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頭抓着朵三的頭髮,將他扔到無言的面前“使者還有話問你!”

無言忍着傷痛“剛纔你說是鬼,你真的看到了嗎?”

朵三驚恐的點着頭“真的有鬼,我親眼看見了,一隻綠色的鬼,在空中飄來飄去!”

無言抓住朵三的領口“說謊可是不好的,你一個野人怎麼知道鬼?”

朵三害怕的縮成一團“是九陵告訴我的,他跟我說了很多鬼故事。他說鬼就是很神祕,很可怕的東西,能夠在天上飛!”

九陵是爲了躲避仇家的追殺,纔到了這裏。他教給朵三很多東西,包括寫字,也包括鬼的一些故事和來源。

和九陵相處的日子裏,朵三漸漸相信了鬼,而且他真的看見了鬼!就是那隻在空中飄飛的青幽狐,但朵三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

漢人的祭拜方式,也是九陵交給朵三的,他告訴朵三要讓鬼息怒,就要用香燭和冥紙去供奉他。

自從朵三看到那隻青幽狐以後,就開始祭拜,希望青幽狐不要傷害自己。

他之所以跑那麼遠,是害怕族人看不起自己。

朵三一五一十全部都說了,“我說的都是真的,我不騙你”

無言十分嚴肅“青幽狐?”

羽紗也是頗感興趣“能夠飛?抓回去當坐騎也不錯,這樣就不用坐車了”

無言看着羽紗道“你沒聽見那是鬼嗎?”

羽紗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女妖怪,什麼都不怕“鬼?你覺得一個住在孤魂山的人,會怕鬼嗎?而且我從來不相信有鬼”

無言也不相信有鬼,而且他相信孤魂山絕對比鬼更可怕,所以有羽紗這女妖怪坐鎮,他一萬個放心!

無言對蠻頭道“現在問題解決了,咱們等明天再說吧” 蠻頭抓住朵三的頭髮“你把責任都推給了鬼!可是你也逃脫不了,想要殺死使者的罪過!”

朵三的眼神十分堅定“我承認我想要殺使者,但是我沒有殺過九陵,我不能冤死!”

羽紗看見外面有一團綠閃閃的東西,“無言你快看外面是什麼?”

用不着無言去看,那團綠閃閃的東西自己飛了進來。那是一隻渾身上下都發着幽光的青色狐狸,它的周圍被濃郁的煞氣包裹住。

特別是它的眼睛,有說不出的悽慘和悲痛,讓人看了既可憐又害怕!

青幽狐飄進來的那一刻,帳篷裏的四個人都呆住了!青幽狐張開嘴,咬斷了朵三的脖子,頓時鮮血四溢。


蠻頭立即反應過來,拔出長刀,對着青幽狐的脖子就是一刀!

青幽狐的腦袋滾到了地上,地上掉滿了綠色的粉末。蠻頭看着被咬斷脖子的朵三,臉上露出一絲悲傷。

青幽狐的腦袋從地上飛了起來,重新和身體連接在一起。

它張開血盆大口,又向蠻頭的脖子咬來。

斷頭重新和身體連接,讓無言感到十分的震驚,但是他迅速恢復了冷靜。

無言右手一揮,一座冰山將青幽狐凍住,這次用的是腐蝕冰,青幽狐的身體漸漸被腐蝕。

青幽狐被凍在冰裏,它的四肢和皮毛已經被腐蝕,可是等無言一眨眼睛,青幽狐完完全全恢復了以前的樣子!

青幽狐的眼中閃動着悽慘的綠光,頓時綠光四射,冰山變成了無數的小冰塊,散落一地。

青幽狐飄飛在空中,那雙淒厲的眼睛死死盯住無言,一口向無言的脖子咬去!

無言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青幽狐鋒利的牙齒距離無言只有一釐米的距離。無言當機立斷,將左手伸進了青幽狐的嘴中。

青幽狐死死咬住無言的左手,撕下一大塊血肉,無言對羽紗道“你快幫忙啊?”

羽紗一點也不着急,她探知到這青幽狐全身上下都曾經有過傷。


她的玉指輕輕一勾,青幽狐的身體頓時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無言捂住自己的傷口,這咬下來的有二兩嗎?

羽紗高興不起來,剛纔的情況又重現了。青幽狐的身體,開始一片片重組,又活生生的飄在帳篷裏。

這尼瑪到底是什麼怪物,這樣都不死。

青幽狐向羽紗咬去,羽紗終於開始有些害怕,拖着身體向後退!

無言一腳將青幽狐踢飛,趕緊對羽紗道“再把青幽狐的身體分裂一次,我有辦法了!”

羽紗很合作,她的玉指輕輕一勾,青幽狐的身體再次被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無言的手中凝聚出一把冰劍,他從那些散落的肢體中,找到了青幽狐的心臟。

“就是這裏,受死吧!”無言手中的冰劍,不偏不倚的刺中青幽狐地上的心臟。

可是這並沒有影響青幽狐身體的重組,散落一地的肢體,又漸漸開始組合起來。

**在劍上的心臟,也開始動起來。無言被嚇得不行,舉起冰劍,將青幽狐的心臟砍成了十幾塊。

那十幾塊心臟也開始組合,變得和之前一模一樣,心臟回到了青幽狐的身體。

屋內的三個人無不目瞪口呆,無言真的有種命喪於此的感覺。

青幽狐閃着幽光的身體向羽紗飛去,無言沒有辦法了,蠻頭沒有辦法了,羽紗也沒有辦法了。

羽紗害怕的向後退,火越劍的劍柄,從她的袖中滾了出來。

青幽狐張開嘴巴,向羽紗的脖子咬去!

