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殷明珠一直牽着鼻子走,我很是不爽,當下就有些諷刺的說道。

法一,不懂別亂說,這不是簡單的小鬼尋蹤,聚靈符的香火供奉,一般小鬼可享受不起,之前那兩隻鬼估計死了有超過上百年了,都是厲鬼級別的,沒那麼容易請動的。

師父顯然不認同我的觀點,開口說道。

殷明珠這次沒有理會我的諷刺,不過師父開口截胡,讓我頓時又是尷尬又是惱怒,哼了一聲,不理會臭老頭兒。

師父笑了笑也不在意。真是吃裏扒外的臭老頭兒,以後老子絕對不給他養老,我有些惱怒的想到。 墨九狸也點點頭,因為這一低頭,墨九狸的視線剛好看到墨綵衣微微隆起的肚子,墨九狸詫異的問道:「娘親,你這是?」

「我懷孕了!」墨綵衣笑著說道。

她也很意外,沒有想到和墨湮團聚以後,她竟然還能再次懷孕,這可能都要多虧了九狸,將她和墨湮的身子調理的很好呢!

「真的是太好了,看起來我很快也會有弟弟和妹妹了,真好!」墨九狸聞言開心的說道。

帝溟寒也是很高興的,雖然多個小舅子或者小姨子,他覺得不會很美麗,但是看到九狸這麼開心,他自然也跟著開心了起來!

墨九狸四個人邊說著邊出了空間,直接回到了冥殿,他們回去的時候,小彩已經滅掉那個黑衣人回去了!如同小澤說的,什麼也問不出來,對方就要自盡,可惜小彩沒給對方機會,直接將恢復給轟得魂飛魄散了……

接下里的日子墨九狸和帝溟寒都很閑,因為他們的親事,全部都被帝滄海,墨湮,南宮藍,墨綵衣四個人給包攬了!

按照帝滄海和南宮藍的話說,他們的命都是九狸給的,他們曾經還對九狸做過錯事,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要給九狸一個世間最繁華的婚禮的……

而墨湮和墨綵衣自然也不能看著,他們也要幫忙,因為他們只有這麼一個心愛的女兒……

雖然墨綵衣懷孕了,也是不願意閑著,決定親手為九狸做一件嫁衣,墨湮更是把墨綵衣當作寶貝似的時刻陪著,畢竟墨綵衣現在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

冥殿殿主真正大婚的消息,也在不久后,傳遍了蒼穹界的每一個角落,這一次冥殿沒有發出任何請帖,而是任何一個人來賀喜的人,冥殿都真心歡迎……

言外之意就是誰都能來參加冥殿殿主的婚禮,先不過帶什麼賀禮來,就是凡是來賀喜之後的貴賓,離去時冥殿贈送的禮品,就讓整個蒼穹界的人,恨不得都去參加冥殿的婚禮啊……

盛世婚禮,帝滄海和南宮藍果然是說到做到啊,下了狠手,用了大手筆啊……

帝溟寒和墨九狸大婚的日子,定在了一個月後,這段時間兩個人難得閑著沒事,陪著女兒和兒子,過著最悠閑的日子,看著大家都在為他們的婚事忙碌,反而阻止他們兩人幫忙,帝溟寒和墨九狸還真的是有些不習慣……

不過,眼看著距離婚期沒幾天了,忽然間小寧兒和小澤變得神秘了起來,也不知道總躲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在研究什麼!

墨九狸和帝溟寒坐在冥殿內屬於他們兩個人大婚後,居住的寒狸閣的小院內,墨九狸靠在帝溟寒的身邊,想著剛剛還和他們夫妻一起玩耍的小寧兒,被小澤一喊,就丟下他們去找哥哥了……

