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搬出去住?

想到店鋪里居然有個隱形威脅,唐牧北就有幾分發憷。但隨即一想,在店鋪裏好歹還有保護陣法,不管是什麼人鬼怪想對自己不利,陣法隨時會發起攻擊。去外面的話,怎麼可能有這裏安全?

迴歸本體後,唐牧北沉思片刻決定繼續按照自己原計劃進行。

邪王盛寵:天才小毒妃 修行步子自然要更加快些,否則真的遇到棘手對手,沒有任何保護手段的自己會很快就慫的。

可惜店鋪裏的保護陣法是陰界官方配置,不能自動調節保護等級,看來只能自己努力以後給陣法多幾層加持作用了。

唐牧北又坐回到門口的椅子上,耳聽六路眼觀八方,隨時準備再次發現那個詭異的傢伙。

與此同時,他在手機上搜索景瑤城去年的車禍新聞。

受人所託忠人之事,既然答應了劉承平,那就得設法找找線索。

雖然警.方因爲沒有監控、證人,受害者又死了所以查不到肇事者。可店主相對來說途徑就比較多了,死者本人的魂魄見過能掌握一手資料,雖然劉承平這個當事人壓根沒有提供什麼有用之處,但還是會有辦法往下調查的,比如說,車禍事件是晚上,當時附近會不會正好有厲鬼遊蕩,見證了這場車禍?

去年六月十二號的千艾路車禍,唐牧北沒用多長時間就查到了當時的新聞報道。

與此同時還有劉承平家人發佈懸賞車禍目擊證人的打印單,這兩條信息內容與劉承平自己講述的差異不大,唯一被他遺忘的一點非常重要,車禍當晚還下着大雨!是以車禍現場被雨水沖刷破壞無餘,破案更是無從談起。還有一個信息,劉承平只說自己被撞是晚上,卻是沒詳細說明,警.方推測當時車禍發生時間在晚上十二點半到一點之間!

深夜、大雨、偏僻路段、車禍……

唐牧北皺着眉頭看着這些自己找出來的關鍵詞,當即覺得奇怪,那麼晚了劉承平還冒着大雨步行在千艾路那麼偏僻的地段,他到底幹什麼去了?

他拿出手機查了查,去年六月十二號恰好是個週五。

劉承平作爲一個普通公司員工,週五下班以後可就沒有需要做的工作了,獨自一個人跑到離家幾乎是對角的城北,要做什麼?

新聞下面還有警.方登出來的尋找家屬啓示,刊登出了他的隨身物品,然而這些遺物中只有幾張單據和零錢還有在車禍中毀的差不多的一把大雨傘,居然連手機鑰匙身份證這些東西都沒有!

其他的倒還能理解,但作爲現代人連手機都沒有這就太奇怪了。

那麼晚了,附近能通的公交車基本上都停運了,劉承平是怎麼到的千艾路?

總不至於自己走過去的吧!沒有公交車、附近沒有地鐵、沒有確切的交通工具,連手機也沒有,好像總有什麼不太對勁的地方。

唐牧北深呼吸一口氣,把曾經看過的福爾摩斯、金田一、柯南甚至連鴨子偵探都翻出來想了想破案需要的邏輯思維,繼續尋找可疑之處。

大雨會把所有痕跡都沖走,所以不能排除在劉承平被撞之後與被救之前這段時間裏,是不是有人搜尋過他身上的東西,很可能是肇事者或過路人將值錢物件全都拿走了。劉承平沒有說自己被送往醫院是什麼時候,那究竟是誰打了急救電話?

會不會是肇事司機發現撞了人,下車查看的時候臨時起意把手機錢包拿走,然後打了急救電話?

還是有過路人拿了錢物後,打電話叫了救護車?

更或者,有人先將錢物拿走了,更後面路過的好心人打了120?

想到有人面對劉承平那一灘血呼啦的,還能淡定翻找財物,唐牧北就覺得不可思議。

然而所有這些都只是猜測,具體的嘛……唐牧北微微一笑,表示自己有最方便的隱形術,難道還不能去查些自己想要的信息?