羽紗抱緊自己的頭,害怕的縮成一團“不要過來!”

青幽狐真的沒有過來,以劍柄的地方開始,羽紗的身前好像豎起了一道隱形的屏障。

任憑青幽狐怎麼也進不了半步,青幽狐看到了地上的劍柄,身體落到地上,用鼻子聞了聞。

可就在這時候,青幽狐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彈了出去。

無言當時什麼也沒想,衝過去撿起地上的劍柄,猛的砸在青幽狐身上。

青幽狐滾出了帳篷外,無言想要繼續追擊,卻看到青幽狐已經飛遠。

無言看着手中的劍柄,在看了一眼飛遠的青幽狐,腦子裏又重現了許多疑問。

他擔心的走進帳篷,看見屋內一片慘綠,倒處都是青幽狐留下來的綠色粉末。

朵三的脖子被咬斷,地上的血跡已經發幹。蠻頭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場面,呆呆的坐在地上,仍是驚魂未定。

羽紗臉色慘白,心臟還在撲撲直跳“我從來沒有見過那樣的異能獸!”

無言看着這個平時冷如冰霜的羽紗,不禁笑了起來“沒想到你也有害怕的時候?”

羽紗狠狠剜了無言一眼“誰都有害怕的時候,剛纔我隱約看到,好像你是劍柄把青幽狐打走的吧?”

無言把劍柄還給羽紗“沒錯,這傢伙不知道爲什麼,看見劍柄就害怕”

羽紗將劍柄緊緊的握在手裏,狠狠的對無言道“我警告你不要對劍柄有歪主意!”

無言苦笑一聲“我救了你你不但不說句好話,反而還威脅我,還真是那什麼咬呂洞賓!”

羽紗奇怪問道“那什麼咬呂洞賓啊?”

無言笑道“你難道沒學過?小學就學過了”

羽紗嬌嗔的罵道“好啊,你敢罵我是狗,我殺了你!”

剛纔帳篷裏的打鬥,已經驚動了周圍的野人,他們都紛紛向這裏聚攏。

代客走了進來,看見帳篷內的慘象,“首領出什麼事了?朵三爲什麼死了?”

蠻頭對代客說道“把朵三的屍體擡出去埋了”

“是”代客說道。

無言伏到蠻頭的耳邊“你不要驚慌,就跟你的族人說,是普通的野獸把朵三害死了,明白嗎?”

蠻頭走出帳篷外,向野人們說道“大家不用擔心,只是一隻普通的野獸……”

無言伸手要把羽紗抱起來“這裏面到處是血,換頂帳篷吧?”

羽紗卻搖了搖頭“不用換,這樣纔有幾分我家的味道”

無言看着到處都是鮮紅色的血液,這不過纔有羽紗家幾分的味道。他又看了這個女妖怪一眼,心裏打了一個冷顫。

無言說道“你用劍柄砸我一下試試?”

羽紗緊抓這劍柄“你想幹什麼?”


無言從來沒有見過劍柄砸人是什麼情況,是劍柄本身就這麼厲害,還是劍柄單克青幽狐?

羽紗舉起劍柄,重重的在無言肩上捶了一下,可是無言的身體並沒有任何的反應。

無言確定了,劍柄肯定是單克青幽狐!

羽紗嚴肅的向無言說道“關於青幽狐我有一件嚴重的事情要告訴你”

無言看着羽紗手中的劍柄“什麼事?”


羽紗嚴肅的說道“ 我家農場有神仙 !”

無言道“你沒有說錯吧,如果它要是死狐狸,它怎麼能夠在天上飛?”

羽紗的心裏還有些後怕“我不知道,跟它交手的時候,我察覺到它身上沒有一點生機!”

無言的臉色也變得嚴肅“莫非真的有鬼!”

羽紗笑了笑“我不相信有鬼,也許它**縱系的異能者所控制也不一定” 無言道“青幽狐爲什麼要和野人過不去?”

羽紗摸着自己的長髮“我怎麼知道,這裏好危險,我們還是走吧”

無言諷刺的說道“你居然說有危險?”

羽紗道“有危險怎麼了?”


無言道“我覺得和你待在一起纔有危險”

羽紗翹了翹嘴“你想死,我可不想死”

無言道“反正已經找到青幽狐的弱點了,你怕什麼?”

羽紗道“雖然這樣說,可是你能保證青幽狐只有一隻嗎?萬一有很多隻呢?”

帳篷裏朵三的血跡已經發黑,無言躺在褥子上睡着了,他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他夢見上百隻青幽狐追着他,嘴中還發出淒厲的叫聲。

他不小心摔倒了地上,上百隻青幽狐將他圍住,活生生把他咬成了碎片。

無言猛的從夢中驚醒,“救命!”

羽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你在發什麼神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