「寒,我們好像又被小寧兒嫌棄了!」墨九狸有些哀怨的說道。

「呵呵……我猜兩個小傢伙,是在為我們準備驚喜吧!」帝溟寒聞言笑著說道。 「九狸,你最近心裡有沒有……」帝溟寒想了想看著身邊的墨九狸問道。

「你是說不好的感覺嗎?」墨九狸聞言問道。

「嗯,我最近偶爾會有那樣的感覺,你呢?」帝溟寒問道。

「我也是,總覺得有不好的事情,會在我們成親的時候發生!」帝溟寒聞言想了想說道。

「沒錯,我也會那樣子,就最近幾天才會忽然間會感覺到很悶!」墨九狸抬起頭看著帝溟寒說道。

「看起來,我們成親的時候,怕是真的有事會發生的!」帝溟寒聞言皺眉說道。

「寒,不如我們……」墨九狸看著帝溟寒想了想說道。

「好,聽你的!」帝溟寒聞言眼神一亮的說道。

「嗯,那我們去爹娘他們吧!」墨九狸聞言也笑著說道。

「走吧!」帝溟寒牽著墨九狸的手說道。

距離帝溟寒和墨九狸大婚,還有三天的時間,所有來參加婚禮的人,都等候在冥殿外了,等到三天後再像上次一樣,進入冥殿參加婚禮……

今夜月明星繁,月色正美

冥殿內也是因為三天後的大婚,到處都是燈火通明,紅綢高掛的,處處都是一片喜氣洋洋的……

不過,今晚冥殿格外的安靜,可以說外面十分的安靜,而裡面十分的熱鬧……

寒狸閣內,紅燈高掛,紅綢纏繞,林薰兒,馮香菱,馮香雪,雲夏等人,紛紛從空間出來,為墨九狸熟悉打扮,換上墨綵衣親手縫製的嫁衣等,全部裝扮齊全之後坐在洞房內等待拜堂……

而墨綵衣的嫁衣聽了小書的意見,可以說是中西結合的,既是嫁衣也像婚紗,小寧兒和小澤也是被打扮成了可愛的兩個小花童,到時候好給自家娘親拎著裙擺的……

帝溟寒此刻也是一身大紅的喜炮,緊張的坐在屋子裡面,今晚他就要娶到生生世世他最愛的女人了,為了這一天他不知道等了多久……

因為帝溟寒和墨九狸都有不好的感覺,因此他們決定私下將婚禮提前三天,也就是在今夜舉行,在他們的親人的見證下,正式成親,這樣三日後的大婚,發生什麼事情,也不會影響到他們了……

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的幸福最重要,別的事情,他們都不在乎……

很快,一切準備就緒,墨景風,墨奚程,帝滄海,南宮藍,墨湮,墨綵衣六個人身為墨九狸和帝溟寒的長輩,也是親人紛紛坐在主位上面……

而帝溟寒也是等不及的早早來到了院內臨時搭建起來的喜台前,站在原地望著旁邊的入口處,婚禮的主持有古清風主持!

「有請新娘子!」古清風開心的喊道。

帝溟寒和眾人的視線一直落在入口處,四位護法站在帝溟寒的身後充當伴郎,很快,雲夏,林薰兒走在前面,手裡拿著花籃,一邊走,一邊撒著花瓣……

馮香菱和馮香雪,兩人攙扶這蓋著紅蓋頭的墨九狸緩緩走了出來,小澤和小寧兒兩個小傢伙,一隻手提著自家娘親的裙擺,一隻手拿著花燈,緩緩的走在墨九狸的身後…… 等到兩個小紙人竄出去之後,張佐臣用早就準備好的無根水將聚靈符燒成的灰弄了一點進去,隨後水面上就盪漾開了波紋,很有規律,並不是普通水波那種無規則的散播開去,像是在指路一樣。

張佐臣開口解釋:虎子的魄走丟了,這並不嚴重,想要找到卻要費點功夫,兩個老鬼都算得上這裏的地頭蛇比我們尋找起來更加在行。

這話顯然是給虎子爸媽說的。

這一次張佐臣倒是沒有忽悠,用小鬼尋蹤肯定更方便也更厲害,本身鬼物對於魂魄一類就比較敏感,那些成年老鬼懂得修行,吞噬別人魂魄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讓他們去幫忙尋找虎子的生魄是最爲合適的。

