城最好的那家叫百里香。百里之內都能聞到它的香味。這個王記的味道比百里香好多了。據說這個店鋪是百年老店,傳承了一百多年,經手了七八代人呢!要是不好吃,在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京城,它能傳承一百多年?」蘇雯瀾說道:「到了京城,要是沒有品嘗到王記的美食,那就是白來一場。」

「我也要去。」砰!甄雪蓮從被子里鑽出來。「這麼好的地方怎麼能不叫我?你們太欺負人了!」

「你不是還在睡覺嗎?瞧你挺困的,我們不想打擾你休息。」蘇雯瀾眨眨眼睛,一臉無辜的表情。

「我已經醒了。你們沒有打擾我休息。來人,打水進來。」甄雪蓮快速地穿好鞋子,又從旁邊拿起衣服。 我緊張地盯着老者灼然閃動的雙目,臉上的五官此時只怕全移了位。

“你竟然是純陽之體!”老者說着又是上下打量着我,“天生就帶着煞氣,能克戾氣,這也怪了,你談過女朋友沒有?”

我談過嗎?草,這一提,老子的心裏如刀鑽,正如耿子調侃的,吳亞南這隻煮熟的鴨子,還真就飛了,媽地,那算什麼女朋友,有錢了任性,玩消失!

我搖搖頭,耿子和成光在旁說不清什麼表情。

“不能呀,你身上,還帶着一種柔媚之氣,別怕,這很好,還就是這股柔媚之氣救了你或者說是你們三個,遇陽則盈,和你心相通的對方,能準確地接收到你的氣息,我不敢肯定,是不是這東西救了你們,不過還好,總之你們活過來了。”老者說着收拾棍子轉身要走。

“唉呀老人家,還請留個名號,或者,到我們屋裏坐坐,我們細談,對了老人家,剛纔您是把那些遊魂都打死了嗎,我們沒事了吧,又是血又是火的,化成灰了吧?”一見老者要走,我急了,上前一口氣說了出來。

“叫我見虛道長就成,山人無家,四處爲宇,有緣再見,你們那屋,我去不得,機緣之事,不可撞破,我老傢伙還想多活幾年。至於那些遊魂,本就是死的,無所謂死活罷了,倒是暫時鎮下,陰血離體,無有燈明,一時半會,鬧不起來了,放心。”老者轉身飄然前行。

“那道長,再有危險怎麼辦呀?”耿子和成光也急得在後面大叫,這兩傢伙,倒是務實,那兩棍子,倒是把這兩傢伙打醒了,覺得這道長,還真就是生死關頭的救命符。

“死路即活路,活路盡死人!”聲飄人遠,我們三個,卻是全身一顫。

媽個逼地,這不是那客房牆上的店規嗎?草,他怎知道,還有,通靈符,我明明白白地聽這老傢伙唸叨了,就剛纔,他似乎對那客棧還比較熟悉一般,難不成,老子們又鑽進了一個套,還他媽地傻傻地邀人家進屋!

“陰血離體?”我突地全身一冷,是的,剛纔那葉葉莖莖上,確實是殷紅點點。我一下記起,燈熄命止,而燈明需血,看來,暫時是不會出什麼怪異。而這所謂的見虛道長,是真的幫我們,那是如那枯骨樣,媽地看不清本來的面目?腦子裏又絞成一團,看來真得小心了。

不管如何,飯碗得保,日子得過。

三人忙着走向小山頭,繼續上午的工作,老栓已然提過一次意見了,活再不趕出來,還真的沒法交差。

突地,風似乎大了些,有一種陰冷的感覺,而大太陽一下子似鑽進了雲層。草,這天氣,還真的能配合人的心情,擡頭,還似乎沒有下雨的跡象,三人決定還是趁早涼快,趕一段活路。

快到上午的田塊,莫明地一陣隱着的嘨叫傳來,是那種似悶在什麼東西里面,憋着的厲叫聲。一圈一圈,鼓着人的耳膜,極不舒服。

近了,三人差點大叫起來。草呀,哪個沒機巴事的,整這麼噁心恐怖的玩意,竟是一地的骷髏頭,媽地,倒象是有人故意擺好的一樣,一個大圈,中間擺了個y形,猛然地看去,如一個大圓圈,裏面一簇似燃着的火。

怪呀!

