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對方施展「瘋魔」邪法,楊浩的神情也是認真起來。

錚!

昏暗的酒窖里,寒芒乍現,伴隨著的還有銀光閃爍。

「田一昌,小心!」

遠處的高瘦老者眸子緊縮,提醒一聲。

田一昌聞言,奔騰的身子驟然扭曲,旋即就感覺肩膀處傳來涼颼颼的感覺,剛才要不是即是躲避,這處傷口就會在他的咽喉處。

「好快的速度!」

田一昌內心有些駭然,可是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魔修功法狂暴無比,只要能近身,任這小子速度在快,都逃不了我的手掌心!」

田一昌內心暗忖,速度更是快上了幾分。

十米!

五米!

三米!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田一昌獰笑著抬起猩紅雙眸,卻看到楊浩嘴角的南無邪魅。

「嘖嘖,想要和我近身搏殺,有趣!」

楊浩的眼眸淡漠,也不見他怎麼動作,身形晃動,竟然出現了十幾道虛幻的身影,這些虛影極其凝聚=實,很難分辨出真假!

而且,每一道虛影手中,都反手扣著造型奇特的刀片——

暗刃白雪!

「斬!」

楊浩冷酷的突出字音。

咻!

咻!

十幾道虛影,陡然斬殺出繁雜的刀芒,疊加起來更是密密麻麻,整個通道口全被寒芒堵住。

「不好,這小子使詐!」

田一昌暗叫不妙,這麼多虛影若是給他時間,他肯定能辨別出來,可是——

現在可是生死搏殺的關鍵時刻,哪裡有時間?

田一昌咆哮,周身黑霧翻滾,將身前幾米出死死防禦,同時腳尖在地面一撐,準備後退。

「現在才想著退後,遲了!」

冷厲的聲音,驀然響起。

只見那密密麻麻的刀芒傾瀉,其中有一道閃爍著銀色刀芒的幻影,速度暴漲,宛如風雷般閃爍而來。

轟!

田一昌面前的黑霧潰散,他變色劇變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就感覺咽喉處一涼——

「噗嗤!」

銀芒閃爍而過,卻留下一道血光濺射。

「嗬嗬……你,你!」

田一昌死死捂住咽喉,想要說些什麼,可是被割斷的咽喉,卻讓他發出奇怪的聲音。

身後那三名魔修老者,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致。

「你們二人,取他首級過來!」

為首的高瘦老者冷聲說道。

唰!唰!

兩道黑芒衝天而起,朝著楊浩襲殺過來。

這兩人一人是黃階巔峰,另外一人,卻是玄階初級!

有著兩人同時出手,高瘦老者本來應該是很放心的,可是……當他看到楊浩嘴角那抹邪笑后,內心卻有種不妙的感覺。

雙方眼看著就要接觸,他內心的不妙,愈加濃烈,直至——

「咯咯咯,想要動我的人,也不問問我同不同意?」

嬌媚的笑聲突然想起。

這道嬌笑聲充滿了風情和誘惑,出現得卻十分突然,回蕩在酒窖當中!

「還有高手!你們快回來!」

高瘦老者瞪大了眼睛,暴聲怒吼。

可是已經晚了,就算那兩人停住身形準備後撤,也來不及了。

「師姐,留一個給我練練手。」

楊浩頭也不回的說道,腳尖一蹬,整個人如同炮彈般砸向左邊的那個黃階巔峰老者。

人未至,一股奇特的精神波動,卻依舊從噬魂戒中激蕩而出,那名魔修神情微震,剛剛從精神混亂中清醒,就看到一抹寒芒在眼前閃爍。

總裁的私養嬌妻 噗嗤!

利刃割喉,一擊斃命!

這人瞪大了眼珠子,從半空中摔倒下來,趁著生命力還沒流逝乾淨的時候,他微微扭頭,就看到一幕恐怖的情景——

只見他身邊那位玄階老者,雙目獃滯的立在原地,就算面前一截鋒利的羽刃破空而來,他也無動於衷!

「老二,速退!」

高瘦老者厲聲巨嘯,那名玄階初級的老者才微微回神,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前方站立著一位身穿白衣,容顏宛如仙女的翩翩女子,近在眼前。

噗嗤!

血羽扇揮動,老者眼中的驚艷徹底散去,轉化而來的卻是極度恐懼,因為他最後的眼神,竟然看到自己腦袋,脫離了身軀被斬斷!

噗通!

冰冷的斷頭屍體摔落在地,同時,那名黃階巔峰的老者,也是隨後掉落在地。

秦洛曼妙的嬌軀從黑暗中浮現,楊浩同樣是踏步而出,神情冷厲。

「是你!你們竟然是一伙人!」

高瘦老者見到秦洛,失聲尖叫起來。

就是這個女人,追殺天魔會餘孽,修為高超,手段更是狠厲無比!

要不是章護法設局擊傷這個女子,怕是他們隱藏在安東尼家族中,都不會安寧,原本以為這女子早已經在圍剿中死去,可是現在……

「怎麼?見到我完好無損的出現在這裡,你是不是很驚訝?」

秦洛嘴角噙著一抹微笑,艷麗絕倫,勾人心魄。

經過楊浩的滋潤,以及覺醒狐媚意境后,現在的秦洛,舉手投足間都帶著驚人的美感,連同樣身為美女的黛安娜,都有些失神…… 可是秦洛的笑容,在高瘦老者眼中,卻恐怖無比。

當初秦洛就是帶著折磨微笑,幾乎是將天魔會的海外據點給連根拔起,斬殺了無數同門,更重要的是——

這名女子的古武修為,是玄階巔峰,和可以和天魔會章護法巔峰相對的高階修士!