虎子爸媽一聽頓時再次對張佐臣千恩萬謝,又張羅着要給張佐臣下跪,不過這一次被張佐臣攔下來了。

你們儘管放心,一定會平安尋回虎子二魄的。

張佐臣開口說道。

就在這時,無根水碗上的波紋一下子就停滯了下來,水面像是直接凝滯。

張佐臣點點頭,開口說道:看來已經找到了虎子生魄了。

我一愣,心想怎麼這麼簡單,不由得將目光看向了師父,他臉上的凝重神色並沒有因此就有所緩解。

現在我就將虎子的生魄找回來。

張佐臣點頭,開口說道,就要準備做法將兩個老鬼給拘回來,就在此時,盛放無根水的碗劇烈的顫抖起來,嘩嘩嘩的像是地震,裏面的水波也開始變得雜亂無章咕咕咕的翻着小泡沫,隨後,蹦的一聲直接炸裂開來。

無根水直接流淌出來,滿地都是。

突然的變故讓虎子爸媽都變了臉色,一時間有點反應不過來,張佐臣神色羞惱,好半響才說出一句話來:該死的賊子果然有了埋伏。

隨後很快恢復了正常,對着虎子爸媽說道:兩位儘管放心,兩隻老鬼吃了我的供奉卻不辦事兒,臨時跑了,等我把他們拘回來好好收拾教訓,至於虎子的事情到了晚上我親自處理,保證將他的魂魄尋找回來,畢竟現在是大白天,日頭很大,要是虎子魄力受到損害,就是一輩子的事情了。

原本虎子父母被突然出現的變故給嚇到了,被張佐臣這樣一說,輕描淡寫,似乎事情並不是相當的嚴重,雖然擔心,好歹總算有點依靠,還能支撐下去。

龍虎山張天師的名頭這可不是白叫的。

我們告辭出來之後,張佐臣臉色頓時就變了,嘆了口氣,看着師父說道:要不是道兄提醒,今日我肯定就已經着了道了。

師父,之前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之前那個水碗破裂很顯然是張佐臣被破了法,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畢竟我不像虎子爸媽那麼好騙,因此,開口問道。兩隻老鬼就這樣輕輕鬆鬆的掛掉了,這可不簡單。

之前那兩隻厲鬼不是跑了,而是被人吞了,魂飛魄散。

殷明珠開口說道,語氣也是顯得有些惱怒,畢竟自己父親被人破法算計這肯定不是一件太讓人賞心悅目的事情。

養鬼道的傳人對付鬼物自然拿手,天然剋星,不過也斷然不會如此簡單收拾了兩隻厲鬼,應該是還有別的佈置。否則,也對付不了道兄你了。

師傅笑得有些無良,開口說道。

那師傅,虎子怎麼辦?難道不管他麼?你出手吧,把虎子的魂魄找回來。

我可不想要我自己的好夥伴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趕緊開口說道,緊張之下也不去理會應不應該給張佐臣留面子了。

我不能走。

師傅搖頭,說道:你也看到了化血池的佈置了,要是我們不去鎮壓的話,被人利用搞不好會弄出百鬼夜行的事情來,到時候整個村子都會遭殃。這是很明顯的調虎離山,我們不能輕易離開。

我頓時着急起來:難道虎子的命就不是命了麼?你們就看着他這樣去死?

師傅看着我,開口糾正:他只會癡呆一輩子,不會死的。我給他加固了命魂,性命無憂。

我聽了更加惱怒,轉頭看着張佐臣,張佐臣只是尷尬的摸腦袋,顯然也是覺得虎子的安全比不上化血池重要。

你們真冷血,不救是吧?我自己去救。

我大聲的喊叫起來,這一瞬間我對於師傅實在是失望透頂了。

之前你說什麼?

師傅看着我,開口說道。

我說你是個冷血的臭老頭,我自己去找虎子回來,不就是喊魂麼,有什麼了不起的。

我沒好氣的看着師父開口說道。絲毫不害怕自己的話會得罪師父讓他難過。

師父一下子竄到了我的面前,拍着我的肩膀,說:法一,我果然沒有看錯你,這個任務,非你莫屬啊。你果然有我輩正道匡扶正義的決心和勇氣。師父很是欣慰。

看到師父臉上那種老不正經的笑容,我知道,我多半又被臭老頭給算計了,在聽到他說的話之後我就更加的肯定了我的判斷了。

你整我?