山風一陣陣吹過,彌在圈子裏,從骷髏頭的圓洞裏鑽出,一陣陣的厲吼聲。剛纔我們聽到的那種怪異的涌動,就是這裏發出的。風鑽孔,孔逼風,一陣陣地涌到人的心頭上,顫成一片。

而此時,太陽似乎完全鑽進了雲層,整個小山頭,都似籠在一種陰詭中,而那團團滾動的風聲,吹得我們三個兩腿打顫。

成光上前就想踢,我一下拉住了他,不可妄動。那骷髏頭中間的“y”字形,我腦中突地一閃,想起了荒城客棧那簇簇燃着的燈火,媽地,除了那是燃的,這是熄的外,猛地一看去,還真像,而且那些骷髏頭在風的吹動下,似浮起一般,是錯覺吧,卻是在人猛然看上去的時侯,有着飄移的錯覺。

耿子也在一旁緊張地盯着,輕輕地跨過骷髏頭的外圈,整個人小心地移了進去。

啪啪啪!

突地,耿子似有什麼東西抽在身上一樣,衣服卷着抽打着身子,發出啪啪的怪異的響聲,而隨着,整個人搖了起來,越晃越厲害。

“老大,快拉我,媽地,有磁鐵吸我!”耿子驚慌地大叫,整個身子朝後仰,似要掙脫出來,而雙腳卻是死死地釘在圈內,形成了如失得一般的上身倒着向圈外,而雙腳卻釘在圈內的怪異。

我和成光呼地衝上前,一把拉了耿子的手,媽呀,如一股電流一般,唰地一下涌遍全身,整個人麻麻酥酥的,拼命拉動,卻是紋絲不動。

呼呼呼!啪啪啪!

風還在詭異地尖叫着,而耿子的衣服如硬棍一般,抽得我們手臂生疼。但不能鬆,咬緊牙關,媽地,這是什麼事呀,莫非拆遷把個地下的磁場都搞驚動了?

呀地一聲,成光雙腳蹬地,使足了全身的勁,“耿子,別怕!”

耿子沒有聲音,整個人在圈內臉色卡白,搖成一團,象一團亂草,完全失去控制,而繞着我們的厲吼,卻是一聲接一聲地緊急起來,像是突然聚了很多人,在把我們朝里拉,而且,還好象正有許多人趕了來一樣,三個人連成一條線,搖成一團。

轟轟轟!

眼前一黑,天啦,一下三人全跌進了圈內,媽地,到底是沒拉住。

臉上碰得生疼,土是焦的,對了,就象是剛纔見虛道長和我們一起在房前禿地上燒草後的土地一樣,焦成一片,還泛着暗紅。

呼呼呼!

還沒來得及爬起,突地,那圍成一圈的骷並頭帶着陰風還有厲吼,呼地原地轉起了圈,草,全浮起來了,所有的骷髏頭,都是面朝了我們,那黑洞洞的雙眼,似冒着隱隱的黑煙一般,厲吼不斷,轉動的陰風帶得我們爬起又摔下,臉上有什麼東西打得生疼。

忽地,嘩啦一聲,那中間怪異如燈簇的圖案,呼地冒起了飄着的熾火,火色不似我們平常見的那樣透紅,而是暗紅卻隱着腥味一樣,飄個不停,y字形一下騰騰燃起,而那周圍轉動的圓圈更急,帶得火勢兇燃。

“磷火!”耿子驚得大叫。

“屁呀,是那眼洞裏噴出的火!”成光剛站起,又是呀地一聲被摔倒在地。

而成光摔倒下去時,衣袖一下碰着了熾燃的火頭,呼地一下,身上的衣服竟着了火。耿子眼急,呀地一聲狂叫,全身撲向了耿子,嘩地一聲,把成光壓在身下,想撲滅身上着了的衣服。

成光哇哇亂叫,耿子一撲,草,詭異非常,竟是帶着耿子也燃了起來,媽地,這火怎地撲不滅呀!