等林長海找的設計師過來以後,唐牧北跟這個打扮特別孃的男設計師講了一下自己對俱樂部設計的要求。等一切安頓好,唐牧北就回到臥室反鎖了門留下本體去睡大覺,畢竟這裏有陣法保護他還是比較放心的。

然後,嗯,他就以魂魄狀態直接穿過牆壁以最短距離往公交車站方向去了。

只要集中精力凝神狀態,他的魂魄就能像正常人一樣拿起物品,但只要放鬆些,唐牧北就猶如空氣一樣無孔不入、無人能見、無物可傷!

甚至,魂魄穿過物體或被汽車穿過的時候,感覺還很不錯哩。

只是被快速奔馳的汽車穿過之後,緊接着過來的風會撕扯透明狀態的魂魄,唐牧北一直擔心自己會不會因此飄起來。不過爲了以後本體出行安全考慮,他還是選擇跟正常人一樣,遵守交通規則,不會隨便被人或交通工具穿過。

否則以後本體上街也養成橫衝直撞的習慣,那死的可就太冤枉了!

魂魄出行的方式,坐公交車都不用付錢!是的,儘管兜裏剛進了三十萬,他二十年養成的節儉心理還是一時改變不過來,出門都選擇最便宜的交通工具。當然了,如果不是憑空飛着兩塊錢投入投幣箱會嚇到別人,唐牧北還是會選擇投幣的。

蹭了兩趟公交車,唐牧北最終在距離千艾路兩條街區遠的惠祥街下車。

車禍發生地離這裏不近,但就是這個公安局處理的劉承平那件肇事案,交通肇事檔案應該就存在這裏。

新聞上能到的消息太多了,以至於唐牧北都覺得自己沒考刑警簡直是浪費!不過,擁有如此良好的破案思維邏輯和觀察能力,他覺得對於做好店主這件工作也非常有用處。

自我感覺良好的唐牧北很快就找到了檔案室。

下午三點來鍾,檔案室自然有人值班。

但唐牧北是誰?那可是擁有官方正版離魂術的正宗店主!魂魄狀態的他,雄赳赳氣昂昂大搖大擺就進了大鐵門鎖起來的檔案儲存間。 第4478章

不多時,外面走進來三個老者,正是之前在外面主持聖女測試的三個老者,三人看了眼前面的光幕,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下來!

這十二個老者,便是聖主殿的十二位使者長老,按照實力排列分別是大使者長老,二使者長老……

剛才在外面主持的是十二使者長老,其餘兩位是十一使者長老,還有十使者長老!

「十二,這次的聖女候選人天賦如何?」坐在首位的一個老者看向剛坐下的十二使者長老問道。

「這次的苗子不錯,其中紫色天賦的有八個人,其餘的都是藍色天賦的!」十二使者長老聞言回答道。

「哦?有八個都是紫色天賦么?看起來不錯!」大使者長老聞言滿意的說道。

「老九,老八,前任聖女處理好了嗎?」大使者長老想到什麼看向其中兩人問道。

「恩,已經處理乾淨了,魂飛魄散了!」坐在第九把椅子上的老者說道。

「哎……如果不是她野心昭昭,我們也不會如此絕情啊!」大使者長老輕嘆一聲的說道。

對方說完,陷入一片的沉默當中,幾人紛紛把視線落在眼前的光幕上,在他們眼前的光幕上,是一張地圖,其中有很多移動的紅點,應該就是正在尋找聖女傳承的寧兒等人了……

大使者長老看了一會兒,起身說道:「有紫色天賦的聖女候選人,這次怕是需要幾個月的時間,還是兩人一組,輪流在這裡守著吧,其餘人該忙什麼忙什麼去吧!」

說完,大使者長老就轉身離開了!

