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還沒說完,衛東直接揪住狗子的領子,不善的說:“你特麼是不是耳朵聾了?要不要給你治治?我說了,我不認識你們,給我馬上滾,我不想再說第二句話,明白沒?”

“明……明白了。”

wωω ⊙ttκā n ⊙¢O

狗子連聲說,衛東鬆開了他,他退到方龍旁邊,搖搖頭,示意這件事搞不定了。

“五十萬!”方龍再次開價,在他看來,這個叫東哥的人無非就是想獅子大開口罷了。

東哥笑了笑,方龍以爲說服了他,正欲下令抓林羽,沒想到這時,衛東一腳把方龍踹在地上,罵道:“我說了,我不想再說第二句話,你特麼怎麼還在我眼前煩,你特麼你以爲你是集團公子就敢在我面前裝,你特麼你很有錢?你特麼你信不信你老子在我面前都要叫大哥,你特麼還敢綁架這位林少,你特麼我曹尼瑪了你特麼知道不!!”

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狗子嘴角抽搐了兩下,看了看林羽,心裏一萬頭曹尼瑪奔過!

這傢伙?林少?我擦嘞,連東哥都叫他林少,敢情背景不一般啊!

狗子不信衛東這麼大人物不認識方龍,但是他寧願得罪方龍,也要救這個所謂的林少,那說明了什麼?

後臺啊!

現在這社會比的是什麼?

拼爹?

錯了!說是說拼爹,還不是看後臺!

誰後臺硬,誰就牛逼!

而東哥既然這麼保這個林少,那麼顯而易見了,這個林少,比方龍的後臺還硬!

金經理也看出了苗頭不對,一把也把狗子踹倒在地,狂罵:“曹尼瑪的,敢對付林少,你小子活的不耐煩了是吧。”

說完心裏還把狗子的一家曹翻了,你特麼的大清早給我惹這檔子事。

我曹啊,怪不得秦嬌嬌會給我打電話保這個林少,早知道這個林少這麼牛逼,剛纔接了電話我拼了老命也要保下林少啊。

不過還好,還有表現機會。

他連忙走到林羽旁邊,說:“走開走開,瑪德竟敢動林少,都想死是吧?”

不得不說他變臉很快!

林羽很無奈!

上一刻他以爲自己都要死了,沒想到眨眼睛柳暗花明,自己變成了林少!

我怎麼不知道啊?

心中雖然震驚,但還是要對衛東說謝謝,活絡活絡手之後,對衛東說:“東哥,謝謝了。”

衛東還踩着方龍呢,聽了林羽話,忙說:“叫我小東就好了,你怎麼能叫我東哥。”

小東……

在場小弟們心裏一萬頭曹尼瑪再次奔過!

地上的方龍破口大罵:“東哥,這小子就是秦嬌嬌手裏一個跟班,就一個普通人。”

衛東再用力一踩,罵道:“你特麼還敢說,林少可是虎爺親自交代下來要照顧的人,你特麼敢惹虎爺。”

“撲通……”

狗子聽到虎爺的名字,直接跪了。

◆tt kan ◆C ○

而且不顧大庭廣衆,直接對着林羽就拜。

“林少,林哥,大爺,祖宗啊,我狗子有眼不識泰山,你饒了我這次吧,我踏馬的眼瞎了啊,不知道你真實身份,你饒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不要和虎爺說這件事啊……”

不僅狗子,就是連他後面的小弟也都齊齊求饒,有幾個更是哭得稀里嘩啦。

金經理抹了一把額上的汗,心裏把方龍的一家也曹翻了,擦啊,虎爺親自交代的,怪不得連東哥都害怕,完了,爭取表現好點吧。

想到這裏連那張支票也不敢放口袋了,直接塞給林羽,苦哈哈的說:“林少,剛纔的事不要放心裏去,我是真瞎了沒認出你,你可不能怪我啊。”

東哥眼睛朝金經理一瞪,說:“待會和你算賬!”

說完,朝林羽看去,“林少,這些傢伙怎麼弄,你一句話的事!”

“林少啊,饒命啊,你別和我們一般見識……”

狗子等人還在求饒。

聽到虎爺這個名字,林羽恍然大悟,沒想到虎爺的能量居然會這麼大,這下我以後不就有人罩了?

