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個小孩子看穿了自己身無分文,有點窘迫,硬是死撐「誰沒錢啦,我只是在想今天天氣晚了明早再出發去。」

「喔,那姐姐我們今晚住哪?」比竟還小葉北相信了她的話想知道今晚睡哪。

她可還沒想過,見他們穿著華貴,家裡肯定有錢,也有可能是兩個孩子偷跑出來說要找爹是騙人的,她要先弄清楚這兩個孩子是怎麼回事才帶他們去昆崙山。

於是問他們「小孩你們家是在附近吧?」

「對啊,不過我們不想回家,回家了就出不來了。」

「沒事,姐姐去帶你出來,你們告訴姐姐,你們叫什麼名字誰做大的誰做小的?」蘇心優蹲下一手抱著一個問這兩個萌到想讓人一口咬下去的大眼萌娃。

「姐姐,我叫葉茜我是我弟弟的姐姐。」

當葉茜說出自己的名字時,蘇心優簡直是驚呆了,不敢相信這麼萌這麼漂亮的小蘿莉竟然是自己的女兒葉茜。

激動得抓住葉茜問她「葉茜告訴姐姐你弟弟是不是叫葉北,你爸爸叫何弘翰?」

由於蘇心優過於激動把孩子們都嚇到了不敢說話。

「說啊,你爸爸是不是叫何弘翰?」見他們不說話蘇心優追問了一句,他們還是不敢說兩個小孩子交換眼神像是在問對方要不要告訴她自己叫什麼。

蘇心優假裝生氣的說「你們不告訴姐姐的,姐姐就不帶你們去昆崙山」

葉茜害怕這位好看的姐姐不帶她去於是老實說「我爹地叫何弘翰,我叫何葉茜,我媽咪叫蘇心優。」

原來真的是他們,這下可真把蘇心優高興壞了,猛地將他們抱緊,這是她的兒子女兒啊,她想了又想盼了又盼,一直努力堅持活著就是為了再見他們。

看來是周公幫助何弘翰帶著兩個孩子來找她了,難怪添兒說等出去就能見到自己想見的人了,原來是真的。

「姐姐,我們,快要斷氣了。」被抱緊快窒息的葉北邊推蘇心優邊讓她放開自己。

「乖寶貝,不要叫姐姐,要叫媽,我是你們的媽咪蘇心優。」

「不是,你不是我們的媽咪,我們早上才見過媽咪,她不長你這樣,你搞錯了。」在孩子們的眼裡那個買油紙傘的王素才是他們的媽,而眼前這位看著沒多大的年輕姐姐並不是他們的媽。

「你們見過你們的媽咪了?」她人都在這裡,這兩小孩子怎麼會見過她?

蘇心優很快反應過來,記得淵王說過她現在只是半邊靈魂,並不完整的靈魂,所以還有半邊自己在別處,如果沒出什麼意外的話那就是在昆崙山。

那可就麻煩了,她明明是一個本體卻變成了兩個人。

在昆崙山那個可能是有她的樣貌而沒有她之前的記憶,因為那些記憶都在她這,而她側是有蘇心優的靈魂卻不沒有了原來蘇心悠的樣子,所以才會導致孩子和何弘翰認錯人。

看來只有先找到何弘翰然後跟他講清楚整件事情的經過孩子們才會認她這個娘。

她收起激動不再要求孩子們認自己做媽嚇他們。

「哦原來是這樣,姐姐開玩笑的呢,你們先回家,姐姐明天一早去帶你出來好不好?」

現在她沒錢,所以要去弄點路費,她可不想餓著兩個孩子。

剛才還擔心著去哪弄點錢,要不要干回老本行,現在好了,可以回上古時代的家直接拿了。

「姐姐你不可以騙人的喔,我們現在帶你回家去。」葉北怕蘇心優偷偷溜掉於是拽緊她的衣角要帶她回家去過夜明早一起出發去找爹。

「OK,寶貝我們回家去吧!」

想到孩子老公都在她的身邊蘇心優是滿足了,她這一生只要他們在身邊,什麼都不想了。

現在的她並不是有著宏心壯志的抗日英雄而是一個只要老公孩子在身邊就滿足的婦人。

*

極淵

剛被池瑤調離姥姥身邊,他答應了池瑤的要求,離開姥姥。

愛一個人並不是一定要在一起,他該有個孩子吧,而這是他給不了的,所以墨子答應了離開姥姥,不再貼身伺候他。

回到芳草澗,姥姥正在聽著鳥兒歌喝,喝著酒。

看似對世事不管不顧,看悠由善哉的姥姥卻是滿腹心,而這些卻是只有他知道。

「過來,你還在生氣。」

從一把劍開始殺戮進化 墨子不語,他會在意他是否生氣嗎?