隨後其餘人商量了一下,有三使者長老和五使者長老先守在這裡,過幾天其餘兩人再來替換,主要是三使者長老和五使者長老的關係最親近,所以兩人提出來一起守著……

其餘的幾人也紛紛離去……

瞬間,大廳內就剩下三使者長老兩人了!

三使者長老看了會光幕,直接拿出一個酒壺和酒杯,倒滿之後說道:「老五,喝一杯吧,還有的等了……」

「三哥,大哥他們對聖女如此是不是太過分了?」五使者長老皺眉問道。

「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聖主殿不能沒有聖女,可是如果真的讓聖女掌權,你也看到了之前的情況,難道你希望之前的事情再上演嗎?」三使者長老喝了一口酒無奈的說道。

「可是……之前雪聖女不是好好的,如果不是大哥他們聯合李晴殺害了雪聖女兄妹,讓李晴接替聖女的位置,又怎麼可能出現那麼多事情……」五使者長老有些生氣的說道。

「我知道你跟雪丫頭關係好,可是除了你和我,其餘十個使者長老,早就習慣了掌管整個聖主殿,雪丫頭當初是很優秀,正是因為她優秀了,讓下面的人都對她信服,使得有很多人都開始不停其餘十個使者長老的話……」

「讓他們覺得自己的權利和利益被侵害了,否則他們怎麼會讓李晴接替雪丫頭的聖女之位,其實他們不過是覺得李晴更好控制,」 “201X年3月、4月……”檔案整理的特別有條理,是以唐牧北很快就找到了六月份的交通肇事案。

將劉承平的卷宗打開,他快速瀏覽一遍。

看到現場照片,唐牧北想起劉承平說自己每天要回憶被碾壓時的情景上百次,不由得對他充滿敬畏心理。畢竟這種場景能回憶那麼多遍,也是非常有勇氣的事情啊!卷宗裏記載的信息並沒有比他了解的多多少,不過整個事件時間線和經過明瞭一些。

報警和撥打120的是同一個人,一位上夜班的的哥。

他夜裏一點整路過千艾路,當時雨勢漸小,車燈下的案發現場把他嚇壞了,趕緊報了警。

關於遺物這件事,唐牧北發現個蹊蹺點——劉承平的家人並沒有向警方質疑有物品丟失。

那也就是說,劉承平出現在千艾路沒有被撞身亡之前,是真的沒攜帶手機錢包等物!

唐牧北實在想不出來,現代人怎麼可能做到不帶手機出門的,而且還是那麼晚。他家人表示劉承平下班回家後說要出門,晚上晚點回來,具體做什麼去哪裏都不清楚。這一點也讓唐牧北覺得奇怪,晚上一兩點鐘了,他沒帶手機不知所蹤,難道劉承平的家人都不擔心?

還是說,他們家人早就習慣了劉承平夜夜不歸,手機聯繫不上?

警.方的調查方向是肇事司機,根據對案發現場的勘察,完全可以肯定劉承平是在深夜橫穿馬路的時候,因爲大雨影響視線,沒有被肇事司機及時發現,才發生的碾軋事件。

公路上殘存着急剎車的痕跡,不確定肇事司機有沒有下車查看。

關於劉承平下班後的行蹤問題警.方並沒有太多記錄,從走訪他家人、同事和朋友得到的信息來看,沒人知道案發當晚他到底跟誰在一起或者做了些什麼。翻看完卷宗,唐牧北心裏的問號反而更大了。

“小李,你有沒有聽到什麼動靜?”檔案室辦公室值班人員中一位稍微上年紀的警員突然擡起頭來,側着耳朵聽了聽,悄聲問道。

被稱爲小李的警員正用手機打字,聽他這麼問忙豎起耳朵聽了聽,幾秒鐘後搖頭問道:“我沒聽見啊,什麼動靜?會不會是隔壁的聲音?”

“不對!”年長警員猛地站起來,走到大鐵門前小聲道:“檔案室裏有動靜!有人在翻檔案!”

“您別一驚一乍的行不行?”小李警員笑起來,“咱倆一天沒出這個屋,還能有人進去了不成?”