玄階巔峰,就算是在古武修鍊界,那也是不多的高手了!

「我的修為是玄階中級,就算施展瘋魔秘法,也不過是玄階高級,絕不是她的對手!」

「唯一的生路,就是……逃!」

高瘦老者眼眸中閃過一抹果斷,全身修為狂涌,一手抓住黛安娜,瘋狂的朝著身後掠閃而去。

在酒窖後面,還有一個倉庫出入口!

重生之時代霸主 「你認為,能夠從我手中跑掉么?」

秦洛去親啟紅唇,玉指一彈——

唰!

血羽扇瞬間散開,化為一柄柄羽刃,朝著高瘦老者蜂擁過去,任何的擋在身前的東西,無論是堅硬的石柱還是鐵欄杆,觸之,即斷。

眨眼間,血羽扇就已經追了上來,寒氣逼人。

「天魔騰,起!」

高瘦老者單手捏出法訣,朝著地面一點,堅硬的地面瞬間裂開,只見一道道黑霧拔地而起,轉瞬間就在身後凝結成了一面黑霧牆。

手決揮舞,一共四道黑霧牆,驟然出現。

借著這個機會,高瘦老者轉身就逃,可是還沒等他跑出幾步——

「咔嚓!」

「咔嚓!」

「轟……」

身後的那四道黑霧牆,幾乎在同一時間被擊潰,化為虛無。

「卧槽,這女人什麼時候這麼強了!她不僅沒受傷,修為還暴漲了!」

高瘦老者瞳孔緊縮,滿臉驚駭!

前段時間秦洛殺進天魔會的時候,他也用了這招「天魔騰」,分明可以阻擋對方好一會兒,可是今晚上,幾乎是瞬間就被瓦解!

感受著身後逼近的殺氣,高瘦老者臉色閃過一道狠厲,驟然止步,轉身!

「天魔秘法,疾!」

黑霧涌動,地上那滿地的屍體和鮮血,都開始躍動起來。

那些司法對的屍體,包括阿曼德以及三名老者的屍體,同時暴動,空氣中也瀰漫著一股邪惡陰冷的氣息。

「這都是你們逼我的!」

高瘦老者面色紅潤,神情滿是猙獰,揮掌朝著胸口猛拍,一大口精血噴吐而出,卻沒有掉落在地,詭異的凝聚在半空中。

「天魔解體,爆!」

一道痛苦的咆哮聲響起。

只見高瘦老者的左臂直接炸裂開來,鮮血傾灑,落在地面屍體上,發出「嗤」的腐蝕聲音。

隨後——

嘭!嘭!嘭!

十幾道震耳欲聾的爆裂聲,從那些屍體上響起,每具屍體炸裂,都會灑出漆黑色的膿液,觸之腐蝕。

整個通道內轟鳴聲不止,石屑掉落,搖搖欲墜,地下酒窖根基被炸毀,轟鳴一聲就塌陷了!

轟!

塵埃遍地,高瘦老者臉色慘白沒有絲毫血色,整個人更是蒼老了好幾十歲。

「繼續逃!這隻能滅殺那個華夏青年,對那女子沒有威脅!」

老者眸光一閃,抓起黛安娜就繼續奔逃而出。

他的這番動作,只為了滅殺楊浩,以秦洛和楊浩的關係,對方肯定會去救助,而他,就可以趁著這個機會逃之夭夭!

「逃出去,找到章護法解開攝魂魔戒,到時候,老夫定要將那女子困在魔窟,讓她永生永世不得好死!」

老者內心惡毒的咆哮,腳下動作卻也不慢。

很快,遠處一道木門被轟碎,老者抓著黛安娜閃爍出來,外面夜色璀璨,寂靜無比。

「出來了!」

老者面色一喜,剛準備繼續奔逃的時候——

咻!

一道血芒從背後激射而來,伴隨著的還有無比的殺機。

「不好!」

老者心頭炸跳,運氣渾身的力氣朝著身旁一掠,堪堪躲過血羽扇的襲擊,就在這時——

嗤!

宛如毒蛇吐信,只見黑夜當中,一抹黯淡的寒芒,悄無聲息,沒有發出丁點聲音的閃爍出來,銀芒乍現。

暗刃「白雪」!

楊浩潛伏在夜色當中,冰冷的眸子不帶絲毫感覺,指間掠動。

咻!

暗刃白雪消失在夜色中,當它再度出現的時候,血光滔天!

「啊!」

高瘦老者慘呼,驚駭的盯著自己斷裂的右臂。

這第二道攻擊,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當中,尤其是對方出手的刁鑽和狠辣,超乎常人!

楊浩一擊得手,如獵豹般閃爍出來,一把抱住黛安娜的嬌軀猛撲出去。

轟!

原地,一道恐怖的深坑被擊打出來!

「找死!你們這些雜碎,敢壞我天魔會的好事,統統都要死!」

高瘦老者神情癲狂,眼眸中滿是暴戾嗜殺,分明就是施展了瘋魔秘法的情況。

呯!

楊浩抱著黛安娜撲在地上,不由得發出一道悶哼。

雖然剛剛出手及時,老者畢竟是玄階修士反應也是不慢,他的胳膊被撕裂出一到恐怖傷口,鮮血直流。

「楊!」

黛安娜伸手,觸摸到滑膩的鮮血,失聲尖叫道。

不遠處,秦洛看到楊浩受傷,嘴角的笑意隱去,轉化出來的,卻是睥睨眾生的血腥殺戮!

「你,該死!」

秦洛滿臉寒霜,紅潤的嘴唇,吐出冰冷冷的三個字元!

唰!

咔嚓,咔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