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圖把慕洛琛和蘇瑾年的事情,解釋得通順。

溫如意聽著,覺得有八分相信,可另外兩成,還保持著懷疑的態度,想要再細問,卻聽葉簡汐出聲問:「你怎麼忽然跑出來了?」

溫如意被她一打岔,頓時忘記了問,回答道:「我趁著他把我轉移的時候,逃了出來。」苦笑了一聲,又說,「他騙我說,會放我走,可這話,他騙了我很多次,我已經不相信了。簡汐,這次我來這裡,就是想跟你說一聲,我準備走了。」

「你要離開A市?」

葉簡汐眼眶一下變得通紅。

雖然她很想送如意離開A市,但真的聽到她要走了,她還是捨不得。

溫如意嗯了一聲:「不離開能怎麼辦?這裡已經沒我的容身之地了。」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怕她不開心,溫如意笑了笑,補充道:「天大地大,總有我待得地方,等我到了新地方,會聯繫你的。」

葉簡汐哽著喉嚨,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只好用點頭,代替了回答。

溫如意見她淚水在眼底打轉,抬手摸了摸她的頭髮:「傻子,傷心什麼,又不是見不到了。」

葉簡汐本來強忍著的眼淚,刷的一下落了下來。

滾燙的眼淚滴落在手上,溫如意沉默了下來。

其實……

她又何嘗捨得這裡,可是她不離開,容子澈永遠無法放下她,而她也無法擺脫一輩子的噩夢。

離開這裡,她才能找到自己的歸宿。

兩個人想對無言。

郭嫂在一旁焦急的緊,因為她知道,葉簡汐對溫如意說的那些話,都是她在騙溫如意的。

等溫如意離開了,葉簡汐就會細想這事。

冷魅首席的放肆寶貝 到時候,該怎麼辦?

郭嫂正在著急,門外忽然響起了敲門聲,她忙去開門。

門打開——

郭嫂看著門外站著的人,頓時鬆了口氣。

門外站著的人不是別人,是容子澈和慕洛琛。

容子澈在看到溫如意的剎那,衝進了房間里。

郭嫂抬眸看了眼慕洛琛,面帶愁容的點了點頭,慕洛琛知道她這意思——簡汐已經知道了他和蘇瑾年的事情,嘴角頓時一抿,抬步走進了房間里。

溫如意看到容子澈,臉上的神情剎那空白,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容子澈抱了滿懷。

容子澈雙手緊緊地扣在她的肩膀上,眼眶發熱,聲音沙啞的說——

「如意,我送你走,你別逃跑了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這一下午,擔心你擔心的要死了。」

他怕,怕她落到裴錦德手裡,怕她遇到壞人……

這一下午的時間,對他來說,像是在刀山油鍋里走了千萬遍。

零式戰爭 溫如意身體直直的,任由他抱著不說話。

葉簡汐抬眸,看向門口,視線和慕洛琛交織的剎那,眸光錯雜,如意告訴她的那些是真的嗎?

洛琛和蘇瑾年,真的公布了婚訊,還公開了私生子的存在?

為什麼她從來不知道這些…… 第551章他不解釋

葉簡汐難受到了極點,也想立刻把自己心底的疑問全部問清楚,可是她知道,現在不是時機。

那麼多人在跟前,她一旦問出口,裴家的耳目也會聽到吧。

葉簡汐緊緊地掐住手心,讓自己表現如平常一樣。

移開了目光,她看向溫如意和容子澈。

容子澈眼睛里閃著淚光,手扣在溫如意的肩膀上,像是要把他自己的手指嵌入她的身體里。

葉簡汐走上前,說:「容子澈,你真的願意放如意走嗎?」

容子澈喉結艱難的動了動,沒說話,只是點點頭。

葉簡汐仔細的盯著他的面容,見他沒半分的閃爍,對溫如意說:「如意,暫且相信他一次吧。」

溫如意別過臉,默許了她的話。

葉簡汐和她相處了那麼多年,知道她這個動作的意思,堅定的再次道,「容子澈,我相信你會把如意送走,所以這次我把她交給你,若是你不遵守諾言,胡亂來,我絕不會放過你的。」