年長警員掏出鑰匙打開大鐵門,認真道:“檔案室裏有很多卷宗和重要證物,一點都馬虎不得,我進去看看。”

“這青天白日的,能看到個鬼喲!說不定是有老鼠了呢。”小李警員慢條斯理的站起來跟上。

“檔案室可是銅牆鐵壁,哪來的老鼠。”年長警員伸手開燈,偌大的檔案室頓時明亮起來。

唐牧北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和亮光嚇壞了,急忙小心翼翼將卷宗放回原位。

幾乎是物歸原位的同時,兩位警員也從左右兩側往這邊看過來。明知道自己是隱形狀態,沒人能看見自己,但畢竟做的不是光明正大的事,唐牧北還是心虛到不行,站在原地都兩腿都有點發抖。

怎麼說自己平時也是新世紀好青年,剛偷偷翻看了卷宗,一扭頭又遇到警.察,打心底就開始發憷。

小李警員快速將檔案室瀏覽一遍,返回來語氣輕鬆道:“我就說您也太疑神疑鬼了,剛看了一圈,啥也沒有,這些檔案卷宗還有證物都好好地!再說了,咱那邊不是有監控嘛,也沒什麼情況嘛。”

“監控有死角。”年長警員淡淡回道,他一直站在這條通道前沒離開,仔細觀察了片刻,他徑直往唐牧北站立的位置走過來,然後彎腰去看放有劉承平卷宗的文件夾,“這裏好像有人翻動過。”

全才相師 唐牧北在翻動卷宗的時候,略微移動了一下文件夾的位置,他並沒有發現,所以沒能在第一時間放回原狀。

小李警員走過來仔細看了好一會兒,才發現文件夾跟桌子上的痕跡有那麼幾毫米的差距,頓時無語,“您可別瞎較真了,說不定是昨天他們進來放證物不小心碰到一下呢,這屋裏真沒人!”

“那倒也是。”年長警員也覺得自己有點敏感過頭了,搖頭笑道:“行了走吧,看來我是出現幻聽了。沒辦法呀,上年紀了各個感官都在退化,想當年我跟你差不多時候,就是三米外掉根針的聲音都聽的清清楚楚。”

“那是,您的敏銳聽力在咱們圈裏可是出了名的好!”小李警員也嘿嘿笑道,然後邊反鎖大門邊八卦道:“剛纔我同學給我發微信抱怨呢,他分配在花川區那邊派出所,說是昨天晚上又有人在花川橋跳河自殺,這個月都第六個了!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在想什麼,死都不怕了還怕活着呀?這大冷天去跳河自殺,有那份勇氣幹啥不行!”

“跳河自殺?還有六個那麼多?”年長警員倒吸一口氣,這自殺頻率太高了點。

“誰說不是呢,可能有些本身就想輕生的人看了新聞報道,也覺得那地兒不錯所以扎堆兒去跳河吧。”小李警員聳聳肩膀繼續吐槽道:“我同學都遇到三次了,每次都是他們幾個年輕力壯的下水救人,上來凍個半死!關鍵昨天晚上救上來那人還一直嚷嚷自己沒想真死,是別人一個勁兒喊他趕緊跳,結果腦子一抽就跳下去了。”

年長警員頗爲氣憤,“現在的人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遇到想不開的不去勸反而起鬨讓人跳河,這跟殺人兇手有什麼區別!”

“昨天晚上那個還算命大,好歹救上來沒受傷。之前那五個有仨淹死了;還剩下倆,一個摔到岸堤上摔斷了腿;另一個是趴着掉下去的,被岸堤攔了一下,救上來以後肋骨斷了好幾根。”小李警員有內幕消息,知道的門兒清,“你說說這些人,應該也是真下定了決心吧,不然幹嘛大晚上跑到那邊去跳河?沒死的也夠受罪了。”

“大晚上跑過去跳河,這事兒還真蹊蹺。”