我慌了,抓緊起地上的焦土,沒頭沒腦地朝着耿子和成光扔過去,土滅火,這是常識。

“別打老大,痛呀!”土揚身,居然如澆油,媽地,火越發大了起來。

“滾,快打滾!”我急得大叫。

耿子和成光呀地猛然滾起。而怪異的是,不管他倆怎樣滾,剛碰到急速繞動的骷髏圈,又是啪啪地被彈回圓心中,繞了在y字形的周圍,成了兩個火人。

老子怎地沒有被燒到?我一瞬間有些驚訝,不管這火怎樣燃,卻是沒有燃到我的衣服,而且,耿子和成光,雖是衣服着了火,但那火怪得媽地讓人發顫,只在衣服上飄着,卻並沒有燒進去,草,這是把人當燈座了?

黑影!團團的黑影!突地聚起,似憑空在圈中彌起一樣,圍着耿子和成光,撲閃個不停,媽地就是不來圍我。

確定沒看錯,不是黑煙,是一個個如人形的黑影,全身炭黑,撲個不停!

呀呀呀!

耿子和成光突地大叫不止,我一看,駭然驚目,在飄起的火頭中,成光和耿子的臉上脖子上,突地多了些黑道道,媽地,這就是這些黑影抓的吧。搞不好,這不被燒死,媽地,倒是被這些來厲不明的黑影人給撓死了。

哧哧哧!

厲吼成一片的陰風中,又傳來了刺耳的怪音。我一看,是那急速飛旋的骷髏頭此時竟是怪異地邊旋,邊打着地面,剛纔是浮起急旋,此時,如波浪起伏,而隨着哧聲一片,地上,竟是被劃出了一個深深的圓圈!

不對!我心裏嗡地一沉,我預感到事情不妙!那深深的圓坑,此時在急旋中,越來越深,而中間y形下的土,是焦紅的,而這坑,卻是黑糊糊一片,似有粘液涌動一般。

拼了命地撞向中間飄起的怪火,呼地一聲,y形竟在我的急撞之下,突然散開,似怕我一般,媽地,還有怕我的時侯,一下急得趕上前,我的想法是,萬事找源頭,媽地,你燒起來,老子滅了你,不是可以救出耿子和成光了嗎,此時兩個人,完全被嚇呆了,躲着閃着,臉上的黑道道越發地明顯,而且,馬上有破皮之勢。

急撞之下,y形呼地一下盡掉入了坑內,黑糊糊的土坑裏,呼地一下,竟是燃起了一圈的大火,此時的火,完全似象澆了油一般,躥起一人多高,將我們三人一下全逼在了圈裏。

還好,耿子和成光身上的火,如詭異地轉移了一般,突地全熄了,但兩人,全身黑糊,身上臉上掉着黑灰。那些擠撞的黑影人,突地似沒了方向一般,一起朝着坑邊滾去。

不對!不是滾去,而是明顯地感到似乎害怕着什麼,在急速地朝着邊上躲去,但被那一人多高的大火又給逼了回來?

想不通了!媽地,我突地似有些明白,這些黑影人,似乎如我們一樣,也是被趕了進來一樣,而此時,似乎要發生什麼大事一樣。

轟!

巨響聲起,那中間的一圈圓焦土,突地整個塌陷!而我們三個,還有那數不清的黑影人,一下全然掉了下去!

黑!眼前全黑!

腦子裏尚存一點清醒,這不象是第一次在那小偏屋地板的塌陷,那掉下去時,耳邊呼呼風響。而此時,全然安寂,沒有一點響起,而且完全漆黑一團!我拼命睜大眼,沒用,而我們踩着的這片焦土,此時腳下全然沒有感覺,竟是空的!

冷汗唰地一下涌遍全身,空空而無聲無息的墜落,象真空中的失重!

完了!

那火呢?

那一地的焦土呢?

還有那數不清的骷髏頭呢?

媽地,怪異地消失了,無聲無息,急速下墜!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甄紅珠和蘇雯瀾相視而笑。

趁甄雪蓮收拾自己的時候,甄紅珠湊過來。

「最近她圓潤了些,嬸子說什麼也不讓她吃了。這路上看見不少好吃的,嬸子壓著她的性子,把她憋壞了。現在只要有吃的,別說外面寒冬臘月,就算是積雪成災,那也困不住她的。」