「我會遵守諾言,這兩天,我就會送她離開。」容子澈艱澀的說。

葉簡汐知道事情到這,就差不多了,先讓容子澈放開了溫如意,然後吩咐郭嫂:「把這些人先請出去,我跟如意有些話單獨說。」

「是。」

郭嫂把餘下的人都請出了房間,包括容子澈和慕洛琛。

咔嗒,房間的門關上。

葉簡汐握住溫如意的手,才發現她的手哆嗦的厲害,她抬手抱住溫如意,嘆息般說:「如意,你真的決定了嗎?這次放開了他的手,這輩子可再也沒機會和他在一起了。」

溫如意怔怔的看著空氣中虛無的一點,沉默了許久,輕微的點頭:「他值得更好的。」

葉簡汐聽到她說這話,心頭酸澀的緊。

其實……

她知道如意對容子澈並非沒感情,相反的,或許很早之前,她就對容子澈在乎了。

如意這個人,越是在乎某個人,就越想保護。

譬如如意對她,每次她遇到困難,如意不管自己,也要保護她。

對容子澈,如意是一樣的道理。

她對容子澈在乎,所以不想害了他,他身在政壇,身上沾惹上一丁點的污點,都可能成為政敵攻擊的對象。

更何況,如意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一旦被人翻出來,曝光在大眾的眼皮底下,對容子澈來說,便是致命的傷。

她懂如意為什麼堅持把容子澈推的遠遠的。

可也正是因為懂,才更加心疼。

每次如意都為了保護別人,而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她不忍心看著如意錯過容子澈。

但她再不願意,能有什麼辦法呢。

如意一旦決定的事情,就再無轉圜的餘地。

她除了支持如意,別無選擇。

葉簡汐抱著溫如意一會兒,把到眼跟前的淚水忍回去,才緩緩地放開她,「我尊重你的選擇,如意,到了新的地方,一定要幸福。」

「我會的。」

溫如意手攥成拳頭,在她的肩膀上,輕輕的抵了一下,「你若是在A市過的不好,記得來投靠我,我一定會好好的款待你的。」

「嗯。」

葉簡汐點點頭,說不出話來。

兩人靜默無聲,卻彼此心裡相通。

呆了半個小時左右,葉簡汐起身送溫如意出去。

門口擁簇的人群看到她們出來,紛紛看了過來。

葉簡汐輕輕的推了溫如意一下,說:「跟著他們走吧,我就不送你了。」

溫如意主動走到了容子澈跟前,「走吧。」

容子澈嗯了一聲,挽住她的手,然後遞給了她兩張機票,沙啞著聲音蘇:「這是我給你準備的機票,原本三天後打算送你走的。」

他是真的準備送她走的。

他不想看著她折磨自己了。

溫如意接過飛機票,指尖微微的有些顫抖,但很快,她斂了眼帘說:「走吧。」

「好。」

容子澈深吸了口氣說。

兩人肩並著肩往外走,容子澈帶來的人,也隨著容子澈離開。

葉簡汐看著兩人漸漸的走遠,收回目光看向慕洛琛,千言萬語涌到嘴邊,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我有話跟你說。」

漆黑的眸子沉沉的望著她,慕洛琛開口說道。

「好,去天台。」

葉簡汐唇瓣微動,轉身往電梯口走。

慕洛琛跟在她後面。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到電梯口,葉簡汐透過電梯里的鏡子,默默地看著身邊的人,腦子有些放空。

一直到現在,她都沒能為他找一個合理的解釋。

為什麼他會和蘇瑾年宣布婚訊,為什麼他要承認那個孩子是自己的私生子。

最重要的是……

他為什麼要騙她?