“那可不?”小李警員撇撇嘴回道:“我同學說,六個人裏面有四個都是出去夜跑的。問了他們家人同事朋友,都說什麼天性樂觀生活幸福,我看未必,還是現在的人壓力太大了,不是說越愛說愛笑的人越容易得抑鬱症麼,可能一個個表面上挺好的,心裏苦的說不出來呢。”

“唔,那倒是。”年長警官點點頭附和道。

唐牧北就跟着他們倆人從大鐵門裏出來的,對他們的聊天本來不怎麼感興趣,然而越往後聽越覺得蹊蹺。

出去夜跑的人,跑着跑着想不開跳河了?這種事兒好像不是特別常見吧,關鍵還一個月出現了六次!

職業病爆發的唐牧北趁着兩位警員倒熱水聊其他新聞的空,悄悄撥拉幾下小李警員的手機,將他跟同學的聊天記錄簡單看了一遍,然後記下確切地址,準備手頭上的事情弄完之後過去看看。

說不定,真的有水鬼在作祟呢!

小時候蔡阿婆沒少給他講水鬼拉人做替身的故事,自己負責的地盤上人作惡管不了也就算了,厲鬼要敢作祟?哼,別怪牧店主上任三把火! 第4479章

「誰能想到最後李晴的野心更大……」三使者長老苦笑一聲的說道。

「哼……李晴修鍊邪術,差一點害死我們,真的是諷刺,他們自己培養的傀儡,卻差一點反噬他們自己!」五使者長老冷笑的說道。

「老五,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樣,一心只想修鍊,無心權利和利益的,我們的壽命很長,在這漫長的歲月裡面,他們更在意的就是至高無上的權利,聖主殿現在雖然不如從前,卻依舊是雲界最強的頂級勢力……」

「大使者長老他們最喜歡這種高高在上,被人崇拜景仰的氣氛,他們無法忍受別人把崇拜的目光放在別人身上,無法接受聖主殿有人的權利比他們高,所以聖女對於不可缺,但是聖女必須聽話才行……」

「而我們身為聖主殿的使者長老,註定從生到死都是聖主殿的人,除非我們想死,否則只能隨波逐流……」三使者長老邊喝酒邊無奈的說道。

「我是不會參與那麼多的,聖女選出來之後,我還會繼續閉關的!」五使者長老喝了一杯酒道。

從他當上五使者長老后,就跟大使者長老等人不和,但是因為他的實力和天賦,還有他接受了上任五使者長老的傳承,所以即便其餘幾人看自己不順眼,也拿他沒辦法……

而聖主殿的事情,他極少攙和,大部分時間他都在閉關,十二個使者長老中,唯獨三使者長老跟他感情最好,但是三使者長老比他圓滑,雖然看不上其餘人,卻不會像他一樣避之不及!

也因為三使者長老的關係,才讓大使者長老等人,那怕看自己不順眼,看在自己不惹事的面子上,也不理會自己,倒是讓他落得個清凈……

因此,五使者長老對於三使者長老十分感激!

「可以,你就放心做自己好了,有事我會通知你的!」三使者長老道。

「謝謝你了三哥!」五使者長老道。

「跟我客氣什麼!」三使者長老笑了笑說道。

「說起來,我還是時常會想起雪丫頭兄妹的!」三使者長老看了眼光幕上的紅點由衷的說道。

「當初如果我知道李晴他們要對雪丫頭出手,我一定會想辦法救下他們兄妹的……」五使者長老聞言自責的說道。

「你當時在閉關,而我也是故意不告訴你的,就算你我聯手,也不是他們十個人的對手,根本無法救出他們,到最後可能會連我們都跟著隕落的!」三使者長老聞言說道。

當時的情況他也是沒辦法,對於雪丫頭兄妹他也十分喜愛,但是卻沒有五使者長老那般用心,所以他沒辦法為了雪丫頭兄妹,讓自己和五使者長老陪葬……

因為這件事五使者長老還跟他生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悶氣,就是因為自己沒喊他出關!