「三表姐愛吃,這不算什麼失禮的事情。嬸子也是怕她身形走樣。你也知道,女人的體態決定了儀態。」

甄雪蓮坐在梳妝台前,身後的小丫環為她梳發。她不時指著自己的頭髮說著什麼,與那小丫頭有商有量的,完全沒有大小姐脾氣。就算小丫環把她頭髮扯痛了,她也毫不在意。 天道的小呆萌有獠牙 這好脾氣模樣和蘇慕玉倒是如出一轍。

甄紅珠看著蘇雯瀾:「妹妹是不是又長高了一些?」

蘇雯瀾和甄雪蓮年紀相仿,只有十天之差。然而甄雪蓮比蘇雯瀾矮了大半個腦袋。要是沒有蘇雯瀾對比,甄雪蓮這樣小巧玲瓏的身形也不算引人注目。可是與她一對比,宋氏就格外的擔憂。

矮也就罷了,還這麼圓潤。要是再發展下去,這丫頭還能嫁出去嗎?

蘇雯瀾不僅身材高挑,還玲瓏有致。隨便一件衣服穿在她身上,那就是個行走的衣架子。別說男人,連女人也忍不住回頭看幾眼。

「好了。」甄雪蓮走過來。「走吧!」

蘇雯瀾朝旁邊的淡竹說道:「看看二小姐,三小姐還有青雨小姐準備得怎麼樣了?」

「是。」

當蘇雯瀾帶著甄紅珠和甄雪蓮抵達門口時,蘇雪瑜,蘇慕玉以及甄青雨結伴走出來。

「託了各位姐姐的福,我們也能沾點光。王記的早點可不是那麼容易吃上的。」蘇雪瑜輕笑。「錢倒是小事,就是很難排隊。為了今天早上能夠吃上王記的早點,姐姐昨天晚上就派人守在門口排隊了。」

「真的嗎?那排隊的小廝辛苦了。等會兒可得賞點銀錢給他。」甄雪蓮回頭說道。

「賞了不少,這個不需要你破費。姐姐說了,她在耀城的時候可是跟著你吃遍方圓幾十里的美食。既然你來京城,我們也應該好好招待。」

「上車吧!有什麼話上車再說。」蘇雯瀾帶著眾人上了馬車。

六個姑娘帶著六個大丫環整整坐了三輛馬車。抵達王記時,那裡已經擠滿了人。幸好有廂房,要是在大堂的話,就算排上隊,她們也不會留下來用餐。作為大家閨秀,不能與外男單獨相處,更別說和陌生男人一起用餐。

「各位小姐,這邊請。」

「多謝。」

當幾姐妹走進廂房的時候,另一道身影走進王記。

「掌柜,把你們這裡最好吃的點心裝上,送到蘇府,給蘇府大小姐。」說到後面那句話時,林盛壓低聲音。

掌柜同樣低聲說道:「林爺,你說的是伯府的蘇大小姐?如果是她的話,那就不用。她正在小店裡用膳。」

林盛看向旁邊的秦驍:「世子,大小姐居然也在。看來你們挺有緣份的。」

「閉嘴!」秦驍睨了他一眼:「這種話能隨便亂說嗎?」 一個人最大的恐懼,不是面對面的驚悚,而是被莫明和不明就裏所包裹!

失重!失重!失重!空落落地下墜!

撲撲撲!

嘩地落地,媽個逼地,還有底呀!卻是突地,雙腿的寒意伴着心底的涼氣呼地躥起,草呀,象掉到了泥裏,膠成一片的於泥裏!

還是黑,根本看不清什麼。

本能地朝上一看,也是黑糊糊的。憑了剛纔依稀的失重的感覺,不是太深,按掉落的時間算,也就是的十多米吧,但這,足以讓我們真的陷入暗無天日。

“耿子,成光”我大叫。眼前似乎飄過團團黑影,比這暗裏還黑的黑影,是剛纔那些黑影人嗎?呼地一下,又全是彌到了四周,搞不清這個泥潭究竟有多大。而我的喊聲,沒有迴音,呀地一下,心裏又是一抖,沒有迴音,那就是絕逼地很大呀。

“老大,你還好吧。”兩人應聲。卻是突地,旁邊抖抖索索地伸過來一隻手,駭得一跳,全是泥,還帶着腥味。我呀地一聲驚叫起來!“別怕老大,是我。”原來是成光伸着手亂摸,手裏全是泥,看來這胖子沉不住氣,先用手在底上摸過一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