他知道姥姥說的是他娶妻的事情。

「告訴我,你在想什麼,嗯?」奇想天成再度問他。

墨子苦笑搖了搖頭,他愛這個男人卻也恨他,他真的不想離開,可他知道終有一天他會殘忍的送他離開。

「她找你說什麼?」一把扯過他到眼前,兩人只有幾厘米的距離。

「既然姥姥知道了何必還要問?」

「果然你是在生氣。」

看似並不在乎墨子的姥姥其實他心裡只在乎他。

「你等我會!」

奇想天成說完這句話之後便消失了,墨子知道他肯定是去找池瑤。

他真的該有個孩子,如果自己一直在他的身邊他是不會去碰池瑤的。

只要想到這裡,墨子便下定決心,離開奇想天成到外界去追隨淵王。

生怕奇想天成會因為他的事情而是為難池瑤,於是也跟了出去,到他的身邊去。

*

「你在找什麼?」

聽到聲音嚇得瑤池孟回頭看見墨子正站在奇想天成身邊,可惡找他那麼久原來跟他在一起。

「夫,夫君。」

「你就是瑤池?」

說來諷刺按人間演算法也該有一年了自己的夫君還不知道自己長得何模樣。 舞清清知道,舅舅家是住不成了,回到家給姥姥姥爺打了個招呼兩人就收拾了一下行李出發了。

去了市裡任健先找到了一家綠色生態食品店買了一大堆營養品,又去醫院旁邊的母嬰店買了許多新生兒的用品,兩人才大包小包地抱著提著往產科走。

舞清清一面走一面抱怨任健買的太多了:「你知不知道這種店在這個地段就是為了宰客?你倒好,有錢沒地方花?買這麼多!」

任健說:「你看人服務員服務態度多好,滿臉都是笑咱們也不好意思少買吧?」

「要我是服務員遇上你這麼一個冤大頭我也笑我也態度好!」舞清清不甘示弱地懟了回去。

兩人上電梯依舊吵吵個不停,知道出現在婦產科走廊上,才稍稍閉了嘴。

舞清清提著兩大堆東西到護士站打聽,護士看到這兩人跟搬運工似的不免睜大了眼睛。護士不是沒見識的人,不過看到這麼探病人的還真是少見!就差扛著整個商店上來了。

護士還沒來得及說,只聽走廊里舅媽的聲音響起:「清清?你來啦?」

舞清清一回頭,可不是舅媽,這海邊人大嗓門,真不是蓋的。

「舅媽,您這是要去哪?」舞清清滿頭大汗地問。

舅媽說:「我打開水去,哎呀呀你們怎麼買這麼多東西?病房本來就擠,東西放不下。」

「舅媽咱們進去看看孩子和產婦再說。」清清趕緊提醒。

舅媽趕緊把熱水瓶寄存在護士站幫著他倆把東西提進了病房。

可不是擁擠!三個產婦,三個新生兒,一堆護理、探望的,因是月子房,裡面熱的像蒸籠!

任健看到有產婦正在給嬰兒餵奶有點不好意思地退了出來,裡頭人都,也就沒人注意到。

大家看到舞清清來了,都吵吵嚷嚷地往床前讓。產婦還在麻醉狀態,神志不清,小寶寶在單獨的嬰兒床上,臉蛋紅彤彤的,正在熟睡,鼻子扁扁的,小嘴肉肉的,不過看上去一點也不好看。

舞清清盯著新生兒看了半天很艱難地問:「舅媽,剛出生餓寶寶都這麼丑嗎?」

「丑?」小舅舅聽了這個字一臉大寫的尷尬。

倒是舅媽哈哈大笑起來:「對對對,新出生的孩子還沒長開,都不怎麼好看。不過這個已經是很好看的了。」

舞清清不信,她伸頭看了看其他兩個,還真是一個比一個難看,相比之下,這個果真好看。

舞清清尷尬地笑了:「舅舅,您別笑話我,我沒怎麼見過這麼小的小嬰兒。」

此婚已經年 舅舅也是理解的,趕緊笑著安慰:「沒事沒事,以後慢慢就知道了。清清,你來看看我們,我們就很高興了,何必帶這麼多東西?大熱天的看把你累的。」

舞清清說:「也沒什麼,都是我同學的心意。咦?任健呢?」

雍少撩妻盛婚來襲 這時候大家才發現任健不見了。舅媽說:「八成是看到這裡產婦衣冠不整他害羞了,我出去叫他。」

「舅媽,不用了,我剛剛給小舅媽轉了單間,雖然不是非常好,倒是清凈,護士馬上就來了,舅舅咱們幫個忙把舅媽和妹妹都轉過去。」任健突然出現在了門口突然說出了這番話。

「單人病房?我們協調了好久都沒有的,你這幾分鐘就搞定了?」舅舅和舅媽一臉疑惑。

任健趕緊說:「恰好有人出院,恰好,呵呵。」

除了舞清清,大家都相信了。剩下的兩家羨慕地看著舞清清小舅舅一家忙忙碌碌地收拾東西轉病房。

「祝您二位早日恢復健康,祝寶寶健康成長!」大家離開的時候都沒忘了給產婦和新生兒們最美好的祝願。

舅媽把小舅媽包裹地嚴絲合縫,臉都用紗巾蓋住了才讓護士推出去,不知道的還以為人沒了呢!舞清清幫忙推著車子心裡嘀咕:「有這個必要嗎?怪搞笑的。」

可是看到舅媽一臉的凝重,就知道,這事很嚴肅不可笑。月子里人見不得風是真事兒!

