襲擊丁薇和兩名警察的,十有八九就是趙英傑,他鑽到湖裏,想必是情急之下,想去查探僵王血晶,自然是一無所獲,誰知上岸後又遭到丁薇等人盤查,惱羞成怒之下,做出了傷人的舉動。

至於馬慶芝爲何能治療純正血統殭屍的僵毒,也很好解釋,他本來就是趙英傑身邊一條狗,趙英傑總得給他備着解僵毒的藥吧。

實情應該就是這樣,不過肖遙並沒有戳穿馬慶芝,而是淡淡一笑,說:“看來馬會長也不賴嘛!那行!另外兩位警官就交給馬會長了,先走一步。”

他說完,轉身便欲離開,丁薇忙將他拉住,

“師父,我兩位同事,你不能不管吶!”

肖遙轉頭看了那兩名警察一眼,兩人也正用忐忑不安的眼神望着他。

他笑了笑,說:“放心吧,有馬會長呢,馬會長不會讓他倆有事的。馬會長,我說得對麼?”

馬慶芝立刻將胸膛一挺,

“那當然!”

肖遙轉身大步離開,誰知剛走出玄學會,丁薇也跟了出來。

“你怎麼也出來了?”

“我傷都被你治好了,還在裏面待着幹嘛啊。”

丁薇說着,壓低聲音衝肖遙問道:“師父,你現在是要去捉那殭屍麼?”

“臥槽!你怎麼知道的?”

“嘻嘻,那殭屍咬傷了我,你身爲師父,能不爲徒弟報仇嘛!”

“別自作多情,你以爲我是爲了你纔要捉那殭屍?”

“不是爲了我那是爲了誰啊。”

“爲了弘揚天地正氣啊!”肖遙說着,朝映月湖方向走去,

丁薇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快步追了上去。

兩人再次來到湖畔,大部分人已經撤走了,只有幾名公園保安正沿着湖畔在拉警戒線。

肖遙裝作若無其事地吹了幾聲口哨,

過了沒一會兒,旁邊的草叢中傳來一陣“沙沙”的聲響,丁薇忙往後退卻,誰知卻是阿祁從草叢中鑽了出來。

肖遙立刻蹲下身子,衝阿祁小聲問道:“追查到那傢伙的下落了麼?”

阿祁擡爪朝着南湖公館方向一指,

“他就躲在那裏面!”

肖遙冷冷一笑,“果然不出我所料。”

丁薇忙問:“師父,你是在說誰啊?”

“就是咬傷你們的殭屍啊。”

丁薇臉色陡然一變,

“師父,你……你是說,那殭屍就藏在玄學會!?”

“沒錯。”

“那我得趕緊去告訴他們,不然他們有危險!”

丁薇說着,轉身便朝玄學會方向走去。

肖遙趕忙上前,一把拉住她,

“喂!你打算告訴他們啥?”

“你不是說那殭屍躲在玄學會裏嗎,我得讓裏面的人趕快撤離啊!”

“哎!我真是服了你,你難道就沒想過,玄學會的人跟那殭屍有關?”

“你說什麼!?”

丁薇瞪大眼睛,一臉的震驚神色。

肖遙輕描淡寫地說:“別大驚小怪,玄學會那幫傢伙,可不是什麼好人。不過,這事你最好別插手,這件事很複雜,背後的力量不是你們能夠撼動的,我會調查清楚。”

“那我能幫得上忙麼?”丁薇追問道。

“需要你幫忙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你現在要做的,就是當沒事發生過,以免打草驚蛇,明白麼?”

丁薇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行了!我得回家睡覺去,困死老子了。”

“師父我送你。”

丁薇開警車把肖遙和阿祁送回了星苑豪庭。

剛回到家,冷若冰與張咪立刻迎上前來,冷若冰衝肖遙問道:“怎麼樣?查到什麼了嗎?”

“當然了,都查得清清楚楚。”

冷若冰立刻追問:“那座島到底是怎麼回事?”