雖然五使者長老不是真的責怪自己,但是他知道五使者長老是真的很難過,當時五使者長老可是把那丫頭當成孫女疼愛的……

「事情都過去了,別想那麼多了,」 又給自己找了點事情做的唐牧北心情不錯,畢竟人得有點目標才能活得更精彩。

像李店主那樣做鹹魚有什麼好的?

自己可是朝氣蓬勃的年輕人!先把修行底子打好了,然後將管轄範圍內的厲鬼訓練得服服帖帖,能超度的趕緊超度去投胎,爭取也來個三年大變樣,讓景瑤城成爲附近城市的新標杆;再然後,自已要做最年輕的十層店主!

美滋滋的想着,唐牧北擡頭眯眼看看城市上空。

今天陽光很好藍天白雲甚是喜人,可飄蕩在城市上空的還有一縷縷可見的黑氣,那就是厲鬼們攜帶來釋放到人世間的戾氣。若是黑氣濃郁到一定程度,生活在這座城市裏的人不管是身體健康還是心理健康都會受到非常大的影響。

化解這些戾氣的唯一辦法,就是減少厲鬼產生;對已經存在的厲鬼進行淨化超度,讓它們完成心願徹底解脫。

看着那一股股明顯的黑氣四處飄蕩,唐牧北就知道自己接了這個班要走的路還長着哩。

從公安局出來,他看了看時間尚早就繼續蹭車去往劉承平家所在的蘭茵區。

不確定能不能從劉承平家人身上得到線索,但唐牧北憑感覺認定他們一家人之間關係有些微妙。這種事情直接去問劉承平,他絕對不會承認的,否則找自己求助的時候,就應該全盤托出了。

所以,重要的線索還是自己去找吧。

唐牧北很享受這種抽絲剝繭搜線索找真相的過程,比玩遊戲有意思多了!

他小時候就有個偵探夢來着,如今有機會享受審陰界厲鬼的冤死案,自然是越來越上癮。

到達劉承平生前居住的小區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半鐘。

按照他給的地址,唐牧北很順利的進了劉承平家。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家庭,可能時間沖刷的緣故,家裏已經沒有親人逝世留下的悲痛痕跡。屋裏沒人,看樣子還沒到下班和放學回來的時間點。

唐牧北在房間裏轉了一圈,感覺更奇怪了。

按理說劉承平去世時間還不長,不管是祭奠還是留念,家裏總該有張照片吧。可看遍了兩室一廳,唐牧北只發現劉承平妻女和一對老夫妻的合影,翻遍全屋,愣是沒找到半點劉承平存在過的痕跡。

衣櫃裏沒有他的衣服;鞋櫃裏沒有一雙男士鞋;沒有照片沒有任何與他有關的物品。

會不會是擔心睹物思人所以都收起來了?

唐牧北坐在沙發上,陷入沉思。憑直覺,這家人確實有蹊蹺!等到五點整,屋裏天色漸黑還是沒人回來。

沉不住氣的唐牧北只得前往劉承平的父母家裏。

老兩口住的房間格局跟劉承平家相同,在那邊家裏看到的照片上的老太太正滿面愁雲看着一張劉承平的單人照,整個人無精打采的。老頭兒坐在臥室裏,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兀自出神。

“老頭子,幾點了?”沉悶的氣氛終於打破,老太太擦擦昏花的眼睛大聲問道。

老頭兒看看牆上的鐘表,悶聲悶氣回道:“小靜快放學回來了,先做飯吧。”

隨後將近半個小時時間裏,屋裏又變得沉悶起來。

唐牧北覺得特別無聊,就在他覺得應該先回去吃點晚飯然後歇歇繼續練習畫符的時候,防盜門咔嚓一聲被打開,是劉承平妻女回來了!

“娟子今天上班怪累的吧?趕緊吃飯了;小靜乖,放下書包洗手去。”老太太幾乎是一秒鐘變臉,和藹的笑容爬上臉龐。

老頭兒也一掃之前的沉默,詢問孫女兒在學校怎麼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