到了單間,小舅舅立即傻眼了,這哪裡是單間?分明就是豪華套間!不僅產婦和嬰兒有獨立的床,外間陪護人員就給了兩個床位!太奢侈了!醫院居然有這樣的高級病房?這個小夥子太厲害了吧?這種病房他都能弄來?不過這一天的住院費護理費得多少錢啊?

任健早就讀出了小舅舅的心事,趕緊說:「舅舅,這裡是恆溫病房,產婦嬰兒都舒服,就是護理的人也不至於難受。您別為難,費用提前結算了,您到時候拿正常發票回去報銷就行。」

小舅舅這才有時間仔細打量起任健來,不光人長得帥氣,辦事也這麼精幹,關鍵是,還是個金礦!小舅舅趕緊道謝:「任健是吧?實在是太感謝了,你看我們家這情況,實在是不好意思,讓你破費了。不過回頭,我還你。」

任健擺擺手:「舅舅,您這不是罵我呢嗎?不用,我爸媽給我們全家都投了大保,親屬住病房都可以走VIP,放心保險公司報銷。」

「還有這好事?」舅舅顯然不信。

任健誠懇地點頭:「真的。」

舞清清說:「小舅,舅舅舅媽,您們就相信任健吧,他真的有這個能力。」

舅舅舅媽聽姥姥姥爺說過,可是沒有想到過一個小夥子居然會這麼有料。

舞清清和任健陪著舅舅舅媽他們聊了會天,因怕打擾產婦和嬰兒休息,就告辭出來了。

舞清清問:「說,你這個病房怎麼弄來的?」

任健掏出了一張舞清清看不懂名頭的卡:「把這個拿給醫院就行了。」

舞清清眼珠子瞪得老大:「就這個?就行了?」

任健點頭:「對呀,你上次住院也就用的這個。」

舞清清一手扶額:「老天,看不懂你們有錢人的人生。」

任健摸了摸舞清清的頭:「瞎說什麼呢?你也是有錢人了不是?不過你是一個小葛朗台而已!」

「瞎說!我比起你來連個蝦米都不是。」舞清清嘟囔著。

看到舞清清果然相信了,任健才深深地吐了一口氣,這種事情,男人辦就好,你們女人還是不要管那麼多了。 ?凌天此言一出,褚俊才等人差點沒暈過去。

有沒有搞錯?

還說一萬一萬的加!

還說敢和我爭的全部打下去!

錦繡田園:山裡漢的俏織娘 你以為你是誰啊?你只是區區一個凝元境的小輩啊,你是在和許多抱丹境的大佬競爭啊!

「俊哥,我看他根本沒錢,想說大話,在雪千柔面前長面子。」陸燕對褚俊才傳音道。

「當然了,如果拍下來沒錢買,那就是欺詐,紫金谷會嚴懲的,浦爺絕不會饒恕他的,這小子又沒有什麼背景,少說也要打斷一條腿。」褚俊才也傳音回去道。

「這是他自己作死,俊哥你等下可別為他說話,我看打死最好,這人太張狂了,我看著就來氣。」陸燕傳音道。

「呵呵,再怎麼說也是小雪的朋友,也不能完全不管,就怕牽連到小雪身上,這小子太壞了,自己不喊價,讓小雪喊,到時拿不出錢,他就能把責任全推到小雪身上!」褚俊才傳音道。

見褚俊才關心雪千柔,陸燕哼了一聲,冷笑浮現,不再理會了。

褚俊才心中已浮現出了凌天被打斷一條腿的畫面。

雪千柔眼睛再瞎,也不會看上一個殘廢吧,那自己豈不是有機會了?他得意暗笑。

「三萬!」雪千柔喊道,聲音有些不自信,雖然她知道凌天很能打,但並不知道凌天有多少錢,要把這些庚精全買下來,需要的財富,就算以她在血刀門的多年積攢,也是不夠的。

而凌天只是一個散修,沒有宗門做靠山,又哪裡賺來這麼多錢呢?

「三萬一千!」另一個包廂喊道。

「四萬!」雪千柔道,雖然她對凌天沒有多大信心,但仍執行凌天的命令。

別人都是一千一千的加,雪千柔這麼狂抬價格,顯得豪富無比,又是一個清冷悅耳的女聲,頓時引起了眾人注意,大廳內一陣騷動,不少人向雪千柔所在的包廂投來目光。

不過包廂是單向琉璃,從裡面能看到外面,從外面卻看不到裡面,這些人也看不到什麼,倒有幾道抱丹境強者的神識掃了過來,發現只是一群罡氣境的小輩后就移開了。

雪千柔一下子加到四萬,這已大大超出庚精的實際價值了。

就算現在市面上庚精的價格漲了許多,也就兩萬上下,這價格足足翻了一倍了。

褚俊才和陸燕面露冷笑,等著看凌天怎麼收場。

君莫笑和風瀟瀟對視一眼,都是微微搖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