“哎!說起來話長,還是讓阿祁跟你們說吧,我得先去睡會兒。”

肖遙進屋,倒頭大睡。

阿祁立刻眉飛色舞地向冷若冰與張咪講述起來。

作爲一個典型的話癆,講述經歷對阿祁來說無異於一種美妙的享受。

肖遙一覺睡到中午,朦朧中,聽到有人在輕聲呼喚自己,而且鼻子有點兒癢,似乎有蚊蟲鑽進了鼻腔似的。

他揉了揉鼻子,緩緩睜開了眼睛,卻看到一對白如凝脂,裹在睡衣裏,呼之欲出的大白兔,

難道是張咪,

他幾乎是本能地伸出雙手,一手攬住對方的細腰,另一隻手則扯開了對方的睡衣,張嘴便朝着大白兔親上去。

PK期間,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因爲PK是看追讀數據,大家有空的時候把書多翻一遍。PK過了,免費期才能延長。 肖遙剛親了一口,便聽對方發出“啊”的一聲。

等等!

這聲音,好像是冷若冰的……

肖遙擡頭一看,

臥槽!

還真是冷若冰!

這什麼情況?冷若冰怎麼會穿着張咪的睡裙……

這下麻煩了,雖說平日裏沒少跟冷若冰開玩笑,嘴也親過,但這未免也太明目張膽了。

肖遙正欲向冷若冰解釋,卻發現冷若冰面色緋紅,似乎並沒有怪責自己的意思。

瑪了個蛋!

事已至此,與其臨陣退縮,不如趁熱打鐵。

肖遙將心一橫,一把抱住冷若冰,親上了她的嘴脣。

冷若冰只是象徵性的掙扎了幾下,並未將肖遙推開。

她長這麼大,幾乎就沒怎麼接觸過其他異性,身體十分敏感,哪裏受得了肖遙一雙手在她身上亂摸,呼吸變得有些急促。

也就在這時,張咪在客廳裏喊道:“快出來吃飯啦。”

冷若冰彷彿一下子清醒過來,急忙將肖遙推開,有些慌亂地說:“咪姐讓我過來叫醒你,準備吃飯了。”

說完,立刻轉身離開了肖遙房間。

肖遙躺在牀上,回味着剛纔的美妙感覺,心裏暖暖的。

吃飯的時候,張咪笑着衝肖遙和冷若冰問道:“你倆剛纔躲在屋子裏幹嘛?”

冷若冰臉色唰的一下紅了,立刻低下頭去。

張咪見狀,笑道:“妹妹還不好意思呢,其實沒什麼的啦!”

肖遙嘆了口氣,

“哎!咪姐,你都知道我和小老婆在屋裏幹嘛,還喊我們吃飯。”

“那當然,民以食爲天嘛,再說了,你不是說過,白天要有節制的嘛!”

肖遙微微一怔,

我說過這話麼?

瑪了個蛋!

好像是說過,主要是太頻繁了會損耗陽氣值才這麼說。

不過也不急於這麼一時半會兒,反正現在住在一塊呢,白天不行還有晚上嘛……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手機響了,

他掏出手機一看,是左玉慈打來的。

他立刻接通了電話,

“喂!左總管……”

肖遙話音未落,電話那頭左玉慈開口便問:

“肖大師,你可曾聽說,南湖公園昨晚上出事了?”

沒想到左玉慈會問這事,肖遙笑了笑,說:“這麼大的事,當然聽說了。”

左玉慈立刻說:“九爺擔心那位冷姑娘的安危,他本來打算親自去一趟玄學會,被我勸住了,我給您打電話,是想問問您,您有沒有冷姑娘的消息?”

肖遙擡頭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冷若冰,笑着說:

“左總管,您讓九爺放心,若冰沒事。”

“這麼說您已經確認過了?”

“當然確認過了,她就在我對面坐着吃飯呢。”

“您和冷姑娘在一塊?”

“是啊!”

“那就好!那就好!肖大師您稍等片刻,我先跟九爺說一聲。”

左玉慈掛斷了的電話。

肖遙剛放下手機,冷若冰立刻衝他問道:“是誰啊,你爲什麼提到我?”