無論他做什麼,她都可以理解,可以支持他。

可她沒辦法接受,他騙她。

叮——

電梯抵達頂層,發出響亮的聲音,拉回了葉簡汐的思緒,她回過神來,往外走。

夜風呼嘯而過,佇立的大使館遠遠高於四周的建築,不用擔心被監視,也不用擔心被偷聽。

葉簡汐回身,眸光直直的望著距離自己一臂之隔的男人,他如初見時那麼高大英俊,柔軟的絲質襯衫貼著他的身形,襯托的他挺拔如松。

葉簡汐靜默著等著他開口說話。

可等了很久,他都沒有開口說話,只是目光如水的望著她。

「阿琛,你沒什麼跟我說的嗎?」

葉簡汐忍不住出聲問。

風散了她的聲音,鼓的她衣角拂動。

像是再大一些風,就能把她吹散似的。

慕洛琛想要伸手,把她抱在懷裡,可是想到什麼,又硬生生的止住,五指攥在手心裡,指關節發白,「溫如意都告訴你了?」

「嗯,可是我不信。」

葉簡汐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飄渺。

慕洛琛聽到她說的話,眸色又沉了一些,「……既然不信,那就不用解釋了,簡汐,事實就是你想的那樣。」

葉簡汐忽然不知道說什麼了,她以為他會毫不猶豫的跟她解釋清楚,那些都是他設計的計謀。

可現在……

他說,你認為的便是事實。

她怎麼以為呢?

嫁給全城首富后我飄了 任何人聽到這些事,都會覺得自己被耍了吧。

自己的丈夫,背著自己,和別的女人宣布婚訊,公開私生子的存在。 第552章心生嫌隙

葉簡汐感覺,自己的身體在一點點的顫抖,心也變得疼痛起來,這種疼痛,像是螞蟻似的,一點點的鑽入骨髓里,吸取她的精髓。

「我知道了。」

良久,葉簡汐緩緩地在嘴角扯起一絲笑容。

「你是在為了騙裴家施的計謀,你不想讓我不開心,所以才會這樣對不對?」

慕洛琛望著她,面上的季柔緊繃到了極點,悶悶的『嗯』從鼻息里出來。

葉簡汐笑的越發燦爛,「我就知道,是這樣,其實你不用瞞著我,都是假的,我知道的,都是假的……」

她連說了兩遍『都是假的』,不知道是說給他聽,還是說給自己聽。

慕洛琛望著她強顏歡笑的臉,胸口像是被人一刀一刀剜割似的。

在她再次笑起來之前,他伸手,把她摟到自己的懷裡。

手臂用到了最大的力氣,使得兩人之間再沒有空隙。

「對不起,簡汐。」

是他沒有足夠強大,保護她無憂,只能用這種殘忍的方法,把她推出漩渦之外。

……

葉簡汐聽到他說『對不起』三個字,心頭微微的顫了顫,眼睛也變得灼熱。

她最怕他說的就是這三個字……

為什麼要跟她說對不起呢,他不虧欠她的。

一直以來,他都做得那麼好,是她不夠好,沒有足夠的力量,和他比肩而立。

是她總拖他的後腿……

該說對不起的,是她才對。

這次他不得已,欺騙裴家,才會下這樣的策略,她相信他的。

他不肯解釋,那她就替她說出來。

這樣,他就不用說對不起了。

葉簡汐緊緊地抱住慕洛琛,纖瘦的手指,淡藍色的血管微微的突起,「阿琛,我相信你的,等你斗垮裴家,你接我回家,我們一家三口,好好在一起。」

「嗯。」

慕洛琛沉沉的應聲。

葉簡汐嘴角的笑容卻越發的掛不住。

有些事情,哪怕自己編出來謊言,欺騙了自己,可心底終究生了間隙。

這個間隙會隨著日子的流逝,而越發的擴大……

直到將心撕扯的粉碎……

慕洛琛不能在大使館待很久,裴家的人時時刻刻的盯著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