看着老頭,我欲哭無淚,師父一臉驚訝,說道:我怎麼整你了?法一,作爲道門一脈,你能夠有這樣的勇氣,爲師很是欣慰。

我張口結舌,看着師父,有點說不出話來,原本我是想要激怒師父讓這個老不休的親自出手找出虎子的魂魄,誰知道他竟然三言兩語就將這個任務弄到我的頭上來了。

我有點想要拒絕,不過當着殷明珠的面這話怎麼都說不出口。

法一,不會吧,你不是想要拒絕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難道你想要說話不算話?

師父顯然瞭解我此時心中所想,很是吃驚的開口說道,我一看,殷明珠眼中對我的嘲諷味道變得相當的濃厚,頓時就大聲的說道:胡說八道什麼,臭老頭,誰說我不去的。

這時候就算爲難也只有硬着頭皮上了。

師父點頭,一臉欣慰的模樣,說:恩,這就對了,法一啊,我沒有看錯你,今天晚上,你一直朝着西邊走,我會給你準備好喊魂的工具,你和虎子是好朋友,他的生魄看到你也不會驚慌失措,所以你最適合。

晚上一路向西

我有點畏懼的看着師父,說:朝着西邊一直走到哪裏?

衝動之後就開始有點害怕了,後悔倒是沒有,我總不能看着虎子變成白癡。

亂葬崗那邊吧你要抓緊,要不然虎子生魄被鬼給吃了那就不是什麼好玩兒的事情了。

師父的話讓我嚇得直接一個哆嗦,竟然是要去亂葬崗

這村子窮,以前還是古戰場,西邊就是那處戰場所在,那裏陰森森的,我們從來不敢過去,現在師父竟然要讓我晚上過去喊魂,這不是故意整我麼?

師父,你不和我一起去麼?你確定?

我眼巴巴的看着師父開口問道。

你覺得我像是走得開的人麼?化血池那是要吃人的。

師父看着我也是相當認真。

我轉頭,隨後指着殷明珠說:那我帶她一起去喊魂算了。看着殷明珠很是大方的說:怎麼樣?我帶你去見識一下。

殷明珠翻起了白眼,笑了笑,什麼都沒有說,又弄出一根碩大的棒棒糖吃了起來。

我被這種無視給弄得有些尷尬起來,然後殷明珠還說了一句:膽小鬼,吹大牛。

你說什麼?我纔不是膽小鬼,不識好人心,不去就算了,自己躲好點,免得被鬼抓了。

我一下子就着急起來,就想着是不是伸手掐一把殷明珠的臉呢,有這樣和我說話的麼?太沒意思了。一點都沒有做我童養媳的覺悟。

之前我還覺得你挺勇敢的,至少願意爲了朋友努力,現在我收回我對你的評價。

殷明珠似乎覺得對我的刺激還不夠繼續說道。

我大怒,說:我至少還敢自己去喊魂,總比你什麼都不敢的好。

師父這時候開口:她可不是閒着躲起來,晚上我們鎮壓化血池,殷明珠也會負責一口。

師父的話讓我驟然一驚,隨後說道:她?開什麼玩笑。我看着殷明珠瞪大了眼,滿是不服氣的神情。

師父笑着沒有說話,張佐臣卻也一臉矜持,看得出分外得意,我知道師父所說肯定是實話同樣大小,殷明珠已經能夠和師父他們一起戰鬥,而我,竟然還在膽怯喊魂

我覺得自己真的是有點太過沒用了。

咬着牙,說:師父,放心,虎子的生魄我一定會找回來的。

放心法一,爲師給你算過,長命百歲妥妥的,不就是一個亂葬崗麼不用害怕。

一邊說一邊還對我擠眉弄眼,示意看看殷明珠。

我知道他的意思,我總不能被殷明珠給比下去了。

因此咬牙點頭,說道:亂葬崗?哈我看也就是我們的遊樂場而已。

這話說得豪氣,年歲不大,卻並不是天真懵懂的味道,頓時爲我加分不少,我看到殷明珠看我眼神似乎閃過一絲佩服頓時就得意起來,然後轉身,對着張佐臣伸出了手來,中指和食指不斷的搓動起來。 看到墨九狸一身大紅嫁衣,帝溟寒的眼睛就再也移不開了,這個場景他不知道多少次幻想過了,今天終於實現了!