“是左總管,你爹聽說南湖公園出了事,擔心你的安危,本來想親自去一趟玄學會,被左總管攔住了,左總管就給我打電話,問我有沒有你的消息。”

聽了肖遙所說,冷若冰放下了手中的碗,似乎陷入了沉思。

肖遙伸手,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說道:“小老婆,我知道你還無法接受九爺是你父親的事實,但他是真的關心你,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希望你能跟他見見面,多接觸接觸。”

冷若冰沒有說話,似乎仍在思索。

肖遙立馬又道:“當然,如果你暫時還不願意和他見面,我……”

沒等他把話說完,冷若冰擡起頭來說道:“我可以跟他見面。”

肖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說真的?”

冷若冰點了點頭,

“其實這些天,我想了很多,雖然我想不起來七歲以前的事,但我覺得,這不是我逃避的理由,無論如何,我應該勇敢面對!”

“嘿嘿!這就對了嘛!不愧是我小老婆。我現在就給左總管打電話,跟九爺約個時間。”

肖遙立刻抓起手機,

不過還沒等他撥打左玉慈的號碼,手機再次響起,正是左玉慈打來的,他趕緊接通。

電話那頭,左玉慈說:“肖大師,九爺聽說冷姑娘沒事,心感甚慰,他有個請求。”

“嘿嘿!九爺該不會是想跟若冰見面吧?”

“呵呵,正是!”

“還真是巧了,若冰剛剛答應跟九爺見面。”

“冷姑娘真的願意跟九爺見面?”

“這種事我能瞎說嘛,我本來正打算給您打電話呢。”

肖遙說着,話鋒一轉:“這樣,左總管您讓九爺在家裏等着,我吃完飯,就帶若冰過來。”

“行!行!我轉告九爺。”

吃完飯,張咪開車,把肖遙與冷若冰送到了思雅齋,思雅齋的大門大打開着,三人剛從車上下來,左玉慈便親自迎了出來。

肖遙笑着說道:“左總管,您怎麼還親自出來接呢。”

“應該的,應該的。九爺吩咐,一定要出來迎接幾位,裏面請。”

三人跟着左玉慈走進了院內,

思雅齋是仿古式建築,有好幾棟獨立的房屋,最前面一棟,便是專門用來迎客的堂屋。

溫鴻九就坐在堂屋內等待着,見到冷若冰,他立刻站起身來,嘴脣微微顫動了幾下,激動地喊出了冷若冰小時候的名字:“苒雅……”

冷若冰只是看着溫鴻九,並沒有說話,

她的臉上雖然沒什麼太大的表情變化,但心情卻很複雜。

這十多年來,她無時無刻不思念着自己的父母,現在終於見到了自己的親生父親,卻又不敢相認。

沒想到S市大名鼎鼎的九爺,竟然就是自己的生父。

一時之間,誰也沒有說話,空氣彷彿凝固了。

肖遙有點受不了這種氣氛,乾咳兩聲,笑着對溫鴻九說:“九爺,人我已經帶來了,而且,我已經證實,若冰就是您的親生女兒,溫冉雅。” 聽肖遙這麼一說,溫鴻九愈加激動,

大喊一聲“苒雅!我可終於找到你了。”

說着,立刻朝冷若冰走了過來,冷若冰對溫鴻九仍然心懷戒備,忙往後退了一步,並躲到了肖遙身後。

肖遙忙攔住溫鴻九,笑着說:“九爺,您先彆着急,聽我把話說完。若冰現在仍然不記得七歲以前的事,所以,她現在還不能完全接受您,她今天肯來與您見面,已經是鼓起了很大勇氣,我希望您給她一點時間和空間,讓她能夠慢慢適應。”

溫鴻九連連點頭道:“應該,應該……,是老夫太過心急了,苒雅你不必有什麼心理包袱,願意什麼時候認我都沒問題。”

左玉慈在一旁笑着說:“九爺,我看大家別都站着,有什麼話,坐下來聊吧。”

“對!坐!坐下來慢慢聊。”

肖遙三人坐了下來,溫鴻九迫不及待地向冷若冰講述起他這些年來的尋女經歷。

並告訴冷若冰,她的母親,因爲太過思念女兒,導致抑鬱成疾,在她失蹤三年後便離開了人世。

而他始終沒有放棄尋找她的下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