不得不說,林羽心中還是小得意的。

他來到狗子面前,不爽的說:“你剛纔說要打瘸我腿。”

狗子馬上說:“是方龍,都是那小子說的,給我五十萬,說治你,對不起啊,林少,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虎爺的人。”

五十萬!

林羽眼前一亮,說:“五十萬,真夠大手筆的,錢呢?”

狗子連忙交出。

林羽很滿意,現在自己正好是缺錢的時候,正好弄點錢花花。

他直接收了起來,嘴上罵罵咧咧,“瑪德,錢真不是個好東西,你看看你們,爲了錢就要打瘸別人,我把你打瘸好不好?錢我收了,免得你們還見錢眼開。”

這神邏輯,也沒誰了!

可偏偏所有人不敢說什麼。

“你們走吧,再讓我看到你們欺負人,一個個全打瘸。”林羽還是第一次放出狠話,雖然心裏有些犯怵。

狗子等人心一鬆,連滾帶爬就跑,還暗恨自己少生了一隻腳。

“林少,這傢伙呢?”衛東指了指腳下的方龍。

林羽上前,說:“你說要把我變成太監?”

方龍一個哆嗦,他怎麼也想到,今天招惹到的人,居然是虎爺親自交代照顧的人。

虎爺是誰?

那種人不要說自己沒資格見,就是他爸見了虎爺,也得叫大哥!而且還得跪着叫!

一時間,方龍額上冷汗淋漓,這下踢到鐵板了啊! 這一下子,方龍直接不說話了,臉色煞白。

“哼,這狗東西,居然要讓林少你變成太監,真是不知死活,小金,把這小子帶到後廚,切了!”

東哥毫不猶豫的一揮手說道。

此時酒店裏圍觀的人都被有眼色的金經理趕出去了,所以東哥此時放這話,沒人知道。

方龍這下不淡定了,哭爹喊娘說:“東哥,東哥啊,我是齊天集團公子,你不能這樣啊。”

“誰讓你得罪林少了,林少說把你變成太監,那就把你變成太監。”

方龍算是明白了,此時此刻,只有林羽的話纔有用。

頓時抱緊了林羽的腳,一把鼻涕一把淚說:“林少,林哥,祖宗啊,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你,你就饒了我這次吧,我可不能變成太監啊……”

林羽知道,這個東哥這麼照顧自己,無非是因爲虎爺這層關係才這樣,也就是說,一旦離開了虎爺,自己還是什麼也不是。

所以,這個時候報復方龍雖然解恨,但之後的結果,則是讓方龍真的把自己恨到骨子裏。

林羽可以預見,一旦真的把方龍切了,恐怕事情不會輕易善了,就算他們不敢明裏動手,暗地裏也會對付自己。

基於此,林羽想了想,與其這個時候報復他,還不如給他一線生機,這樣子才能讓他真正的長點記性。

不過在這之前嘛,好處是少不了的。

想法在腦子裏迅速過濾了一遍,林羽深吸一口氣,說:“饒你……也可以。”

方龍頓時猶如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哭喪着臉說:“謝謝林少,謝謝。”

“不過!”林羽頓了頓,再說:“前晚你惹的嬌嬌很生氣,很生氣,她一生氣,就要亂買東西,你懂麼……”

林羽蹲下來說。

方龍一愣,有些不明白。

這傢伙傻子嗎?林羽心中狂罵。

我都說這麼明顯了還看不出?

非要我明說?

這多不好意思?

其實這不能怪方龍,主要是因爲他了解秦嬌嬌,秦嬌嬌老爸可是郭氏集團股東之一,牛逼程度僅次於郭氏老總,話句話說秦嬌嬌根本不缺錢,這也是他爲了急於追求秦嬌嬌的原因之一。

他這種身份,不缺女人,缺的是有勢力有錢的配偶!

“原來嬌嬌本來就是你的女人。”

方龍嚥了一口口水,他一直以爲林羽真的是秦嬌嬌下屬,現在看來自己完全被矇在鼓裏。

猜到這個後他心中狂罵,祖宗啊,你這裝比裝的太好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明明是虎爺的人,整的跟一個窮癟三似的,不行了,城裏套路深,我要會農村啊。

這次之後我還是儘快離開這裏,要不然怎麼死都不知道。

林羽點頭,說:“知道這個就好,嬌嬌那天很生氣,花了很多錢,很多錢你知道嗎?都是花我的錢,所以我也很生氣。”

“花……多少錢?”方龍這才反應過來,心道能破財消災再好不過了。

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二三得六……林羽心裏快速心算了一遍,最後得出結論:

這廝不差錢!