「新人就位,一拜天地!」古清風看到來到帝溟寒身邊的墨九狸后,大聲的喊道。

帝溟寒牽起墨九狸的手,兩個人雙雙行禮……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禮成,送入洞房……」直到古清風最後一句落下,眾人心裡的大石頭紛紛落下來。

墨湮等人看著帝溟寒和墨九狸,眼裡都是慢慢的喜悅和感恩,感謝老天,終於讓他們的兒女,圓滿的走在一起了,不管未來的路多麼難走,他們夫妻只要心在一起,就沒有過不去的坎坷……

至於鬧洞房什麼陪喝酒什麼的,帝溟寒全部都給無視了,直接攔腰抱起墨九狸,轉身回到洞房,看的小澤鄙視不已!

不過他們也理解自己的爹娘,今天才是爹娘最好的日子,他們也就不去打擾爹娘了!

眾人都知道洞房也只是個擺設,墨九狸和帝溟寒會回到空間裡面,墨綵衣和南宮藍給裝飾好的洞房度過的!因此,大家也是難得不必理會外面的事情,暢飲一翻,馮香菱他們更是因為經常閉關,難得出來自己也是開心不已的……

空間裡面,洞房內

帝溟寒將墨九狸輕輕放在窗邊,小心翼翼的掀開墨九狸的蓋頭,露出墨九狸的絕世容顏,帝溟寒看的都痴了,他早就知道九狸是世上最美的女子……

卻沒有想到穿上嫁衣的九狸,竟然美的讓人無法呼吸,真的是讓他都無法移開眼睛了……

「九狸,我愛你……」帝溟寒深情的看著墨九狸,動情的說道。

「我也愛你……」墨九狸眸含星光的看著眼前俊逸的帝溟寒輕聲說道。

帝溟寒忍不住低頭吻住了墨九狸的唇,輾轉到兩人呼吸都有些急促,帝溟寒才微微放開墨九狸,看著墨九狸的眼睛,帝溟寒說道:「九狸,委屈你了,我本想給你一個最盛大的婚禮,讓世間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妻子……」

「寒,現在我們已經是夫妻了!就算沒有今天的婚禮,我們其實也早就是夫妻了不是嗎?何必在意那麼多形式呢,只要我們在一起,我並不在乎那些繁瑣的東西!」墨九狸看著帝溟寒淡淡的說道。

如果她真的在意這個那個,就不會在還沒成親前,就為帝溟寒生下三個孩子了!

「我明白,我都知道!可是,九狸,答應我,一定讓我等到有一天,能夠轟轟烈烈的再娶你一次好不好?我知道你不在意那些,可是我想給你世間最好的!

我只想給你一次世間最好的,最美的,最大的婚禮,我只是給你一個人!當初我們遲遲不能成親,因為我們雙親不在身邊,現在爹娘都在身邊了,我們才能成親!

可是,我還想等到以後再正式的補辦一次屬於我們的婚禮,真的,一定要再辦一次!」帝溟寒固執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幹嘛?

看見我有點猥瑣的動作,張佐臣臉色頓時僵硬起來,小心翼翼的看着我好半天才擠出一句話來。

我拇指食指不斷的搓動,帶着笑容說:你是我的泰山老丈人,我冒了這麼大的險,難道不表示一點?我死了讓她這麼小就守寡麼?亂葬崗可不是什麼好地方,指不定我就出不來了。

殷明珠聽了我的話,愣了半天然後小臉通紅,說:臭流氓,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看殷明珠的樣子,應該還不知道已經成了我的童養媳。我見狀,頓時就愈發的得意起來了。

我沒有理會殷明珠,只是看着張佐臣不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