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沒說完,女護衛突然一愣,這才注意到自己身前站着的男子。

妃從天降︰王爺的異世王妃 ,女護衛耳根微紅,神色有些慌亂,連忙尷尬道:“抱、抱歉……我以爲又是問路的……”

見對方衣着容貌都顯示出其身份不低,女護士立馬低頭笑了笑:“那個你是來看望小蓮的吧?”

“她就在住院部的二樓……”

話音未落,女護衛突然一驚,隨即連忙左顧右盼,驚疑道:“嗯?!人呢?怎麼突然不見了。”

……

此時,堯風已是出現在住院部中。

他看着二樓樓梯,微微猶豫,竟是一時間不知該不該去看龍小蓮……

對方親眼看着自己親人去世,又看到自己爺爺傷害自己母親……

自己作爲殺害過她親人的兇手,此時真的適合去看望她嗎……

片刻後,堯風皺眉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不再多想,堅定往二樓走去。

或許,只有自己…才能解開對方心結……

……

二樓,走廊。

堯風透過房門上的玻璃,看到病房中那個正呆呆看着窗外的嬌小身影。

堯風不禁微嘆了一口氣,終是輕輕敲門,卻發現對方一動不動,沒有絲毫反應。

見狀,他輕輕蹙眉,推門而入,直到走至對方身旁,龍小蓮也毫無動靜。

只見龍小蓮就這麼坐在病牀上,神情呆滯,怔怔望着窗外,一聲不吭。

“小蓮。”

堯風面容微動,輕聲開口道:“抱歉……”

砰!


話音未落,龍小蓮突然轉過身來!

她緊緊抱住堯風,臉龐貼在對方身上,眼神逐漸泛紅,流下兩行無聲的清淚……

見狀,堯風微驚,隨即眼神漸柔,張開雙臂,輕輕抱着對方。

窗外,秋風徐徐,落葉旋轉。

樹葉的沙沙聲成爲了房間內唯一的聲響。

兩人抱着,互相沉默,卻心知對方所想,瞭解心中所悲……

親人逝世,三觀崩塌。

龍小蓮閉眼全是噩夢,睜眼盡是茫然……

只有堯風心中堅持的那一抹正義,成爲了她內心深處,最後的曙光……

……

不知過了多久,龍小蓮微微擡頭,雙目溼潤,嘴角勉強上揚,小聲道:“我想明白了……謝謝你。” 不久後,堯風便離開了龍小蓮的病房。

其實這一次龍小蓮不僅是身體受到了傷害,更是心靈。

龍老爺子的瘋狂讓她對自己家族的感情產生了動搖。

也對其內心的善惡觀有了懷疑。

堯風並不能幫助她什麼,只能向她表明自己的態度。

揚善懲惡,這便是堯風最基本的行事準則。

不管龍小蓮如何看他,他都要告訴對方,他這次守住了自己心中的善,也懲罰了龍家的惡。

堯風用他自己的態度和行爲給了龍小蓮最後一絲精神力量。

至於之後,只能靠龍小蓮自己學會面對和成長了……

……

離開龍小蓮病房後,堯風便到了紫荊和木羽的病房。

這是一間雙人間病房,堯風還沒進去,便聽到紫荊的輕笑聲。

“我說木頭,你現在都成木乃伊了,能不能不要這麼拼啊?”


此時,紫荊正坐在病牀邊緣,晃盪着連病服都掩蓋不住其修長的雙腿,笑道:“別剛癒合傷口,就被你給弄蹦了!”

“現在先生獨自一人,無人在旁, 重生小娘子的幸福生活 !”

全身綁着繃帶的木羽正咬牙瞪眼,趴在地上一個一個做着俯臥撐。

“你就放心吧,李巨石受傷沒我們嚴重,我暫時把一些事交代給他了。”

紫荊撩了撩自己頭髮,瞟了眼對方勉強的樣子,無奈道:“先生要我們好好修養,你卻倒好,這麼着急,別到時適得其反。”

“紫荊說得不錯,恢復身體可不是你這樣恢復的。”

這時,突然吱呀一聲,堯風從外推門而入。

紫荊木羽見狀,面色一驚,立馬起身恭敬道:“先生!”