開個三十萬吧!

林羽心想都這麼多了。

伸出三根手指頭,說:“花了三十萬。”

周圍碎了一地眼睛,敢情就敲這三十萬。

方龍心在抽搐,瑪德這不是看不起我嗎?就問我要三十萬?開玩笑啊,我給我**零花錢也不止這個數,不過能少花錢,他何樂而不爲。

衛東看不下去了,主要是他感覺實在有些丟臉。

說道:“方龍,林少說的是三百萬,三百萬你知道嗎?”

方龍連聲說:“知道,東哥你放心,我現在就給。”

方龍起身,拿出支票刷刷寫好,給了林羽說:“林少,這是三百萬現金支票,您收好。”

林羽震驚了!

我明明說三十萬的好不好?

敢情我說少了?

靠妖啊,早說啊!

心情很無奈,不過還是收了下來。

“滾吧!”東哥揮揮手。

方龍逃似的跑了出去,太險了,差點被廢了命根子,他心裏已經暗暗發誓,從此不再踏入江海市半步。

“林少,上去吃個飯吧,我擺桌。”事情告一段落,東哥對林羽笑說。

自家人自知自家事,林羽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所以婉言謝絕了,還裝模作樣說把三百萬給衛東。

可衛東怎麼會收?

一來,他不缺錢;二來,林羽是虎爺交代照顧的人,他這次幫助了林羽,這事往虎爺那裏一上報,虎爺的一個誇獎便能讓他受益無窮。

所以當然拒絕。

林羽本來就是裝模作樣塞錢,見衛東不要,喜滋滋的把支票收好,如今的他就缺錢啊。

他現在有點懷疑,他這一世是不是來到這裏渡劫來的,命中缺錢啊……

在金經理和東哥的簇擁下,林羽出了酒店,心中一片大好。

這就是當老大的滋味啊!

什麼時候能靠自己的實力被人這樣尊敬就好了!

看了看手錶,完了,快遲到了!

林羽連忙朝公司狂奔,順手再多買了幾份早餐。

公司內,員工差不多已經到齊。

秦嬌嬌今天來的早一些,主要是因爲她爸和她交代,今天公司會有一個大人物入職,乃是郭總裁的女兒,郭影!

而就在五分鐘前,郭影給她打了電話,已經要上來了,還特意和她交代。

絕對絕對絕對……重要的事情說三遍!不能暴露她的真實身份!

秦嬌嬌當然聽令!

還問了她要做什麼職位。

郭影的回答讓秦嬌嬌要吐血。

她說就從基層做起,美其名曰:想鍛鍊一下自己。

秦嬌嬌很無奈。

郭影可是郭氏唯一的繼承人,不但是自己的老闆,更是她老爸未來的老闆。

她雖然不懼怕郭影。

但是也怕郭影在她公司瞎搗亂啊。

到時候業績差算誰的?

肯定也不能算未來老闆的啊。

其實有一點秦嬌嬌搞不懂。

這個千金大小姐想要鍛鍊自己,完全可以從總公司幹起嘛,來這裏幾個意思?

秦嬌嬌嘆了一口氣,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吧,只要這個未來老闆不瞎搗亂就好。

想到這裏她拿起手機,撥打了林羽電話。

“林羽,金經理把抓你的人趕跑了吧?”秦嬌嬌說。

林羽迴應:“那什麼狗屁金經理,他都把我賣了。”

“什麼情況?”秦嬌嬌皺眉問。

林羽把前一段發生的事情如實說了一遍,至於後面的衛東,他沒說,畢竟那些人都是虎爺的手下,在外人看來就是黑社會,林羽不希望自己的boss認爲他和黑社會有關係。

隨即就編了人民警察最後救了他。

“嗯沒事就好,待會我們公司有個新同事會進來,有些事情要和你交代一下。”秦嬌嬌說。 林羽很奇怪,不就來個新同事嘛,有啥和我交代了?以前來新同事也沒和我交代啊,什麼時候我地位這麼高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