“你們倆都受傷不輕,還是坐回牀上吧。”

堯風揮了揮手,看着兩人身上的傷口,微微蹙眉:“這種傷不是一時半會能好得了的,你們就在這安心休息吧。”

“可先生……”

“沒什麼可是,你的傷勢最重,你更應該留在醫院。”

木羽話沒說完,堯風便冷漠打斷。

他看了眼對方胸口處的灼痕,蹙眉道:“你不僅有外傷,還試圖解開胸口的符文,體內的傷勢比你自己想象的更加嚴重。”

聞言,紫荊微驚,下意識看了眼木羽胸口。

只見對方原本黑色的符文,此時已變成了暗紅色,周圍皮膚更是呈現出灼傷的模樣。

“先生,對不起……”

見對方提起符文一事,木羽神色微變,低頭愧疚道:“我不該擅自動封印……”

“不用道歉,那種情況下,如果你死了,封印也會自動解開。”

堯風淡淡道:“所以你在臨死前做出這個選擇並不算錯。”

說着,他面色微沉,看向對方胸口符文,不由深吸了一口氣後,才沉重緩緩道:“刻上這個符文,已是讓你們吃盡了苦頭……”


“在這件事上,是我對不起你們……”

“先生?!”

見堯風突然向兩人低頭,紫荊木羽皆是一驚,連忙上前道:“先生您千萬別這樣!這都是我們自願的啊!”

聞言,堯風深深看着兩人,沉默片刻後,終是嚴肅真誠道:“謝謝……”

……

隨即,堯風便和兩人隨心聊了聊,直到護士重新過來上藥後,他才起身。

看了眼躺在病牀上老實敷藥的木羽,堯風轉頭對紫荊低聲道:“紫荊,出來一下。”

紫荊聞言微驚,隨即低頭,沒有說話,立馬跟了出去。

……

病房外,走廊中。

堯風緩緩前行,紫荊默默跟在身後。

“這次木羽動符文一事,恐怕會有一段時間的後遺症。”

“後遺症?”

紫荊面色一變,連忙道:“先生,他不是還沒有解開符文嗎?!”

“不錯,但他強行觸碰符文已經損害了他的身體。”

堯風輕聲道:“所以我才說,若要動符文,你們必須經過我的同意。”

“你們的力量去強行解開,只會傷害你們自己。”

聞言,紫荊面露擔憂:“那木羽會怎麼樣……”

“實力暫時會下降,至於下降多少,我也不清楚。”

堯風話音剛落,紫荊立馬驚訝道:“下降實力?!木羽可是把力量看得極爲重要啊。”

“這我也沒辦法,不過好在只會持續一段時間。”

堯風轉頭看向紫荊,道:“ 綜家有家規 ,尤其是安撫好他的心態。”

紫荊聽着,神色憂慮,微嘆一口氣,輕聲道:“是。”

說完,她不禁看向對方冷峻的臉龐,問道:“先生,您的傷勢如何?”

堯風被龍老爺子偷襲的那一爪,可不是輕易能承受得住的。

堯風見對方提到自己傷勢,不由一愣,隨即平靜搖頭:“我沒事。”

見對方模樣,紫荊蹙眉道:“先生,您的身體纔是最重要的。”

“就算我們都倒下,您都不能倒下啊。”

聞言,堯風腳步微頓,淡淡道:“我知道。”

說着,堯風似乎不想再提此話題,而是反問道:“對了,來江南前,我就聽說你要順便看看你的家裏人吧。”

紫荊一聽,不禁眼神微暗,隨即輕輕點了點頭:“嗯,我老家就在江南市隔壁的蘇陽市。”

“那不是挺近的嗎?”

見對方神色變化,堯風輕聲道:“家人間的矛盾還需你自己解決。”

“你已經面對瞭如此多生死,家中的問題也得學會面對。”

聞言,紫荊勉強笑了笑,擡頭道:“嗯,我知道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